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破地方,我不呆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曹青子左右看看方才那两位攻讦无名的同僚,转而对皇帝说道:“陛下,此二人在无名先生入殿之后,便立刻先后出言,未明真相而狺狺狂吠,血口喷人,分明是有人暗中指使二人,诬陷无名先生,企图颠倒黑白。”

    他瞪向二人,声色俱厉:“此二人贼眉鼠眼,一脸奸相,与诸卿同列,实乃有损我天元帝庭之威仪。”

    “应将二人即刻驱之溷轩,寻蝇虫之亲,免得在此扬汤喷臭。”

    被曹青子辱骂的二人气得面目狰狞,嘴唇抖动,一人指着曹青子大声道:“曹青子,你!你……”

    曹青子看着那清官,而后连退三步,一脸嫌弃厌恶之色。“你这口含汤粪的腌臜之徒,有何脸面敢在此摇唇鼓舌!”

    皇帝雪青濯撇了撇嘴,感觉上朝前吃的那些糕点在胃里翻滚。

    “曹清官!”雪青濯出声制止,语气威严,不让着小子继续说下去。

    曹青子顿时止住声音,转身对皇帝施礼,惶恐道:“微臣一时激愤,请陛下恕罪。”

    雪青濯转而看向无名,道:“无名,昨夜紫衣殿中有人见你杀害枢密使周德湍,此事当真?”

    无名眯了眯眼,扫了眼方才那两个对他恶语相向的清官,昂首对雪青濯说道:“我本欲杀他,但他先一步自杀于宅中。”

    他的声音夹杂着法力,传遍大殿,震耳欲聋,仿佛怕有些人听不见。

    老子就是要杀他,不需要你设计构陷!

    雪青濯面色微变,本来还想着怎么维护这小子呢,哪想他直接自己认了。

    “你为何要杀他?”雪青濯看着无名,缓声道。

    无名淡然道:“他为子寻仇,我不杀他,他便杀我,我没有束手待毙的道理。”

    紫衣殿主柳楚看了眼无名,知道昨日是这小子救了自己闺女一命。

    此时,一位官员站了出来,冷声问道:“不知先生如何证明,他是为子寻仇而对你出手?”

    有人当即出声附和道:“是啊,昨夜紫衣殿许多高手都看见了周大人府中一切都被抹灭,化作废墟,无名先生又恰在当场,若按先生之言,周大人寻仇于你,该是动身去寻你,又怎会是在自己家中遇害?”

    少年的眼角一抖,彻底被激起怒火,金色圣灵之息铺展,暴裂的法力在周身涌动。

    随之,洛阳帝宫外围升起五道超品阶强者的气息,很显然,是为了威慑无名。

    无名心中更怒,对那五位超品阶的强者视若无睹,探手将那两个站出来说话的官员擒在面前,以法力将他们压服在地。

    少年侧身,周身法力凝结,一道术法打在那两个被压制得不能言语、瑟瑟发抖的官员身上,当即将二人打得灰飞烟灭。

    无名缓缓转身,神色冷峻,白衣随着周身外放的法力缓缓漂浮。

    他缓步向殿外走去,冷声道:“这破地方,我不呆了。”

    曹青子闻言面色微变,心说:小老弟,你也太受不得委屈了吧?

    雪青濯面色微变,起身道:“你欲往何处?”

    无名微微侧身,以眼角余光看着天元皇帝,平静道:“哪里容得下我,我便去哪里。”

    雪青濯凝眉,沉声道:“给朕一些时日,必为你洗刷冤屈,将设计构陷之人揪出来。”

    无名转身与皇帝雪青濯对视,目光纯澈而坚毅:“蝇营狗苟之辈而已,随他构陷。多谢陛下好意,无名去意已决,不必挽留。”

    他跃入浅白的天空中,趁着晨间的惨淡星月,往洛阳之外飞去。

    “多谢先生与师兄师姐照拂,无名去了,再会。”

    少年的声音传遍洛阳。

    他经过青华府,探手向秀林里抓去,秀林阁中,正在房中洗漱的酥桃儿衣襟半开,还未穿好衣裳,忽然被一道法力拖住,朝天空飞去。

    容姿绝世的女子方才自然听到了无名的话,此时被无名的法力牵引着,跟在无名身后飞行,她瞥了眼转瞬间已在身后十里的青华府,惊问道:“无名,怎么了?我们要去哪?”

    帝宫,霓凰院,正在睡梦之中的雪薇公主好似听到了少年的声音,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她狐疑地歪着脑袋,思索道:“我怎么好像听见他的声音了?”

