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四十三章:意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传承者来说,因此彼此之间经常组队合作,所以不同传承的技能效果对于传承者来说并不是秘密。

    而知道了罗曼的传承技能,就意味着他可以被针对。

    幸运的是,四阶的亡语算是比较容易被针对的传承之一。

    亡语的前期技能都以施加负面状态为主,不管是能抹平对手攻击欲望的一阶技能安魂,还是将敌人拖入梦境中的二阶技能梦魇,亦或是能改写对手潜意识的四阶技能精神诱导。

    罗伊都能用裁决的二阶技能豁免来解除影响。

    而罗曼却不知道罗伊拥有裁决传承的技能组,也不知道他能随时解除负面状态。

    这一场战斗,敌在明,他在暗,这份信息差便是他最大的优势。

    当罗曼以为他中招的时候,便是露出破绽的时候。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代表他有和罗曼拼招的机会,不至于像上次那样被毫无还手之力的初见杀而已。

    作为四阶传承者,罗曼哪怕不使用技能,光是施展四阶强度的灵力攻击,就能将他这个二阶传承者轻易压制!

    罗伊也没有把握自己的暗杀计划一定能弥补他和罗曼之间的等级差。

    即使作为双传承者,跨越两阶等级差的难度还是太高了点。

    而对于外人来说,他们并不知道罗伊是双传承者。

    以至于里昂和高文都觉得,罗伊其实是找到了一个可靠的高手助阵。

    否则,以他的实力对上罗曼,跟送死没有任何区别。

    这一边,高文听到罗伊承认自己有帮手,忧心忡忡的表情不由放松了下来。

    此时,他们已经再次坐上了马车。

    在达成与里昂的交易后,他需要立刻为即将到来的暗杀计划做准备。

    离开帕拉丁府,罗伊的下一个目的地便是下城区的葬仪馆。

    算起来,自从那次去地下城帮鲍勃杀了月见坊的幽灵部队后,他也有十几天没来这里了。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鲍勃过得怎么样。

    来到葬仪馆,罗伊推开门,刚好就看到鲍勃一行人在屋里喝酒。

    除了咬狼之外,还有几名面生的佣兵,左臂上皆绑着黑布。

    看来都是黑旗佣兵团的成员,那么多人聚在一起,怕是把这里当成了佣兵团的临时基地。

    “哟,罗伊!”

    鲍勃眼睛一亮,热情的朝他伸出拳头,“有段时间没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我在上城区,当然好得很。”

    罗伊笑着走了过来,跟他碰了碰拳,“你们呢,跟月见坊打得怎么样了?那个死神有来找你们麻烦么?”

    “我们这不是都搬到城区里来了么,他可不敢在城区里为非作歹!”

    鲍勃冷哼一声,用最嚣张的语气说着最怂的话。

    罗伊哑然失笑。

    确实,普通人在面对传承者时只有逃跑的份。

    就在这时,鲍勃注意到了罗伊身后女仆打扮的艾莉亚,以及……高文。

    为了拜访帕拉丁,高文特地换上了一身正装,一改之前当佣兵时的邋遢颓废形象,一时让他看走了眼。

    唯有那头金发依旧让人印象深刻。

    鲍勃陡然拍案起身,喝道:“你怎么在这里!”

    他一起身,黑旗佣兵一众也跟着怒目而视,拔刀相向。

    高文不由皱起了眉头:“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

    鲍勃狰狞着脸,将手指关节按得咔咔作响,“前两天你在佣兵公会打伤了我们的人,这账还没来得及跟你算,你倒是先送上门来了!”

    “哦,那个混蛋啊。”高文面不改色,“我对耍酒疯的人从来不惯着,没打断他的腿就已经很仁慈了。”

    “你再说一遍!”鲍勃扬起了沙包大的拳头。

    罗伊叹了口气,横到中间抬起手:“别打了,自己人!”

    他在地下城帮过鲍勃的忙,因此劝架还是有几分力度的。

    鲍勃瞪着高文,勉强收手坐了回去,语气僵硬:“怎么就是自己人了?”

    罗伊环顾四周。

    鲍勃没好气的说:“有话快说,这里都是信得过的弟兄。”

    罗伊点了点头,正色道:“我们这次来,是准备帮你清剿月见坊的!”

    “什么!”

    他顿时惊得又站了起来。

    黑旗佣兵一众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罗伊。

    “怎么,不信我?”罗伊扬了扬眉毛。

    “不不不。”鲍勃来回踱步着,神色凝重,“兄弟,我领你的情,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得跟团长商量商量。”

    罗伊皱起眉头:“你们的团长回来了么?”

