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顾水香的私生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哈哈,二位人族英杰皆是才绝古今,风采无双,如天中骄日、当空皓月,常悬我心。每每想起,无不仰止,实乃我辈不及也。”

    王黎谦恭地说着模棱两可的奉承话。

    顾水香笑着点点头,眸子里的锋芒温和许多。王黎见了,心中略有安定。

    哪知顾大教主身边那俊秀少年开了口:“师姐,他把你和徐师姐比作太阳和月亮,真贴切呢!”

    经此一言,王黎心中顿呼不妙,想到了方才言辞欠妥。

    还未等王黎补救,大教主幽幽地向王黎看来,笑问道:“不知王伯伯心中,我与徐师姐,哪个是天中骄日,哪个是当空皓月啊?”

    王黎当即斩钉截铁地回道:“自然教主是那天中骄日了。”

    说罢,王黎心中暗自叹道:“反正那个徐夙锦不在眼前,虽然此刻捧顾贬徐,倒也算不上得罪她,都是读书的年轻人,这点肚量应该是有的。”

    一凡思忖后,王黎瞥了眼那个多嘴的少年,心中暗骂:“臭小子差点害我合族上下!”

    就在王黎瞥向无名的一瞬间,黑衣教主眯了眯眼,身影飘忽,眨眼间来到王黎眼前,周身法力如海,将王黎逼退。

    王黎踉跄后退四五步,才稳住身形,只觉脖子一痛,被一个迈步便到了身前的顾大教主捏住了喉咙。

    “王伯伯,你看我师弟的眼神不怀好意啊。”顾师姐冷声道。

    “一个师弟会令她如此动怒?这少年莫非是顾水香的私生子不成……”独霸一方的王家家主颤了颤眸子,眸子闪过一丝狠厉,却是眨眼即逝,只是言语不如方才那般委曲求全,淡然道:“教主来我王府,不光是来寻衅的吧?我全族上下远近无援,已是你太平教案上鱼肉,既来此,便有话直说吧。”

    顾水香缓缓松手,被堪堪提起的王黎脚尖缓缓着地,大教主负手转身,笑道:“王伯伯能屈能伸,处变沉着,令人佩服。”

    王黎却是摸不准这位太平教主的脾性,自嘲道:“弱者才会学着能屈能伸,强如教主这般,才可睥睨天下。”

    顾水香搂住无名,朝王黎看来,说道:“这是你王腾师兄的父亲,快叫声王伯伯。”

    少年仰头,迟钝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机灵,只乖乖地叫了声王伯伯,便又低下头去心猿意马。

    王黎微微错愕,这顾水香是何用意?

    “以后啊,他归你管。”顾水香又对无名说道。

    一旁的空闻言,微微侧颜看向教主,心有诧异。

    王黎微微皱眉,未等他说话,天空中传来一个动听的声音:“偌大的王家,交给一个心志不坚的少年如何能行!”

    空微微皱眉,太平教杀伐果决,威震七洲,此刻竟有人敢来阻挠?来人是何身份?

    顾水香头也不抬,笑道:“太平教做事,无需外人点评。”

    “我也是外人?”一个女人飘然落下,手指亵玩地勾了勾俊秀少年的下巴,抬眼对顾水香说道。

    王黎看向那个女人,暗暗心惊,这骚娘们儿咋也来了,难道太平教便是顾家扶持的?不该啊!以太平教的名头和势力,与顾家平起平坐都是谦虚了的!

    眼前两个女子,王黎都认得,也知道她们关系匪浅,乃是母女。王黎上前一步,春风拂面般笑道:“杜夫人驾临,在下未曾远迎,失礼了!”

    杜琼凝倒是十分期待女儿的回答,奈何被这不懂事的王黎插了嘴,便也作罢,朝王黎侧眼看来,微微打量一番,频频点头,而后眸中带笑,说道:“小王啊,不慌,我能为你做主,你且说你是归附太平教麾下,还是与我顾家结好?”

    桑海城王家,足可算是名震一方的霸主,奈何桑海城地处东海之滨,恰与东海湖诸岛上的顾家做了邻居,虽未曾交恶,却也少有往来。王家虽强,但与名扬七洲的东海湖顾家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

    杜琼凝话中取巧,你王家对于太平教而言,只有归附,但若是投靠我顾家荫下,面子自会给足你的。

    王黎也从杜琼凝话中听出端倪,两人既来争夺王家的归属,那这个太平教的根底,便不在顾家,顾家母女虽然一人掌顾家,一人掌太平教,却没有谁高谁低,太平教不听命于顾家。

    王黎又暗自点头,也是,强横如斯的太平教,怎可能听命于顾家。

    “王伯伯是在考虑么?”顾水香明媚一笑,却惊得王黎心中森寒。

    顾水香话中之意昭然,便是说你王家无须考虑去投靠谁,只有太平教是你的归属。

    “小王啊,咱两家离的如此之近,照应起来也方便,你说是么?”杜琼凝柔媚一笑。

    话中威吓,昭然若揭。

    王黎心思电转,面色郑重,说道:“夫人说的是。”

    顾水香闻言横眉冷目,瞪向王黎。

    王黎似是知道顾水香要变脸,连忙转头说道:“只是顾教主与我已商谈好了,我王家此后归附太平教的。”

    教主闻言,脸上露出欣慰笑容。

    杜琼凝撇了撇嘴,说道:“不识好歹。”

    “夫人教训的是!”王黎谦恭地说道。

    王黎心中明白,顾家底蕴深厚,名声在外,断然不会过分为难王家,但太平教杀伐果决,一旦违逆,后果难料。

    一族之长低头暗叹:“强者为尊啊。”

    顾水香侧眼向杜琼凝看来,而后又瞥了眼王家家主,心中沉吟一瞬,转头对杜琼凝问道:“母亲因何如此看重王家,竟亲自来此,难不成王家有什么宝贝?”

    此话一出,教主身边的空有些惊疑。

    太平教此行进驻桑海城,一应事宜皆是空长老派人打探、敲定,太平教麾下之人行事细致紧密,却不曾打听到王家有什么不凡之处,像王家这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豪族,不知被太平教灭过多少,一番事前照例的查探之后,实在无法令空长老再多看几眼。

    空向杜琼凝看来,见她正好开口回话:“没什么了不得的宝贝,我就是豆芽菜吃腻了,想换换胃口来着。”

    王黎听得一头雾水,抬眼之时,见杜夫人一双魅人的眸子正饱含深意地看着自己。

    才一目光相对,王黎只觉浑身一轻,心血翻涌,欲把对面那女人紧紧抱在怀里恶狠狠的一顿蹂躏。

    王黎连忙避开目光,心中暗惊:“这女人眼神不对。”

    顾水香听了杜夫人的话,心中了然,撇了撇嘴,苦口婆心道:“豆芽干干净净,又新鲜甜嫩,您老人家咋就腻了呢?”

    教主大人本想再说,若人皇在世,看你有何颜面去见他,只是终不忍旧事重提,让母亲伤心。

    空听得云里雾里,向教主投来询问目光。

    大名鼎鼎的杜夫人,爱吃豆芽?

    顾水香对空的眼神视若无睹,又说道:“您要实在腻了,我去天元帝国给你挑几根黄瓜尝尝?但有一点,你可别再挑王伯伯这般冠盖四野、威震一方的擎天巨木了,你那点破事儿一旦出了名儿,人家笑话你的时候都得带上我!”

    我堂堂太平教教主,可不能坏了名声!

    “教主……”空愈发好奇,向教主问来。

    只是刚吐出两字,便被教主制止,教主大人干净利落地说道:“你别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