    青华府中,卢栈雪、王腾以及一众先生飞入天空,遥望着已飞出了洛阳之外的少年,纷纷向紫霁先生看去。

    紫霁先生微微摇头,叹了口气。“终是少年心性。”

    他的身边,站着风韵卓绝的蓉先生,她轻启朱唇,叹道:“近朱者赤,顾水香那丫头时常跟他待在一起,把他也变得有些狂傲不羁的意思了。”

    紫霁先生摇头唔了一声,不赞同蓉先生,说道:“无名还算给皇帝留了情面,要是换成那丫头当年,有雪青濯好受的。”

    “要不要追去,把他留下来?”蓉先生问道。

    紫霁先生摇头,望着无名身影消失的天际,平静道:“去便去吧,灵帝将他托付于我,也是为了让我给他传道授法,她也不曾想到这人皇之子的修为日新月异,精进得如此之快。”

    “以他如今之修为,我也没什么可教他的,徐夙锦又传他新的修炼术法,他是该去见见世面了。”

    蓉先生不无担忧道:“他身怀徐夙锦的传承,这般离去,若有万一,岂不是将他性命与那功法一并断绝?”

    紫霁则说道:“那功法之强大,我清楚的很,徐夙锦既认定他有资格受她传承,便不会比她差了去,你我便不用杞人忧天了。”

    他往地面落去,说道:“后辈自有后辈的福运,我们等着他将完善后的新修炼功法传世便可。”

    蓉先生瞥了眼紫霁,哼道:“当初你还说顾灵溪那小子天下无敌,没人杀得了呢,后来结果又如何?”

    紫霁撇了撇嘴,无奈地看着蓉先生。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

    东郡。

    太子殿下星夜兼程,老早便到了桑海城。

    而在雪梅太子到桑海城之前,游东大将军顾君筎与太平教主顾水香早已坐镇桑海,派兵遣将,与进攻东海沿岸的蛇人族打得如胶似漆。

    东海沿岸,绵延无尽,而在沿岸土地之上,亮起阵阵霞光,那是两族兵阵碰撞出的术法余威。

    而在战场之中,兵阵变幻无常。

    人族大军中,前线由炼体境界的步卒武夫并肩成行,往前推进,而在他们身后,则是无数渡灵境界的法师悬于空中,脚踩大阵,那阵法散发出恐怖的力量波动,蓄势待发,同时,又洒下阵阵绿霞,治愈着前方开路的武夫步卒。

    步卒们身兼伟力,与蛇人冲杀在一起,头顶的人族法师则以术法轰击蛇人,脚下大阵亦迸发着层层力量波动,如浪潮般向地面与天空中的蛇人扑去。

    蛇人族大军中,有身躯健硕的蛇人顶在前方开路,身后的天空里,修炼道法的族人则祭出法阵,法阵激荡出层层力量,与人族大军中的法阵抗衡,同样的,蛇人族法师脚下的法阵亦散发着阵阵绿霞,治愈着在最前方开路厮杀的族人。

    这法阵的治疗之术,都来自人族顾昆仑开创的万灵玄化大法。

    而两边数之不尽的法师脚下的大阵,实则是杀阵、守护阵法、治疗阵法叠加在一起,看似一个,却是不同的法师在施展。

    杀阵是由专司杀伐之术的法师运行,守护阵法与治疗阵法也有专门的法师运转。

    两边大军陷入了持续三个时辰的鏖战,从子时打到了天亮。

    战场之中,尸横遍野,前方开路的步卒已经踩着敌人与同族战友的身体形成一堵高墙。

    此时,蛇人大军则呈现着缓慢推进之势。

    “蛇人大军此次进兵极其突然,没有收到任何探子谍报,似乎是极短时间内下达的军令。”顾水香站在太平教大殿的顶上,望着沿岸数千里的各处战场,缓声说道。

    她的边上,站着雪梅太子与游东大将军顾君筎。

    雪梅太子正关注着各方战况。“你的太平教无孔不入,都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顾水香点头,说道:“数百万大军转移,哪怕是使用传送大阵,也会留下虚空震动,但我在神洲布下的暗子,没有传回任何消息,说明此次进兵东海的蛇人大军,只是神洲西域边境的守军。”

    顾君筎接着她的话说道:“所以,蛇人大军此次进兵,极有可能是没有打算久战,只是短时间牵扯东郡的帝国军兵力。”

    雪梅眯了眯眸子:“若只是为了牵扯东郡兵力,大可陈兵不动,成对峙之态,何必举兵进犯。我猜蛇人大军是想视战况而定,若能攻破东海防线,则调动神洲内的大军,大举进犯,若攻不破东海防线,再退兵海外,按兵不动,以牵扯东郡兵力。”

    顾君筎赞赏地看了雪梅一眼,而后接着道:“所以,东海此战,不光要胜,还要把蛇人打回去,颍河南岸的将士们还在等我们驰援,不能让这边的蛇人扯着我们的鼻子。”

    咚!

    此时,桑海城外的海域里传来炸响。

    那是蛇人族大军在轰击桑海城的护城大阵。

    顾君筎凝眉看向传来炸响的方向。

    顾水香见她面露忧虑之色,浅笑一声,自信道:“桑海城有我太平教在,蛇人大军一个卒子也别想进来,你大可放手一搏,无需顾忌桑海安慰。”

    “跟我太平教的高手死磕,蛇人族还没这个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