    “快了,一周内应该就能回来,到时候我就带你去见她。”

    “那来不及。”罗伊摇了摇头。

    距离和克莱恩约定的月底结案只剩下两天,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冷静啊兄弟!”鲍勃连忙说道。

    他可能是整个屋子里最容易上头的人,可现在他却在劝罗伊冷静。

    “我知道你身手了得,恐怕也是一名传承者吧?但是你还年轻,死神已经在地下城当了十几年的大王,你确实打不过他,这也不丢人!”

    鲍勃叹息道,“月见坊欺人太甚,我们和它迟早会有决战的一天。等这次团长从墙外回来,我一定争取说服她与你并肩作战,咱们还是再等等吧,不急这一时!”

    “我也有我的苦衷。”

    罗伊看着鲍勃,坚定的说,“我不会让你们送死的,死神由我来处理,你们只需要解决月见坊的打手就好。”

    黑旗佣兵们面面相觑。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这次说话的是咬狼,他左脸上那道延伸至脖子上的刀疤令人印象深刻。

    “明天晚上。”

    罗伊沉声道,“我会进月见坊做诱饵,到时候跟你们里应外合。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如果苗头不对,也方便先行撤离。”

    “干了!”

    咬狼狠狠一拍桌子,双目赤红的看向鲍勃,“人家都说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搁这当缩头乌龟呢?你要不干,我自己跟他干!”

    “说什么屁话,要干就一起干!”

    鲍勃终于下定了决心,也是一拍桌子,怒道,“团长不在,我说了算,明天晚上,说干就干!”

    罗伊略微有些沉默。

    原以为还要多花些口舌说服他们参与行动,但他们对月见坊的仇恨比想象中的还要深。

    他接触地下城的次数并不多,还不甚了解地下城的历史,也不了解月见坊与黑旗佣兵团的恩怨情仇。

    但从上次月见坊与黑旗佣兵团的火拼中可以看出,两家的确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鲍勃他们或许比他更加渴望着杀掉罗曼,击垮月见坊。

    “嘘,鲍勃大哥,老板让你们小点声,别影响店里做生意。”

    一旁隔间里冒出艾琳娜的脑袋,她有些胆怯的提醒道,“不然的话,他说要把你们全部轰出去……”

    鲍勃瞪眼,嗓门很大:“这个老糊涂,我们在谈正经事呢,还惦记这店里的破生意!”

    “我可都听到了!”

    格林老板在隔间里气得破口大骂,“你的脑袋是肌肉做的么?赶着去地下城投胎呢!哪也别去,安安稳稳在店里看家不好吗!”

    “别理那个迂腐的老头。”

    鲍勃撇了撇嘴,目光炯炯的看向罗伊,“真的想好了?你一个上城区的老爷,跟地下城的人非亲非故的,为何要帮我们清剿月见坊,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因为它惹到我了。”

    罗伊笑了笑,“而且,你也不是地下城的人,本可以继承家业安稳过日子,却也做了费力不讨好的事,不是吗?”

    鲍勃沉默了一会儿,大笑起来,露出两排略微泛黄的牙齿。

    “你这人,能处!”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明天晚上,我一定赶到!”

    “一言为定。”

    又聊了一会儿。

    与鲍勃交待完事情后,罗伊正准备离开葬仪馆。

    这时,他看到艾琳娜朝他招了招手。

    带着疑惑来到隔间,只见她小心翼翼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问道:

    “罗先生,您能帮我转交一样东西吗?”

    罗伊顿时明白了几分:“给……夏洛克的?”

    “嗯,我还没有好好的谢谢他。”

    艾琳娜的脸红了几分,有些紧张的说道,“我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最近学了折纸,想着把这些送给他。”

    说着,艾莉娜递过手中的玻璃瓶。

    里面满满当当装了一瓶子的纸花,每一朵都十分精致小巧,看得出来她花了很大的功夫。

    罗伊点了点头,接过瓶子:“我会转交给他的。”

    艾莉娜松了口气,连连弯腰道谢。

    罗伊摆了摆手,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等下次遇到克莱恩的时候,再把瓶子给他就好了。

    他不清楚克莱恩究竟准备做什么,但至少目前,他还算是自己的伙伴。

    黑旗一众人已经开始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与他们告别后,罗伊离开了葬仪馆。

    “高文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注意到一旁的高文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高文努了努嘴,示意借一步说话。

    罗伊望了眼艾莉亚。

    艾莉亚站在原地,朝他摆出恬静的微笑。

    两人略微走远,高文凑到罗伊身边,背对着艾莉亚,说道:“罗伊,我不会过问你的具体计划,我相信你。我已经决定了要帮忙,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做就行。”

    “我唯有一点请求,就是希望这次行动不要带上艾莉亚。她才刚刚觉醒,实力也不够,现在就让她上战场还太早了。”

    高文解释道,“我不是想让她成为温室里的花朵,但地下城实在太过危险,艾莉亚是克里斯蒂安家族的希望,她不能有闪失,希望你能理解。”

    他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诚恳的看着罗伊,“保护她是我如今唯一的目标,为此,你可以尽管把最危险的任务交给我,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虽然他认为罗伊应该也不会把艾莉亚叫上,毕竟对手是四阶亡语,叫上刚刚觉醒、连一阶都没达到的艾莉亚有什么用?

