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师姐的故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惶恐之时,那个顾水香回过头去继续关注着演武场中的战斗,不再看自己。

    少年心中却更加不知所措,焦急地看向身边的师姐,手指着宝座上的那个女人,说道:“师姐,她为什么不看我了,她是不是想日后找我算账?”

    身边的师姐偷偷看了眼宝座上的顾水香,转头又看向师弟,不禁失笑。“没有,她只是看你不起罢了。”

    少年闻言,如获大赦,高声道:“啊,不愧是太平教教主,看人真准。”

    身边师姐握住小拳锤了一下那少年的臂膀,小声催促道:“还不赶紧溜?”

    恰在此时,演武场中央,两人的打斗停了下来,王腾与那天人族弟子遥遥相对。

    拳脚相交一刻钟,谁也没能伤了谁。

    此时,耀眼白日已然升起,斜挂在东方的穹野之下。

    王腾朝东而立,眸子里映着灼灼白日。

    他身后开虚境界的八个虚洞骤然变大,遮天蔽日,此方天地顿时一片昏暗。

    那八个垂在苍穹之下的黑洞仿佛吞噬一切光与热,王腾立于八个虚洞之间,微微侧身,冷冷向天人族弟子看去。

    “鸟人,便让你尝一尝人族武修的力量!”

    天人族弟子眼角乱跳,仰头盯着那八个黑洞,心中生惧。

    那八个黑洞酝酿着的力量散发出阵阵波动,如涟漪一般扫过全身,震彻肺腑。

    尚未出手,仅是积聚着的气息,便已如此可怖。

    他缓缓平复心绪,看向了场外,看向场外正注视着自己的同族子弟们。

    天空之中,那强大的力量已让他寸步难行,更莫谈出手攻杀。

    “我,还是太弱了啊……”

    他收回目光,毅然地看向天空中的王腾,准备奋死一搏。

    高贵的神族,绝不会在人族面前退怯。

    武夫的杀招简单而又霸道,拳脚相加而已。天空之中,八个黑洞骤然旋转,跟随着中间渺小如蚁的王腾轰然降落。

    处于八个黑洞中间的王腾头下脚上,一拳轰来!

    轰隆隆!

    八个黑洞砸落在演武场中。

    天地震动,烟尘弥漫在演武场的各个角落,遮天蔽日。

    天人族大神凝眉,握紧了拳头。

    待烟尘散去,王腾傲立于演武场中的身影显现,他如同抓老母鸡一般抓着天人族弟子的翅膀,将他提在半空。

    那天人族弟子的头颅无力的垂下,气息微弱,重伤垂死。

    王腾奋力将他丢在地上,一脚踩住,眸子里闪烁着恨意:“便是你们天人族联合蛇人族大军,将我王氏一族几乎灭族,最后只得迁离祖地,宗系四散。尔等害我失去母亲,此乃我毕生心结,今日便拿你泄愤,助我破开武道瓶颈,成就纯粹无暇的武道之心。”

    王腾一脚踩下,演武场中心便如蛛网一般裂开,而后四散开来。

    被踩于“蛛网”中心的天人族子弟,已然成为一摊血泥。

    王腾一脚之威,将那天人族弟子的神元带着肉身一并震碎,死得干净利索。

    轰隆隆!

    八个遮天蔽日的黑洞骤然缩小,乖巧地悬浮在王腾身后。

    欢呼如约而至,夹杂着一声声酣畅淋漓的咆哮,响彻演武场。

    王腾缓缓闭目,感受到武道之心更加纯粹,浑身充满即将要透体而出的力量,难以自已。

    快!快战斗!

    他的身体仿佛在疯狂地咆哮着。

    “要突破了呀。”

    顾水香滋溜一声,舔着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一枚的青果。

    “突破?开虚九境?”无名诧异道。

    王师兄可以嘛,有几把刷子。

    无名看了眼宝座之后,一个少女亭亭玉立在人群里仿佛鹤立鸡群,气质孤高冷漠。

    这下王师兄应该能跟她打个五五开了吧?

    锦瑟感受到一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向无名看来。

    “她仿佛在说色胚你看啥……”

    不就是一时情急,担心小妹出了状况,才掀了你的裙子,想看看狐狸尾巴嘛,这么记仇。

    正于此时,天人族里,一道壮硕身影飞起,落入演武场。

    王腾豁然抬眼向那人看去,眸子里战意汹涌。

    你来的正是时候!

