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开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水香看了眼雪青濯,淡然道:“说说吧。”

    “我问你此事,也不是想帮你,只是不想我太平教刚在桑海城立足,背后的天元就被内忧外患搞得稀巴烂,最后落得覆灭的下场。”

    “那样的话,太平教又将居无定所,如聚散流沙。”

    雪青濯没有急着回答之前的问题,而是瞥了眼顾水香,笑道:“太平教最可怕的地方便在于聚散无常,无数强者遍布七洲。”

    “而今贵教忽然跑到东海建立总坛,你顾水香也公然表明身份,想做什么?”

    顾水香笑了,虽是平视着雪青濯,却总给人以俯视的狂傲之感。

    “明知故问。”

    雪青濯淡然一笑,道:“那便祝教主接下来诸事顺遂。”

    这时,皇帝陛下才开口回答顾水香对于褚玄台的疑问。

    “至于褚玄台,我也并非早就料到投毒案主使是他,只是在雪梅与雪薇先后被投毒之后,才有所猜测。之所以没有动他,一是因为他的确难以对付,昨夜若非是他束手待毙,被玉镜黎在西海杀死,真打起来,免不得死伤几位超品。”

    “万相境神元强者,你是知道有多可怕的。”

    雪青濯眸子冷清,凝望着满城灯火,说道:“二,便是想借他的势力来钳制霍党。”

    “霍党?”顾水香疑惑道。

    雪青濯看了眼顾水香,点头道:“难道教主不知,以枢密院掌印霍继宁为首的霍党,已成天元最大的势力?”

    顾水香不屑地笑了一声:“我老盯着你自己家里的破事儿作甚?”

    ……

    自褚玄台之事后,无名深感修为有缺,虽已是半步超品的强者,但在万相境神元强者面前,仍是难以抗衡。

    若想纵横天地,做那天下第一,还是差了许多。

    他没有急于修炼徐夙锦传给他的新功法,而是寻到了死里逃生的蓉先生,修习神元术法。

    蓉先生见人皇之子虚心求教,自然也是倾囊相授。

    数日后,天元帝国传出一则惊动颍河南北两岸的消息,皇帝雪青濯愿割让东郡六地之一的青州,献于东洲蛇人族,以求边境安稳,不起兵戈。

    不日,颍河以北的天人族大军进犯南岸,天元帝国与天人族之战开启。

    举国哗然。

    青华府中的学子纷纷请战,被先生们压了下来,但仍有些学子偷跑出去参军入伍,其中,时不时也会有一两位半神境界的杰出弟子。

    为此,皇帝雪青濯还特意拟令,令紫衣殿高手严加巡守洛阳,不得有学子外出。

    倭沱山。

    一座蛇头状的威严大殿落座于山脉深处,殿中,天人族少帝与青涟女王会面。

    女王身躯绵软,蛇身微曲,坐于王座之上,看着天人族少帝,笑道:“羽兮公子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

    羽兮开门见山道:“我族探子在中洲大泽之中得知,青华府徐夙锦开创新修炼功法,步入高深境界,触动天地引来大劫,渡劫殒命前,早已把那新开创的功法传给了叫做无名的青华府弟子,且他拥有圣灵血脉,身份非常。”

    “那徐夙锦的修为,想必女王陛下清楚,若是令这少年修习她的功法,日后成长起来,再加他是圣灵血脉,对你我两族以后瓜分天元帝国,是个极大的威胁。”

    青涟女王看着羽兮,笑道:“我还以为羽兮公子此行,是听信了天元皇帝的谣言,以为那割地求和之事是真的,特地前来找我求证的。”

    羽兮摇了摇头,肃然道:“你我两族联盟之时,便已经言明,各凭本事攻城略地,就算那青州真的被天元皇帝割让给女王陛下,天人族也不会为此有何异议。”

    青涟自是不信的,只笑着点点头。“所以你此行前来,为的是那人族中的圣灵血脉?”

    羽兮颔首,说道:“此子不除,日后必成大患。”

    “羽兮公子想除掉他,略施手段便可,何故来寻我?”

    “陛下不知,此少年极有可能是当年的人皇之子,如今与人族一众超品走得极近,更是深受太平教教主看重,他又身在洛阳,想除掉他,绝非易事。”

    青涟将青蛇法杖横于腹前,饶有兴致地笑问道:“羽兮公子心中可有计策?”

    羽兮惭愧一笑,道:“羽兮若有法子,何故来劳烦女王陛下。”

    他叹了口气:“我原与天元帝国中书令暗有往来,可惜他不久前被天元强者所杀,如今,天元帝国的一应机密之事,我全然打听不到,也无法在洛阳布局。”

    “羽兮自是知道,女王在天元帝国布下的谍子与棋子,必不输于我,所以前来与女王陛下商讨,如何设局,才能除掉那圣灵血脉。”

    青涟女王微微颔首,沉吟一瞬,问道:“若除去那圣灵血脉,需要多少高手?”

    羽兮笑道:“只要设法让他离开洛阳,且远离顾水香等一众超品阶强者,孤立无援,我天人族自会派出大神围杀之,无需陛下费心,也不用陛下一兵一卒!”

