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一百章 少年一别,沉吟至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秀林阁,一处楼中。

    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正盘坐于窗前悟道,微风淌进窗口,徐徐拂动她额前的秀发。

    忽然,她睁开了眸子,淡然道:“柳大人为何来此?”

    楼外,柳楚与无名已然来到楼下。

    柳楚窘迫地看了眼无名。

    无名当即点头会意,仰头看向阁楼的窗口。“师姐,柳大人求我,请你出手救他的女儿。”

    良久,未有回复。

    无名与柳楚相视一眼,两手一摊:“你看,我师姐不好请的。”

    正说话间,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徐夙锦从楼中飞出,落于二人面前。

    绝代佳人扫了眼一袭紫衣的柳大人,说道:“红杏大人若有所请,直接来寻我便是,无需劳动我无名师弟。”

    言下之意便是,你利用我师弟,我很不高兴。

    柳楚连忙笑着点头称是。

    无名则好奇地问道:“他说跟师姐你还有先生们之间有误会,怕请不动你。”

    “师姐,啥误会呀?说来听听?”少年露出期待的神色。

    徐夙锦瞥了眼柳楚,淡然道:“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柳楚窘迫地点点头。“对对对,陈年旧事了,早该揭过了。”

    徐夙锦闻言瞪了下柳楚,讥讽道:“柳大人了不起,柳大人清高,陈年旧事自是不放在心上的。”

    无名看了眼师姐与柳大人,心中狐疑:怎么,听这话,你们之前认识啊……

    正于此间,徐夙锦忽然转头向远处看去。

    翠林茂密,青砖石道蜿蜒在林中,一个身着天青色华服的俊逸男子快步走来,手里提着一个红线缠着的油纸包,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临的近了,年轻人看见了徐夙锦,面色一喜,步子更快了些,边走边喊道:“表姐!表姐!”

    炎炎夏日,肉体凡胎的年轻人出了满头的汗,到了徐夙锦身前,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喘过来气之后,年轻人才直起身子,将油纸包递在徐夙锦面前,俊逸的面颊上绽开笑容:“青子亲手做的,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来人正是昨日在金銮殿上与枢密院掌印一唱一和的清官曹青子。

    徐夙锦看了眼曹青子,欣然一笑,说道:“我来洛阳这么些日子了,今日才来看我,是不是把我忘了?”

    曹青子连忙抬起双手摆动,道了声冤枉。“没有没有!我是清官嘛!太忙啦!”

    说罢,曹青子看向一旁的柳楚,恭敬道:“柳伯父。”

    柳楚爱搭不理地点点头,似乎对这小子极为厌烦。

    徐夙锦打开油纸包,里面是一只烧鸡。

    她掰下来一只鸡腿叼在口中,再伸手掰下来一只鸡腿,递给无名,而后看着曹青子,调侃道:“忙?忙着骂人是吧?”

    曹青子听了当即不乐意了,说道:“姐,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骂人呢!”

    “我那是讲道理!”

    徐夙锦捏住鸡腿,咬了一口,咀嚼一番后欣然点头,说道:“是是是,你最会讲道理,我说不过你。”

    曹青子笑了笑,眉飞色舞道:“姐,你是不知道,当初我就不信你会被毒死,我姐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被区区毒物还是。”

    “前些日子祖父来信说你安然无恙,别提我多高兴啦!”

    无名啃着鸡腿,审视着曹青子。

    表姐?表弟?

    来到人族之后,倒也知道些天元帝国的一些名门望族,许县曹家,便是天元帝国名望极高的一个家族。

    师姐徐夙锦的母亲,便是出自曹家,那曹家家主曹猛,还是徐师姐的外祖父。

    徐夙锦托着油纸包,递到无名面前,小师弟乖巧地接住。

    她看了眼柳楚,说道:“走吧。”

    柳楚陪笑着点头。

    “姐,你要去哪?”曹青子问道。

    徐夙锦笑道:“去柳府,咱们改日再叙。”

    曹青子一听是去柳府,连忙举手挥舞,生怕表姐一眨眼就飞走了,说道:“我也去我也去!”

    柳楚脸色一黑,但碍于有求于人,这小子又是徐夙锦表弟,便也不敢说什么。

    徐夙锦自然知道这小子为何要去。

    清官曹青子,初见紫衣殿柳楚的女儿柳萍舟,便一见钟情,此后常常登门拜访,却总被拒之门外,这是整个洛阳官场都知道的事。

    徐夙锦宠溺一笑,伸手点在表弟的嘴唇上。

    曹青子顿时呜呜囔囔,说不出话来。

    无名还在好奇师姐这是做啥,便见师姐带着曹青子一飞冲天,往北飞去。

    哦,这样啊,这样他就不会吓得叽哇乱叫了。

    无名转头与柳楚对视一眼,也飞身而起,往柳府飞去。

    ……

    柳府。

    柳府地处洛阳内城,占地极广,青砖围墙高有三丈。

    一处院落中,一个一袭青色衣裙的绝妙美人儿半躺在摇椅之上,面色霜白,嘴唇发紫,气息微弱。

    摇椅边上,陈设着一个小小圆木桌。

    一个精致的水晶瓷碗内,残存着些许黑糊状的汤汁,晶莹剔透的琉璃质汤匙躺在碗内。

    烈日当头,女子却总觉的这天地万物愈发冰冷,浑身打着寒颤。

    “舟儿……”女子气息微弱,低声呼喊。

    不远处的屋内,当即有甜腻的少女声音传来。“姐姐,何事?”

