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5章 欢欢,你亲了多少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我怪我自己。”

    去它丫的绅士风度,是我犯贱了。

    梅欢摆手,“我衣衫不整,我应该给自己找件衣服。”

    妖妃煞有介事颔首,“衣物等下让人送进来,本宫帮你隐瞒身份,作为交换条件,你须答应独宠本宫。”

    没想到妖妃这么好,简直是送佛送到西了。

    有妖妃的名头在,除了皇后,应该没人敢说什么了。

    梅欢一口答应下来,“那就这样说好了,你可不要反悔。”

    妖妃点头,梅欢仍不相信,“要不你再提些别的要求?”

    “旁的,本宫不缺。”

    “……”

    梅欢没想到她还是个狂妄自大的……

    很快,妖妃便捧着一套常服进来,交给梅欢。

    男装没有女装繁琐,梅欢拿在手里仔细翻看了几遍,便知道怎么穿了。

    不过……

    梅欢手一顿,咳嗽道:“姐姐,好像还少了件裹胸的。”

    妖妃眉头一蹙,她连忙改口:“不麻烦,随便一截白布就可以了。”

    如果在现代就好了,她虽没穿过束胸,但见过网上有买的。

    “束胸?”

    妖妃紧蹙着眉,一言不发,这让梅欢想到了她妈,江女士。

    只要她想要的东西江女士不想给她买,就会装聋作哑,外加深沉的眼神逼她收回自己说话的。

    多数情况下,梅欢都是扛不住老妈威胁的。想到这里,她不由难过起来,如果江女士知道她死了,肯定会很难过的,说不定还会把她的死怪在自己身上……

    梅欢眼眶泛红,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动作木讷穿着衣服,像是整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

    不知怎的,夭清心头骤然生出一种无措来,几乎是手起袖断,她递上自己的一截断袖,“先将就一下,晚间给你带。”

    对上妖妃眼中别扭的关怀,梅欢心里一暖,又触到妖妃露着小臂的衣服,噗嗤笑了出来,泪水也跟着夺眶而出,“姐姐,你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啊?”

    “无妨,”妖妃双手负后,浑不在意道:“哪个敢看,眼睛不想要了?”

    妖妃是太后侄女,确实有这个嚣张的资本,不过想到妖妃终究是古代保守的女性,梅欢拿着手中外套披在她身上,“姐姐,你让苏公公去你宫中取套衣服过来,要不了多久。”

    梅欢没有想到妖妃这么好,夭清也没有想到梅欢还有不气人的时候,愣了片刻,出去吩咐苏公公给她取套衣服。

    苏喜见她披着皇帝衣服出来,心有疑惑,却不敢多问。

    只等取来衣服,亲自送进去。

    皇帝自昨夜起,一直未露面,着实怪异,越想,苏喜越坐立不安。

    等手下小太监捧着衣服过来时,他额头上已经冒汗了,密密麻麻。

    苏喜的不安已经暴露无遗,他却好似不知,颤抖着手接过,便要带着侍女进去服侍。

    梅欢听着脚步声渐近,不由捏紧了手心,她心里是有些慌乱,但更多的是克制不住的兴奋。

    妖妃说她可以以假乱真了,如果能骗过苏喜,这颗脑袋就算是保住了。

    在原身记忆中,苏喜入宫便在原身跟前伺候,比太后以及重臣更为了解原身。

    事情并未梅欢想的那么复杂,苏喜压根不敢直视龙颜,余光瞥见她走过来,便立马躬身问安。

    “苏喜,交待下去,今晚仍由贤妃侍寝。”

    梅欢吩咐完,见苏喜没有丝毫犹豫应下来,心中大喜,“传膳,贤妃也留下来。”

    “是……”

    见着梅欢,苏喜就放心了,离开时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不过一个早膳,也极为奢侈,精致可口的糕点摆满了餐桌。

    梅欢偷偷数了数,有十四五样,粥也有四五样,她本就喜甜食,被勾的腹内馋虫蠢蠢欲动,可惜根本偿不了几样便饱了。

    妖妃亦是,随意动了几筷便放下了。

    看着宫人撤下去,梅欢心都在滴血,还是夭清提议去御花园逛逛,让她收回了恋恋不舍的目光。

    梅欢有着原主的记忆,然而真等她亲眼看到皇宫的巍峨壮观,还是被深深震惊了。

    深红色的宫墙连绵不绝,一排排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褶褶生辉,层层叠叠的飞檐画角望不到边,衬得宫殿越发华美高贵,古朴典雅。