    王腾脚下本就皲裂的土地骤然破碎,土石飞溅,他已然不见踪影。

    下一瞬,他欺身到天人族子弟的身侧,一拳轰下,简单而霸道。

    如方才一般,两个以肉身力量见长的绝顶强者厮杀在一起,打的天昏地暗。

    似乎见惯了大场面,教主大人百无聊赖地翘起二郎腿,白嫩小腿滑出裙子外半截。

    她不再关注演武场内的战斗,将未吃完的青果凑到师弟嘴边,殷切地看着他的小嘴巴:“来,吃。”

    无名低眼看了下青果,上面的牙印整整齐齐,如刻刀划过,想来师姐的牙口还是很整齐的。

    顾水香见无名看看青果又抬眼看看她,知道这小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意思,便慷慨地捏开他的嘴巴,将果子塞了进去。

    “这是天人族圣地里独有的一种神树,青灵树的果子,名叫青灵果,可助人增长肉身灵性,于修行悟道大有裨益,千年开花,又千年结果,再千年成熟,三千年才能采摘一次,给你吃你还嫌弃。”

    顾水香说罢,继续道:“不过我吃着也没觉着自己修行有什么长进,不过味儿不错嘿嘿。”

    皇帝雪青濯正关注着场中的战斗,此时悄咪咪地斜眼向顾水香看了一眼。

    “陛下,咱要不也坐着?”

    一旁的一位大臣见皇帝陛下站在顾水香的宝座边上像个陪衬,小声说道。

    雪青濯冷冷看他一眼。

    她先坐,我再坐,岂不是摆明的告诉人家自己输了先后。

    我便一如开始那般,站着便好。

    大臣见陛下不悦,暗自退下,不再言语。

    无名听了教主的话,不禁好奇,咽下青果,问道:“那,师姐是怎么弄来这如此珍贵的青灵果的?天人族送的吗?不会吧?”

    顾水香瞥了眼小师弟。

    问得好啊!

    顾水香清清嗓子,仿若一个说书人,朗声道:“这可得从很久以前的事儿说起了,这话说从前啊,有一伙儿强盗,天天打家劫舍,今儿个抢人大米,明个儿偷人家的牛羊,后来越发肆无忌惮,不光抢人家东西,还让人家跪在地上喊主人,不听话的全部杀掉。”

    “这后来啊,另一伙儿强盗不乐意了,你们杀光抢光,那我们抢谁去啊?另一伙儿的强盗头子,就去找那伙儿强盗,说咱们商量商量,你拿你的,我拿我的,大家都是体面人儿,一起发财抢地盘儿。”

    “这有一天呢,两伙儿强盗就跑了老远,去抢一家人的东西,抢完了东西,那强盗头子看见那一家人里有个小女娃儿,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就想着带在身边,养大成人之后,闲来无事的时候也能让她陪着消遣消遣。”

    “结果啊,你们猜怎么着,另一个强盗头子也看上那姑娘了。”

    “实在是怪那姑娘长得忒好看了。”

    说罢,顾水香摇了摇头,嘴里啧啧有声,为那姑娘怜惜,不知是怜惜她的命运,还是遗憾她从小就倾国倾城的容貌引来的劫难。

    “两个强盗头子,看上了一个姑娘,你们知道后来怎么着?”

    “后来他们就想,大家都是体面人儿,打起架来谁也落不着好,为个姑娘也不至于。”

    “那,咱就,一人一半,在这儿把她吃了吧!”

    “那姑娘啊,才四五岁模样,爹娘被杀,举目皆敌,无处可逃。”

    “两个强盗头子,一个人攥着小姑娘的腿,一人攥着她的手,硕大的手掌能盖住那小姑娘的半个身子。”

    顾水香说着说着,语气冷了起来。

    “他们毫不费力地剥开那女娃儿华贵的衣裳,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里衣。”

    “他们目光贪婪,面目丑恶,他们高贵的欲望,连一个幼小的女童都不放过。”

    不觉间,周遭愈发冷冽,充斥着杀意,如同寒冷的刀子疯狂刺进肌肤。

    皇帝雪青濯一脸疑惑,转头看向宝座上的顾水香,这位教主大人怎么说着说着,一身的杀气就上来了?

    紫霁先生瞥向爱徒,叹了口气。

    略微停顿之后,顾水香又忽然笑了起来,明媚可人,继续说着故事:“呐,紧要关头,有个总是喜欢满天下乱跑的闲汉碰巧就路过门口,站到门口一看,见里面两个大汉掐着一个小姑娘扒人家衣服,再转眼一看,地上全是衣着华贵的尸体。”

    “这闲汉就走进门来,闲庭信步地四下扫视,最后落在那两个强盗头子和他们手里的女娃儿身上。”

    “瞅了两眼,闲汉就说,呦,杀人越货啊,这我熟啊,我教你们!”

    说完这句,顾水香顿住,抬了抬头颅,侧颜向不远处的天人族大神看去,神情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