    青涟沉默良久,终于开口,说道:“此事我会考虑,羽兮公子可回去静候佳音。”

    羽兮闻言心中一喜,青涟如此说,便是应下了此事。

    “那羽兮便不在此叨扰陛下了。”说罢,羽兮离开了蛇头大殿。

    ……

    入夜,洛阳帝都,柳府。

    柳府之中张灯结彩,华光四溢。

    柳青站在屋檐下,仰望熠熠星辰,叹道:“还说等恢复好了,就盛情款待你一番,想着你我能禀灯夜宿,共话往昔,可你怎就死了呢。”

    自从听闻徐夙锦渡劫身死的消息,柳青接连数日忧郁消沉,近两日才稍稍释怀,着手筹备盛宴,宴请久未谋面的许多洛阳故友,以庆自己劫后余生。

    “舟儿”柳青轻唤一声。

    房内,当即传来少女甜腻的回应。

    一个身着彩衣的少女从屋内蹦跳着出来,站在姐姐身边,看着姐姐的绝世容颜,目光炯炯,笑道:“大姐唤我何事?”

    柳青道:“大姐在洛阳有许多朋友,在以前的洛阳大学宫里,亦有许多至交,明日我在府中设宴,要将他们请来。”

    “大姐想请你帮我送请柬,顺便,也让这些洛阳人杰见识一下我的好妹妹。这以后呐,我妹妹也是名传洛阳的美人儿了。”

    穿着彩衣的柳萍舟赧然一笑,道:“有大姐珠玉在前,我哪还算得上美人嘛。”

    柳青转头看了眼幼妹,手指戳了戳她的面颊,笑道:“小嘴儿越来越甜啦。”

    深夜,枢密院。

    正埋首伏案处理政务的枢密院掌印霍继宁忽然抬头,向门外看去。

    一个手下走了进来,双手呈着一封密函。

    霍继宁接过密函,挥退手下,而后拆开来看,看完便手指捻动,指尖窜出火苗,将密函烧成了灰烬。

    他望着门外星空,许久,才开口道:“来人!”

    ……

    次日,青华府。

    无名正于秀林阁中修炼神元,忽然转头向楼下看去,只见一个身着彩衣的少女蹦蹦跳跳地在秀林中四处游览,正往楼下而来。

    不多时,少女到了楼下。

    彩衣少女正是柳萍舟。

    她是半神修为,楼中的无名没有隐匿气息,她自然也能隔着墙看到这少年。

    两人对视了一瞬,柳萍舟目光纯澈,欣喜道:“你真在这儿啊。”

    无名知道这位姐姐正是柳楚大人的女儿,头次见面时,是在洛阳街市的早食摊上,后来也在柳府中见过。

    楼下,柳萍舟手里浮现出一封请柬,她拿在头顶扬了扬,说道:“我大姐请你赴宴。”

    无名神色微动,来到窗边,将请柬摄入手中,看了下楼下正冲自己笑的姐姐,不解道:“赴宴?”

    柳萍舟点了点头,面露期待之色。

    无名挠了挠脑袋,一阵犹疑,说道:“这,是不是一定要去啊,我若是不去,就是得罪人,是吧?”

    柳萍舟神色一变,歪着脑袋看向楼上的少年。“你不想去?”

    无名没有回答,拆开请柬,只见上面书道:

    “闻小先生请徐夙锦师姐救我性命,青万分感激,今日于府中设宴款待好友,诚邀公子入宴,万勿推辞。”

    无名见柳青提到了徐师姐,神色稍稍黯然。

    “这样啊,行,我去。姐姐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柳萍舟面色一喜,道了声好,便蹦跳着离开了秀林阁。途中,她漫步而行,欣赏着久违的景色。

    这是从前的大学宫,如今已改成了青华府,但是景色犹在。

    青华府正门外,行五里,便可见繁华街市。

    街市边上,一座茶楼里,一个锦衣年轻男子倚在窗口,往楼下的街道上瞅着,以痞气十足的口吻说道:“哪儿呢?到底有没有啊?你是不是蒙骗老子?”

    雅间里,站着一位贼眉鼠眼的小厮,凑近了说道:“柳家大女儿在府中设宴,差柳家小妹四处送请柬,已经送了好几处人家了,方才进了青华府,也是送请柬去了的,想必一会儿就出来了。”

    锦衣男子收回目光,悠然道:“小爷我久不回洛阳,不知道这些年洛阳城里又多了多少美人儿,今日便拿这柳家小妹儿开荤。”

    正说着,男子往街上看去,正好看见一个身着彩衣的少女蹦跳着行走在街市之中,流连在一个个小吃摊前。

    男子方一看见这彩衣少女,便瞪直了眼睛,盯着少女的曼妙身姿目不转睛。

    “欸,是她是她,就是她。”小厮兴奋地指着街上的柳萍舟。

    锦衣男子盯着少女蹦跳的身影,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好生娇俏活泼的女娃娃,若是擒来做奴,伺候我,一定很有意思。”

    他心中一片火热,从前倒是见过柳家小妹,知道她从小便是个美人胚子,只是不曾想,今日一见,竟如此扣人心弦。

    小厮凑近,道:“爷,是不是把她拿下?”

    锦衣男子阴邪地笑了一声:“拿!必须拿下!到时候爷我玩腻了,便赏给你。”

    小厮神色大喜,搓了搓手,凑得更近了些,小声提醒道:“她可是紫衣殿主柳楚之女,更是皇帝妹妹的女儿,身份非同寻常,爷动手的时候可要干净利落些,别被逮到了!”

    锦衣男子冷笑一声:“老子是真神境界的强者,弄一个小妞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说罢,他将贪婪的目光落在少女远去的背影上,赞道:“啧啧啧,这小腰这长腿,身段儿是真好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