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7章 霸道妖妃赖上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以为你只是想帮我隐瞒身份……”

    没想到不是妖妃发善心,是要自己用身体去换。

    令梅欢有些难堪,这种交易她绝不答应,“不行,你可以提别的要求。”

    “为何?”妖妃在她身边和衣躺下,冰冷的眸里划过几分暖意,“可是本宫哪里不合你心意?”

    “你哪哪儿都不合我心意,”梅欢恋恋不舍摸了下柔软的被褥,她今天特地让苏喜按照她的喜好把床铺里里外外换一遍,哪成想自己竟然睡不上了。

    “明天你就回自己宫睡吧。”

    梅欢将束胸往怀里一揣,准备今晚先出去找个地方将就一晚。

    “你在嫌弃本宫?”

    梅欢根本就没看见妖妃动作,手已经被死死箍住,妖妃盯着她的眼睛,冷笑问道:,“皇后哪里合你心意?”

    “最起码皇后比你好,人家可不会做出这种事。”

    无论梅欢怎么用力也挣不脱,反倒被捏的越来越疼,她气得眼睛泛红,低吼道:“放手!”

    见她恼怒,妖妃便气势弱了,慢慢松开手,有意无意拦在梅欢身前,“你敢出这个门,本宫便把你身份捅出去。”

    “你随意。”

    梅欢把狠话一撂,抬脚绕过她,走的没有丝毫犹豫。

    “把束胸还本宫,你既不与本宫燕好,本宫亲手裁缝的一针一线穿在你身上是何道理?”

    梅欢绷着脸把束胸给她,便听她又道:“你不欲与本宫燕好,今日为何又轻薄本宫?”

    “我没有轻薄你。”

    在梅欢快要走出内室,再次被她叫住,“梅欢,你知道轻薄本宫的下场吗?”

    “……”

    梅欢知道,上一个人已经死了,原身并没有穿进她的身体。

    “我答应你,但我需要时间。”梅欢语气硬邦邦的,一脸不情愿。

    夭清也不介意,微微勾起了唇,“本宫就知道你怕死。”

    “……”

    梅欢麻木着脸,像个行尸走肉一样被她拽回床榻,强硬盖上锦被,越来越恼火,“妖妃,你睡里面。”

    妖妃嗯了声,出了内室。

    回来时一手提着她的鞋,另一只手拿着两条干净毛巾,让梅欢心又软了下来。

    少女白皙娇俏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别扭道了谢。

    夭清看在眼里,心情不自觉好转,给她擦起头发来便也格外温柔,周身透着如沐春风的温暖。

    擦完头发,梅欢说了声谢谢,就准备休息了。

    妖妃吹灭室内烛火,只留下夜明珠散发出的柔光,冷冷清清似登堂入室的月光。

    她背对着光线,宛如破茧的彩蝶,一层层褪去薄纱素衣,将美玉无瑕的身姿展现在梅欢跟前。

    散落在脚边的衣衫堆积恍若只为韦陀一现的一朵昙花,从昙花中走出的妖精莲步来到床前。

    她微微俯身凑到了双眸紧闭的梅欢胸前,“欢欢心跳乱了,何不睁眼瞧瞧臣妾?”

    妖妃不复清冷,声音里的柔情蜜意似要溢出,连空气都变得黏腻起来。

    梅欢明明觉得没什么,大家都是女的,可脸上的温度迟迟下不去,不想理这个出尔反尔的妖妃,只能闭着眼睛装睡。

    谁料爬在她胸口的妖妃安分不到两秒,又伸手揉捏她的脸,冰冷的掌心轻易给她降了温。

    梅欢这几次与妖妃接触都发现她手心冰凉不似常人,这会儿有心转移她注意力,便佯装随意拉开她的手,“姐姐,你手怎么这么冰?”

    她还是不敢睁眼,怕看到了光溜溜的妖妃。

    妖妃半晌没接话,就在她忍不住想睁眼看看啥情况的时候,妖妃有动静了,翻身在里侧躺下,又侧过身抱住她,“本宫身子也凉,不信你摸摸。”

    梅欢脸上温度又升了上来,“不摸,我不喜欢你,摸你没感觉。”

    “本宫知道你在口是心非。”

    妖妃回答的很快,大概是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梅欢默默翻了个白眼,“你可真自恋。”

    “本宫畏寒,夏日我抱着你睡,冬日换你为我取暖可好?”

    梅欢不吭声,她又催问了一遍,“为何不应?现在已经初夏了。”

    床底下还有梅欢的跑路计划,她不会在皇宫待多久,根本没法回答。

    不过,妖妃抱着确实挺凉快的,隔着单薄中衣都感觉到了凉,梅欢咳了两声,“睡觉吧。”

    梅欢开始装睡,刻意平稳了气息。

    好在妖妃还算有些良心,没再折腾她,倒也算得上一夜好眠。

    第二天,梅欢刚醒就发现妖妃不在床上了,瞬间一个激灵,看到自己睡相没有乱七八糟才稍稍放心,缩在被窝里把束胸穿上,倒也合适。

    苏喜正神气指挥小太监洒扫庭院,见梅欢穿戴整齐出来,笑容顿时变得狗腿子起来,“哎呦,皇上,您起来怎么不告诉奴才一声,好让奴才们进去伺候……”

    “贤妃呢?”

