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买早食的姑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摊摆在一个巷子入口,此刻正值卯时末,炎炎夏日,天亮的本来就早,街道上行人渐多。

    一个衣着艳丽气质清贵的彩衣少女快步走在街道上,年纪约在十六七左右,行走间,对着巷子口的小摊看来,面容上却带着一丝忧愁。

    身着彩色裙子的少女到了摊前,只见摊子的主人正收拾着锅碗瓢盆和桌子马扎,只剩下一处桌子,一个黑衣女人和一个身着青华府弟子常服的俊美小子在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食。

    “阿婶儿,你们今日这么早就卖完了?”少女有些急迫,向摊子主人问道。

    出摊的汉子与妇人相视一眼,齐齐转头看了眼食量惊人的两位人,妇人对少女说道:“啊,是啊,小姐改天再来吧。”

    少女将目光落在黑衣女人和那俊小子身上,悄悄走近,只见他们桌子上放着三个竹筐,一桶胡辣汤,那俊小子正持着勺子往碗里面盛汤。

    无名注意到了走近的少女,心里赞了一声好漂亮的姐姐。

    她盯着盛汤的木桶和放着油条的竹筐看个不停,无名这才想到,他与师姐把整个摊子给包下了,这姑娘怕是想来买早食的。

    “你要吗?”无名把碗稍稍往前递了递,问道。

    少女眼睛一亮,笑着连连点头。

    还想着这两人气质如此不凡,不好说话呢,没想到他竟主动询问。

    “我大姐让我来买些黑糊汤和油条儿。”少女笑着说道。

    无名慷慨一笑,把勺子递给了她,问道:“你怎么带走啊,可带了食盒?”

    少女摊手,掌中浮现一枚晶石,说道:“不劳驾弟弟,我自己动手便可。”

    晶石周围涌动着微弱的法力。

    无名心里一喜:“你也是青华府弟子?”

    少女手里的晶石飘起,木桶中的汤汁自行飞起,化作一条游龙,钻进了晶石之中。竹筐里的油条也纷纷飞起,越来越小,被纳入晶石之中。

    空间法器啊!

    无名看了眼那晶石,能看出这晶石是空间法器,且品相极高,寻常家世可拿不出手。

    “我不是青华府弟子,之前大学宫与太学府没合并时,我是大学宫的弟子,后来大姐中了一种奇毒,我便在家照顾大姐,没去青华府。”少女一边操纵着空间晶石,一边说道。

    一旁的顾水香抿了抿嘴吧,说道:“得给钱啊。”

    穿着彩色裙子的少女面色微顿,笑着朝顾水香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一碗汤十枚金珠,一根油条也是十枚,你拿了这么多,算你二百五吧,还少收了些呢,得亏是我厚道。”顾水香说道。

    少女闻言,有些微惊,而后恢复如常,笑道:“姐姐说的极是。”

    若是寻常,这一碗汤,不过五文钱。而这一枚金珠,可要顶得上几千文钱了。

    顾水香听了,停住了咀嚼的嘴巴,扭头朝少女看来。

    这丫头这么好说话,是不是脑瓜不好使?

    顾水香审视了一遍穿着彩裙的少女,只见她目光明亮,纯澈烂漫,当即便知道出身高门,也不是什么傻姑娘。

    有钱是吧?

    “不行,我改主意了,一碗汤一百枚金珠,一个油条也是!”顾水香说道。

    无名停下手中动作,抬眼向师姐看去。

    师姐你过分了嗷。

    “好。”少女平静地笑了笑。

    她以法力震动晶石,从中飘出一个古朴的黑木箱子,落在顾水香面前。

    “里面有金珠十万枚,请姐姐笑纳。万请舍爱,将这早食卖我一些。”

    啪!

    箱子自行打开,里面装满金灿灿的珠子。

    顾水香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被羞辱的感觉,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瞪了眼少女:“有钱了不起啊,瞧谁不起呢!”

    顾水香伸手将桌上盛着汤的木桶提起,往少女身边挪了挪,而后又将一竹筐油条往少女身边推了推。

    她左手叉腰,右手大袖一扬,说道:“拿走!不要你的臭钱!”

