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构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府之中,无名尚未离开,与柳萍舟相伴而行,正往府门行去。

    走着走着,便见柳青从府门处回来,手里拽着天元帝国太子的领口,如同牵着一个不愿迈开步子的牲口。

    无名惊得目瞪口呆,指着越来越近的二人,向身边的柳萍舟投来询问的目光。

    柳萍舟拉着无名往别处走去,避开了大姐,换了条小道后,低声道:“我大姐和太子表哥经常一起修炼,所以大姐会时不时拉着他互通有无,不用奇怪。”

    无名还要再扭头往后看,被柳萍舟猛地拽住,快步离开:“别看啦,走吧!”

    路途上,无名忽然心生好奇:“柳姐姐,听说你家中有姐妹八个,今日怎么只见柳青姐姐与你啊?”

    柳萍舟瞥了眼小了她三四岁的少年,说道:“你想见啊?”

    少年摇了摇头。“我只是忽然心生好奇而已。”

    “她们都有事忙,近些日子不在府中。”

    ……

    入夜,青华府。

    顾水香正在秀林阁中漫步,忽然心有所感,侧眼向林子里看去。

    一个太平教高手从远处走来,神色沉重。

    顾水香当即眉头一皱,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来人一袭黑衣,面目威严,是太平教八长老之一,他亲自前来寻她,说明事情不小。

    男人快步走近,低声说道:“神洲蛇人出兵攻打桑海,请教主速回。”

    与此同时,帝宫中,雪青濯也收到了东洲蛇人族攻打桑海的消息。

    “这么快?”雪青濯坐在房中,挥退送信而来的一个男子。

    他微微沉思,之前镇北将军李庭睿所说的对敌之策,是趁着蛇人族军心不稳,将领被多数屠杀,短时间无法出兵牵扯东郡的帝国军,借此机会,天元北境的帝国军且战且退,将颍河北岸进兵的三百万天人族引入天元北境,而后再将之拖住,等东郡援军与锦瑟一并将之剿灭。

    但是此刻蛇人族竟然已经整顿好了兵将,出兵攻打桑海城。

    雪青濯念头微动,神识发散,顿时便有一位紫衣人应召,推门而入,动作利索地单膝跪地施礼。

    皇帝看着紫衣人,说道:“把太子给朕叫来。”

    柳府。

    一处楼院内,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底层厅堂的房门被打开,太子左手扶腰,右手扶墙而走,神色略有疲倦,

    楼上传来柳青有些疲倦的声音:“太子殿下记得常来。”

    雪梅身子一颤,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快步朝柳府大门走去,还未走到府门,便见一个紫衣人迎着他快步走来。

    “陛下召太子殿下即刻面圣。”

    雪梅眉头一紧,跃入夜空,朝帝宫飞去。

    入了帝宫,雪梅直奔皇帝寝殿而去,见到了神色肃然的父亲。

    “神洲蛇人族攻打东海边境,朕任你为监军,与游东大将军顾君筎一并驱逐蛇人。”

    “即刻出发!”

    ……

    秀林阁,无名在楼中修炼神元,忽然感受到一丝杀意,他睁开眸子,飞出小楼,只见一道模糊身影遁入夜空,往远处飞去。

    “刺?杀我的?”

    “那褚玄台都已经死了,又是谁要杀我?”

    他朝那神秘人追去,不多时,来到一处宅子前。

    神秘人遁入宅子,无名紧随而入,而后那人的气息便忽然消散。

    正四下扫视之时,无名猛地跃入空中,脚下的宅院忽然亮起阵纹,迸发出暴烈的力量。

    轰!

    烟尘四起,无名凝眸细看,只见烟尘之中,站着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微胖的男人,此时朝着他看来,目光愤恨:“你杀了我儿,我要你血债血偿!”

    无名当即了然,他白日里杀的那人,恐怕就是这男人的儿子。

    随即,他又连忙扫视四周,因为此处宅子升起了屏蔽气息的法阵,外界难以看穿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朝着微胖的男人看去,肃然道:“周银绲劫掠皇亲,出言辱我,该死!”

    宅子里的人,正是枢密使周德湍。

    他废话不说,直接激起法阵,而后施展术法,与无名战在一起。

    周德湍与无名以术法对轰,第一记术法对撞下来,周德湍被击落坠地,口吐鲜血。

    第二记术法对撞,周德湍肌肤龟裂,七窍喷血。

    第三记术法对撞,周德湍仰面坠地,四肢抽颤。

    “霍大人说的果然没错,我不是他的对手……”

    那又怎样!我杀不得你,自有人杀得!

