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年少有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日后,天界。

    天界为万古长存的一方神土,高居九天之上,乃天人族领地,其疆域辽阔无垠,日出之时,光芒从东方照射,横渡十息,才能将天界疆域的另一头照亮。天界之中,天人族的族人遍布,难以计数。

    在天界腹地,有一座方圆百里的高山悬于天上,云烟缭绕中可见青翠峰峦,群鸟飞掠时偶有长鸣传出。

    此处名为天山。

    在天山之顶,有着一座座浩大宫殿坐落。

    而在最中心的地方,有着一座辉煌宫殿闪烁着耀眼光辉,与天日争映,相较于其它宫殿,也更为高大雄伟。

    这座宫殿,便是象征着天人族最高权力的地方,天宫。

    天宫内,高楼巨阙相邻间,云涌如潮。

    一处大殿里,一个英武的男人坐在帝座上,散发披肩,身着白袍,虽无甚华丽,却气息威严。

    他便是天帝。

    殿中,云雾翻涌,空无一人。

    天帝盯着华丽的大殿房梁,许久,忽然开口:“侍官。”

    一个衣着比天帝陛下华丽了许多的年轻男子飞入殿来,落在帝座前,施礼道:“陛下。”

    天帝颔首,声音冰冷:“飞雪将归,传他见我。”

    侍官称是,而后后退三步,转身飞出了大殿。

    天人族使团一日前便离开了洛阳,回归天界。

    而二殿下飞雪则带着三殿下与银月公主先行一步,今日已到天界边境。

    天界边境。

    一片一望无际的森林上方,一个背生八双羽翼的神禽遮天蔽日,飞跃森林。鸟背如广阔的大地一般,三个人立在鸟背之上。

    正是天人族二殿下飞雪、天人族三殿下以及银月公主。

    “镜尘,你的伤,可有大碍?”飞雪淡然开口。

    身后的三殿下气息微弱,面色发白,缓声道:“无碍,休养些时日便好。”

    银月公主微圆的面颊露出一丝气愤,对着飞雪说道:“那个顾水香到底有多厉害,竟让哥哥毫无还手之力。”

    飞雪笑了笑。“我记得收到消息时,手下是这么跟我说的。”

    “三殿下镜尘言语羞辱青华府弟子无名,被身为青华府弟子的太平教主以大神通抓走,顷刻间制服。”

    “我记得,你三哥被抓的时候,你还在场呢吧?差点被伤及无辜,对么?”

    身后的三殿下镜尘羞惭地低下了头。

    银月哼了一声。“那她也太厉害了嘛!所以我不知道到底多厉害!”

    飞雪悠悠开口,笑道:“她虽是真神,但实力已在人族现有的修炼境界之上,与父帝一样,属于超越品阶的强者,拿捏你三哥,那不是绰绰有余。”

    三殿下镜尘再次羞惭地低下了头。

    “在人族,这种强者还有一些,但与我天人族比,还是少的可怜。”

    “他们嚣张的日子,不多了!”飞雪冷声道。

    忽然,飞雪又神色一变,带着些戏谑,扭头看着银月:“我的好妹妹,我听说,你很喜欢那圣灵血脉?”

    银月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他长得好看啊!”

    “你可知,他是人皇之子?”飞雪问道。

    银月愣了一下,而后惊声道:“人皇之子?”

    “就是把龙族高手屠杀殆尽的那个人皇?”

    飞雪点头,说道:“所以,他也是东洲开元帝国羽凝真之子。”

    银月歪着脑袋,圆脸嘟嘟,不解地看着飞雪。“那又怎样?”

    你想说什么?

    飞雪敲了一下她的脑门,宠溺道:“他是人皇之子,以后不要与他示好,小心父帝罚你。”

    银月一脸无所谓。“父帝都那么忙了,哪有空管我。”

    忽然,银月愣了一下,转头向飞雪问道:“等等,你说他是人皇之子?”

    飞雪目光有些诧异:“怎么了?”

    银月思忖着说道:“那不对呀,他是圣灵血脉无疑,人皇是人族,开元帝国国主羽凝真也是人族,那他这一身圣灵血脉哪来的?”

    飞雪笑了笑:“你不妨猜猜?”

