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2章 穿越妖妃你好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咔的一声,身后一束灯光猛地窜出来,虽不足以照亮甬道,却把梅欢的身影暴露无疑。

    梅欢的心快要跳出胸膛,江远这个贱人手里竟然带了手电筒。

    今日出来的时候,江远还跟她妈说去山上掏鸟窝会儿就回来,什么东西都不用带,掉了就找不回来。

    于是,她妈强行让她把手机留屋里了,不然运气好跑到有信号的地方,说不定还能打个求救电话,再不济也能留二三句遗书,帮警察叔叔指认凶手。

    梅欢身上没有多余的东西,悄悄取下手腕上的皮筋,扔到了甬道一边。

    看这架势,今天迟早药丸……

    她已经快跑的窒息了,全靠怕死的意念支撑着,而江远那个混蛋还是不紧不慢跟着,根本甩不掉。

    人到绝处,才发现老天不仅关你的窗,还关你的门。

    隧道的尽头居然是一堵黑漆漆的石门,刻着鬼画符一样的文字,门前盘踞着一条巨大的青蟒,吐着鲜红的蛇信子直勾勾盯着他们,悄无声息的。

    如果不是身后的灯光,梅欢根本发现不了蛰伏在这里的危险。

    “表妹,快过来!”

    江远神色慌乱,却不敢上前,戒备往后退着。

    梅欢也想后退,但那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她,沁着寒意,她根本不敢动……

    她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蟒蛇,身子比水桶还粗,大概把她整个人吞了,从外表也看不出腹部凸起。

    对峙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漫长无比,不知过了多久,那青蟒仍旧是高抬着扁圆脑袋做着攻击的姿势,并没有别的动作。

    梅欢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如果巨蟒再不攻击她就溜了,就这样干耗着也不是个事。

    这时,手里却忽然被塞了一把水果刀,是江远蹑手蹑脚回来了,梅欢微滞,寒毛竖起,什么情况?

    江远被活佛附体了么,还给她防身武器?

    “欢欢,我也不想的……”

    几乎在开口的同时,他狠狠推了梅欢一把,又怕她站稳,毫不犹豫补上一脚,成功让梅欢扑倒在巨蟒身上。

    而他,没再多看一眼,拔腿就跑。

    砰的一声,疼,剧烈的疼……

    眼前一黑,梅欢直接晕了过去,昏迷前她默默在心里骂了句倒霉,如果早知道那青蟒是个逼真的雕像就好了,江远那个怕死的肯定容易被骗走……

    意识堕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不知飘了多久,梅欢终于窥见了一丝光亮。

    随之而来的是身体某个无法言说的部位传来难以忍受的痛,痛的想要自己捅上一刀压压惊。

    好一会儿,疼痛终于缓解……

    纤长秀气的睫毛眨了又眨,终于适应了光线,梅欢慢慢睁开眼睛,头顶一片亮丽的明黄映入眼帘。

    梅欢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江远那贱人使了吃奶劲儿把她往石雕上撞,没把她磕死吗?

    她显然不敢相信,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点儿不疼,光溜溜的倒也不像有伤。

    这是怎么回事?她这又是在哪儿?

    空气中淡淡的沉香味,还有身下柔软的触感都在明确告诉她,她绝不是在那怪异的隧道里。

    梅欢紧皱眉头,转头一瞥,竟然看到自己在一张明黄的床上,身边还躺了一个古装女子,十足的美人胚子,而且是那种清冷御姐型的。

    离这么近也看不到脸上一点儿瑕疵,白皙的皮肤,精致的容颜,五官跟鬼斧神工精心雕琢似的,好看的不行。

    美人儿睁开了眼眸,盯着她一言不发,黑白分明的眸里凝聚着终年不化的霜雪。

    不愧是个清冷美人。

    梅欢咧嘴一笑,表现的十分友好,“你好,请问……”

    一双冰冷修长的玉指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强烈的杀意瞬间迸发,梅欢不由打了个冷颤,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窒息感。

    梅欢连忙扑腾起来,手脚并用想要摆脱这个蛇蝎美人儿,脸渐渐变得涨红。

    头脑也因缺氧变得迷糊起来,朦朦胧胧之中大片不属于自己的零碎记忆涌来,疼的她头快要炸了。

    原来她真死了,确切的说是死了一次,没死在青蟒口中,死在江远那个王八蛋手里了。

    只不过死后没有投胎,又直接穿越了,原身是个还未亲政的苦逼皇帝。

    上有垂帘听政独揽朝纲的皇太后,下有权倾朝野不把皇帝放在眼里的乱臣贼子,中间还有一个无法无天的贤妃……就是眼前这个打算弑君的神经病,昨天刚抬进宫的,侍寝当晚差点儿把皇帝废了。

    原身只是被她踹了裆,而自己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就问问谁特么有她倒霉,刚穿越就要死……

    一点儿都不贤慧,动辄杀人,分明是个妖妃吧!

    “你是谁?”

    妖妃忽然松了手,眼眸流转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落在梅欢脸上别有一番慵懒妩媚,“本宫的皇帝夫君呢?”

    不是吧,这么快就暴露了?

    梅欢得到自由,咳嗽了许久才缓过来,便连忙站起身打量起自己,一身明黄色的中衣中裤松松垮垮挂在身上,白皙秀气的小脚踩在明黄的锦被上,明艳有余,霸气不足……

    跟穿越前看的那些小说里的万人迷弱受似的,看一眼,就心生冒犯……

    梅欢又想到了原主记忆里,那个将门虎女的皇后,怪不得人家一直想欺辱……不对,是想给小皇帝侍寝来着。

    把小皇帝按在床榻上这样那样,岂不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正想着,就见一直卧在床榻上的妖妃忽然撑起身子,眼神饶有兴趣望着自己,梅欢不由恶寒,该不会是妖妃也想□□小皇帝吧?

    “不妨拉开衣领瞧瞧?”妖妃朱唇皓齿,笑的意味深长,“本宫那英武不凡的皇帝夫君为何一夜之间胸大肌变得如此之大,可真是件稀罕事。”

    “……”

    妖妃提醒到这个份上,梅欢总算明白哪里不对劲儿了,这特么好像是她自己的身体啊,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让皇帝穿不合身的衣服?

    “冒充皇帝,可是死罪……”

    妖妃幽幽吐了口气,“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做成人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