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踌躇满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巨城上空,巨兽停驻。

    “嗯……云香楼,好名字。”女子声音宛若,饶有兴致地盯着这座高楼。

    痴傻少年仍旧抱着大教主的袖子,时不时舔上一下。

    黑衣教主视若无睹,眯眼向前方耸入云中的巨楼看去。

    咚咚咚!

    教主傲立巨兽的背上,抬手屈指,朝着桑海城轻扣,彷如敲门。桑海城的天空之上随之便有阵阵光晕亮起,且声如雷霆。

    “护城大阵倒是挺结实。”教主赞道。

    擎天巨楼如林,在这巨城之中约莫有百十个。

    黑衣教主眨了眨眼,忽然向身后披着黑色披风的少年说道:“影,你说我一口气把这些楼都斩断,那场面是不是很壮观?”

    被叫做影的少年闻言,倒真琢磨起来,全然不知教主大人在说笑。

    他知道,教主有这个胆魄,更有这个本事。

    “我可不舍得,以后这都是我的地盘儿啦。撞断了还得重新往上盖,得花好些钱呢。”大教主说道。

    忽然,教主又双眼一亮:“我可以撞断一半,把那一半城分给母亲,反正也答应好的给她一半,她爱花多少钱便是她自己的事了。”

    “唔,真不错。”黑衣教主为自己的谋划非常满意。

    影眨了眨眼睛,心里知道,教主就是想过过瘾。

    自己也曾跟着教主有过几次惊天动地的杀伐,教主喜欢一口气打碎那些排成一行的擎天高楼,他是知道的。

    至于教主为何有此癖好,便不知了。

    呲溜!

    “咦呵呵……杜姐姐力气好大……”神情恍惚的痴傻小子又舔了舔教主的手。

    影撇了撇嘴,看着教主身边的痴傻少年,不知第几次腹诽:“哪来的傻小子。”

    “唔,那就它了!”大教主忽然起身,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看着前方的云香楼,踌躇满志。

    顾水香黑衣飘展,目光一凝,挥袖之间带起滚滚气浪,威势无穷,卷向云香楼。

    巨兽脊背之上,百余个太平教绝顶高手向教主看来。

    他们已经许久不见教主出手了

    遂而,那气浪带起的轰隆雷鸣震动天宇。

    “何人在此放肆?”

    巨城之中,一个男人飞身而起,挡住那一道毁天灭地的气浪。

    顾水香冷笑,桑海城果然还是有几条大鱼的。

    “去吧!”

    教主大人话音未落,身后被叫做影的少年已然纵身跃起,身影在云中左突右闪,直奔那男人而去。

    “空!”教主大人轻唤。

    一个女子上前,秀丽端庄,温婉可人。

    教主大人指着前方楼林,说道:“那几十根楼,给你十息时间,拿得下么?”

    说几十根,便是因为那些巨楼遥远,远看像一根根柱子。

    空微微皱了皱眉,说道:“八息足矣。”

    说罢,空掠身飞去。心中却是腹诽:“教主这拆楼的老毛病真该改一改,每回都叫我做这些没意思的事。”

    云香楼下。

    甜甜一家三口留下的血迹已然消失不见,仿佛不曾出现。

    一个干瘦的男人精疲力竭地迈动着步子,驻足在云香楼下,仰头望着耸入云中看不到尽头的高楼。

    “兰妹……”干瘦的男子无声地呼唤,已然发不出声音。

    男人低下头去喘息,他从未上过如此高楼,至多也是在酒楼打杂时上过三楼给人抹桌子,那是他上过最高的楼了。

    眼前的楼太高,他要歇一歇,攒一攒力气。

    “嘭!”

