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爷的传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姑邑山脉之中,王腾飞身而起,立在山巅,看着百丈之下的山脚处,锦瑟彷如一个遗世而独立的丽人,淡然从容。

    不对!真的不对!太不对了!

    王腾身后八个白色太阳灼灼燃烧,散发着威压万物的武道意气。战到此时,他已用尽所有手段。

    她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下我所有招式……

    令王腾更加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年纪小了他许多的姑娘,甚至没有用出象征着开虚境界的黑色虚洞。

    强如他这般地步,已几近与学府中那几位大先生平起平坐,却仍是难以令她全力出手。

    只有一个可能……

    王腾似乎猜到了什么,震惊地看着山脚下那个小小的身影。

    她穿着色彩绚烂的水晶短衣,紫蓝色相间的蓬松百褶短裙,腰腹洁白无瑕,长腿纤细……

    就是这么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登上了我辈武夫最难以企及的顶峰……

    我不信!

    自小便被赞为武道奇才的王腾紧紧地盯着锦瑟,一个十三岁的姑娘,凭什么?

    才华惊世的紫霁先生,法武双修,数百年来也始终止布于开虚九境,她锦瑟凭什么……

    始终背对着王腾的锦瑟,短裙微微浮动,气质卓绝,仿佛背对着众生。

    她缓缓转身,背后荡起扭曲着视线的无色涟漪,从中钻出一黑一白两道气息,环绕着她翩然游动。

    随着那一黑一白两道气息的出现,天地轰鸣不断,震颤不止,夜空之中的星海也仿佛在微微摇动。

    王腾眼眸大震。“阴阳鱼……”

    成就武神境界,证道于天地之间,便会化开虚为阴阳两气,一黑一白,称为阴阳鱼。

    故此,阴阳鱼便是武道巅峰境界的象征。

    远处,立在山峰上观战的顾水香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王腾惊诧而心有不甘的神色,大为欣慰。

    沉迷杜琼凝魅惑之术里的无名,已被证道武夫的可怕威压惊醒,仰头看了眼顾水香幸灾乐祸的神情,心说师姐你这都是什么奇怪的嗜好。

    王腾收起八个白虚,闭上眼睛,面无表情。

    少倾,他又缓缓睁眼,一改方才十分挫败的模样,自信、坚毅、斗志昂扬,一如往常。

    “我不如师妹,天下武夫亦不如我!”王腾眸子里满是自傲,盯着这个注定名留青史的少女。

    锦瑟难得地露出笑容,恬淡静美。

    她没有说话,但王腾却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

    “你也不差!”

    ……

    “笑了,笑了笑了,锦瑟师妹她笑了……”始终跟随在数十里外的上千名青华府弟子中,有前大学宫的弟子,自然了解锦瑟是个少言寡语的厌世女,此刻见她笑了,众人十分惊喜。

    原来她笑起来比平常更好看啊!不再像个冰冷的雕像,有了生气!

    “害!我还以为这锦瑟能多逗他一会儿呢,这就结束了,没劲儿。”顾水香意犹未尽地说道。

    不远处,东郡的一众将军还未离去,此刻见到这天地异象,见到峡谷之中的绝美少女露出武神威压,彼此面面相觑。

    顾君筎冷冷瞥了眼众将军。

    众人见大将军看了过来,连忙转身回营领罚去。

    锦瑟与王腾交战之时,一旁观战的紫霁先生将近几个月发生之事详尽告之顾君筎。

    顾君筎听得咂舌,朝顾水香看来:“你藏得倒是挺好,什么时候开始收拢人才创立太平教的?”

    顾水香闻言,冷冷瞥了眼顾君筎:“你啥时候进的军营,我啥时候立的太平教!”

    顾君筎神色微顿,面露愧疚,缓声道:“当年人皇亲自点将,我不得不走出学府……”

    顾水香面无表情地打断顾君筎,怅然道:“不必解释,我还没那么是非不分。”

    顾君筎微微颔首,看了眼紫霁老师,背过身去,侧脸过来,眼角余光看着顾水香,轻声道:“那我走了。”

    顾水香撇了撇嘴,眸子里涌出一丝不舍,不去看那讨厌的老妖精,扬起袖子不耐烦道:“哎呀,滚滚滚。”

    顾君筎听了,当即嘴角一咧,开心的笑了起来,就此飞去。

    紫霁先生看着顾君筎离去后向夜空尽头深情眺望的顾水香,哼了一声:“死要面子。”

    顾水香撇了撇嘴,抓住小师弟的胳膊离开,往洛阳飞去。

    而在远处的王腾,似乎听到了一些奇怪的话语。

    “王师兄惊为天人,若非是他,今日锦瑟师妹还不一定能晋升证道境呢……”

    扎堆在一起的青华府天才们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今日锦瑟晋升之后亲口说的话。

    王腾好奇地走近,眼睛睁得老大,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们说什么?”

    见王师兄过来,一位师弟喜上眉梢,恭维道:“正是王师兄今日开辟武道新境界,令锦瑟师妹有所触动,从而踏入证道境!”

    “是啊,王师兄,人族从此有了一位举世无敌的武神,你功不可没啊!”

    ……

    王腾听着众位师弟师妹的夸赞,强笑着点了点头,而后黯然转身。

    原来是这样啊。

    所以我日后提起开辟新境界之壮举,必被人附和着说,哦,我王腾,开辟新境界,意气风发,天才少女锦瑟见之,感触甚深,顿悟武道,而后踏入证道境……

    “诶?王师兄?”一位师妹见王师兄萧索的背影,不禁出声。

    王腾缓缓扭头,仿佛经历了世事沧桑的老人,眸子里黯淡无光:“师妹叫我何事?”

    “师兄面色为何如此惆怅啊?”

    王腾笑了笑:“俱往矣,俱往矣……”

    他万分心疼自己,默然离去。

    爷的传说,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

    “师姐,你方才是不是很不舍得君筎姐姐?”

    归途上,无名好奇地问道。

    顾水香默然点头,而后便又听小师弟试探道:“那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她说人皇亲自点将,是让她走出太学府领兵打仗吗?啥时候的事?”

    顾水香啪的一声重重打了一下师弟的小脑瓜,冷声道:“又想旁敲侧击,打听我的年纪?”

    无名捂着脑袋一阵腹诽。

    “看来师姐是真不笨。”

    顾水香抚顺迎风飘展的长发,说道:“她与我同时入的太学府,修炼资质还算不错,也就半个徐夙锦吧,比我差上一些,就是心眼太多,我平常都看不惯她。”

    说罢,她接着道:“回到洛阳不要乱跑,明日跟我进宫。”

    “进宫?”

    顾水香点头,神情玩味:“给你找个媳妇儿。”

    无名闻言神色一惊,羞涩道:“这不好吧,师姐,我还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