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三十六章:月见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先生,你有在听吗?”

    “……罗伊……”

    “嗨,小鬼!”

    鲍勃惊雷般的大嗓门陡然一吼,同时重重一拍桌子。

    吓得坐在对面的罗伊微微一抖。

    “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罗伊放下手中的纸笔,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有些疲惫。

    前几天他和艾琳娜一起前往地下城探寻线索,但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家里。

    他竭尽全力的回想着在地下城发生的一切。

    可脑袋却好像一团浆糊,只要是有关地下城的记忆,通通都是暧昧不清的。

    潜意识里似乎有个声音在不断的警告他:

    不要再前往地下城,不要再去想与地下城有关的事。

    他知道自己一定出问题了,但却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让他心烦意乱。

    但唯有一点可以确信,出问题正说明他已经很接近事件的真相,以至于有人对他动了手脚。

    秦柳曾叫他放手去做,这就是她送给罗伊的礼物。

    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性命之虞,不然幕后黑手对他恐怕就不是动动手脚这么简单了。

    秦柳虽然是个疯女人,但言出必行,起码能保证他不会被暗杀。

    而罗伊也不是被吓大的,更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既然最开始决定要插手,他就一定会继续调查下去。

    只是他现在已经丢失了调查案件的方向,这几日他每天都来葬仪馆串门,却再也没有查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看你脸色那么糟糕,不会是被报社的老板骂了吧?”

    鲍勃将一杯热茶放到罗伊面前,“看到你们上城区的老爷也过得不如意,那我就放心了。”

    罗伊苦笑着摇了摇头,端起茶杯。

    “谢谢关心。”

    天气越发的冷了,热茶入口,化作暖流直通五脏六腑,让他感觉稍微好受了些。

    跟初次见面时的态度不同,在得知罗伊这几日对艾琳娜并没有什么非分之举后,鲍勃对他的态度已经好了许多。

    现在罗伊也知道鲍勃只是心直口快,外加文化程度比较低,当初指着他的鼻子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

    “听说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每次来串门都给我爸付了一笔那什么,咨询费?请你喝一杯茶也不算什么。”

    鲍勃挠了挠头,重新坐回罗伊面前,“我刚出完委托回来,今天休假,有什么想问的你问我就行。”

    他其实对上城区的老爷并不感冒,原本是不打算为了罗伊浪费自己宝贵的休假时间的。

    方才被罗伊缠住问了些问题,看在咨询费的份上,他本想随便应付几句就走。

    但经过短暂的接触,他发现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并没有像寻常的上城区老爷那样,在跟他说话的时候抱有针对下城区人的优越感。

    于是便对他多了一份好奇,坐下来准备陪他好好聊聊。

    “嗯,刚才聊到哪里了来着?”

    罗伊重新拾起纸笔,作采访状。

    鲍勃打开话匣子:

    “聊到最近的佣兵公会出现了一个新人佣兵,他居然是上城区人,你说怪不怪,上城区的老爷不呆在世界树下乘凉,跑我们这儿当佣兵干嘛,怕是在上城区混不下去了吧!”

    “哦?”罗伊顺着他的话头,“然后呢?”

    “嗨,那人有着上城区老爷特有的臭脾气,听说来佣兵公会的第一天就在大厅里揍了好几个老佣兵,太嚣张了!”

    “他为什么揍人?”

    “额,好像是那些老佣兵在一旁嘲讽了他。”

    “那揍人不是很正常吗?”

    “是哦……”

    鲍勃歪了歪脑袋,“但我就是看他不顺眼,那头金发看着就让人不爽,眼神也很阴暗,不行,得找个机会揍他一顿,哪怕是头龙来到这块地盘,也得给我乖乖盘好咯!”

    为什么金发就让人看着不爽,给全世界的金发道歉啊!

    罗伊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段话的思维逻辑看起来有些支离破碎。

    “你似乎对上城区的人有很深的成见。”他问道,“莫非曾经发生过什么?”

    “大部分下城区人对上城区都有成见,因为他们把世界树的资源据为己有,逼迫我们去荒野上谋生!”

    鲍勃哼了一声,“而地下城的人对上城区成见更大!上城区的老爷只顾自己的荣华富贵,根本不顾他们的死活!

    “你能想象吗?上城区每天都有丰盛的饭菜可以吃,而在他们的脚下,地下城的住民还在靠每天一次的救济粮过活!

    “地下城那种混乱肮脏的环境根本不是人能呆的,地下城的人想要过上好日子,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地下城,成为下城区的佣兵。

    “因为佣兵身份就是一个临时通行证,有了这个通行证,即使没有下城区的居住证明,也能自由出入地下城与下城区。不然的话,你连出都出不去,只能一辈子呆在地底下!

    “我所在的佣兵团,大部分兄弟都是地下城出身的,每次跟他们聊天,我都觉得他们过得是真的苦,那些上城区的老爷是真的该死!”

    末了,他还愤愤的瞪了罗伊一眼。

    罗伊:“???”

    瞅我干啥!

    不过从鲍勃的这段话中倒是能发现,他对上城区早就积怨已久,以至于将这股怨气迁怒发泄给了所有上城区出身的人。

    看金发不爽什么的,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你还好啦,你还好,出手还算阔绰,跟那些上城区的老爷不一样。他们很富有,却又很抠门。”

    鲍勃打了个哈欠,“怎么样,我说的这些情报对你有用么?”

    “……”

    罗伊歪了歪头,“或许吧?”

    这些天来,有关案件的线索没有发现,这些稀奇古怪的恩怨情仇倒是了解了不少。

    就在这时。

    “嘭”的一声,门突然被急促的推开。

    一个寸头青年冲进了屋里,朝鲍勃吼道:“月见坊的人打过来了,赶紧抄家伙回去救场!”

    他一身皮甲,右手手臂上绑着一块黑布,背着一把大刀,左脸颊有一条狰狞的伤疤一直延伸到脖子,眼神很是凶狠,一副生人勿扰的凶悍模样。

    看起来是鲍勃的队友。

    “还有这事?该死的,干他!”

    鲍勃二话不说,直接起身,抄起了一旁的钉头锤,招呼也没打。

    风风火火的就跟着那寸头青年跑出了屋子。

    罗伊愣在原地,脑海里不断回响着那青年刚刚说的一个词——

    月见坊?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

    罗伊猛地站了起来,却感觉脑袋一阵头晕目眩,不由坐了回去。

    去搅和佣兵之间的破事做什么,罗伊,你只需要在这里呆着就好。

    你刚刚什么都没听到。

    你只需要继续呆在这里,什么都不需要做……

    呆在这里……

    在这里……

    这里……

    “焯!”

    “你妈的!”

    “给老子动起来!”

    罗伊双目赤红,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咬牙站起身,朝鲍勃的方向追去。

    他感觉到自己抓住了什么关键线索。

    一定不会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