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跌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什么许,小小年纪懂什么以身相许,起开!”曾经令七洲权贵们闻风丧胆的太平教教主大人冷着脸拎起小公主脖领,转身将其拉在了身后。

    小公主正满心期待等着床上美少年的答复,被顾水香从中插手,顿时大怒,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顾水香,气呼呼道:“你敢对本公主无礼!我要告诉我娘去!”

    顾水香瞪眼瞧着小公主,屈指连弹,隔空弹了小公主几个脑瓜崩,恶狠狠地叉着腰:“你去找你皇帝老爹告状也没用!”

    “你跟个孩子斗什么气!”徐夙锦浅笑,拉住了雪薇公主在一旁抚慰。

    自己徒弟欺负皇帝的闺女,紫霁先生只当做无事发生,转眼向几番欲言又止的无名看来,低头问道:“感觉如何,可有不适?”

    无名凝神静气,只觉浑身虚弱,催动不了半点法力。

    “我……修为尽失,境界全无。”

    紫霁先生其实已经猜到是此结果,徐夙锦借渡劫成神重塑肉身之际,尚且需要数之不尽的珍奇灵药相辅,才能完全解毒,而无名却是只靠从毒理中推算而出的克毒之法来解毒,且中毒日久,肉身已成朽木,虽已解毒,却是修为境界全无。

    “修为境界都是小事,保住性命便是万幸了,此毒之凶狠霸道,乃当世之最,前所未有。也只有徐师姐和紫霁老师这般人物,才能当即根据炼毒之道来反推出克解之法,你得庆幸才是。”顾水香不遗余力地恭维了一番徐师姐。

    徐夙锦瞥了眼这位顾氏家族中的耀眼明珠,心说:“这坏心眼的丫头什么时候会主动夸人了?”

    “那我呢?!明明是我帮着推算那些奇奇怪怪字符的!哼!”一旁的雪薇公主见功劳被抢了,伸出手指指着自己胸口忙问道。

    “当然是你功不可没啦!”徐夙锦刮了刮小公主的鼻尖儿。

    雪樱公主见雪薇妹妹目光游移间总时不时瞥向无名师弟,心中更加笃定,这是被无名师弟那张俊秀的面颊给迷住了。

    “放心,以你的资质,恢复境界无需太多时日。”见无名忧虑,徐夙锦笑着宽慰道。

    少年仍苦着脸沉思,脑中回响着与灵帝分别时灵帝的叮嘱。

    “姐姐还说有空会来看我呢!到时考较我的修为,见我境界全无,岂不很失望?”

    “不行!我要勤加修炼,我要读尽青华府藏书,早日恢复修为,要更上一层楼,不能让姐姐失望!”

    心中下定了决心,少年的目光坚毅明亮起来,抬眼看向紫霁先生:“先生,我要勤学广读,刻苦修炼,该如何最好?”

    自无名来到太学府,灵帝离去之后,这少年整日贪玩,从无正经修炼过,见这位人皇之子此时下定了决心,紫霁先生笑道:“既然境界全失,那便与青华府普通弟子同堂而坐,共同修习道法吧。”

    无名沉吟一瞬,重重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小殿下该回去了。”徐夙锦抚摸着小公主柔顺的秀发。

    小公主偷偷瞥了眼床上的少年,见他正神色郑重地与那位紫霁先生交谈,并未看自己一眼,雪薇失望地低眼说了个好字,而后便挽住雪樱姐姐的胳膊,期待道:“姐,来霓凰院吧!今晚咱俩睡一起好不好?”

    霓凰院,坐落于帝宫之中,是霓凰夫人与雪薇公主的住处。

    “你娘在家吗?我怕她!”

    “我娘每隔两天便会去寝殿找父皇玩儿,今晚恰好不在的!”

    屋内几位年华正好的男女闻听小公主的话语,相顾而视,皆会心一笑。

    雪薇与雪樱两位久未谋面的公主殿下离开,紫霁先生、卢师兄以及两位师姐也不多时离去,只留酥桃儿留在无名房中。

    一直不敢插话的酥桃儿此刻终于松了口气,终于有机会跟无名弟弟说几句话了。

    “多日来有劳姐姐照看,弟感激万分。入夜了,姐姐快去歇息吧!”

    才要说些什么,哪知床上的美少年竟先开了口。

    酥桃儿面露幽怨:“公子你撵我!”

