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6章 妖妃,不对劲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贤妃,你可一点儿都不贤惠1”

    梅欢拍开她的手,气得扭头就走,“你就是个神经病,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就随便欺负我,你不是王佩兰对吧,你爹欺君之罪,明天你看我不整死他。”

    “欢欢,此事不能传出去,你若不喜……”妖妃忽而神色一凛,话未说完,人便瞬间消失在原地。

    “欢欢你二大爷,谁特么喜欢挨打!”

    “话说,我不喜怎么了?不喜欢你就能不打我了?”

    妖妃动不动就上手打人的技术非常娴熟,梅欢不觉得她会答应。

    果然没有听到回答。

    梅欢撇了撇嘴,打算冷落妖妃一会儿,谁料再回头,发现身后孤零零的,只有她自己的影子。

    “……”

    不知道妖妃死哪儿了。

    梅欢在原地等了会儿,喊夭清怕把人暴露了,喊王佩兰又觉得别扭,磨磨蹭蹭半晌,对着空旷的地方大喊道:“妖妃,你再不出来朕自己回去了。”

    夭清没出现,倒是苏喜小跑过来,慌慌张张拉着她走,“陛下,奴才可算找到您了,太后娘娘要见您,晚一会儿又该罚您了……”

    原身记忆里确实有这回事,一旦太后朝堂上受挫,或者原身在朝堂上表现的不合她心意,便借口身体不适让皇帝侍疾,轻则晾在殿外个把时辰,重则跪在殿内四五个时辰。

    奴才们都看不过眼,原身好歹也是皇帝,更觉耻辱,想到原身三番五次躲避皇后侍寝,昨夜那般,难道是想借王佩兰报复太后?

    然而见到太后,梅欢才知自己猜的太错特错了,原身兴许真就是色,鬼上身了。

    太后分明乐见其成皇帝宠幸妖妃,还婆婆妈妈叮嘱早生龙子。

    这次不仅没折腾她,还关心起她的身体,于是梅欢又趁机请了几日假,反正她是不想上朝。

    下面跪那么多老头子,她怕折寿。

    梅欢没想到自己一个普通人,来到异界,不仅成了皇帝,虽然是傀儡,但只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就把全天下最高不可攀的人给见了个遍。

    除了妖妃,还没有一个人看出她的身份。

    梅欢得意,从太后宫中回来,就问苏喜要了一套全新的太监衣服,还有腰牌银子之类的物件,用布包起来藏在床底,准备以后找到机会出宫。

    到了午膳的时候,梅欢还没见到夭清回来,便让苏喜去找人,得知她在自己宫里,便放心了。

    用完午膳,梅欢精神仍旧很足,便让苏喜带着她满皇宫跑,权当免费去皇宫游玩了。

    走累了还有龙撵坐,除了一些不能去的地方,她几乎把皇宫逛了个遍。

    回自己宫中时已经暮色时分了,梅欢对着温泉望眼欲穿,却始终不敢放心,让苏喜去叫妖妃来。

    梅欢不是个记仇的主儿,上午发生的事早忘了,拉着夭清用完膳,便提出让她帮自己在殿外守着。

    进去之前,她再三叮嘱夭清盯紧儿点,把夭清烦的不行,差点儿又没忍住对她动粗。

    皇帝的私人汤池很大,水面上氤氲着白雾,宛如到了仙境。

    梅欢心觉可惜,如果她还有别的信的过的人,就叫妖妃一起进来泡温泉。

    又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妖妃如果误会她想耍流氓就完蛋了。

    泡在汤池里,温暖舒适的感觉袭遍周身,没有人陪聊,梅欢一个人玩了会儿水,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梦里,她似乎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回到了外婆家,天空灰扑扑的透着暴雨欲来的压抑,外婆家里吵吵闹闹,江女士一边哭一边跟她舅舅舅母吵架。

    梅乐缩在角落里,小脸通红眼角挂着泪。外婆在旁边劝架,被推出去老远,她想扶,却根本碰不到外婆的衣角。

    她在后院里看到了自己的尸体,真的死了,凉透了。

    被棉被裹着孤零零躺在那里,苍蝇嗡嗡乱飞,连外婆养的鸡鸭都不敢靠近。

    而江远那个贱人,不知躲到了哪里,梅欢在外婆家中找了好几遍也没找到他,可惜极了。

    如果找到他,看她吓不死他……

    梅欢在梦到江女士抱着她尸体痛哭的时候醒了。

    空气中泛起的冷意冻得她不由打了个冷颤,她睁开眼就瞧见妖妃白皙光洁的下巴,好看的像上好的瓷器。

    妖妃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就很是清冷,像山间淞雪林间雾霭,超脱俗世出尘不染。

    “谢谢,”梅欢裹紧身上的浴巾,惊觉自己在妖妃怀里,连忙道:“妖妃,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妖妃抿着唇嗯了声,弯腰将她放下,梅欢刚走两步,又忽然被一把抱起,她仰头,刚好瞥见妖妃在笑,宛如冰雪消融潺潺温柔的细流,“欢欢,你没穿鞋。”

