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梦华录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取长补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万界梦华录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日后。

    青蛇学宫里积雪未消,青石板铺就的步道上,稀稀疏疏地有着些学宫弟子来往。

    一个黑发少女缓步走在青石道上,前开至膝的拖地长裙随着双腿迈动时轻轻摆动,她清丽、明媚,眸波纯澈,行走间顾盼生姿,从容大方。

    小道蜿蜒曲折,时不时有年轻的男弟子从少女的身旁经过,恰逢其会地与少女施礼、搭讪,少女只是淡淡点头,礼敬地回礼之时,露出拒之千里的笑意。

    自从来到青蛇学宫,时不时的会有假作过路的少年郎与她相遇,借机攀谈,少女也不觉得厌烦,既温良、又无情地将那些靠近自己的少年郎疏远。

    近几日,青蛇学宫有两个引人注目的人,一个是从人族而来、有着圣灵血脉的无名先生,另一个,则是这位美得难以言喻的少女了。

    “玄黎师妹,你要去何处?”

    一个女子从后面快步走来。

    黑发少女正是前几日登门拜访过无名的玄黎,她扭头向后看来,笑道“无名先生要在决斗场与那几个登徒子的家族决一死战,我去观战。”

    后方走来的女子容貌精致、明艳动人,已是千里挑一的美貌,但与玄黎同处,便黯然失色了许多。

    “唔,我也听说了,无名先生的侍女被欺,他将那几个豪门子弟都给杀了,那几个家族的首领一起去了王宫,要女王主持公道呢。”

    玄黎点了点头,说道:“师姐也要去么?”

    身边的师姐露出沮丧的神色:“我当然想去了,可惜,进入决斗场观战,是要入场令牌的,他们把入场令牌的价格抬得太高了,我买不起。就算买得起,现在恐怕也买不到了。”

    玄黎温婉一笑,欣然说道:“我买了许多入场令牌,师姐想去的话我可以送师姐一个。”

    身边的师姐听了,神色一惊。

    她,买了许多?

    “这……一个令牌好多钱呢,师妹真的要送我?”师姐似乎不太敢相信。

    因为决斗场把这一场的入场令牌的价格实在抬得太高了,足足十颗灵石的价格。

    灵石,已非寻常金银财宝能够比拟。

    玄黎摊开手掌,掌中浮现密密麻麻的黑点,那是被法力缩小后的令牌。身边的师姐是半身修为,目力与神识极为了得,凝眉细看一下,惊声道:“八十枚入场令牌……”

    “师妹,你自己买这么多令牌作甚?”

    “我不喜欢身边有人打扰,所以把挨着的位置都买了,这样清净。”

    师姐艳羡地看了眼师妹,把自卑与落寞好好地藏在眼底。

    这位师妹艳冠芳华,又财力雄厚,纵使不想嫉妒你,也难呀!

    玄黎看着师姐艳羡而又克制的神色,笑了笑,取出一枚决斗场的入场令牌,递给了师姐。

    “一个人也怪无聊的,师姐陪我去吧?”

    师姐自然是乐意的,欣然接过了令牌,美目含笑地看了眼富有的师妹,挽住她的胳膊,往青蛇学宫在走去。

    ……

    王宫。

    一个少年漫步在女王的寝宫之中,欣赏着冬日里仍然在水池中绽放的白色莲花。

    嘎吱!

    女王寝殿的门开了。

    青涟站在门内,孤高地凝望着园中的少年,下一瞬,她的身影已然坐在园中的亭子里。

    “申时开启角斗场,你还不去早做准备,来找我做什么?”

    无名进入亭中,曲腿正要坐下,忽然顿住动作,抬眼试探道:“陛下,我能坐么?”

    女王嘴角微翘,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坐吧。”

    坐下之后,无名抬眼看向女王,肃然道:“不知陛下将阴阳篇的功法修炼的如何了?”

    寒风凛凛如刀,女王提着桌子上的精致玉壶,倒了一杯散发着香甜味的茶饮,小抿了一口,露出笑意:“你是想问我,那些极难修炼的难关,是否跨过了,对么?”

    “那,陛下成功了么?”

    青涟放下茶杯,抬眼看向少年,笑道:“成功二字,重在于成,意在于功,本王,也只做到一半而已。”

    无名点了点头,他明白青涟的意思。

    她是在说,已经初通阴阳篇的前半部分功法,有所成就,但还未彻底明悟,算不得成功。

    “你是来找我求教修炼要诀的吧?”青涟自得地问道。

    无名郑重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这不是求教,而是互师有无,取长补短。”

    青涟自负一笑,瞥了眼这小东西,道:“你觉得,你我二人,孰长孰短?”

    无名当即说道:“自然是陛下更胜一筹。”

    青涟欣然的笑了,心里十分舒坦。

    “东洲的那个贱人何曾想过,她的儿子会被我捏在掌中,对着我强颜欢笑、恭迎讨好。”

    女王陛下毫不吝啬地将阴阳篇前半部分的修炼心得说与无名,二人讨论修炼要诀,到了午时末,少年才起身离去。

    青涟看着少年飞去的身影,眸子里充满了震撼。

    此子之才,不弱于他那花心老爹。

    忽然,她额角显出青鳞,鳞下的纹络里,闪烁着青光。

    青涟抬起素手,抚摸着额角,眸子凝重起来……

    青阙城中,本在这个寒冷时节,街头上本该是人流稀疏,但今日角斗场中圣灵血脉与蛇人族强者的决斗,已经被经营角斗场的蛇人族大神大肆宣扬了三日,蛇人族各地的强者与青阙城中的豪门子弟云聚于此,所以街头上便也热闹起来。