    宫院深处,不知名的参天古树耸立云霄,历经王朝更迭与风霜洗礼,自有一种岁月沉淀的厚重感,令人心生敬仰。

    夭清站在她身后,同样仰望着纵横京都睥睨天下的皇城,眸光深沉晦暗不明。

    从震撼中回神,梅欢便只剩下了对自己命运的担忧,她重重叹了口气,可怜巴巴去抓夭清的胳膊,“妖妃,我想出宫。”

    她才十八,一家之主都轮不到她做,更何况天下之主了。

    “你那皇帝夫君根本就是个傀儡,皇位早晚保不住,我也不想蹚浑水,还不如禅位得了。”

    妖妃蹙了蹙眉,眼中划过些许厌烦,“他不是我夫君。”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禅位,或者出宫,姐姐你不是太后的侄女吗?你帮帮我……”

    梅欢脸上挂着讨喜的笑,妖妃神色开始有所松动,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你现在禅位,必死无疑。”

    如果听妖妃这么说就轻易放弃了,那这人绝不是梅欢。

    “那如果我告诉他们我不是男人呢?他们总不会还把我当成威胁非杀不可吧?”

    “你会被送去和亲,嫁给半截身子埋黄土的藩王,或者嫁给蛮夷首领,首领死了就嫁给他的兄弟,或者儿子、孙子……”

    妖妃饶有兴趣的说着,把梅欢说的鸡皮疙瘩掉一地,很难不怀疑她是故意的。

    既然禅位不行,那就偷偷跑路……

    梅欢打定了主意,制止妖妃再说下去,“御花园还去不去了?”

    才到御花园附近,就听见里面燕燕莺莺欢声笑语,跟个鸟园子似的。

    梅欢瞬间就想到这两年原身纳的妃子,有名分的,没名分的,加起来大概也有三四十人了。

    就……就挺闹心的,梅欢想打道回府,今日不宜去御花园。

    夭清以为梅欢是担心人认出来,安慰道:“认不出,你且放心。”

    妖妃眼里的关怀,让梅欢再度相信妖妃面冷心善,就跟她的长相一样,表面高冷实则妩媚妖娆。

    她吧唧一口亲在妖妃侧脸,妖妃愣住了,梅欢才后知后觉想起妖妃是个古人,还是个很讨厌别人觊觎她美色的人。

    忘不了被踹死的原身,也忘不了自己刚穿越过来时只因为多看了她一眼,就被往死里掐……

    那种窒息感,梅欢很难忘怀,连忙后退数步,警惕望着妖妃,“妖妃你别动手啊,我对你没意思,亲你是我们那儿表示感激的礼节……”

    “你亲了多少人?”

    温柔体贴的妖妃脸色又冷了下来,步步紧逼,梅欢后退时不小心踩空,当即跌进了不知名的花丛中。

    等她惊慌失措爬起来,妖妃已经到了,冰冷的手牢牢抓住她的手腕,“欢欢,以后不准再亲别人。”

    “不许叫我欢欢,”她的掌心冰冷异常,梅欢一瞬间觉得扣住自己手腕的一副铁镣铐,心脏不由剧烈跳了跳,还未平息下来,余光便瞥见一堆女子簇拥着相貌端庄大气的女子走过来。

    梅欢想转身装作没看见,奈何妖妃旁若无人死死拽住她,一手轻轻拍着她衣服上泥土和花瓣,纤腰微俯,眉眼专注不放过任何一处脏污。

    少见温柔的妖妃,压根看不到她使眼色,好气!

    “皇上,”皇后带着众嫔妃给梅欢请安,“听闻皇上身体不适,臣妾带着姐妹们前来探望……”

    梅欢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特么又是修罗场,原身的妃子她一个都不想见,却偏偏见了一大堆。

    “都平身吧,”她清了清嗓子,“朕确实有些不适,后宫事务就有劳皇后费心了。”

    太后霸着风印不撒手,后宫之事皇后压根插不上手,但梅欢这么说了,司空月也不能说什么,顺从嗯了声,“皇帝养好龙体要紧,臣妾便不打扰了。”

    梅欢心道这皇后还挺识趣的,也不吝啬笑容,挥挥手,“去吧。”

    但不是每个人都像皇后那么识趣,走出去老远了,还频频回头朝梅欢暗送秋波,递来楚楚可怜亦或者妩媚勾人的眼神。

    梅欢礼貌点头,一边吐槽,“我的天啊,这么热情,皇帝那个人渣,连人家名字都没记住……”

    妖妃眉头紧锁,半晌,捏住梅欢下巴逼她看着自己,“欢欢,我希望你也做个人渣,只能记住我的名字。”

    “我叫夭清,不是太后的侄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