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师姐今年多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年才说完话,霓凰夫人还未说什么,便听皇帝陛下突然说道:“诸位散了吧。”

    一众强者各自若有所思,纷纷离去。

    紫霁先生眺望帝都方向,天空中那一道狭长的黑色裂缝正在缓缓愈合。

    “得亏雪梅太子本事够硬,心也够狠,敢以命换命,来的刺再多一个人,怕是横死当场了。”

    皇帝陛下不为所动,仿佛陷入沉思。

    霓凰夫人也不甚关心雪梅太子如何,反正又不是自个儿儿子。她摸了摸少年白嫩的小脸儿,而后起身。

    顾水香见这老女人摸了自家小师弟的脸,当即不乐意地小声嘟囔着什么。

    霓凰夫人不以为意,面色清冷,缓缓迈步与皇帝擦身而过,接过他怀中的雪薇,边走边说道:“你那点破事,自己再管不好,我便帮你一把。”

    皇帝黑着脸转身,与霓凰夫人一前一后的飞身离去。

    “他是皇帝?”无名身体尚未完全恢复,此刻目光炯炯的抬头向顾师姐问道。

    只见顾师姐正歪着头陷入沉思,一双大眼滴溜溜来回转动,像隔壁虎大婶家养的那只不太聪明的狗子。

    无名见大师姐没空搭理自己,又转眼把目光投向了徐师姐。

    徐夙锦见师弟看来,点头回应。

    徐师姐点头回应之后,并未把目光移开,直直盯着小师弟。

    无名被盯得有些惶恐,旋即便又想到了徐师姐为何这般盯着自己看。

    “啊哈,徐师姐,你托顾师姐传给我的话我知道了,我会努力修炼的!”

    徐师姐这才欣然地收回目光。

    紫霁先生低眼瞅了下这个小东西,又看了眼徐夙锦,好奇道:“你徐师姐跟你说啥了?”

    无名愣一愣,抬眼向徐师姐投去询问目光。

    徐师姐不予理会,看着远方帝都一番大战之后的天空里那云卷云舒。

    无名眸子一转,对着紫霁先生灿烂笑道:“师姐跟我说紫霁先生博古通今,才学惊世,要我好好跟随您修炼呢。”

    紫霁先生听了,撇了撇嘴,知道这小子没说真话,瞥了眼徐夙锦,悻悻然地离开。

    帝都,太子府。

    “哇!”

    太子在一处房内打坐,一番大战后,重伤难愈,鲜血一口一口地往外吐着。

    打架的时候看似风光,其实却是以身为引,操纵雷电禁术,才得以力压三人。

    那三人想速战速决,他亦如是,多耗上短短几息时间,恐怕都要逆转结局。

    府中侍人正有条不紊地清理庭院,都是些有些修行的人,破碎的宫殿修复得极为快速。

    浑身剧痛使得他急促喘息,正喘息之时,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在太子府外临近,迈入府门,穿过庭院,来到偏殿,再又绕过偏殿,来到殿后这一处房前。

    太子殿下虽身受重伤,万分痛苦,却强行挤出一抹笑意,整理着衣衫与额前黑发。

    还未整理好仪容,那人已推门而入。

    恰在此时,一口鲜血不争气地涌了上来。

    太子殿下忍住涌到嘴里的鲜血,口齿不清的说着“母后”二字。

    这一说话,还是有几滴血偷偷顺着唇角溜了出来。

    来人是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头戴华冠,身穿长裙,素面惊鸿,一袭雪白,面容娇嫩如少女,身材高挑显瘦。

    她低眼看了下染红了地板的一片片血迹,眸子颤动。

    “母后今日不是出海寻药去了么,这么快便回来了。”雪梅忍住剧痛,笑问道。

    女人并不答话,跪下身来,擦着太子嘴角的血迹,温柔斥责:“三个小鱼小虾就把你伤成这样,当年我一路从洛阳杀到神州,也没你这么惨。”

    太子苦笑,心中委屈,我哪能跟您比啊。

    “这回,不是寻常刺吧?”女人又抬眼问道。

    雪梅面色凝重起来,点了点头。

    “虽不及父皇与母后这般巅峰强者,却也差不多了。”

    女人一笑置之,问道:“今夜帝宫为你摆设庆生筵,你若累了,便不去了。”

    雪梅摇头:“往年是都不想去的,但今日得去。”

    “我得告诉他们,我还活的好好的!”

    听儿子说了这话,做母亲的露出了欣慰笑容。

    ……

    青华府,秀林。

    无名回到秀林,于楼中窗台眺望远方,怔怔出神。

    顾水香悄然来到身后,一巴掌拍在少年的肩膀上。

    “咋样,刺不刺激啊!”

    无名疑惑。“师姐说什么?”

    “与强者厮杀搏命啊,感觉如何?”

