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三十章 格道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日中升,万里无云。

    中洲,许县。

    “曹公,一位自称徐夙锦的女子求见!”

    一座占地十余亩的宅院落座于许县最繁华的小城之中,大宅之中,一个络腮胡子的男人正于房前荫凉里提个鸟笼逗鸟,此刻闻言猛然转身,看着身后的小厮,难以置信的神色中带着狂喜:“谁?”

    小厮不紧不慢地重复道:“来人自称徐夙锦,是个长得极貌美的女子。”

    此处为一处私宅,这位被称为曹公的男子名为曹猛,乃曹家家主,曹家乃中洲大族,族中子弟多居朝野要职,权势滔天。

    “何处?何处?”曹猛急切问道。

    小厮见威震朝野的曹公这般失态,顿知那女子必是贵,连忙回道:“我已将徐小姐请入厅稍待。”

    曹猛咣当一声将鸟笼丢下,惊得笼中鸟儿扑棱着翅膀乱跳。

    “哎咦呀!我的好孙女儿,我就知道紫霁那老小子没说实话,我孙女儿天纵之才,怎么可能会死!”

    厅之中,一个端庄淑雅的女子静立,身着白衣,素雅秀丽,正是徐夙锦。

    徐夙锦转身,见这位久未谋面的姥爷正快步走来,面孔之上尽是欢喜。

    徐夙锦平淡一笑:“外公。”

    曹猛收住笑容,不悦道:“嗯?不亲了!叫得不亲了!”

    徐夙锦又是笑了笑,无奈地拉长了声音,如豆蔻年华的少女,亲亲切切地喊了声:“姥爷~”

    “哎~嘿嘿,这才对嘛!”

    曹猛坐下,示意外孙女儿也坐下,道:“身上的毒,无碍了?”

    徐夙锦点点头:“已解。”

    曹猛点点头,抚须思索:“后来我倒是费了些力气,多处查问,可惜未查出半点消息,此毒从未在世上出现过,应是新毒。”

    “你是如何解了此毒?”说罢,曹猛忽地惊醒,不可思议道:“嘶!你渡劫成神了?所以解了毒?”

    外孙女儿点了点头,曹猛看了,喜得连连点头道好。

    忽地,曹猛眸子一亮,向徐夙锦看来,抬手指了指外孙女的俏脸,一副洞察心机的睿智笑容,笑道:“小丫头,你来寻我作甚?”

    素来端庄淑雅的徐夙锦极不合乎常态的灿烂一笑,让对面的姥爷露出了警惕之色。

    “孙儿一位师弟也中了此毒,我想借外公的格道镜用用。”

    曹猛收住笑容,思索道:“那投毒之人竟如此猖獗?你那师弟是何人?”

    徐夙锦淡然一笑,回道:“是位古来少有的天纵奇才,假以时日,必不弱于我。”

    曹猛闻言面色微惊,什么人竟能让我孙女如此称赞?真想去瞅瞅。

    “格道镜在你中毒之时,也曾借于你手,你不是也未曾在格道镜中看出解毒之道么?”曹猛说道。

    格道镜乃一面神境,可洞悉世间万物之道,透析万物本质。

    徐夙锦也知格道镜是天下至宝,不好借,上次能借到手中,全凭对面这位络腮胡子的男人是自己的姥爷,如今为了外人借格道镜,实在有些难。

    放在腿上的素手微微攥紧,徐夙锦肃然道:“孙儿想再试试。”

    曹猛面露为难之色,以手托腮,忧愁道:“我便是想借你,也借不了啦。”

    徐夙锦皱眉:“为何?”

    “叫皇太子借去了,不知道啥时候还呢。”忧愁无限的姥爷有些委屈。

    徐夙锦笑了笑,明白了外公话中深意,点了点头:“我去替外公要回来。”

    外公眸中一亮,露出仿佛洞悉人心的目光,问道:“锦儿,你那位师弟……何许人也?竟令你亲自为他奔走?”

    徐夙锦平静回道:“同门高才,当得一救。”

    外公一脸不信。

    “我那位师弟正在性命攸关之际,孙儿便不久留了,即刻去寻皇太子要回格道镜。”

    曹猛笑着点头,望着外孙女离去的背影,忽地脸色一变,大声提醒道:“下手轻点!别让皇帝知道了给我小鞋穿!”

    孙女不搭话,飞出了宅子。

    ……

    天元帝国,洛阳皇城,太子府。

    太子府内,一处小亭之中,两男子相对而坐。

    一人身穿锦袍华带,面目英武,貌若及冠之年。另一人身着大学宫弟子服,面容俊朗,气态悠然。

    两人正笑谈之时,忽地神色顿住,朝亭外看去。

    一个白衣女子倏然从天上飘落而下,黑发飞舞,白衣飘飘,正是徐夙锦。

    两人大惊,回过头来面面相觑,又再转头向亭外看去,齐声惊呼:“你没死?”

    徐夙锦并不答话,平静道:“我来寻太子,是为讨要一物,还请太子舍爱。”

    天元帝国的太子何其聪慧,自己这里,能让这位绝世强者在意的玩意,恐怕只有她姥爷的格物镜了,太子当即皱眉,问道:“格道镜?”

    风华绝代的徐夙锦微微颔首。

    太子殿下面露为难之色,解释道:“非是我不愿给你,是大学宫几位先生开创了新的术法,要借格道镜推演。”

    徐夙锦皱眉,问道:“格道镜现在何处?”

    “暂且在我身上。”

    “大学宫何时来借?”

    “原本是前些天要借,但是太学府与大学宫合并,耽搁了下来,过几日便要来借。”

    “那便先给我。”徐夙锦不容置否。

    太子殿下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道:“我要是不给呢?”

    徐夙锦笑了笑,狂风骤起,天地失色。

    “太子会给的。”徐夙锦笑看着太子。

    太子殿下身份尊贵,也不是好脾气的人,抖了抖眼角,瞥向了身边的大学宫弟子。

    狂风之中,大学宫弟子风轻云淡地甩了甩额前吹乱的黑发,笑道:“把翠花送我,我便帮你挡住她。”

    趁火打劫!不要脸皮!

    皇太子殿下坚决说道:“不送!”

    大学宫弟子挑了挑眉毛,赞了声:“硬气!吕某就喜欢太子殿下这般有骨气的人。”

    徐夙锦微微皱眉,翠花?什么翠花?雪梅太子身边,又有了姿色超群的女侍?不对不对,吕宏也不是食色之人……

    大学宫弟子起身离去,与徐夙锦擦肩而过,恭敬地施了一礼,说道:“徐先生请便。”

    此时的先生二字,便是礼敬之词了。

    不过,这位大学宫弟子倒是真心实意称其一声先生,因为在他心目中,这个女子当得先生二字。

    “吕宏!你给老子回来!”大学宫弟子身后,传来皇太子殿下咬牙切齿的低声怒吼。

    大学宫弟子名为吕宏,与大学宫弟子锦瑟并称大学宫双杰。

    吕宏走出太子府,只见门前一位锦衣男子上前恭敬道:“敢问先生,府内出了何事,为何风云骤起,天色大变?”

    正是知晓这位吕先生修为通天,是绝世强者,所以方才虽天呈异象,锦衣男子却料定太子不会有生死之险,才会安心守在门外,此刻出于职责所在的机敏,忍不住出言问道。

    吕宏闻言,笑了笑:“啊,太子在府内伸展腿脚呢,盖因武道修为高深,故引得天地异象。”

    锦衣男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心道:“果然如此,是我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