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娶了妖妃后 > 正文 第27章 本宫不够坦诚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娶了妖妃后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吹的伞面微微倾斜……

    伞沿下隐约显现妖妃白皙如玉的下巴,紧抿的唇瓣犹如揉碎的桃花均匀涂抹,艳丽妩媚。

    梅欢却猜她此刻神色冷清,眉眼凉薄疏离,淡漠的令人生不出半分旖旎。

    她的身姿纤长秀挺,犹如不可摧折的修竹,徐徐走了过来。

    五步、四步、三步……

    梅欢急吼吼走出凉亭,自觉弯腰钻到妖妃了伞下,催促着:“妖妃,快走快走。”

    “本宫路过,可不是来接你,”妖妃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瞥了她一眼,“怎么不等你的皇后来救驾?”

    “我为什么要等皇后,不是让苏喜……”

    梅欢刚开口,余光瞥见她抬手,以为要退自己出去,心里一慌,慌忙抱紧她的腰,“求求你妖妃……”

    谁料身上一轻,妖妃把她身上披的衣服扯了下来,随意丢给了青奴。

    “本宫不喜欢你身上有别人的气味。”

    她语气一顿,眼眸微垂落在腰间,饶有兴趣道:“这般倒是令人喜欢。”

    梅欢后知后觉,怀里的腰盈盈一握,柔软的不可思议,好腰……脑子里想到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脸上一热,梅欢撒了手,“把衣服给我,多少能遮挡些。”

    “抄近路,无碍。”妖妃敷衍了句,眼眸微凝落在屈膝行礼的宫女身上,“你这狗奴才也敢勾引陛下?”

    那宫女懵了一瞬,连忙跪地求饶,“贤妃娘娘明鉴,奴婢没有……”

    梅欢也反应不过来,“妖妃你做什么?”

    妖妃不由分说,直接命令青奴,“带回去,本宫要好好罚她。”

    昨日抱着梅欢大腿,哭的声情并茂的青奴,此刻犹如换了一个人,面无表情丢了手中纸伞,抓起那宫女一条胳膊,“走吧。”

    梅欢张开手臂想要阻拦,却被塞了一把雨伞。

    上一刻冷漠绝情的美人儿,在一瞬间笑容妩媚动人,柔若无骨般靠进她怀里,“本宫手酸了,欢欢你来撑着。”

    “贤妃你别胡闹,朕与这宫女清清白白,”梅欢看到那宫女收到惊吓惨白着脸,就急得不行,又喊了青奴,“快些把人放了。”

    “欢欢,不想扳倒太后么?”

    妖妃微微仰头,温热的呼吸在耳侧流连忘返,“即便不想,也该为她的安全着想……”

    梅欢一下子愣住,低头瞧着妖妃,像见了鬼一般。

    妖妃是长了顺风耳吗?还是提前调查过这个宫女?

    她该不会是想借自己的手除掉太后吧?

    如果是,那理由是什么?

    梅欢突然发现自己对妖妃一点儿都不了解。

    她不该盲目相信妖妃,万一中了圈套……

    梅欢心里乱糟糟,一时想不出个头绪。

    今日早朝受的屈辱,让她深刻意识到逃出皇宫也不会获得自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是个封建社会,不做皇帝她便只是一个布衣百姓,今日朝堂上那些人轻而易举就能弄死她,甚至一个芝麻大点儿的官员乡绅也能让她点头哈腰笑脸相迎。

    想到要过这样的生活,她便头皮发麻,还不如做个傀儡皇帝呢。

    但如果能从太后手中夺回权利……

    再慢慢收回司空将军手中的兵权,前途必将一片光明……

    诚然,梅欢心动了。

    只是这个决策至关重要,还需三思而行。

    梅欢没有立即表态,夭清也没有催问,像是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但一路上的沉默,让梅欢深信妖妃是刻意留给她时间思考。

    到了寝宫,梅欢进去前叫住那宫女,“把皇兄的玉佩给朕吧,留着旧物也好有个念想。”

    那宫女愣了愣,清澈干净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她慌忙掏出玉佩双手奉上,脸上感激之情不言而喻。

    “想活着吗?想给太子报仇吗?想待在陛下身边吗?”

    妖妃一连三问,不待那宫女回答,便道:“想,就去外面跪着,这是本宫对你勾引陛下的惩罚,可要记清楚了。”

    “……”

    梅欢握着玉佩好生尴尬,她明白妖妃的用意,但是……勾引什么的真的很难听啊。

    那宫女也明白过来,又对着夭清砰砰磕头,青奴把她扶起来,“还请姑娘把头发披散下来。”

    “嗯嗯……”

    目送着两人出去,梅欢眼神灼灼盯着夭清,“妖妃,你真愿意帮我?”

    她眼神里藏不住的热切欣喜,夭清嗤笑了声,“本宫可不想再说第二遍。”

    “这不是不敢相信吗?”梅欢有些激动,但还是摆出谈判的架势在妖妃对面坐下。

    “先去换身衣服。”

    妖妃懒懒倚在软榻上,眼眸半阖似是困倦,然而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媚意,像是身上每一块骨头都是媚骨,梅欢却视若无睹,兴奋搓了搓手,“那啥,妖妃啊,既然咱俩合作了,你是不是该对我坦诚一点儿?”

    “欢欢觉得本宫不够坦诚?”妖妃缓缓开口,睁开眼媚眼如丝望向她,“昨夜本宫不是任欢欢你扒光了么,这还不够?”

    “若是不够,去榻上详谈可好?”

    她说着,撑起了手臂,作势便要起身,惊的梅欢眼皮直跳,妖妃的衣服怎么可能是她扒的?

    明明自己昨晚酒劲儿上来就睡着了好不好。

    只是瞧着妖妃跃跃欲试的表情,大有立马拖她上床的意思,连忙摇头,“不不不,我就是想问问你想要什么,我能答应你的都答应你,绝不让你白白帮忙。”

    “当真?”妖妃来了兴致,下一秒又似泄了气,放任身体躺回去,像极了一条懒得翻身的咸鱼,如花如月的美人儿脸上写满了幽怨,“本宫想要什么欢欢还不清楚吗?平生唯此一愿……”

    “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时间。”

    梅欢想到自己女扮男装当皇帝,如果不跟妖妃凑合过,大概只能注孤生了。

    “给本宫个期限?”

    妖妃支起下巴,捻了颗葡萄在指间把玩,似笑非笑道:“欢欢,莫诓骗本宫。”

    “你急什么?又不是上青楼,今个儿高兴点这个,明个儿高兴要那个,终身大事,不能慎重点儿吗?”

    “你要是抱着玩玩儿的态度,你找别人吧。”

    梅欢白了妖妃一眼,甩着衣袖进了内殿。

    她才不会求着妖妃,妖妃这条路行不通还有皇后,皇后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兴许可以让皇后劝劝司空将军,先拿到兵权再干掉太后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