    “啊,感觉不好,今日之后,我便悟了,做人不能打打杀杀的,若能苟且偷生,我肯定是不愿与人打生打死的。”

    顾水香浅笑,坐了下来。“我头一回遇见能威胁到自己性命的强敌时,也这么想的。”

    “跟人打什么架啊,好好活着,多好啊。”

    “我记得头一回殊死搏杀时,是跟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那时候我才十几岁,刚刚成神,便迫不及待地偷跑出太学府,找他报仇去啦。那老家伙活了那么多年,阴招多的很,一个不小心,我说不定就死球了。那是我的第一战,后来回想起来常常一阵后怕,你说我当时万一一个不小心,我这大好年华的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当年紫霁老师发现我跑了,知道我出来寻仇去了,星夜兼程地到处找我,回头被他抓到太学府,关了好几天呢。”

    “这不算啥,我刚被放出来,我娘来了,冲着我一顿数落,然后带回了东海湖,又关了我好几天。”

    “这也还好,你知道后来咋着?徐夙锦,跟我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竟然半个月不搭理我,说什么打架不带她。”

    “也是,她那么厉害,带上她去的话就好了,我也不用费劲巴拉的,用掉半条命才把那老家伙摁死在地上。”

    “再后来啊,人神大战,当时人族被九大神族中的至少六个部族多般侵扰,尤其是那天人族,最爱带头挑事,人皇便是在那个年代里站了出来,一人一剑,深入敌穴,把那天人族的神主一剑钉死在王座上,最后还全身而退。当时人族也算繁盛,诸国林立,在人皇号召下纷纷出兵,组成联军,共讨神族。”

    “人族大军起初与神族联军势均力敌,后来不知为何,人皇突然只身奔赴蓬莱岛,身陷绝境,被诸神族高手围杀。人皇死后,人族大军也纷纷溃败,神族联军全线开进,人族饱受侵袭与奴役。直至今日,人族的土地已被蚕食殆尽。”

    无名默默聆听,终于说道:“人族和神族近些年的历史我还是知道的,我还是想听大师姐自己的故事。”

    说完,无名期待地看向师姐。

    顾水香微微低头,看了眼比自己低了一头的少年。

    这讲故事,得是循序渐进着来,没想到被这小子中途打断,顾水香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今日找你来,便是告诉你,太平教是怎么来的。”

    无名闻言,正软绵绵塌着的身体,噌的一下支棱起来,目光炯炯地看向自家教主。

    顾水香眯了眯眼,望向窗外,惆怅而沧桑,仿佛变了个人。

    “几十年前,三界还算太平,但也只是表象,九大神族,有半数都对人族和妖族虎视眈眈,在众神眼中,人族与妖族,皆是下等族群,理应对他们称臣做奴。”

    “神族生而强大,军力充沛。自古而来,对人族频频侵扰,杀我同族、辱我姊妹、抢我土地。”

    “正是在那个人族对神族充满怒火的年代,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他修为傲视古今,与人皇顾灵溪相比也不遑多让。他不惧神权,来去如风,杀得神族人对他谈之色变。”

    “他将那一代的人族年轻人胸腔中对神族的仇恨和怒火淋漓尽致地宣泄出去,从没有哪个孤高的游侠敢那么做,所以他备受追捧。”

    顾水香低眉看向无名,一字一顿道:“他,叫迟苟良。”

    顾水香收回目光,眺望窗外蓝天。“他曾名动天下,傲视八荒,放言要为人间杀出一条太平路,却不过一年而已,便销声匿迹。”

    “因为他死了,死于刺杀。”

    “这世上没有人能杀得了他,再多人也不行,可惜啊,他收了一个蠢姑娘做徒弟,为了救那个可有可无的徒弟,他如往常一般只身犯险、置身绝地,只是再没有逃出生天。”

    “是不是像话本里的桥段?”

    顾水香呼出一口气,冷峻的面庞重新春暖花开,低头笑道:“那蠢姑娘就是我,迟苟良,便是我的师父,我的第一个老师。”

    顾水香转身背靠着窗台,背对着那窗外的天光云影。

    她温柔地目光如同一汪澄澈的浅水,对着小师弟说道:“今日香云山上,你为了保护雪薇公主,硬挡在她身前,强顶着那个神境巅峰高手的全力一击,用圣灵术将其斩杀,是不是?”

    无名抬头瞅了眼教主,默默点头。

    “你的圣灵术太过霸道,虽挡下了那刺的全力一击,却也把身后那丫头伤得不轻。这要是不在皇城边上,四下无人,那丫头可救不回来了。”

    “你今日这场景,倒是和当年我师父救我时如出一辙。”

    “一人甘愿为另一人以死相拼。”

    和风轻抚女子的脸庞,扬起纷乱的黑发,顾水香素手捋了捋脸侧的发丝,眸子里沉淀着饱经世事的沉稳:“以后可别再这么蠢,救不了的人就把她丢下,自己跑路,保命要紧。”

    无名暗自点头,师姐跟我说这么多,就为了绕到这句话上?

    少年粲然一笑,回应师姐自己知道了。而后突然问道:“那个,师姐今年多大了?”

    刚从深沉的思绪里走出来的顾水香一下子给小师弟问得有些不知所措,瞪了眼无名,心说你小子还挺心细。

    “姐姐我跟去年差不多大!”

    你这不是废话?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无名刨根问底道:“差不多大是多大?”

    顾水香熟练地弹了无名一个脑瓜崩:“姑娘家的年龄不能随便问,更不能随便说。”

    无名还要张口再问,见师姐抬手曲起的中指,便悻悻地收回了目光。

    顾水香放下蓄势待发的手,身前一个一人半高的虚洞豁然张开,她迈入其中,说道:“我还有事,你自己个儿慢慢耍,明日青华府弟子与天人族弟子比试,我先来此处寻你,记得等我。”

    虚洞闭合,大师姐已然不知身在何方,只留此间残留的女子体香萦绕鼻尖。

    无名叹了口气,回想近些日子的事情,一阵唏嘘。

    在人族活着,太不容易了,真想念妖界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