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卑微的柳大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幽的院落内,灌木丛里沙沙响动,钻出来一只老鼠,嘴里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你怕了?”

    高瘦的男人沉默一瞬,说道:“昨日太学府弟子锦瑟,登临证道境,想必你已经知道。”

    书房外,候在门前的书童原本听不见两位绝世强者的对话,此刻忽然抬眉,眸子冷厉,声音也变成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此行未能除掉人皇之子,便先不去管他了,毕竟还未成长到让我天人族不惜代价也要铲除的地步。”

    “但是那叫做锦瑟的新晋武神,必须除掉!”

    高瘦的男人转过身,看向屋内。

    他面容清瘦,气态昏沉,仿佛历尽了沧桑。

    “证道武夫,举世无敌,怎么除?”

    门童已然进了书房,坐在桌边,自斟自饮。“褚先生这是在考校我。”

    高瘦的男人,正是中书令,褚玄台。

    褚玄台看向门童,并不回答。

    门童浅饮一口,看了眼褚玄台,收回目光,端详着茶杯,缓缓道:“自古以来,开虚九境武夫登临证道境之后,天地大道有感,酝酿生死之劫,一般而言,数日之后必有大劫临身。”

    门童放下茶杯,转头向褚玄台看来。“待她渡劫之时,必定无暇他顾,难以御敌,可趁机将其斩杀。”

    褚玄台静静地看着门童,一言不发。

    门童眯了眯眼,笑道:“我自然知道必定会有人为其护法,所以,我才来与褚先生商议对策。”

    ……

    秀林。

    无名躺在秀林阁中,头顶悬着一个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珠子,那珠子缓缓旋转,随之便有一页页发光的文字浮现于空中。

    “原来是真的,只有圣灵血脉,才能修习高深的生灵法术。”

    无名猛地坐起。“那我,真是圣灵血脉?”

    “可是姐姐说了,我娘是人族。”

    “所以我那个不知美丑的父亲,是圣灵血脉?”

    无名一阵沉思,重新转动珠子。

    姐姐说了,我娘是人族极为了得的一位大人物。

    那,我那不知美丑的父亲,一定是圣灵族中一位极为了得的人物。

    不然,怎么能配得上我娘。

    所以,神族史书中,应该会有记载。

    “嗯,先找找近十几年里,圣灵族都有哪些了不起的人物。”

    光阴从窗口投下,徐徐移动。无名仔细查阅神族史书一个时辰,最后沮丧的收起了珠子。

    关于圣灵族的记载,太少了!

    近些年圣灵族极为低调,隐世不出,很少有族人走出那个叫做圣灵岛的地方。

    圣灵岛,圣灵族人的家乡。

    史书所记,十几年前,有关圣灵族的,只有当时圣灵族首领,灵帝。她只身入世,助开元帝国之主羽凝真攻打龙族,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后销声匿迹,不知是否回归圣灵岛。

    无名以手托腮,略有失望。“灵帝是个女的,不可能是我父亲吧。”

    正在沉思的无名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惊,坐直了身子。

    “近些年来,有关圣灵族的记载,并没有提到姐姐!”

    “连妖帝和紫霁先生都十分礼敬的姐姐,不可能是什么不起眼的圣灵族人。”

    “所以!她!一定是圣灵族里的某位大人物,趁着灵帝当年不在圣灵岛,偷跑了出来!”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我太聪明了。”

    “而且我有圣灵血脉,所以我父亲必是圣灵族人。可能是这样……我父亲与母亲在人族相识,生下了我,但因种种阻隔,我父亲不得不回到圣灵岛,并且不能与我相见。”

    “而我的母亲,必定也是一位极为了得的人物,所以诸事烦身,不能全然顾及我,甚至是为了保护我,才将我托付给姐姐,将我抚养长大。”

    “所以!姐姐认识父亲,也必定认识母亲。”

    “她甘心从母亲手里接过我,将我养大,会不会是……她倾慕我的父亲?但被我娘捷足先登,只能含恨祝福,后来我父亲一定是被什么人或事困在了圣灵岛,所以苦苦哀求姐姐,姐姐才同意出山,将我抚养长大……”

    无名沉思许久,缓缓吐出一口气。“是了!一定是这样!”

