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酥桃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名挠了挠脑袋,心说:“花魁能吃,可是眼前的姐姐是个人呀,法术典籍中有言,食人者,魔道耶,不行不行,怎能吃人呢!”

    “桃儿姐姐,虚公子找你。”二楼有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

    眼前被称作桃儿姐姐的女子眸子里闪过一丝厌恶,高声道:“我有人了,叫他别处寻欢去。”

    教坊司养歌姬女妓无数,大多是因作奸犯科被查处官员的女眷,这些女子充入教坊司之后,修习礼乐歌舞,以供人取悦。官吏家中的女眷,自不必多说是难得的貌美如花,只可惜流落教坊司内,便是世代为奴,遭受非人辱骂,亦鲜有人为其赎身。话本之中风流浪子为勾栏女妓赎身的桥段也绝难遇到。

    而这位桃儿姐言语如此骄横,自是因为身份非常。

    一楼雅座里的人听见了此番言语,朝此处看来,纷纷猜测这少年是谁家的公子,竟惹得酥桃儿如此礼待。

    “来,随奴家上楼。”酥桃儿伸出素手,放在了无名的肩膀上,宽大的袖子从小臂上滑落,露出雪白小臂上的一块刺青,那是充入教坊司的女妓皆有的刺青,由帝国特制的法器烙印而成,寻常之法难以消除这永世为奴的印记,除非斩掉手臂。

    “姐姐这刺青真好看。”无名随着女子上楼,看见了她手臂上的刺青。

    履尽风尘的女子笑容微微僵了一下,眸子颤动,立即猜测到了这少年不知这一片刺青代表何意。

    “原来,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

    二楼连廊环绕,门房紧凑,房内传出阵阵惊呼与莺声细语。酥桃儿快步拉着无名进了一间屋内,坐于床帏之间。

    酥桃儿将无名的手放开,小心地收起了自己的手放于腿上,臀下挪动,远离了少年一分,生怕碰脏了眼前的少年一般。

    “小弟弟,为何来教坊司啊?谁让你来的?”酥桃儿温柔地问道。

    少年冲眼前的女子笑了笑,说道:“今日随师兄师姐在街上游玩,听闻有人把女子比作教坊司里的花魁,言说能吃,我便好奇来看看。”

    酥桃儿眯了眯眼,眼前少年说的师兄师姐……莫非他是太学府的读书郎?

    “姐姐,你好香呀!”少年笑道。

    半世浮沉于风尘歌舞之中的女子眸中闪过一丝哀伤,看着这个不经人事的少年,温柔笑道:“你为何自己来到此处?家里大人不曾寻你?”

    少年灿烂一笑:“师兄他们知道,我们就是专门来玩儿的!”

    绝艳女子眉头微皱,原来学府之中,也不免贪色之徒,可惜了眼前少年与他们为伍,免不得被误了学子正途。

    女子折起手中羽扇,娓娓道来。教坊司为何物,花魁为何物,自己又是如何从一个封疆大吏家中的长女沦落风尘,那些家族政敌在得知自己沦落教坊司之后,又是如何如狼似虎地百般欺辱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面上红妆乱了几回,头下枕衾湿了几次,皆细细的与眼前少年说来。

    无名听罢,愣神了许久,蓦然回首,见酥桃儿正眼含着对不幸身世的苍白无力,泪光莹莹地看着自己。

    “所以姐姐以为我是来做那些事的?”无名心有戚戚,同情地看着眼前的姐姐。

    女子凝视着眼前少年的眼神,心中酿就了十年的辛酸苦水终于翻涌而起,化作泪珠滚滚而下,花了俏脸上的红妆。

    头一次有人用这般纯澈而同情的眼神看着她。

    头一次不是因为那龌龊之事而哭花了妆。

    酥桃儿伸手抚摸无名的面颊,却又猛地缩回了手,怕这双染尽了污秽的手脏了少年干净的面庞。

    “我也曾想,有个心幕的俊秀少年,让我十分中意,草长莺飞,与他共放纸鸢,花海繁星,与他抵头而眠,凛冬踏雪,与他白头百年……”女子深情凝望着眼前的少年,默默垂泪。

    无名默默散开神识,聆听着女子心中的祈愿。

    窗外丝竹缭乱,邻房放荡的笑声透墙而来,少年的心突然似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狠狠揉捏。

    “世上竟有如此令人不快之事!”

    少年又哪知,这只是凡尘俗世的冰山一角。

    “嘭!”房门猛地被踹开,惊醒了各自沉思的两人。

    一个面容阴沉、衣着华贵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神色跋扈不可一世,扫了眼酥桃儿身边的少年,而后看着女子,讥讽道:“我说呢,原来是啃到了一块儿嫩肉,所以不肯出来接。”

    “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你自己配不配,你这浑身上下从里到外,还有干净的地方么?”

    年轻人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继续道:“别以为你老爹那些故交能给你撑腰,他们也不过是玩玩儿你,哪天腻了就把你丢到楼外小院里去,寻常的狗奴才都能啃上两口!”

    “今儿个最好把老子伺候舒服了,否则老子把你买了,丢给我那些奴才们,恐怕到时你连睡觉的功夫都没有!”

    年轻人走近,笑道:“整座楼里,就你性子最倔,很合老子的胃口。又不情愿放下大家闺秀的傲气,又怕得罪了我吃苦头,然后不得已地讨好老子,这种难得的模样,在这颍河边地的小城里头,也就在你这张俏脸上看得见了,委屈的模样像个亡国公主一般,想想都浑身舒坦哈哈哈哈……”

    酥桃儿气得红了眼睛,脑中回响那着年轻人那句令她后怕的话。他的确有本事把自己从教坊司赎走,也干得出禽兽不如的事。若是那样,索性死了算了。

    可她不想死,她是个寻常女子,怕死。

    “噗通!”

    年轻人毫无征兆的倒地声惊醒了酥桃儿的惶恐沉思,抬眼望去,那个方才还威风凛凛的虚公子已经躺在地上气绝身亡。

    “发生何事了……他怎么了?”酥桃儿有些惶恐,站起身来盯着地上的尸体。

    无名盯着地上的年轻人,面色平静,回道:“死了。”

    知道眼前少年是太学府弟子的身份,酥桃儿向无名看来,眨了眨眼睛挤出眼角多余的泪水,问道:“你杀的?”

    无名撇了撇嘴,有些无奈道:“我只是动了下念头,一时没收住神识,没想到把他的神元磨灭了。”

    酥桃儿也没听懂这位太学府的少年说的什么神元神识,却明白这少年的的确确是杀了他。

    “姐姐跟我来!”无名脸上绽开笑容,拉起酥桃儿的手,飞出了教坊司。

    酥桃儿初时还惊惧不已,片刻后却渐渐睁开眼睛凌空俯瞰大地。

    她自从被充入教坊司,便再也没出来过,日日在那里面供人取乐,此刻竟有些看淡了生死。

    酥桃儿转眼看向拉着自己的少年,心想哪怕与这美少年纵情山水一日,也足慰平生了。再回首望去,那个教坊司已经渺小如蚁。

    “咦?那不是无名师弟么?”街市之中,一位同行而来的师兄望着天空惊呼道。

    卢师兄皱眉,抬头仰望,只见无名师弟手中牵着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那女子手臂上纹着一块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