    角斗场位于青阙城最南方,紧挨着倭沱山脉一处山脚,仰头便能看到高入云端的山峰。

    一个黑发少女和一个美丽蛇女一同走在街上,往角斗场门口走去,角斗场高大无比,上抵云海,占地方圆四五里,如同一个多棱又近乎圆形的建筑,又似一个上宽下窄的杯子矗立在青阙城南方的土地上。而在角斗场上空,则悬浮着数块巨大的灵石,运转着一个强横的守护阵法,专用以阻止强者在角斗场中的打斗余波冲出角斗场去。

    大门高有十几丈,此时已然大开。

    玄黎与师姐一同走进,相对于玄黎的波澜不惊,边上的师姐则兴奋了许多,随着脚步迈进,角斗场中的喧哗越发响亮。

    入了观战席,放眼往下看去,是占地方圆五里的角斗场,今日那圣灵血脉与蛇人族强者的决斗,便是在这宽大的场地之中进行。

    角斗场极为广大,可容下人山人海,但观战台上的席位总是有数的,每一个席位都会有对应的入场令牌,不是随便一个人便能进来坐的,需要提前购买角斗场的入场令牌。

    两个少女坐在一片空了的席位中间,引得周遭的蛇人们一阵惊奇。

    “那姑娘把周遭的位置都买下来了?”

    玄黎淡然地坐下,静待着决斗开始,听说今天共有九位蛇人族大神挑战无名先生。

    此时,身边的师姐忽然目光一凛,看向一个方向。

    被玄黎师妹买下的这些空的座位之中,有个人坐了过来,且时不时地瞟一眼玄黎师妹。

    作为在学宫中难得的美人儿,师姐自然是经验丰富,能轻易地判断出那坐到近处的蛇人男子是见色起意,想要过来攀谈。

    经过一刻钟,那蛇人男子每隔一会儿便会挪动位置,终于来到玄黎师妹相隔三个位置的坐席上。

    师姐眉头一凝,盯着那蛇人男子,冷声道:“老色鬼,滚!”

    那男人也不生怒,反而嘿嘿的笑了笑。“小妹子,这么凶干甚,哥是来找你玩儿的。”

    他又挪近了一个坐席,直直地盯着师姐身边淡然坐着的玄黎,说道:“看姑娘模样,应该不是青蛇族的吧?”

    蛇人族三大部族的子民各有特点,青蛇族的蛇人,额角会覆着青鳞,长着一头青绿色头发。炎蛇族的蛇人,则是额角覆着赤鳞,一头火红色头发。黑蛇族的蛇人,额角生着黑鳞,长着一头乌黑的头发。

    许多蛇人会将额角青鳞隐藏,只露出象征着自己身份的发色,也会有喜爱别样风格的少年人,将头发的颜色变成其它颜色,甚至彩色。

    但玄黎的一头黑发,是纯正的黑蛇族发色。

    这个蛇人男子,正是从玄黎的一头黑发猜测她可能来自黑蛇族。

    他是青阙城中一个世族的子弟,见玄黎是黑蛇族女子,猜想她是因为这两日传出去的消息,才来此观战,又见她容貌生得清丽温婉、美艳动人,便起了色心。

    外地来的,又没有随行护卫,那不是好欺负的很?

    他也未去细想,为何这少女身边的位置都空了下来,毕竟阔绰人家多的是,多买些席位,也无甚奇怪的。

    玄黎的身边,漂亮师姐眉头大皱,因为她感受到有十几个年轻的青蛇族男子正在往这边靠拢。

    “师妹,我们遇上事了!”

    玄黎淡然地笑了笑,清澈的眸子看着师姐,问道:“什么事?”

    师姐左右看看那些越来越近的人,在玄黎耳边低声说道:“他们都是青阙城中世族的子弟,定是见色起意,想要欺凌我们!”

    玄黎温婉一笑,说道:“青阙城乃我族圣城,法纪严明,他们不敢怎样。”

    见师妹不在意的神色,师姐连忙说道:“不一样!法纪严明,那是对于普通子民,对于他们这些世族子弟,不管用的!”

    这时,那十几个世族子弟已然到了近前,围住了两个少女。

    玄黎浑不在意,盯着师姐,笑道:“那什么管用?”

    师姐知道那十几人已然临近,面露惶恐,低声道:“只有滔天权势和绝对强大的力量,才能震慑他们。”

    玄黎眸子一亮,恍然的哦了一声。

    她身边,那最早靠近的青蛇族男子又往这边挪了挪,只与她隔了一个坐席。

    见这少女始终不敢有所动,蛇人男子愈发胆大,站起身要再往她身边的坐席上挪一挪。

    这时,他忽然见那黑发少女周身涌出法力。

    才感受到那法力涌动的气息,蛇人男子忽然发觉天旋地转,而后脑袋一痛,已经撞在了天空中几块巨大灵石运转的法阵之上。

    随后,他便直直往下方的角斗场中跌落。

    观战台上,玄黎身上已收起了法力,仿佛刚才一切都与她无关。

    身边的师姐一惊,惊奇的嗯了一声,转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师妹。

    “师妹,你是……真神强者?”

    见那蛇人男子被一股诡异力量打飞,靠近的十几个年轻蛇人男子各自眉头微皱,但没有止步,仍是围了上来。

    我们十几个人,更有真神强者,拿捏你一个外族来的小丫头不是轻轻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