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裴亦姝魏凌 > 正文 第267章 漏网之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裴亦姝魏凌最快更新!无广告!


    贾金海立在廊下,眉眼之间带着隐隐担忧,“灵儿,你得先走,从西北角门离开,我让人护送你!”

    “我不走!”一位身着素衣的女子此时正漠然地注视着院内的一切,原本灵动的眼眸已是黯淡无光。

    “灵儿,听话!”贾金海低喝一声,右手握了握挂在腰间的长剑,缓声下来道:“出了严府后你先在酒楼栖身,等天一亮,赶着城门初开的时辰,就离开清平,我届时会赶到城外千丈崖与你会合!”

    贾灵儿忽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眼中燃烧着仇恨之火,“贾家满府的血海深仇都还未报,我不能走!”

    “严家俩兄弟我会自会处置,你必须离开!”贾金海已有了恼意,话中已是带了几分不耐烦。

    此时柳烟正往二人的方向走来,撞见这一幕,本想开口劝两句,贾金海却先蹙眉开了口,“说吧,何事?”

    柳烟点了个头,谨慎回道:“我已让人清点过了人头,严府上的人都已经在此处了,除去严家俩兄弟!”

    “我知道了!”贾金福眼中透着凌厉,“你带人去巡视一圈,让人守牢各个入口,严防有人混进来,其余人去严家银库!”

    贾金福言罢,看了一眼木然的贾灵儿,又对柳烟道:“算了,还是我去,你带几个可靠的人将她送回酒楼!”

    柳烟低声回道:“是!”

    很快贾金福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院中,柳烟走近贾灵儿身边道:“姑娘,请随我离开吧!”

    “我说过我不走!”贾灵儿微抬了抬下巴,目色平静道:“你左右不了我!”

    “叔叔他是为了你好!”柳烟劝道。

    “是么?”贾灵儿笑了笑,“我看他是为了这严家的银库吧!”

    “不是姑娘想的这样……”

    她话未说完,贾灵儿便已经向院子中间走了过去,她伸出指尖点了地上几人,又对数名带着斗笠的男人吩咐道:“把他们带到我身后的屋内,其余人都关在先前预备好的屋子里,记得将房门锁牢。”

    此话一出,他们便即刻点头应下,架起地上的人便往房间里拖。

    被蒙住双眼的众人摸不清情况,只胡乱叫嚷起来,一时之间耳边一阵嘈杂乱音。

    “堵住他们的嘴,确保将人绑牢实了,若是有人趁乱逃跑,就地解决!”

    贾灵儿的声音再次冷冷响起。

    ……

    此刻裴亦姝正跟着宁烨桁在严府中潜行。

    这贾金福此番是真下了功夫,在严府的出入口都埋伏了人手,纵使严府占地极广,却是让他将严府的命脉控制住了,裴亦姝二人摸进这严府来已是耗费了一番功夫。

    这严府四处的灯都已经灭了,只有几处主院附近点了灯,俩人便是一路顺着灯火寻过来的,不知不觉到了严将才所居住的院子附近。

    裴亦姝在偌大的严府逛了这么一遭后,便是反应过来这严府上下的人都已经不见了,但没有看见尸体,甚至是没有嗅见血腥味,裴亦姝便是确定了,贾金福多是通过下药将严家人迷晕了。

    “别乱动,有人过来了!”

    宁烨桁说话间已是将她一把拽了过来,只见前方小径有人举着火把走了过来,领头的是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贾金福。

    俩人此时正躲在院子附近的一处暗角,他们的身子贴得极近,宁烨桁还理所当然地将手搭在了她的后腰之上。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裴亦姝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裴亦姝有些茫然,若是贾金福真是要以牙还牙灭了严家满门,她也不能坐视不理,这严家俩兄弟虽是罪大恶极,但这严家几百号人,并非是个个有罪。

    宁烨桁回道:“先看看热闹再说!”

    裴亦姝抬眸看他,却见他目中少有露出狡黠之色来。

    “看……什么热闹?”

    “再等一阵子你就知道了!”

    裴亦姝见他一脸神秘莫测的模样,疑惑愈深了,而此时贾金福已是带着人风风火火进入了院中,果真不出多时,院子里便闹开了。

    “嗬,还有漏网之鱼,赶紧抓住他!”

    “别让他逃了!”

    ……

    一阵混乱声之后,院子里又逐渐恢复了平静。

    裴亦姝又抬眸看了看宁烨桁,漏网之鱼?

    宁烨桁挑了挑眉头,道:“去看看!”

    贾金福已经让手下人去银库里搬东西去了,而他则是狐疑地盯着眼前的人,“没想到这银库里还藏着位看管银库的小兄弟!”

    被称作小兄弟的那位此时正一身狼狈,方才被贾金福的人追捕,他在院子里的泥地里打了好几个滚,脸上亦是沾上了满脸泥污。

    “这……这不是三殿下么?”裴亦姝有些震惊,他怎么还在这儿,还是白日里那身药童打扮。

    难道是这魏景离白日里根本就没有离开严府。

    “他被锁在了这银库之中!”宁烨桁解释道:“不知他从何处弄来了这银库的钥匙,却忽略了这严将才到底是有多谨慎,这银库中设置了机关,一进入这库房内便会自动锁住,这钥匙虽是能从外面打开,却是不能从里面打开!”

    裴亦姝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常识而已,许多银库都是这样设置机关的!”宁烨桁漫不经心地回着,忽瞥见裴亦姝又露出了些许不太友善的目光,又改口道:“其实一般人还是不清楚的,我也只是刚好知道而已!”

    裴亦姝:“……”

    “所以白日里你就知道了三殿下被关住了……”裴亦姝的目光审视着他,“我怎么觉着你见三殿下倒霉,反而是有些高兴?”

    “有么?”宁烨桁挠了挠眉头,应该也没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只又道:“这严家那么多暗卫,又是人来人往,我也不好出手救他……你总不会是希望连我也被关在里头罢!”

    裴亦姝瞪了他两眼:“关了你才好!”

    “口是心非!”宁烨桁含笑看她,“若是我真被关住了,你现在该着急了!”

    裴亦姝懒得同他辩解,只道:“那现在贾金海会不会杀了他?”

    宁烨桁一脸正经道:“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