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水木学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名漫步在学舍大门前,来回巡视,不知该选哪个道法体系。

    “为什么一定要选道修呢?我还可以去选神元系和武道系啊!”

    想到风韵无双、温煦可亲的蓉先生,无名更加打定了主意,在先生们之中四下寻找,看看蓉先生在哪里。

    正于此间,只见一个个风姿绝佳的师姐大多走向一处石桌旁,那石桌后面,坐着一个鼻青脸肿的女子,纵是鼻青脸肿,无名亦能一眼看出这个先生是个极美貌的人儿。

    “那是何种体系?怎么那么多师姐去那里?”

    无名心生好奇,迈步走近,拿起桌上一块刻着水木二字的木牌细看。

    “水木?!”

    石案后的先生身着绿衣,头戴冠饰,素雅清新,虽鼻青脸肿,仍令人见之生慕。

    绿衣先生见如此俊秀的少年来到桌前疑惑地看着木牌,心中一喜。

    “好生俊美的少年,不论资质如何,收为弟子也是件舒心的事哩。”

    先生欣喜地笑了,却忘了自己此时正鼻青脸肿,刚咧了咧嘴,脸上顿时传来痛楚。

    “嘶~”

    先生捂着嘴巴,口齿不清地说道:“本座精通水木之法,御水木之道,凝精绝道术,万物生机,随心驾驭。”

    说罢,绿衣先生青葱玉指捻起,指间绿光萦绕,遂而绿光大盛,普照四方,周遭藤蔓肆意生长,花草遍地,甚至绿衣先生的发丝间也钻出几朵小白花儿来。

    无名心中了然,顿时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师姐来学水木之法了。

    且不说厉不厉害,它以道法催生花木之态甚是好看呐!

    望着诸位师姐拿着木牌离去的背影,无名心中一动,攥着木牌也投入了水木系弟子的行列之中,如此华丽的术法体系,当选!

    无名正欲离开,却忽然顿住,回头对着绿衣先生恭敬道:“以后我就是先生的学生了,还不知先生的姓名。”

    绿衣先生笑了笑,好生礼貌的小娃娃呢!

    “吾名顾昆仑,叫我顾先生便可。”

    无名闻言,心中沉吟:“顾昆仑?昆仑山的昆仑?女子起这般名字倒是少见。”

    “大师姐也姓顾来着……顾先生莫非与大师姐认识?那她脸上的伤不会是大师姐打的吧……”少年提着手中的食盒思索着,想起来时大师姐说过的话。

    “先生脸上怎么受伤了,先生修为如此深厚,为何不能痊愈?”少年终是忍不住心中好奇,回来问道。

    绿衣先生委屈地皱了皱眉,愤然道:“被一个小没良心的打了,那小白眼狼算有些本事,我这伤乃精妙的道法所伤,非是寻常伤痕,短日内无法痊愈。”

    “小没良心的白眼狼……那应该不是大师姐吧?大师姐可不小了!”

    “所以应该不是大师姐!”

    少年思绪及此,当即勃然大怒,斥道:“岂有此理,先生如此温柔可爱,何人竟这般手段恶毒,敢打先生!”

    “温柔可爱?”顾昆仑盯着这美少年,眨了眨眼睛,左顾右视,而后身体微微前倾,小声道:“吼什么,怕我不够丢脸不成?快点进去!”

    ……

    水木系弟子的学舍坐落于学舍区中央,有五栋学舍,足见水木系道法在帝国先生们心中的分量。

    无名迈步走近学舍,还未进楼,便闻莺声燕语从中传来,一片祥和。

    “好多漂亮的师姐呀!”少年心中兴奋。

    一只小手忽然拍了拍肩膀,还未转身去看,便已嗅到身后沁人心脾的清香。

    无名回头,只见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少女亭亭玉立,头饰素雅而不失华贵,长裙拖地却纤尘不染,面容娇俏,冰肌玉骨,眸子清澈灵动,两额秀发垂面,粉唇晶莹,鼻尖秀巧。

    “你是来青华府修行的?”无名问道。

    “你也来了?”雪薇公主欣喜地回道。

    帝国公主,身份极高,况且是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本不该与普通弟子同堂而坐才对。

    对于雪薇公主来到青华府学舍之中,无名甚是意外,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修为境界如今全失,紫霁先生让我先在普通学舍里修行。”

    听闻眼前美少年修为境界全失,雪薇公主却是双眼一亮,笑道:“境界全失,那就是啥也不会,跟我一样嘛?”