    一个穿着彩色裙子的少女蹦跳着出了门,蹲在青衣女子的身前。

    青衣女子温柔地冲着妹妹笑了一下,说道:“有人来,出门迎一迎。”

    身着彩色裙子的少女闻言点头,好奇道:“什么人?大姐要见他们吗?”

    女子抬手,纤细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少女的面颊,虚弱地说道:“救姐姐的人来啦。”

    少女听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喜上眉梢,边跑边说道:“我这就去。”

    她飞身而起,穿过庭院楼阁,落在柳府大门前。

    刚刚落下,便见一行四人从天而降。

    “爹?”少女看着四人之中的父亲,有些惊讶。

    随后,便看见父亲身边,有一个穿着天青色华服的年轻男子,他正搔首弄姿地看着自己。他的身边,立着一个一袭白衣、风姿绝世的姐姐,还有一个让她颇为诧异的美少年。

    “是你?”穿着彩群的少女诧异地看着那白衣俊美少年,美目眨动。

    一袭白衣的无名笑着点了点头。

    柳楚眉头微皱,你小子啥时候认识我闺女的?

    身着天青色华服的曹青子也皱着眉头,你小子啥时候认识我萍舟妹妹的?

    他迈步向前,对着小女儿说道:“萍舟,这位是青华府的徐先生,特来为你大姐解毒的。”

    柳萍舟这才从那少年的美色中回过神来,看向徐夙锦。“啊,哦,见过徐先生!”

    徐夙锦微微点头,徐徐迈步,笑道:“柳大人家里的姑娘,修为不弱啊。”

    柳楚在一旁陪笑着,说道:“区区半神而已,为了照看我那长女,她已荒废许多时日不曾修炼了。”

    徐夙锦浅笑,说道:“我说的,是府中那位。”

    柳楚叹了口气。“先生修为通天,洞悉一切,柳楚佩服!”

    此时,柳府中深庭内院里传来女子虚弱的声音:“少年一别,沉吟至今,徐先生的风采,果如我一直期待的那般,峥嵘夺目。”

    徐夙锦浅笑,率先起身飞入柳府。

    无名愣愣地看着徐师姐的身影,自语道:“徐师姐怎么好像谁都认识啊?”

    一旁的曹青子自得地说道:“那是,我表姐可厉害啦!”

    说罢,曹青子只觉得一阵风从身旁刮过,无名与柳楚大人已经飞入府中。

    “等等我啊,我还没进去啊。”肉体凡胎的曹青子快步朝着柳府正门走去。

    立在门口的柳萍舟彩裙浮动,半神之威尽数外放,浩瀚的法力涌动,逼退曹青子,她面露厌恶之色:“你来作甚?”

    曹青子艰难地后退着,刚要张嘴说话,便吃了一嘴的风沙,他吐了吐,以袖掩面,说道:“来见我相思之人!”

    柳萍舟闻言,眉头一凝,踏出一步,狂风自脚下呼啸而起,席卷四方,卷起了曹青子,向天边掠去。

    “哼!浪荡子!”

    柳萍舟看着狂风将曹青子带到了云霄之上,才哼了一声,转身回府。

    “不知道那位徐先生是何许人也,父亲竟对她如此恭敬,还有,父亲为何把曹青子带来?”柳萍舟边往府中走着,边思忖着。

    府内。

    徐夙锦已然到了一处庭院内,看见了躺在摇椅上气息奄奄的青衣女子。

    “柳青。”徐夙锦立在青砖铺就的地面上,笑看着摇椅上的女子。

    摇椅上女子名为柳青,乃柳楚长女。

    “这些年常听说你的事,太学府徐夙锦。”柳青笑看着徐夙锦,有气无力地说道。

    徐夙锦缓步走近,圆木桌边上,有一雕刻精致的石墩,她坐在上面,看了眼圆木桌上的水晶瓷碗,里面残余了些许黑糊汤。

    “还是这么喜欢吃这些民间小食。”

    柳青笑了笑,回忆道:“当年你还没有去太学府时,我们不是常偷偷跑出大学宫,去吃早食嘛,油条儿蘸胡辣汤,还是你教我的。”

    徐夙锦微笑着点头。“那时候你才八岁,天天跟着我,烦人得很。”

    柳青似乎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闭着眼睛微笑,说道:“你也才大我一岁,别说的跟大人带小孩儿似的。”

    徐夙锦笑着,没有答话,良久,才郑重道:“我看你的境况,怕是中毒有些日子了?”

    此时,柳楚进了院子,开口道:“的确有些时日了。”

    他身后,跟着无名与频频偷看着无名的柳萍舟。

    徐夙锦看了眼柳楚,道:“柳青修为极高,正因如此,与黑毒僵持太久,体内的毒,较之寻常中毒者,更多更强。”

    “柳师兄,你得在此为我护法,待会我将毒逼出来之时,你要撑起结界,护住此方庭院,不要让毒溢散出去。”

    说罢,徐夙锦看向无名,说道:“无名,你也出分力,与柳楚大人一同撑起结界。”

    柳楚心里一沉,有这么严重?

    无名则是点了点头,师姐的话,怎么都是对的……嗯?柳师兄?师姐是柳楚大人的师妹?

    边上常年足不出户的柳萍舟对于这个姓徐的女子没有过多好奇,只以为是父亲请来救治姐姐的高手,此刻跃跃欲试,也想出一份力。“我也可以帮一下。”

    徐夙锦看了眼柳萍舟,温柔一笑。“你躲远点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