    远处出摊的夫妇二人看得目瞪口呆,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金珠。

    穿着彩裙的少女淡然一笑,心说这位姐姐脾气真怪,不过倒也挺有意思。“那便多谢姐姐了。”

    无名心生好奇,问道:“你怎么死心眼,换个摊子买,不也能买到么?”

    少女收起了晶石,温柔一笑,眉间却有着些忧郁:“大姐就喜欢这家摊子的味道,我多花些钱也值得。”

    顾水香瞥了眼少女,心里酸了起来。

    我要有个这么好的妹妹就好啦。

    “走走走走走!”顾水香不耐烦地推走少女。

    少女被推搡着离开,暗自摇头,这女人真怪。

    “行啦,你忙你的,我忙我的,有空再叙。”顾水香把最后一口早食塞进嘴巴,唔囔不清地说道。

    说完,身子缓缓淡去,如风沙般消散。

    长年住在帝都的摊子主人对此见怪不怪,知道这位黑衣女子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无名知道师姐定是去忙些有关太平教的事,也没想跟着,心里一动:“我去找她问问圣灵族的事……”

    这个她,说的是天人族的银月公主。

    昨夜银月公主遇刺,被太平教高手救下,此刻已被送至北城驻所修养。早朝之时,登入金銮殿前,师姐已经与他说过。

    他飞身而起,朝洛阳北城飞去。

    ……

    金銮殿。

    天人族公主遇刺之事风波渐缓,天人族二殿下也未多言,带着追风大神和三殿下离开了金銮殿。

    少帝羽兮设计构陷无名,并借机欲除掉银月公主,却不曾想顾水香横插一手,救下银月公主,打断他所有谋划,后又在金銮殿上强势出手立威警告,对此,皇帝雪青濯与天人族二殿下心照不宣,就此揭过。

    此时,早朝已然散去。

    大殿之中,一个紫衣人五体投地,一动不动。

    览阅了许久的奏折,皇帝陛下歪着脑袋,把目光从奏折上移开,面露诧异:“呦,柳大人咋还跪着呢。”

    柳楚将脸埋在地上,高声道:“陛下不恕,臣不敢起。”

    “行了行了行了,朕恕你无罪,起来吧嘿嘿嘿。”雪青濯戏谑地看着柳大人,笑道。

    柳楚听了,这才缓缓起身,高声道:“陛下胸怀豁谷,宽宏仁爱,臣,谢过陛下!”

    雪青濯笑了笑。“朕今日不跟你斗嘴。”

    “青儿如何了?”雪青濯语气凝重了些许,面露担忧。

    柳楚也面色难看,肃然道:“生死难料。”

    雪青濯微微颔首。

    “前些日子,奇毒的解除之法,已经被解算出来,就在紫霁先生和徐夙锦他们手中,他们都是你的老师和师弟师妹,你没去问问?”

    柳楚沮丧道:“臣人微言轻,怕是请不动青华府的先生们啊。”

    雪青濯听了这话,连连发笑,笑得柳大人不明所以。

    “紫衣殿只在朕一人之下,没有不敢过问的事,你这紫衣殿主却怂的像个草包,像话吗?”

    柳楚叹了口气。“紫衣殿是陛下的紫衣殿,柳楚出了紫衣殿,便只是柳楚,吓唬吓唬寻常的门阀贵族可以,可在学府先生们面前,说话可就没什么分量了啊。”

    雪青濯正笑着忽然一拍帝座扶手,大怒道:“柳楚!”

    柳楚连忙神色惶恐,低下头去。

    雪青濯指着柳楚,斥责道:“柳青是你闺女,她身中奇毒,你一点都不急吗?”

    柳楚在下面小声嘟囔。“她还是你侄女儿呢。”

    “你说什么?”

    柳楚抬手施礼,回道:“臣说陛下英明。”

    雪青濯叹了口气,徐徐道:“紫霁老师对你当年之事,也深感愧疚,这都过去多少年了,难不成要他拉下面子找你认错?”

    “你们也该冰释前嫌啦,再说啦,你这闺女中毒,去找他们求医问药,有何不可。”

    柳大人低着头不说话。

    雪青濯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道:“那青华府叫做无名的弟子,便是身中奇毒,后来我闺女为其解算毒理,才救了他,也救了许多中了毒的宗亲子弟。”

    “微臣知道此事。”柳楚抬眼看了下正在若无其事地翻阅奏折的皇帝陛下,缓缓转身出了金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