    “呃,这个……还是不一样的,修行心得还在,只是不能再施展法术了,须得慢慢恢复。”

    “嗯~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以后在青华府里,你就做我的随从吧!本公主保你好吃好喝,一顿一个鸡腿!”

    无名诧异:“一顿一个鸡腿?”

    “啊~怎么了?你不喜欢?”雪薇公主不解地看着无名。

    “那日在万楼里,你跟人打架都还护着手里的鸡腿呢!”雪薇公主回忆着遇刺之时的情景。

    无名瞥了眼这个异想天开的公主,心道:“那我也不能做你的随从。”

    “我姐姐说了,我要成为天底下第一等的人。既是第一等的人,怎么能做你的随从!”

    “第一等的人?我父皇那样的吗?”

    “唔……应该是吧。”少年仰头思索,天元帝国的皇帝,算是第一等的人物了吧?

    楼内,已经进去了不少水木系弟子,此刻正有许多弟子在连廊过道里扶栏往下看着,帝国小公主大家自然都认得,可那俊美的少年又是何人?

    “小师弟,上来呀,来师姐这里!”

    “小师弟,别听她的,来我们三楼,这里看得风景远哩!”

    “小师弟,三楼哪有六楼好,咱们六楼能看见帝宫呢!”

    “小师弟,六楼哪有十楼好,我们十楼可是登高望远的绝佳之地,能看见城外的香山云烟呢!”

    ……

    良久,陪着无名站在楼下许久的雪薇歪着头向无名看来,问道:“你想去几楼?”

    无名思索一瞬,说道:“嗯,一楼最好,不用上上下下地来回跑!我如今肉体凡胎,最怕劳累了!”

    雪薇公主鄙夷地看了眼眼前少年,小声道:“真懒!”

    二人进了楼,直奔讲堂而去。

    学舍楼虽极为高大,每层里却并无墙面相隔,每一层便是一个讲堂,极为宽广,足可容下万人,若二人各立于两端,只能看见对方一个小小的人影。

    无名与雪薇公主一同迈入讲堂大门,放眼望去,讲堂内古朴的黑木桌案横竖排列整齐,充斥在讲堂各处,而中央却有极大的一片空旷之地,应是先生们讲法传道立身之处。

    桌案虽多,一楼的弟子却稀稀疏疏地坐着,相对于广阔之极的讲堂,便显得并无多少人,约莫几百个。

    无名四下走动,终于走到临近中央的一排桌旁,正欲坐下,却见桌面上有人用粗浅的法术留下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此位已占。”

    无名又换了几个桌案,却都是写上“此位已占”四字。

    “这是什么传统?”

    一旁的雪薇公主倒是聪慧的很,说道:“此处是讲堂中央,离讲课的先生最近,好学之人自然希望离先生们近些,所以会来抢这里的位置,不管他,我们偏就坐下!”

    雪薇公主一个跨步,掂起裙子便坐在了桌后,还抬起手挥了挥桌面上浮动的两个大字,挥掌之时,有股股奇风吹过,带着肉眼难以捕捉的光点,将桌面上悬着的两个大字吹得来回摇摆,却仍是难以吹灭。

    无名一眼便看出雪薇公主在施展几乎算不上法术的法术,盖因是她实在无甚修为,只扇出阵阵香风罢了,若想抹除桌面上浮现的两个大字,却是差得远了。

    雪薇公主却不气馁,越战越勇,看到那两个大字正在渐渐暗淡,面容上露出狂喜,双眼熠熠,手掌挥得更卖力了些。

    雪薇终是肉体凡胎,不久便觉得累了,甩了甩已经酸了的手臂。方一停下,只见好不容易快要扇灭的四个金色大字又重新亮起,与之前无二。

    少女顿时瞪起了眼睛,说道:“我就不信了!”

    雪薇抬手猛地挥动巴掌,朝四个大字扇去。

    周遭的弟子都知道这位少女是尊贵万分的公主殿下,只是远远看着。

    正挥手间,公主殿下只觉得手背打到了人,那被打的人疼不疼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手背火辣辣地疼。

    雪薇公主收回了小手,另一只手揉捏着,转头仰起娇俏的笑脸看去,见一个少年正冷着脸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