    梅欢也不知道自己啥情况,突然就张口闭口妖妃了。

    “贤妃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了,怕是要吃些苦头,”苏喜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奴才听闻昨日贤妃碰见皇后娘娘并未请安,仗着您宠爱,未免恃宠而骄了。”

    “她不是恃宠而骄,是本性如此,”梅欢笑了起来,妖妃的靠山根本就不是自己,“苏喜,你不要在朕面前告状,昨日贤妃也是为你好,往后朕的寝宫不可擅闯,无论谁来,都须先通报。”

    “奴才没有告状,”听到梅欢为夭清说话,苏喜有些不大高兴,垂着脑袋小声嘟囔,“贤妃可是太后的侄女。”

    梅欢明白他的意思,但她不是原身,在这个世界里,唯有妖妃与她相熟,帮了她大忙,也掌控着她的命脉。

    “不必再说什么,待会随朕去坤宁宫一趟。”

    梅欢用茯苓等药材煮成古牙膏刷牙后,又含了些茶水漱口,感觉口腔干净了才带着苏喜去坤宁宫。

    太后还没下朝,后宫佳丽三千全在皇后那里。

    梅欢没让人通报,直接走了进去,就像置身百花园中,千娇百媚各有姿色的女子坐在一起,身着色彩绚丽的衣裙,艳紫嫣红一个比一个好看,犹如百花齐放春色满园,芳香四溢。

    皇后司空月最先发现梅欢,她起身迎接,众人才知皇帝来了。

    梅欢先一步阻止众人行礼,呵呵笑道:“你们随意,权当朕不存在就好,朕过来看看皇后,一会儿就走。”

    原身登基两年,一个孩子都没有,瞧着众美人虎视眈眈的眼神,梅欢都有些后悔来了。

    她瞧着美人们养眼,只是想看看。可美人们倒好,一个个都想吃她。

    除冷冷清清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妖妃,连皇后都比昨天热情多了,亲自扶着她去上位坐。

    天知道,她只是想叫上妖妃就离开坤宁宫。

    不过,妖妃似乎精神分裂啊。

    昨天晚上还亲密搂了她一夜,这会儿却淡漠出尘,往那一坐,自有一种睥睨天下,谁也没放在眼里的孤傲。

    难不成今日在皇后这里受挫了?

    梅欢对妖妃好奇,目光便不由在她身上多停留片刻。

    忽而听见惊呼,随之砰的一声茶杯掉在地面上,水花四溅。

    司空月缩了缩手,抿着唇低道:“臣妾没事,不过烫到了手,不想惊扰了皇上……”

    梅欢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皇后给她倒水烫伤了手,心里有些愧疚,“快给皇后弄些凉水来,冰块也行,降降温,不然该起泡了。”

    “一点儿小伤,不碍事。”

    司空月摇头,维持着皇后的端庄得体,轻声慢语吩咐侍女把地上的水迹和瓷器碎片清扫一下。

    “怎么不碍事?袖子都湿了。”

    梅欢有些急,抓起她的手,快速把她衣袖挽了上去。好在衣袖是因为过于宽大沾上了水,手腕并没有烫伤,只有手背上有一片红肿,想必也是疼的。

    司空月挣了下,没挣脱便由着她了。

    取冰块的宫人还未回来,梅欢怕她伤口起泡,低头给她吹了吹伤口,“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一声细若蚊蝇的轻嗯,司空月脸色微红,“多谢皇上。”

    “怪我,你要不是给我倒茶,也不会烫住了。”

    梅欢微微叹气,她过来是怕妖妃被皇后欺负,没想到妖妃好好的,自己害皇后受伤了。

    她偷偷瞄了一眼皇后,有些心虚,见到宫女端着冰块过来,就打算开溜,“皇后,你多休息休息,朕先回去了。”

    她说了来看皇后,结果屁股都没坐热就要走,很难不令司空月多想。

    梅欢刚起身,司空月也站了起来,眼含歉意,“皇上,莫因臣妾扫了兴致,臣妾这点儿小伤不碍事,去去就来。众位妹妹难得一见皇上,想必也是十分思念皇上,若因臣妾之过使得皇上匆匆离去,怕是要在心里埋怨臣妾了。”

    “……”

    司空月欠了欠身,带着侍女去了后殿,眉目柔顺温恭,使得梅欢根本狠不下心去拒绝。

    如花如月的妖妃轻抿了口茶水,站起身抚了抚裙角,似笑非笑望着梅欢,“臣妾进去看看皇后,陛下可要一起?”

    面对皇后一个,总比面对几十个强,梅欢想也不想便同意了,“好。”

    在她点头的瞬间,妖妃可谓是把在场所有人的仇恨值拉满了。

    正在整理妆容攀比美貌的莺莺燕燕身形一顿,刀子般的眼神齐齐落在妖妃身上。

    妖妃眼眸流转,忽而狡黠一笑,上前挽住梅欢胳膊,捏着娇娇柔柔的嗓音亲昵说话,“皇上,方才可吓到臣妾了,臣妾的胸口一直噗通噗通的,不信皇上你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