    “我爹真厉害,竟然能让姐姐这般人儿对他死心塌地、任其驱驰。”

    此刻,楼下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无名先生在吗?”

    无名微微一愣,这是谁啊,叫的这么气,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以神识感知,只知楼下是个气息内敛的男人。

    无名来到窗边,探出个脑袋往下望去,只见一个紫衣人等在楼下。

    他细细打量,觉得这紫衣人有些熟悉,想了一会儿,他忽然眼睛一亮,对那紫衣人说道:“哦,你就是今日金銮殿上那个趴在地上的紫衣人,我猜,你是柳楚大人?”

    对于大名鼎鼎的洛阳城紫衣殿殿主柳楚,无名自然是知晓的。

    楼下,柳楚嘴角抽动,勉强笑了笑,说道:“先生昨日力战天人族公主,虽未取胜,亦令人敬仰。”

    无名人畜无害的笑了笑,柳楚见无名笑了,也露出温煦的笑容。

    无名又忽然收起笑容,开口道:“柳大人找我何事啊?”

    总不能是专程来夸我的吧。

    柳楚哀叹一声,说道:“我家长女身中奇毒,特来找先生求救。”

    “找我?”

    柳楚重重点头,肃然道:“久闻先生乐善好施、重情重义,故此来寻先生。”

    无名眨了眨眼睛,看着柳楚。

    我有这么好?我咋不知道?

    只听楼下的紫衣人又哭丧着脸说道:“唉,可怜我家长女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竟遭此劫难,实乃天妒!实乃天妒哇!”

    说罢,老父亲抬起了袖子,掩面而泣。

    还没挤出一滴泪来,柳楚忽然觉得衣袖分外沉重,转眼一看,少年已来到了身边,扯着他的衣袖。

    “柳大人别哭啦,太假了。”

    柳楚闻言一愣,随即笑了笑。“让先生见笑了。”

    无名淡然一笑,问出了心中好奇的问题:“你那长女,是不是也中了黑毒案中的那种奇毒?”

    近两年,常有皇室宗亲与帝国天才学子身中奇毒,太学府徐夙锦、帝国太子雪梅这般人物,都不慎中毒。皇帝命人查理此案,因此毒前所未见,常使中毒之人肌肤之上出现黑色斑纹,便将此案立名为黑毒案。

    柳楚见无名心思机敏,便也不再作态,坦然道:“正是此毒。”

    无名不禁好奇:“雪薇公主解出了此毒的符文序列,我师姐和先生们借雪薇公主解出的符文序列,已经有了解毒之法,柳大人应该知道吧?”

    柳楚抿着嘴唇,有些无奈地点头,知道这小子接下来要问什么。

    “那柳大人为何不去寻我师姐和先生,偏来寻我?”

    “我可不知道解毒之法哦!”无名不想这长得有些令人赏心悦目的美男子在此浪费时间,提醒道。

    柳楚笑了笑,叹了口气:“实不相瞒,我与小先生的师姐与老师们有些误会,才来求你。”

    无名面露难色。“求我没用呀,我真不会解毒啊!”

    柳楚摆了摆手,低声下气地说道:“不劳先生亲自出手,只求先生请动青华府里的先生们即可。”

    无名仰头看向柳楚,狐疑道:“比如?”

    柳楚小心地拍了拍无名的肩膀,笑道:“比如咱们青华府的第一人,徐夙锦徐先生呐,你们关系最是好了,定能请动她。”

    无名面露犹疑之色。

    我在楼上看书看的好好的,为啥要下来听你这些话?我徐师姐是你想请就能请的?

    “咱俩又不熟……”无名嫌弃地看着柳楚。

    柳楚面色一变,面露焦急,抓住无名的手臂,哀求道:“求先生救救小女,若先生此次肯请动徐先生救下小女,日后柳楚必当为先生所驱,唯命是从。”

    无名瞥了眼柳楚,虽说这位紫衣殿主颇有戏子之才,但言语之中确实带着些诚恳。

    他那长女,应该是真的中了此毒。

    那我就姑且体谅一下你这老父亲的爱女之心吧。

    “呐,我只管去请我师姐,她去或不去,我可说不定哦。”

    柳楚闻言,面露喜色,连连施礼道谢。最后直起身子叹了口气,心说:一代新人换旧人,想当年我柳楚也是这般被人恭维攀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