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她以为她是太平教主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腾丝毫不给天人族弟子喘息之机,欺身临近,临越天人族弟子的头顶,抬脚踩下。

    天人族弟子心知对手的强大,再次躲闪,而后回身看来,嘴角微挑。

    该我了!

    他彻底释放了血脉之力,整个演武场随之一颤。

    王腾身躯微微一震,被那天人族身体的迸发的诡异力量逼退数丈。

    “这便是神族生灵与生俱来的血脉之力?”

    王腾凝眉,看向前方那个气势不断攀升的天人族杂碎。

    纵是你生来高贵,今日也要打的你跪地不起。

    八个黑洞从王腾身后飘摇而起,凝结着恐怖力量,扭曲着周遭景象。

    八虚方一撑起在身后,天人族血脉之力对王腾的影响瞬间全无。

    恰在此时,天人族弟子悍然发难。

    他如光如电,眨眼间只在天地之间留下一道闪电般的曲折残影,而后便听闷雷般的响声在演武场中频频传来,愈来愈快。

    那是两人交战之时碰撞的声音。

    就连人族和天人族的众多高手,也难以看清场中那两人的身影,只见得一个个凡人难以窥见的无色气团在演武场各处次第爆开,伴随着一声声闷雷。

    刹那间,那交战的碰撞声响了百十下,浩阔的演武场内尘烟四起。

    皇帝雪青濯微微歪了下脑袋,身子前倾,盯着演武场内的景象,眼睛眨了又眨,目不转睛道:“颜师,这王腾,是不是比前些日子太学府比试的时候,更强了一点啊?”

    前洛阳大学宫祭酒颜先生声音沙哑地笑了笑:“可不止一点。”

    颜先生身边,紫霁先生静静矗立,神色之中不无得意。

    正谈论间,天边出现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踏云而来,身后跟着个极为俊美的少年。

    无名跟在师姐身后,向下看去,演武场中央的景象惊住了他:“呀,这人怎么这么像王腾师兄啊!”

    说话间,两人已越过演武场的天空,落了下来,立身在人族阵营前方。

    自前两天太平教教主首次露出真容,亲自率领教众强势地占领桑海,太学府顾水香便是太平教主的消息便从中洲四处飞传,此刻怕已是天下皆知,身处中洲腹地的洛阳学子们,自然已经知晓。

    谁也不曾想到,咱们成天吊儿郎当的大师姐,就是那杀伐果断的太平教教主啊。

    见顾水香驾临,曾经在顾大师姐身边屡遭调教的师弟师妹们也不敢过分热情,静静看着她的窈窕身影。

    顾水香来到皇帝身边,抬手打了下响指,指尖窜出点点莹光,而后落在地上,化作一个宽大宝座,宝光四放。

    中洲至尊雪青濯还在站着观战,她却已然坐了下来。

    教主大人看向无名,拍了拍臀儿边上的宝座空缺处,目光宠溺而又充斥着一丝玩味:“来,上来!”

    昨日见过皇帝雪青濯之后,无名自然是认得宝座边上的那位少年模样的皇帝陛下,他硬着头皮看了眼师姐。

    师姐,这不好吧,太嚣张了。

    沉吟之间,少年欲拒还迎地坐了上去,一脸被迫无奈的神色。

    一时间,众人都在沉默,只剩下演武场中的打斗声。

    此次皇帝出行观战两族比试,自是有随行军士,一位真神境界的小将斜了眼身边的副将,冷声道:“太平教主欺人太甚,竟敢对陛下如此不敬。”

    身边的副将闻言,深以为然地点头:“陛下宽厚,不与他一般见识。”

    说罢,副将又说道:“陛下威严受损,我等食君厚禄,当在此时挺身而出!斥责那太平教主不知礼数!”

    而后副将看向身边的将军,面露殷切之色。

    小将见身边小老弟看向自己,当即也深表赞同,点头道:“有道理!”

    然后,两人深深对视,谁也没有动。

    良久,副将收回目光,低声道:“属下修为低浅,听闻那太平教主手段狠辣,睚眦必报,属下自是不敢上前伸张正义,但将军您勇武过人,您肯定敢做此正义之士!”

    那将军闻言连连摇头:“别乱说,我不敢!”

    而后两人又短暂对视,眸子里充满了对彼此的不屑。

    “切!”

    人族阵营前方,一众强者并列。

    顾水香居中而坐,怀抱美少年,静静看着演武场中央的战斗。

    无名见身边无人出声,总觉得分外不适,于是开口道:“师姐,咱们身后这么多半神,都要上台与天人族对决么?”

    顾水香闻言看了下小师弟,云淡风轻地说道:“唔,也不是,半神基本都是来充数站场的,跟天人族打架,还是得真神境界这一层次的强者站出来,半神上场,纯属送命。”

    说罢,无名只觉得此处更静了。

    “你胡说!我等半神,也有一战之力,你且等着看!”凝重的气氛里,一个青华府武修弟子站了出来,一脸的不服气。

    前方一直若无其事的皇帝陛下扭过头来,看向身后,想看看是哪个小伙子有如此胆魄,敢对顾水香丝毫不惧。

    只见一个少年站在人群当中,正被一旁的师姐师兄们拦着,更是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再大放厥词。

    他身着粗布衣,破破烂烂,满是补丁,却干净的很。

    一个师姐把嘴巴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你在府中闭关修炼太久,刚出来怕是不知道,她的身份可怕的很,别触怒她!”

    那少年挣开师姐捂住自己嘴巴的素手,不屑道:“我当然知道,不就是太学府的大师姐顾水香吗,那又怎样,敢杀我不成!”

    说罢,少年觉得不过瘾,继续道:“有这么多前辈在场,我可是青华府的天才,她以为她是太平教主啊,想杀谁就杀谁!”

    身边的师姐无奈的放下了胳膊,怜悯地看向他,低声说道:“她就是。”

    少年闻言,皱了皱眉,看向身边的师姐,心说师姐你以前不爱开玩笑的!

    他转头四顾,见周遭的师姐师兄们也不再拦着自己,眸子里流露着怜悯与不舍。

    不详的感觉从心头噌的一下子窜到脑门,少年僵硬地缓缓转头,看向前方宝座上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正巧笑盼兮,温柔地看着自己,她美则美矣,气质更是出尘绝世,彷如人间圣洁无二的花朵。

    少年心头的不祥之感愈发强烈,我刚刚那么出言不逊,她凭什么对我笑意盈盈?

    还有,她旁边的那个俊小子,看我的眼神里为什么充满了悲悯?

    假的,一定是假的!

    少年呆若木鸡,失了魂。

    雪青濯也算明白了怎么回事,却还是投以赞赏目光,转头对身边青华府的老先生说道:“此子颇有心志,先生可以垂教。”

    那老先生默默点头,嘿,这一会儿的功夫,多了俩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