    脚下的土地忽然震动,几粒细小石子在地面上微微跳动一下,几滴鲜血同时溅在身上。

    男人抬头向前方看去,只见一滩血泥铺在前方。

    人来人往,一时无声。

    干瘦的男人走近那一片血泥,小心、不安地打量。

    黑亮的头发,一条裹住身体的棉巾,一摊血泥,再无他物。

    男人缓缓跪下,口中念叨:“不是你,一定不是你。”

    他缓缓伸手,颤抖着手在血泥之中拨弄,抱起一条摔得血肉模糊的腿,颤着手擦去大腿上的血迹,虽擦不干净,却也看见了那块皮肤之上有一片黑色胎记。

    男人顿时紧紧抱着那血肉模糊的腿,跪在地上蜷缩着身子,张口却无声,痛哭却无泪。

    良久,干瘦的男人把妻子的腿放到血泥当中,小心地将血泥搓在一起,而后脱下身上缝缝补补无数次的衣裳,将那一滩血肉裹入衣物中。

    “阿爸,阿爸!”

    囡囡从远处摇摇晃晃走来,有气无力,声音嘶哑。

    光着膀子的干瘦男人转头,涕泪横流。

    囡囡看见阿爸光着上身,满身血迹,怀里抱着一团血肉,一直嘶哑的声音竟骤然尖锐:“阿爸!”

    小囡囡快步跑向父亲。

    干瘦男人撩开裹住妻子血肉的衣物,露出一截血肉模糊的大腿,悲痛欲绝:“你阿妈……”

    小囡囡一时呆住。

    恰在此时,干瘦男人怀中的血肉忽然冒出阵阵绿光,飞出了男人的怀抱。

    血肉重组,起死回生。

    少妇人完好如初地站在丈夫与女儿面前。

    “我说过,我不想让你死,你死不了。”

    一个紫衣人映入干瘦男人的眸子,他从天而降,宛若神明。

    男人将带血的衣物披在妻子身上,而后挡在妻子身前,横眉冷目。

    “嘿呦,有种!”

    紫衣人不屑一笑,而后抬手间一左一右便将母女二人掐在手中提起。

    少妇人绝望地纹丝不动,小囡囡胡乱踢打。

    干瘦的男人被紫衣人踩在脚底。

    “区区下民,也敢对我横眉?!”紫衣人瞪着地上的干瘦男人。又冷声说道:“老子今天不光要辱你妻女,还要当着你的面!”

    “你奈我何!?”

    紫衣人提起母女二人飞身而起,直入云中,那干瘦男人亦被一股力量提起,随着紫衣人进入云中,纵然如此,干瘦男人只是神情恍惚,眸子黯淡无光,对于自己身在云中恍若无觉。

    云香楼下,彩光大作。

    才飞入云中的紫衣人,又去而复返,两手中的母女二人不见了踪影,转眼一看,却见那天生丽质的两母女在几步之外站着,茫然无措不知发生何事。

    紫衣人亦心中狐疑,自己明明已经飞入云中,怎又回到这百丈高的云香楼下?

    正此时,金光铺满街道,一堆堆、一群群衣着凌乱的男女凭空出现在六条大路交汇的云香楼下,皆是云香楼里的人与女姬。

    紫衣人见状,顿知不妙,有绝世高手在施展莫大伟力,把云香楼里的人搬空!

    忽然置身楼下,所有人皆茫然无措,良久,才后知后觉地穿好衣物。

    小囡囡抬头,瞥见了云中一个漂亮姐姐,对着云香楼挥了挥袖子,便又有一拨人被送了出来。随后,云香楼似乎是没有人了,那姐姐长袖飞展地离去,眨眼间不见踪影,如光如电。

    小囡囡在人群中捡起一件衣裳,小小的身躯跳起,把衣裳搭在神色恍惚的阿妈身上,而后拍打着阿妈:“阿妈,穿衣裳!”

    少妇人回过神,低眼看了下身上衣物,缓缓穿上。恰在此时,干瘦的男人寻到了母女二人,走上前来,警惕又惧怕地盯着不远处的紫衣人。

    紫衣人仰望天空,无暇顾及这一家三口,心中惊惧无比:“什么人敢在桑海城如此大动干戈?不怕激起众怒?”、

    这众怒,不是城中百姓的怒,而是城中诸神之怒。

    轰!

    天雷炸向,黑云密布。

    云海下,巨城之中的百姓尚不知云层之上的苍穹里正发生着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