    “没有没有,姐姐误会了。”说罢,少年的肚子咕噜噜响了起来。

    酥桃儿掩嘴轻笑,提起桌下早已备好的食盒,将盖子打开,饭菜竟还冒着热气。

    酥桃儿将饭菜摆上桌:“弟弟如今也是与我一样的肉体凡胎了,再不能采天地灵气而食,饭菜可要多吃些。”

    她忽的想起什么,连忙捉起一双筷子,每个菜都夹了一口放于嘴中。

    就算有毒,也先毒死我吧。

    香气弥漫,顿时勾起少年的食欲,无名坐在床边,弯腰勾着头往床下左右扫视,正在找自己的靴子。

    “诶?我靴子呢?”少年疑惑道。

    “我去拿新的,弟弟稍待。”酥桃儿连忙起身,跑到柜子前取出一双新的靴子。那柜子里,竟装了满满一柜子的衣物与靴子,都是她来到青华府后亲手所做。

    绝艳娇媚的女子提着一双新鞋走来,弯腰将靴子放在少年脚前,俯身之时,女子体香顿时萦绕在少年的鼻尖。

    酥桃儿蹲下身子,握住无名的脚踝,为其穿靴,笑着抬眼向无名看来,正欲说话,却见正偷看自己的无名弟弟慌乱地移开目光,装作若无其事地四下扫视。

    美艳的女子抿嘴一笑,低下头继续为救命恩人穿靴,抬手抚顺脸庞的秀发,放下手臂时肩上的外衣不慎滑落,露出一片雪白肩膀。

    “呀,衣服大了些,不太合身。”酥桃儿穿好了靴子,起身时面色微红。

    无名笑了笑,在桃儿姐姐面前摊开手掌。

    酥桃儿美眸紧盯着无名的掌心,许久不见有何动静。

    无名顿住笑容,面露尴尬,忘了自己已经是肉体凡胎了,无法催动法力隔空取物。

    无名转身往枕边寻找,只见一个锦囊静静躺在枕边。

    少年抓起锦囊,一只手探入其中,用力一抓,满满一把金珠被他抓了出来,金珠之中又夹杂着许多更加值钱的水晶珠子,伸手递给酥桃儿之时,还有几颗金珠不慎掉落在地上。

    “姐姐拿着,多买些合身的衣服。”

    酥桃儿笑着接过,赞道:“弟弟不知金银贵重,姐姐帮你存着,衣服什么的便不买了,多给弟弟买些好吃的。”

    “妙极妙极,还是姐姐想的周全。”

    酥桃儿笑着颔首,蹲下身来捡着地上掉落的金珠:“自太学府内迁洛阳以来,弟弟昏睡多日,都瘦了许多,大腿都细得跟碗口似的,肋骨也显出来了。”

    ……

    徐夙锦与顾水香离开小楼之后,同行在青华府街道之上,此刻开口说道:“没想到这位小公主,竟有如此惊绝的数算之才。若非是她,无名师弟恐怕要多遭罪一些时日。”

    顾水香一路沉思,此刻闻言更是眉头紧皱,徐夙锦见了,似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思,问道:“你是否也想到了昨日雪薇公主遇刺之事?”

    顾水香点头,说道:“你说会不会是有人知道这位公主殿下的数算之能,怕她解出炼毒之法,所以杀人灭口?”

    徐夙锦回道:“今日倒是问过她,平日里这位小公主很少出门,只是每隔几天便会去枢密院找苏桓先生学习数算。”

    苏桓,便是当日带着大学宫百余弟子拜访太学府的那位白衣先生。

    “所以幕后主使亦可能在枢密院里?”

    徐夙锦不敢断言,只是摇了摇头。

    “此事绝不简单,投毒案牵涉甚广,幕后主使所图甚大。相信皇帝陛下那里早已暗中派兵遣将去追查真相了。”

    话刚说完,徐夙锦笑着止步,顾水香亦如是。

    “正说着呢,就来了。”顾水香负手于腰后,衣袂展动,盯着前方。

    夜色之中,一个人影迎面走来,身穿紫衣,身材匀称。

    “徐先生昨夜连斩诸神,真是勇贯古今!”柳楚走到近前。

    徐夙锦闻言笑了笑,面露疑惑:“阁下此言何意?”

    顾水香则是上下打量一遍柳楚,心道:“你有事就说,阴阳怪气地说我师姐干啥?就你这个紫衣殿主知道的多是不?”

    罡风骤起,顾水香长发怒舞,冷冷盯着柳楚。

    察觉到顾水香面色不善,二话不说就想要武力相向,柳楚笑了笑,连忙说道:“在下此来并无恶意,先生不要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