    但潜意识里他还是感到了不安,于是跟罗伊重新做了一遍确认。

    “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她不提这事,我不会让她跟来。”

    罗伊缓缓说道,“但她已经长大了,我们同样需要尊重她的想法。如果她执意要来,我不会阻止,也无法阻止。”

    高文微微一愣。

    在他的眼里,艾莉亚不过是个还会对长辈撒娇的小女孩而已。

    但那是一个多月之前的艾莉亚。

    罗伊知道,现在的她,已经跟之前截然不同了。

    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女仆,回应大家的期待,她抛下自己作为贵族大小姐的矜持,从零开始学习端茶送水,洗衣做饭,打扫卫生。

    这份努力被府里的所有人看在眼里。

    大部分人都曾因为“犯罪者末裔”的身份对她冷眼相待,但她自始至终不曾抛弃过这个姓氏,她一如既往的怀念自己的家人,深爱着这个家族。

    这份坚守令他动容。

    她一直想要成为一名守护他人的骑士,而且也做到了。即使是面对秦柳的威压,她想要守护别人的意志也不曾被磨灭,她因此而觉醒的传承就是上天对她这份意志的嘉奖。

    那晚,艾莉亚如天使般的背影至今还在他的记忆里闪着光。

    这个有点憨憨的,还有点中二的女孩,怀抱着赤诚而纯粹的理想,仿佛冬日里的暖阳。

    只是看着她努力适应新生活的样子,就能感觉到内心泛起一股温暖。

    她早已拥有自己的意志。

    “我跟她说几句。”高文深吸一口气,走向艾莉亚。

    罗伊没有跟过去,留在原地眺望着远方。

    他当然知道艾莉亚给高文的答复是什么。

    不管是作为女仆也好,骑士也好,她都会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不一会儿,罗伊听到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少爷,久等了。您还有什么事要办吗?”艾莉亚问道。

    罗伊转过头,高文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看来他并没有扭转艾莉亚的心意。

    “回家吧。”罗伊向前走去。

    “嗯。”

    艾莉亚应了一声,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她离得并不远,就在罗伊侧后方半个身位,只要稍稍偏过头,就能与她交谈对话。

    这也是他中意艾莉亚的地方。

    她从不会高谈阔论自己的意见,也从未干涉过罗伊的想法。

    作为罗伊的女仆与骑士,她的使命与职责唯有陪伴与守护。

    少数的几次吐露心声,也是在夜深人静,二人独处时。

    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会卸下自己身份的伪装,成为男孩面前那个柔弱的女孩。

    “少爷。”艾莉亚突然轻唤道。

    “嗯?”

    “我还从没去过地下城,下次您去的时候,可要记得带上我。”

    “那里会弄脏你的手。”

    “我是您的骑士,少爷,这是我的职责,如果能帮到您,那便是我的荣幸。”

    “那里会死很多人,或许也包括我们。”罗伊偏过头去,注视着艾莉亚,“你确定?”

    “我明白的。”

    艾莉亚和罗伊对视,认真的回答道,“我愿意。”

    这就是她的回答,也是她的觉悟。

    微斜的暖阳照在少女白净的脸上,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向阳一侧的脸庞明媚动人。

    罗伊有些发呆。是错觉么,总感觉这个小妮子越来越好看了。

    艾莉亚并不属于那种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绝色美女,虽然漂亮,但和锋芒毕露的惊艳又是两码事。

    她有一种邻家小妹妹般的温柔气质,十分好接近,每次见到她,都会觉得她越发顺眼。

    待有朝一日察觉的时候,才意识到她的美貌原来不输他曾见过的任何人。

    罗伊下意识的想伸出手揉揉她的脑袋,手伸到一半,却突然觉得光天化日之下的,这种举动似乎有些轻薄和暧昧。

    不由尴尬的停住,想要把手缩回去。

    艾莉亚眨了眨眼睛,脸颊有些泛红,轻轻垂下了头。

    罗伊装作随意的揉了揉她的脑袋,随后快步继续向前。

    艾莉亚双手抱头,似乎在确认脑袋上残留的温度,接着抿起嘴角,紧紧跟上罗伊的脚步。

    一主一仆迎着斜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