    兴许是妖妃这会儿太无害太好看了,梅欢突然有些脸热,挣扎着就又要下去,“我回去穿上就好了,让你抱我,挺不好意思的。”

    妖妃穿得依旧清凉,被她这般紧抱着,都能感受到妖妃那啥的柔软,太羞耻太尴尬了。

    “别动,”妖妃微微低头,嫣红的唇轻拂她的脸颊,笑容妩媚却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意思,“本宫今日刚用这双手杀了人,还没杀够呢。”

    腰间那双手在收紧,禁锢之意不言而喻,梅欢吓得脸瞬间白了,“你……你好端端的杀人干嘛?”

    “怕了?”怀里的人儿身体微微颤抖,夭清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没杀,骗你的。”

    “那就好,人命关天,只要没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任何人都没权利……”梅欢说不下去了,妖妃根本就没在听。

    她抬眼就能看到妖妃的表情,淡漠的看不出人情味,心里一咯噔,“我们从御花园回来时你怎么突然消失了,你去干嘛了?”

    “做束胸。”

    妖妃低头,眼中笑意流淌,恍惚方才的漠然都是梅欢的错觉。

    “兴许本宫今晨看花了眼,做的稍有些大,待会儿你穿上试试,不合身脱下来本宫再给你改改。”

    “你的也不大,皇后的都比你大。”

    倒不是梅欢盯着人家看,主要是差距明显一眼就看得出来,皇后最起码要比妖妃大两个码。

    “皇后很大吗……”

    妖妃气压又低了下来,咬着字,语气重的有股要把司空月生吞活剥的狠劲儿。

    梅欢嘿嘿一笑,从她怀里溜出来,抓着浴巾直奔床榻,光脚踩在地上咚咚咚,妖妃本想追她,瞥见苏喜蹑手蹑脚进来查看情况,一袖劲儿风把人扇了出去。

    “日后皇帝的宫殿不准随意进入,不管任何人进来都要通报,若看到不该看的,本宫摘了你的脑袋。”

    妖妃神情肃穆,比积威已久的太后还凛然不可侵犯,苏喜刚稳住身子,又噗通跪了下去告罪求饶。

    梅欢明白她这番话对自己有益,没有去阻止夭清,不过苏喜对原身也是忠心耿耿,看到他被夭清训斥,还是有些过意不去,“贤妃,你去汤池帮朕把鞋子拿过来。”

    “这点儿事怎能让娘娘动手,奴才去做……”

    苏喜刚爬起来,又被夭清扇倒在地,唇角瞬间溢出鲜血。

    “滚,多事!”

    烛光摇曳生姿,映衬着女子姣好的容颜,却让人生不出半分旖旎。

    “……”

    就没有见过这么霸道不讲理的人。

    苏喜暗叹了声命苦,屈着身子告退,连嘴角的血渍都来不及擦一擦。

    妖妃却没有听话去汤池,挪步来到床榻前,梅欢正对着束胸爱不释手,纯白色的软布料子,沿着边缘绣了一朵朵淡粉芙蕖,见当事人来了,讨好夸赞道:“姐姐,没想到你女工这么好,花儿绣得真好。”

    妖妃不吃这一套,看都不看一眼,倾身逼近,“皇后有甚好的?”

    梅欢有些呆,感觉妖妃问的话有些奇怪,还没想明白,手里的束胸便被抽走,妖妃强硬拉着她的手,“你摸摸,你喜欢的肯定是本宫,本宫的哪一处你都会喜欢,”她吐着幽香湿濡的气息,在梅欢耳边轻喘着,“本宫的身子全是依着欢欢你的喜好生的。”

    在现代时,梅欢跟同寝的室女比过大小,也互相摸过,可谓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然而还是被妖妃给震住了。

    整个人被扑倒在床榻上,鼻尖皆是撩人的幽香萦绕。

    妖妃勾着她的脖颈,冰冷的触感终于令梅欢回了神,手脚并用把缠在身上的妖妃推开,“妖妃,你疯了?我是女的!”

    梅欢气的不行,她现在终于知道哪儿不对劲儿了。

    这丫的,怎么想跟她搅姬,还是想直奔主题的那种,这能忍?

    妖妃容貌迤逦,眉眼灼灼,缓缓点了点头,却还是没把她的愤怒当回事,伸手又来勾弄她的小指,“欢欢,你可是要毁约?”

    梅欢正在气头上,甩开她的手,随口问了句,“什么约?什么约也不搞姬。”

    妖妃眼中又泛起不悦,沉了脸,“梅欢,你答应了独宠本宫。”

    唯一进步的是……她看起来并没有对梅欢动粗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