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11章 又是想掐死妖妃的一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很快便看到一家糕点铺子,甜腻的香气四溢,看着招牌上写着什么枣花糕、栗子糕、马蹄糕……

    梅欢馋的不行,让老板每样都给自己打包几块,拿到油纸包裹的糕点,便迫不及待打开,“快吃快吃,不用跟我气。”

    她的油纸带差点儿戳在妖妃胸口,妖妃往后退了两步,摇了摇头,“你吃吧。”

    “真不吃?”

    “不吃。”

    梅欢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口中,香甜软糯口感极好,“好吃,真的不来一块吗?”

    妖妃一脸坚决摇了摇头,她举起糕点,正欲再次诱惑,谁料糕点干巴巴噎人的厉害,咽不下去,话也说不出来了。

    梅欢脸色忽然涨红,夭清顿时意识到不妙,连忙捏住她下巴,“快吐出来,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说着,又去拍梅欢的背,好一番折腾,梅欢难受的不行,咳嗽着又像是把残渣卡进了肺管,眼泪直往下掉。

    她红着眼眶,看起来又囧又可怜,糕点铺里的伙计听见动静,连忙倒了一碗水给她喝。

    梅欢喝完水,才觉好多了,看着地上掉着的糕点,没说话,但明显人都能看出她的心疼不舍。

    夭清绷着脸,无情把她拉走,“还念着吃呢?本宫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知道自己眼睛肿了吗?”

    她肤色白净,脸上稍有瑕疵就能看出来,此刻眼睛红肿,泛着湿润,看起来像是受了很大委屈一样。

    不知怎的,夭清就是不想看见这样的她,总觉得心里不大痛快。

    “啊?不会吧?”

    闻言,梅欢脸不由热了,想要捂住脸,奈何妖妃牵着她的手纹丝不动,她只好用一只袖子挡住脸,“妖妃,等下回宫怎么办?要不先藏冷宫里,等天黑了再回去?”

    “怂什么?”妖妃冷笑,侧眸瞥了她一眼,“你一国之君怕什么?”

    “不不不,我不配,”梅欢缩了缩脑袋,“你见哪个一国之君蠢成我这个样子?”

    “千年前东黎国,那末代君主不还为了一个妖精大兴土木广建庙宇,”妖妃声音又冷了几度,嘲讽道:“自身都难保了,还妄想感化一个妖精,你说蠢不蠢?”

    “人家那叫深情,”梅欢翻了个白眼,“我们那个世界有一个纣王,跟你说这个人差不多。他非常喜欢那狐狸精,为她建造鹿台,摘星楼,言听计从百般宠爱,那狐狸精叫妲己,本来是受女娲指使毁他江山的……”

    话未说完,梅欢就觉手被妖妃攥的生疼,“疼疼疼……”

    她连忙去掰妖妃的手,掰不开,火气噌的就上来了,“妖妃你抽什么疯?”

    兴许是梅欢这一嗓子声音响亮,手瞬间就被松开了,妖妃神色有些复杂,眸里似乎还有些茫然无措。

    梅欢颓然升起一股无力感,挥挥手,“算了,不跟神经病计较。”

    走了没几步,又被妖妃从后面追上来牵住了手,梅欢甩了甩,没甩开,“……”

    “后来呢,后来结局如何?”妖妃问道。

    梅欢以为她没兴趣听,没想到她居然追问,不过,这会儿她也没兴趣讲了,“死了,都死了。”

    “嗯。”

    妖妃轻轻应了声,“亡国昏君。”

    “我刚说的只是野史,亡国那是多方面原因,不能全怪在纣王头上,更不能怪到一个女人头上。偌大一个国家灭亡,十有八九是内里千疮百孔烂透了,少不了那些蛀虫一般的贪官污吏作祟。”

    “那也是君王不作为,”妖妃神色淡淡,“古人云,上行下效,淫俗将成,败国乱人,实由兹起。”

    “你说的对,”梅欢眉头一皱,“但你看我这个样子,亡国了也怪我吗?太后把持着朝政,司空将军野心勃勃,朝堂上众多党派各为其主,有几个是向着原身的?原身已经立了皇后,你看看满朝文武,哪个有提起让太后还政了?”

    “兴许原身就不是被你踹死的,而是憋屈死的。幸好我不是原身,不想着当皇帝,不然早晚也要被气出大病来。”

    梅欢哼哼着捶了捶腿,也不知妖妃带她走的哪条路,居然没看到一个追她们的人。

    “自然,君主懦弱,才使得大权旁落。”

    “……”

    这个真没法反驳,无论她和原身,都不是当皇帝的料。

    原身更是因为懦弱无能才登上皇位的。

    原身母亲是县令之女,身份低微还不受宠,怀着原身时就已经被打入冷宫,曾经原身还被传是野种,母女子俩经常被欺辱霸凌,过的比宫人还不如。

    前两年先帝大病,太后有心染指朝堂,趁机以雷霆手段干掉了太子,几个有点儿出息的皇子也被找借口贬的贬,杀的杀,只剩下好拿捏的原身。

    原身被她带到先帝跟前,先帝已是弥留之际,无力再选拔太子,只能让原身继承皇位……

    “我好累,”梅欢岔开话题,有气无力倚在妖妃身上,“又饿又累……下次我要带苏喜出宫。”

    梅欢舒舒服服叹了口气,赞许看了眼妖妃,妖妃身子温软幽香跟个抱枕似的,可比她时常抽风动辄伤人的性子可讨喜多了。

    谁料这一眼,却叫梅欢毫无防备的愣住了。

    妖妃居然可以这么温柔……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她白皙如玉的侧脸,淡淡的光晕堆砌雕刻出她眉梢眼尾的暖意。

    她刚好看过来,如波光粼粼的镜湖,盛着冰雪消融的春水,清浅一笑惊醒世间温柔,“瞎喊什么,自己要出宫怪得了谁?”

    梅欢没听进耳多少,迷迷糊糊点了点头,她的痴相让夭清尽收眼底,笑容又深了几分,“陈荣虽为将军却是小肚鸡肠,本宫伤了他儿子,他找不到凶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被他遇见,你就可以跟苏喜一块吃断头饭了。”

    梅欢只听了个七七八八,不自在收回视线,“是……是吗?那不带苏喜了。”

    “真乖,”妖妃凑过来,在她耳边轻笑了声,“欢欢,本宫好看吗?”

    声音娇媚似水,犹如庙里不绝的钟磬之音,绵绵不绝灌入耳朵深处,避无可避,便是恼羞成怒。

    也有几分是被戳破心思带来的,梅欢抬手推开她凑过来的脑袋,“起开,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但你看呆了,”妖妃自顾自说自己的,“对于本宫来说,这便值了。”

    梅欢从妖妃话里听出几分悦己者容,翻了个白眼,“你开心就好。”

    “一日不得侍寝,本宫一日不得欢颜……”

    妖妃面露凄婉,煞有介事的念叨着,梅欢眼皮直跳,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想掐死妖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