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3章 要命的妖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药丸……

    开局就是修罗场,梅欢麻了,但真的不想死。

    她今年才刚满十八岁,大好年华,本该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却断送在江远那个贱人手里。

    现在又要死在妖妃口中那些惨绝人寰的酷刑之中,真的很不甘心啊!

    眼见着妖妃就要起床喊人,梅欢恶向胆边生,猛地一把人扑倒在身下,压着柔若无骨相貌还长在她审美观上的美人儿,威胁道:“不许叫人进来,不然我杀了你。”

    妖妃点了点头,嫣红的唇瓣却吐出煞风景的话,“你逃,又能逃到哪儿去?”

    “冒牌货早晚难逃一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就在梅欢想着要不要捂死这个净说大实话的女人的时候,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这妖妃的名字:王佩兰。

    原身记忆中,王佩兰是太后给原身纳的妃子,她是太后的侄女,左相之女。

    进宫是因为太后与皇后父亲在朝堂上向来政见不和针锋相对,前些天又因军粮一事在朝堂上闹得不可开交。

    最后还是因为皇后父手握兵权硬气逼太后退让,太后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下朝就颁发懿旨让自己侄女入宫,其目的不言而喻。

    梅欢可不管他们的恩怨,灵光一现找到了生机,她当即反驳道:“你叫王佩兰对吧?朕就是皇帝,肯定是你给我施了邪术,才让我变成女儿身,妖妃!”

    抛却灵魂这个玄幻设定,科学表明人的记忆储存在大脑的海马区,她既然拥有小皇帝的记忆,这身体肯定是小皇帝的。

    至于为什么自己穿越过来小皇帝就变成了女子,又为什么这身体和自己长的那么像,这个问题还是等活下来以后再研究吧。

    “我?”

    妖妃一愣,好看的眉头紧蹙,若有所思。

    见状,梅欢乘胜追击道:“就是你那一脚把我踢成女子了,你好好想想,谁把你身边的人换了你能不知道吗?你是睡着了又不是个死人。”

    “反正我被你踹晕之后,就一直没醒,醒来就变成女儿身了。”

    梅欢在心里默默感激着妖妃刚才那死命的一掐,让她想起了原身的记忆,不然哪能打这么漂亮的翻身仗?

    奈何妖妃不吃这一套。

    “与本宫无关。”

    妖妃神色冷清,颜若舜华高不可攀,凝神盯着梅欢的颈间,似乎在考虑着要不要掐死她,“你当真是皇帝?”

    “对,你如假包换的皇帝夫君,昨夜你踹朕那一脚真狠,如果不是没了,估计现在还疼呢。”

    梅欢脸不红气不喘,她现在已经不怕了,脑子离有着皇帝的记忆,如果真被发现了就把责任全推到王佩兰身上。

    毕竟这厮踹了皇帝一脚,是供认不讳的事实。

    “闭嘴!”

    声音冰冷,眉眼裹着寒霜,妖妃那略微勾起的红唇充满讥讽,明晃晃写着:你也配?

    梅欢气不过,“我怎么就不配了?不是你自己一睁眼就要找皇帝夫君吗?”

    妖妃眼中一瞬间怒火翻涌,在爆发的边缘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肆意,“你倒是有趣,本宫又没说什么。”

    一会儿冷若冰霜,一会儿又像个街头卖笑的,神神经经白瞎了这张脸,也白瞎了好名字,梅欢不气直接怼道:“是,你没说,但你那表情瞎子都看的出来。”

    “是吗?”妖妃不以为然,微微仰头凑近她的脖颈,“本宫也不瞎,昨夜的皇帝年轻俊美,怎么也不会是现在这般弱柳扶风的女儿身。”

    明明屈身人下,却无半点自觉,倒是梅欢被她弄得不自在,爬了起来。

    不过,梅欢也不是吃亏的主,大大方方毫不露怯往床另一侧躺下,枕着胳膊翘起二郎腿,“所以说啊,肯定是你给我施了邪术,你想办法帮朕隐瞒女儿身,朕便恕了你弑君的罪,不然……”

    话未说完,便见妖妃抬腿,一只穿着素白罗袜的小脚蹬在她胸口,妖妃笑吟吟起身,狭长的凤眸微挑,“你拿本宫当傻子诓吗?本宫不想再听你胡说八道。”

    任谁被这么屈辱对待,也要生气的,梅欢冷冷盯着她的脚,“滚开,贤妃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弑君等同谋逆,可是要诛九族的。”

    “呵,”妖妃一笑,散漫慵懒,不屑一顾,“还要本宫再说一遍吗?”

    纤细的脚踝微微施力,梅欢顿时感觉胸口似被千钧重的巨石压制,疼的厉害,还有窒息感,推却推不开,憋的她脸瞬间红了,“妖妃,你不想想自己,就想想左相,想想你一家老小性命……”

    慌乱之中她抓起枕头狠狠砸在妖妃身上,妖妃身形晃了晃,一抹恼怒浮现在眼底,“自寻死路!”

    刹那间,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挤出胸膛,梅欢疼的直打颤,忍不住蜷缩身体,却无济于事。

    如果就这样死了,那绝对是史上最屈辱的死法。

    梅欢已经能够想到史官在他的小本本上写着某年某月,某女贼冒充皇帝,却被皇帝妃子踩在脚下动弹不得窒息而亡含恨而死……

    她不想就这么死了,缓了缓力气,五指狠狠掐住妖妃的小腿肉,眼前一阵阵发黑,把吃奶劲儿都用上了。

    “放手!”

    妖妃面无表情,声音平淡,但连梅欢这个普通人都感觉到了杀意。

    但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妖妃的脚从她胸口离开,她惨然一笑,也松开了手。

    笑容落在妖妃眼中无异于挑衅。

    妖妃身上杀意散去,人却冷成了冰碴子,看也没看自己的腿,走到床尾坐下,“昨夜是本宫侍寝,皇帝出事本宫亦有责任。”

    “你若老实交代来历,兴许本宫思量过后觉得可行,便替你隐瞒身份。”

    梅欢怀疑这是个诈,故作痛苦揉着胸口,不停咳嗽,拖延回答时间。

    妖妃却是极有耐心,宛如一座漂亮的冰雕美人儿,纤细修长的身姿纹丝不动。

    双方僵持不下,外面忽然传来太监的声音,“皇上,是时候起身了……”

    这是原身的近侍太监苏公公催上朝了,原身虽未亲政,但还是要去朝堂上充当吉祥物。

    听到他的声音,梅欢顿时就不装了,连忙喊妖妃,“妖妃,你快跟他说今日不上朝,不要让他进来了。”

    梅欢急得火烧屁股,抓起被子就往里面躲,妖妃淡漠的看着她,“晚死一会儿又有什么区别?”

    谁特么不想多活一会儿?

    梅欢悔的肠子都要青了,自己真是瞎了眼,这特么那是个大美人,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啊!

    为什么别人穿越,随随便便哄两句就让原主身边的人信了,而自己就偏偏这么倒霉,摊上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脑子还特好使,根本就骗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