    周德湍竭力嘶吼,身下亮起无尽光芒,地下涌起可怖的力量,将此处打成了废墟。

    屏蔽此方宅院的法阵也被那可怕的力量打破,法阵破去前已将那力量磨灭殆尽,但周遭的紫衣殿高手仍是被惊动,往此处汇聚而来。

    无名看着下方的废墟,心中微惊,刚刚这微胖男人身下,从地底迸发出来的力量,绝不是他的。

    他感受到方才地底有一个极为强大的法阵催动,那是一组杀阵,只有超品才能刻下的杀阵。

    瞬息之间,便有紫衣人到来,五个紫衣人审视着下方的废墟,看向了无名,恭敬施了一礼,问道:“不知无名先生为何在周枢密使家中,方才又发生了何事?”

    无名转头看向那紫衣人,心中一沉。

    有人要陷害我!

    在人族真他娘不安稳,老子要回妖族!

    “我说我是被周德湍引到这里的,他要杀我,而后不敌我,便引动法阵自杀,构陷于我,你们信么?”无名平静地看着几个紫衣人,说道。

    此时,有更多的紫衣人来到此处。

    其中,有一个紫衣人当即说道:“周大人之子劫掠皇亲,被你所杀,大人自知理亏,便没有与你计较,没想到你竟赶紧杀绝,是怕周大人报复么?”

    无名霍然瞪向那紫衣人,沉声道:“你再说一遍?”

    一位紫衣人则恭敬道:“先生莫急,我相信先生应是清白的。”

    “你怎么对先生如此无礼?”那紫衣人当即对方才出言不逊的人斥道。

    这时,又一位紫衣人站了出来,冷哼道:“据传,无名先生是从妖族而来的,又有着圣灵血脉,非我族类,来到我人族又有何目的?”

    又一个紫衣人说道:“抬举他做什么,说不好听的点就是个杂种,非我族类其心可诛!”

    “就是,竟然残害我帝国重臣!”

    无名怒发冲冠,踏前一步,指着众人:“你们!”

    他周身迸发出可怕的法力,震退了一众紫衣人,其中,有人高呼道:“我等不是他的对手,速去禀告殿主与陛下!”

    无名心中大怒,伸手向一众逃离的紫衣人,他容不得他们跑到天元皇帝面前诬陷自己。

    在法力铺展到一众紫衣人身后,正要将他们一并擒回之时,他又忽然停住。

    此刻若对他们出手,不就成了心虚,成了杀人灭口?

    无名收回了手,平复心绪,往青华府飞去。

    摘星楼里,正在与自己对弈的紫霁先生伸手将棋盘上的残局抹掉,将棋子丢入棋篓,眼睛闪过一丝冷厉。

    次日,还未天亮,无名楼下便来了一群紫衣人,约有十四五个,皆神色严肃,隐有杀伐之气。

    无名凝眉看了一眼,全是真神。

    “皇帝陛下召先生入宫,还请先生即刻起身!”

    无名飞出小楼,看向众人,正要说话,只听天空之中回荡着紫霁先生的声音:“紫衣殿的人也敢来我青华府逞威风了?”

    紫霁先生出现在无名身侧,看向一众紫衣人,冷声道:“我的徒儿,不是皇帝想见就能见的,你们回吧!”

    无名眸光流转,猜测到紫霁先生已经知道昨晚发生之事。

    毕竟,那一道法阵所散发出的力量极为可怕,虽被周银绲父亲宅子外的屏蔽法阵挡下绝大部分,但凭紫霁先生的修为,感知到那边的力量波动,应该不难,即便是青华府离周银绲父亲的宅子十分遥远。

    无名转头对紫霁先生说道:“老师,不用为我维护,清者自清!去便去,免得被人咬住不放,说我心里有鬼,不敢去见皇帝!”

    紫霁先生当即说道:“我与你同去。”

    无名则摇头道:“我又不是妖族那些吃了亏之后就让长辈出头的小妖,不需要先生为我出面。”

    无名飞身而起,将速度用到极尽,在洛阳的天空里带起了一阵飓风。

    他冲入帝宫法阵,入了金銮殿。

    刚入殿,便有人蹦出来说道:“陛下,你看此子何其猖狂,不等宣召,竟直直闯入金銮殿,无视陛下威严!”

    当即便又有人附和道:“此子性情狂悖,身有异族血脉,非我族类,将来必是祸害。”

    两句话便将少年人的怒火点燃,怒目瞪向那说话的两人。

    帝座上,皇帝微微皱眉,看了眼出言的两人。

    与曹青子一样,皆是清官,论动嘴皮子,个个是把好手。

    人群中,曹青子斜着身子探着脑袋,向无名看来,心中纳闷。

    小老弟咋回事,杀了人家儿子不够,还把他老子也杀了?

    他自然在上朝之后,听说了枢密使周德湍被青华府弟子无名杀害一事,当时震惊了许久,心说我表姐十分看重的这个师弟,不像是手段狠辣的人呀。

    曹青子站出身来,瞪了眼方才出言不逊的两位同僚,那两人见曹青子瞪来,当即心中一颤。

    糟了!这狗崽子要咬人了!

    曹青子站出身来的那一刻,皇帝目光一亮,朝他看去。

    这小子也要顺着前两人的话,攻讦这人皇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