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13章 千错万错,妖妃的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妖妃慢吞吞踱步去梳妆台前坐下,梅欢再撑不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梦里乱糟糟的,一会儿她不知怎么回了现代,她爸开车接他们回家,她跟江女士还有梅乐三人挤在后座说说笑笑,然后她爸接了个电话,说快要殡仪馆了。

    没等她混混沌沌的脑子想明白去殡仪馆做什么,就听见有个扰人的女人一直在她耳边喊欢儿,沙哑的声音听得她头皮发麻。

    睁开沉重的眼皮,就见一个拄着拐杖看不清脸的古装女人艰难朝她走过来,她扶住那女人干柴一般瘦弱的胳膊时,那女人却不见了,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长相跟她一模一样的女子跪在地上,求着她照顾自己的母亲。

    梅欢只问了一句那女子的母亲是谁,那女子就忽然疯了一般,猩红着眼扑上来,冰冷的手指掐着她的脖子,快要喘不过气来,她挣扎着就又睁开了眼……

    还不等她喘口气,想明白自己是否还在梦里,余光却瞥见床边冒出来一个女人,一身素白披头散发吓得她连滚带爬往床里侧爬,一边喊着:“救命,妖妃,有鬼啊……”

    夭清气息一滞,将捡起的被子扔到她身上,“谁是鬼?”

    听着声音熟悉,梅欢抱着被子坐起来,小心翼翼打量着她,“妖妃?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

    妖妃神色幽幽瞥了她一眼,去梳妆台上拿起一根红色丝带绑住头发,再度朝床榻走来,“本宫刚出浴,不妥吗?”

    “妥……”

    梅欢见她要爬床,慌慌张张从她领口大片春光处移开眼,“你睡吧,我不困了。”

    “本宫也不困。”妖妃又若无其事撑起身子,一把拉住梅欢,嫣红艳丽的唇直逼她胸口,“那便用膳吧,时候不早了,今晚你宿本宫这里。”

    “……”

    梅欢脸色瞬间涨红,大脑也跟着宕机,宛如被施了定身术,身体不受控制无法动弹,似乎几层布料也隔绝不了那呵气如兰的温软。

    如花如月妍姿艳质的妖妃与她四目相对,皎若星辰的凤眸里氤氲着薄雾,勾魂摄魄流转间,亦不失出水芙蓉的清雅绝尘。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又仿佛流逝在过于漫长凝滞的岁月,许久,妖妃笑了起来,“如此,本宫便当你答应了。”

    她起身,又拉着梅欢起来,快要走出内室时,梅欢终于从呆滞中回神,烫手山芋一般甩开她的手,“今晚我要去冷宫一趟,你自己睡吧。”

    “那本宫等你,亦或者陪你一起去,你总不该在那里住上一夜吧?”

    梅欢被逼到无话可说,确切的说,也并非是无话可说,她只是意识到无论自己找何种借口,都会被不知是耿直还是装糊涂的妖妃不留情面的怼回去,说什么都是废话,还不如省省口水。

    “行,那你等吧。”

    ……

    如妖妃所说,晚膳确实已经备好,荤素菜肴摆满了整张桌子,梅欢饿过头已经不饿了,但还是被那精致卖相和香味诱惑到了。

    梅欢洗了洗手,过来道:“妖妃,这么多菜吃不完吧?你有哪些菜不喜欢吃?我打包带给她。”

    夭清知道她说的是谁,刚拿起筷子,闻言又放了下来,“本宫不挑,你随意,还有两个汤羹没上,你看着让苏喜装吧。”

    说话间,苏喜就与青奴一道端着汤进来了,梅欢叫住他,指了几个营养丰富易消化的菜,“苏喜,你来得正好,找个适合把这些菜装起来,今晚跟朕去冷宫一趟。”

    苏喜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吓得额头瞬间冒起冷汗,噗通跪在地上抱住梅欢大腿,“皇上,三思啊,您万万不能这么做啊……”

    若是被太后知道,不仅江氏性命难保,皇上也会被太后厌弃,处境也会变得岌岌可危。

    他一个劲儿喊着三思,却不敢说出个一二,嚎的梅欢心烦,不过不等她开口,夭清脸色已经沉了下来,“滚出去,青奴你去做。”

    “是。”

    青奴就听话多了,很快就拿着食盒进来,把菜装起来暂时放在小厨房里温着。

    梅欢见此,是不打算带着苏喜去了,那就只能带妖妃。

    她殷勤给妖妃夹着菜,夭清知道她在讨好自己,但误以为是想借此封口,便把碗推到一边,在梅欢不解的目光中,似笑非笑道:“欢欢,这点儿可不足以封本宫的口,你知道本宫想要什么。”

    “封口?”梅欢愣了片刻,才明白过来,忍不住笑起来,“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让今晚陪我一起去冷宫。”

    且不说她根本没想过妖妃会告密,即便妖妃有心,跟着她去了冷宫,那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怕她告密?

    她笑的越来越不怀好意,妖妃脸色微变,“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去了冷宫我再告诉你。”梅欢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见妖妃眼神探究,连忙捂住了嘴巴,“妖妃,我没有打坏主意。”

    “不去了。”妖妃眼神一凉,幽幽叹了口气,“苏喜保不准还在外面等你,反正也不放心本宫,你带他去吧。”

    “是吗?”

    梅欢试探着喊了声苏喜,一会儿苏喜就小跑着进来,“皇上,奴才在。”

    她忍笑摆了摆手,“没事了,你也出去吃饭吧,不用候着了。”

    “哦。”

    苏喜一脸哀怨,不情不愿退了出去。

    “妖妃,”梅欢起身,笑着盛了一碗汤放在她手边,“你不陪我去,到时候我就直接回寝宫,让你白等一晚。”

    “你回来也不见得让本宫侍寝,”夭清心知肚明,忆起梅欢今天做的好事,哼了声,“今晚你再敢不让本宫上床,信不信本宫拧断你的脖子。”

    “……”

    梅欢不吭声了,两人静静吃着饭,夭清总觉她情绪不大对劲儿,凝着眉询问道:“怕了?怕了你还有胆子欺负本宫?”

    “不是,方才做梦,有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女人掐我了,”梅欢平淡语气下透着一股子委屈,又补充道:“她让我照顾她母亲,我稀里糊涂,就问了句她的母亲是谁,她就急红眼了,差点儿没把我掐死。”

    “不去了,”妖妃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求人便是这般态度,干脆让江氏死在冷宫里算了,到了地府自己的娘自己照顾,也免得怨恨我等照顾不周。”

    “皇帝娘也姓江?”梅欢插了句话,见妖妃立马撇过来不善的眼神,连忙又改口道:“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你掐我了?”

    “梅欢!本宫只给你捡了被子!”

    妖妃盯着梅欢,往日妩媚勾人的眸里跳跃着小火苗,似乎又在动手的边缘徘徊。

    梅欢缩了缩脖子,声音低了下去,弱弱的,“那可能是你给我掐出心理阴影了。”

    反正妖妃说的那么邪门,她是不想接受的。

    如果原身还在,看着自己霸占着她的身体、身份、还有那么多老婆……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本宫只掐了你一次,”夭清话还没说完,梅欢便急吼吼道:“下巴呢,捏下巴也算……反正就是你把我吓出心理阴影了。”

    妖妃被气笑了,然后又真心笑了,“既如此,往后多多习惯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