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愚蠢的人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洛阳北城。

    一座浩大酒楼矗立在繁华街市之中。

    十五层里,盖因高出地面甚多,几十丈之下的街市上几乎微不可闻的喧闹反而更衬得楼中的安静。

    房内,中间一个池底铺满了彩色水晶的喷泉水声潺潺,几步外,一个巨床陈设,上面躺着一个安详入眠的人儿。

    此刻,她猛然张开眼睛,浑身迸发出可怕的力量,震动着周遭的一切,但很快巨床周围升起一片无色屏障,裹住了这震动不休的力量,否则,此间房屋怕是已然化作飞灰。

    清醒过来之后,银月收住了从体内狂涌而出的血脉之力,四下扫视,心中后怕。

    我还活着……

    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我明明被他们震出了元神,又打碎了元神……银月公主回想着昨夜遇刺之时的生死瞬间。

    “醒了。”温柔的声音从床边传来。

    天人族三殿下早已回到驻所,守在床边,他仍旧很是虚弱,双目无神,仿佛随时便要昏倒。

    银月点了点头,忽然感觉脖子上一痛,才发现,自己的脑袋与脖子尚在藕断丝连,并未彻底恢复伤口。

    昨夜那五个刺,太可怕了。

    “可曾看清他们的样子?”三殿下气息微弱,不太想大声说话。

    银月微微沉思,看了哥哥一眼,略有犹疑,说道:“哥哥,那五人之中,有个同族人。”

    “他虽然刻意隐藏,但我感受到了他体内的天人族血脉之力。”

    三殿下微微点头。“今日我去了金銮殿,没想到有个人也来了。”

    银月皱眉,看向哥哥。

    “羽兮!”

    “他以你被刺为由,强势索要人族中的那个圣灵血脉,最后被太平教主从中阻挠,没有得逞。”

    银月敛下目光,叹了口气。“天帝子嗣的宿命,一定要自相残杀吗。”

    “哥哥,我真的无心争夺帝位……”

    盘坐在床边的三殿下抬眼,看向坐在床上的妹妹,缓声道:“你的身份,由不得你争或不争,你的血脉之力,古来罕有,甚至强过父帝,所以日后的明争暗斗不可避免,你若不争,会死。”

    “我和二哥,会拼尽全力助你登上少帝之位。”

    ……

    楼顶,一个银发少年百无聊赖地坐在勾檐之上,仰着头,湛蓝色的眸子盯着天空中升起的白日。

    忽然,他往楼下看去,只见几十丈之下,一个人族少年入了酒楼。

    无名进入酒楼,径直往十五层行去。到了十五层,便见一银发少年挡住去路,直直盯着自己。

    他认得此人,正是今日金銮殿中的那位天人族二殿下。

    “听说昨夜你来寻过银月。”二殿下飞雪冷冷地看着这个人族小子。

    无名笑了笑:“啊,我今日也是来找她的。”

    飞雪岿然不动地站在无名前方,冷冷地看着他,并不搭话。

    “二哥,让他进来。”十五层里,一处房间内传来银月虚弱地声音。

    身为当世顶尖强者,飞雪与无名在过廊里的对话自然逃不过银月的耳朵。

    无名听见了银月公主的声音,当即对挡在身前的二殿下看来,露出讨好的笑意。

    飞雪漠然地看了他良久,终是让开了路。

    几步之间,无名的身影出现在屋内,看见了昨夜被顾师姐踢废了的天人族三殿下坐在银月公主床边。

    床上的银月公主正打量着自己。

    “昨日那冒充你的人,变化之术太高深了,我竟没有察觉,以为约我出去的就是你呢,害我白高兴一场。”

    无名面露气愤,说道:“那贼子太可恶了,竟化作我的模样欺骗姐姐。”

    银月闻言神色一滞,浅笑了一下。

    坐在床边的三殿下看傻子似的看了眼无名,自语道:“愚蠢的人族!”

    无名看了眼天人族三殿下,心说我师姐昨夜就该一脚踢死你。

    “哥哥,人家有圣灵血脉。”银月侧脸看向三殿下,纠正道。

    三殿下不屑,冷哼一声:“那也有一半的人族血脉,说不好听点就是个杂……”

    “哥哥!”银月沉声打断。

    三殿下闭上了嘴巴,起身离开。出了门,便见二哥飞雪在门外静立着,神色严肃。

    “此子与人族的紫霁先生走的很近,关系匪浅,又是圣灵血脉,身份定不简单。”飞雪以神识传音。

    三殿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二人齐齐迈步,离开了此处。“银月喜欢,便随她去。”

    屋内,无名稍稍凑近,坐在了床边地上,抬眼向银月公主问道:“姐姐,比试时,你答应好的,可以借你们神族的史书给我看。”

    “叫……啊对,叫山海记好像。”

    银月笑着点头,脖子猛地一疼,伤口还未彻底恢复。

    无名自是见过鲜血淋漓的大场面,也曾被打的肉身崩碎,对于银月公主的伤势并不惊讶。

    “呐,给你。”银月笑着摊开手掌,一颗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珠子浮于掌中。

    “这就是山海记?”无名盯着她手掌中的珠子,有些疑惑。

    银月点头,说道:“我们天人族,出去那些存世已久的古籍,早就不用皮纸、木签之类的来记载文字了,有专门用来记载文字的法器。”

    无名恍然,伸手接过珠子,说道:“等我看完,还给姐姐。”

    银月公主浅笑,忍住了点头的冲动,免得脖子上的伤口再次传来剧痛。“不用还,送你了。”

    无名忸怩了一下,点头道:“多谢姐姐,今日多有叨扰,我走啦。”

    说着,少年化作一道来不及拦下的光,飞出了楼去。

    银月僵住了还未彻底绽开的笑容,良久,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笑意微微。

    看嘛,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围着自己百般恭维讨好的。

    ……

    帝都,一处宅院里。

    日近晌午,分外灼热,一个高瘦的男子身着便服,一袭玄色。他在书房里,立于窗前,看着窗外树枝上的鸟儿嬉闹。

    树枝上,那嬉闹的鸟儿中,有一只鸟儿忽然停下了欢快抖动的翅膀与清脆的歌喉,张嘴之时口吐人言,声音是个年轻的男子:“你们的皇帝真是个废物,竟然让一个女人在他的金銮殿上肆意而为。”

    高瘦的男人不以为意,笑道:“他若真的是个废物,你们早就出兵攻打南岸了。”

    鸟鸣清脆欢快,伴着夏蝉的长鸣。

    一只蜘蛛突然从窗前倒挂而下,那年轻男子的声音又从蜘蛛口中传来:“若我猜的不错,那叫做无名的青华府弟子,便是当年人皇之子。”

    “此次虽未功成,但绝不可容他成长,须早日设法除去他!”

    高瘦的男人微微摇头:“这便难了,顾水香对他极为看重,虽不知她是何用意,但再想针对这圣灵血脉,须得掂量掂量。”

    “今日早朝殿上,她临走前那句话,便是说给我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