    银月闻言,大胆猜测,煞有其事道:“呀,我知道了,肯定是羽凝真劈腿了,那俊小子是羽凝真和圣灵族强者生的。”

    飞雪收回目光,望着前方的茫茫云海,面露微笑。

    “让你猜,没让你乱猜,这话要是传到羽凝真耳中,怕是要放下她的屠龙大业不顾,也要来将你毒打一顿。”

    “至于人皇之子为何有圣灵血脉,这是一桩隐秘,以后你就知道了。”

    “卖关子吊胃口的都是大混球!你就不能现在告诉我嘛?”

    神禽飞的极快,四个时辰便到了天界腹地。

    临近天界腹地,便见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候在前方云潮之中。

    “传天帝口谕,二殿下飞雪即刻前往天宫面见陛下。”年轻人轻声说道。

    飞雪点头,淡然道:“知道了。”

    “我呢我呢?”飞雪身边的银月蹦跳着,手指指着自己。

    那传话的侍官见公主问话,便恭敬道:“陛下只说要见二殿下……”

    银月闻言,当即嘟起了嘴巴。

    飞雪笑了笑:“无妨,想见父帝,便跟我去吧。”

    银月当即笑靥如花。

    “好!”

    不多时,三人入了天宫。

    穿过高入星汉的天宫正门,便是一片大湖,湖上七色莲花遍布,吞吐着阵阵烟霞,芬芳四溢。湖上有廊道在漫漫莲花中曲折回转,通往天宫大殿。

    这一番惊世盛景,银月公主却懒得去看,百无聊赖地跟在飞雪身后,默不作声。

    入了大殿,便见一袭白衣的天帝正望着三人。

    飞雪、镜尘与银月三人齐齐施礼。

    “父帝!”

    天帝点头,宠溺地看着银月:“你怎么跑来了?”

    银月嘻嘻一笑。“想见父帝了嘛!”

    天帝笑了笑,看向飞雪:“人族武夫锦瑟踏入证道境,你可知道?”

    飞雪点头。“知道。”

    “羽兮谋害银月,你可知道?”

    “知道!”

    天帝面色转冷:“那人族的证道武夫将要渡劫,羽兮将会出手将其斩杀。”

    飞雪眸子一凝,抬眼看向天帝,等他接下来的话语。

    “我欲派你助他一臂之力。”

    “你,可有异议?”

    飞雪当即点头:“飞雪,尊父帝命。”

    银月不解地看了眼父帝与飞雪哥哥,开口道:“那你早些传信给哥哥不就好了,回了天界再告诉他,不是还要再往人族跑一趟?”

    飞雪神色严肃,扭头对银月道:“不可对父帝无礼!”

    银月当即撅起了嘴巴,双臂抱胸,扭着头说道:“本来就是这样!”

    飞雪冷斥一声,正要说话,银月放下手臂,不耐烦道:“哎呀,我知道,父帝又要让你和羽兮抢功劳。”

    天帝命飞雪助羽兮斩杀人族证道武夫,看似相助,实则相争。

    “小时候羽兮哥哥对我很好的,现在成了这个样子,都怪父帝!”

    她看向天帝,诚恳说道:“父帝,我真的不想做少帝,你不用再为我扶持飞雪哥哥了!我只愿飞雪永远是我哥哥,而不是出生入死的手下!”

    “既然已经立了羽兮哥哥做少帝,让他做便是。”

    “再说了,父帝修为震世,寿元无尽,当永坐帝位,何必这么在意谁是少帝呢?”

    “还有,羽兮哥哥的母亲死得那么惨,我们再这么对他,他多伤心啊!”

    天帝始终笑着,静等银月说完,才说道:“好啦,本座乏了,你们退下吧。”

    银月无情不愿地转身,跟着飞雪离去。

    自始至终未被天帝看过一眼的三殿下镜尘,稍稍迟疑之后,也转身离去。

    出了天宫大门,银月扭头看着飞雪,问道:“你这次打算怎么欺负羽兮哥哥?”

    飞雪瞥了眼银月。“他都要杀你了,还叫他羽兮哥哥呢。”

    银月惆怅地嘟起了小嘴巴。“父帝真讨厌,把羽兮哥哥逼成这样,要不是父帝说要动他的少帝之位,羽兮哥哥也不会害我。”

    “少帝之位,承载着天人族的气运,能者居之。”飞雪淡然道。

    “你什么时候动身去人族?”

    “即刻动身。”

    ……

    入夜。

    颍河,北岸。

    天人族军营驻扎在河岸边,滔滔大河如雷,一处营帐内,羽兮静坐在案后,正在沉思。

    忽然,一道金光飞入营帐之内,羽兮抬手,将金光攥入掌心。

    “天界的传书?”

    那金光钻入羽兮掌心后,便化作一团光球,他将光球抛起,那光球缓缓浮起,自行绽开,成了一面金纸,上面有着熠熠发光的字体。

    二殿下飞雪回归天界,亲面陛下,领帝命,言称,助少帝斩杀人族证道武夫,此刻已在路上。

    羽兮读完,一挥袖,那金纸缓缓消散。

    “若仅是如此,给飞雪一道传书便可,何须等他回归天界再传帝命?”

    羽兮目光冷漠,望着营帐外的星空,心中沉思。“他们究竟在天宫大殿里密谈了什么。”

    “我的父帝陛下,你且等着看他如何有来无回!”

    ……

    青华府。

    无名正在楼中览阅神族史书,山海记。突然转眼向窗外看去,见紫霁先生飞入窗内。

    “先生?”

    紫霁和蔼地笑了笑,瞥了眼屋内漂浮的金色字体,说道:“神族古书,还是全本,哪偷来的?”

    无名当即不乐意了,说道:“我光明正大借来的,才不是偷的。”

    “先生怎能无凭无据就随口诋毁别人!”

    “借来的?”

    “昂,借来的!”

    “谁借的?”

    “银月公主!”

    “哦,银月公主啊?”

    “嗯呢。”

    “那,是我冤枉你了。”

    “你就是冤枉我了!”

    “嗯,是是是,为师有错。”

    无名满意地点点头:“知错便认,大善!”

    紫霁先生走近了一些,俯身问道:“近日可有修炼?有没有什么修行上的问题请我指教哇?”

    无名挠了挠脑袋,哼笑了一声。“来了人族之后,就没消停过,能活着都不错啦,哪有空修炼。”

    紫霁先生再走近了些,笑道:“我听闻,你与锦瑟相识?”

    无名闻言微微皱眉。

    你这糟老头子突然问这干啥?

    “不是很熟。”

    “那你当初太学府遇见人家,就叫人家表姐?”紫霁先生说道。

    无名想起此事,解释道:“那她确实是我一个狐族朋友的表姐嘛!”

    “你还见过我那个狐族朋友呢,就是姐姐带我来太学府的时候,身边的那个狐妖!”

    紫霁先生装作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哦,她与锦瑟是表亲啊?”

    “嗯呢!”

    “那跟你有啥关系,你叫哪门子表姐?”紫霁先生面露疑惑,大为不解地说道。

    无名瞪了眼紫霁,老头子你没事找事是吧?

    “先生找我到底何事?”

    紫霁先生坐到床边,意味深长地看着无名。

    无名见紫霁先生眼中充斥着老狐狸的奸猾,缓缓挪了挪身子,离这老家伙远了些。

    “锦瑟将要渡劫,渡劫之时最为虚弱,极易被人刺杀,故此,得有人为其护法。”

    说罢,紫霁先生静静地看着无名。

    “嗯呐。”无名回应一声,而后看着紫霁先生。

    那又怎样?你想说啥?

    “帝国之内,虽真神境强者不少,但算在巅峰强者之列的,却是寥寥。”

    “锦瑟渡劫,神族必不会静观其成。所以,为锦瑟渡劫,非巅峰强者不可。”

    “徐师姐那么厉害,去了吗?还有,顾师姐呢?”无名看着紫霁,心中惴惴,有了些许猜测。

    紫霁先生见这小子有了些猜测,心里也定是有了准备,才徐徐说道:“锦瑟渡劫,我只寻到了六人为其护法,不甚稳妥,特此来邀你加入其中。”

    无名眨了眨眼睛。

    我?算巅峰强者?

    笑!

    “先生莫要说笑了,我天天跟在师姐师兄后面打酱油,哪干得了这事儿。”

    “到时候再拖了你们后退,那可不好。”

    紫霁先生摇头,说道:“欸,此言差矣,我是何许人也?我紫霁的眼光,不会看错人。”

    无名不屑地看了眼紫霁先生,笑道:“您看人眼光真准。”

    紫霁得意地笑了笑,把脸凑近,问道:“那,你去不去?”

    无名稍稍后仰,一脸嫌弃。

    问话就问话,凑这么近干啥。

    “先说好,我要是打不过,可是要跑的,不管你们。我还没见到我娘呢,不能死。”

    紫霁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说道:“少侠十三岁便能为证道武夫护法,年少有为,年少有为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