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四十七章:烛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城区,亚当斯府。

    富丽堂皇的书房内,西姆斯正与罗曼对饮。

    壁钟的时针指向十点,算算时间,阿瑟就要参加完聚会回来了。

    “一天过得真快,看来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罗曼望了一眼漆黑的窗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

    今天的他并没有穿着黑斗篷,而是一身的正装,看起来仿佛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贵族。

    “差点忘了,明天有一场欢送会,记得来参加。”

    西姆斯将一张请帖推给他,“亚伯拉罕家的人也会到场,关于卿一事,到时候你就跟他们谈吧。”

    罗曼接过请帖收进怀里,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这次还得感谢你牵线搭桥。”

    “都是老同学,应该的。”西姆斯颔首。

    西德尼亚所有的传承者尽皆毕业于传承者学院,即使毕业后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学生时代的情谊保持一生都是很常见的事。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书房房门被敲响。

    “进来。”

    一名仆从应声推门而入:“大人,阿瑟少爷跟同学去地下城玩了,可能还要一些时间才能回来。”

    西姆斯皱起眉头:“和谁去的?去哪儿了?”

    “是,和罗伊少爷去的月见坊。”

    西姆斯和罗曼面面相觑,前者微微皱起了眉头。

    罗曼向他提到过,半个月前,罗伊曾来到了地下城,调查到了月见坊的蛛丝马迹。

    西姆斯示意仆从退下,罗曼摇了摇头,这才说道:“我亲自为罗伊施加的精神诱导,绝对不会有问题。”

    精神诱导这个技能强大就强大在于,一旦它成功,目标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已经被动了手脚,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行为已经发生了异常。

    就好像真正的精神病人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也不会主动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一样。

    只要不接受净化这类能驱散异常状态的技能治疗,精神诱导的效果甚至能够持续终生。

    “难道只是巧合?”

    西姆斯喃喃自语。

    “我回去一趟就知道了,那是我的地盘,你不用担心。”

    罗曼从容的抚平衣服上的褶皱,离开了书房。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壁钟秒针走动时咔嚓咔嚓的轻响,以及壁炉内柴火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外面寒风拍打窗户的呼啸。

    西姆斯的脸色不断的变化着,脑海里快速闪过一连串的信息,总有一种违和感萦绕在心头。

    罗曼提醒得没错,这个案子其实很早就可以结案了,却被一直拖到了今天。

    今天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也是结案的最后一天。

    会节外生枝吗?

    想了想,西姆斯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到门口披上一件黑色风衣,径直走了出去。

    “天那么晚了,父亲接儿子回家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他推门离开了亚当斯府。

    ……

    地下城,月见坊。

    三楼的贵宾包厢内,罗伊和阿瑟面对面坐着。

    “哎呀呀,这不是阿瑟少爷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也不知会小的一声,好让小的提前给您准备一下惊喜。”

    一名化着浓妆的老鸨正搓着手,恭敬的弯腰站在一旁,对着阿瑟谄媚的笑道。

    “没事,就和同学一起玩玩,有什么就来什么。”

    阿瑟舒服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慢条斯理的说道。

    “好嘞!”

    老鸨暂且退下,一旁的侍者相继端上美酒佳肴。

    “没想到你还是这里的常。”

    罗伊笑了笑,“看来是我班门弄斧了。”

    呆在自己的主场,阿瑟说话的声音也响亮了起来,他仰起来头,自得的说:“我和这里的老板很熟,在整个地下城都玩转的开。若是以后想来这里,报我的名号就是。”

    罗伊没有接话,两人本就不熟,直到今天之前都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能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坐着聊天已经是奇迹了。

    彼此也都是少年心气,心态还远远没有老成到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地步。

    就在气氛逐渐冷淡下去的时候,老鸨带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来了。

    “两位少爷挑挑,这些都是我们新进的货。”

    老鸨让这群姑娘站成一排,然后讨好的看着阿瑟。

    “就这货色?”

    阿瑟夹了一口菜,瞥了她们一眼,不由皱了皱眉头,随手抬起酒杯,向其中一人泼去。

    “连小屁孩都拿来充数,你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被泼了个正着的是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一时间手足无措,脸上和身上的酒水擦也不敢擦,只是沉默着低着头,浑身颤抖着,紧紧拽住一旁女人的手。

    老鸨连忙赔笑道:“少爷有所不知,这两人其实一对母女,这种玩法最近还挺流行的,不过如果碍了少爷的眼,我立刻叫她们滚蛋!”

    阿瑟这才注意到小女孩身边的那个女人,虽然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但生得还算白净,长得也还行,眼神不由微微一动。

    一旁的罗伊却是面露厌恶之色,连连摆手道:“让她们滚蛋吧,别打扰我们的兴致。”

    “是是是。”

    老鸨偷偷瞥了阿瑟一眼,看他没有说话,便挥了挥手把那对母子带下去了。

    在离开包厢之前,小女孩感激的看了罗伊一眼,拉住女人的手臂,轻声说道:

    “妈,那个大哥哥就是之前给我们钱的人。”

    女人神色一动,回头望去,只来得及看到一扇已经关上的门。

    “走快点,别叽叽喳喳的!”

    守卫的语气十分不耐烦,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将她拽到楼下的休息室门口。

    “我们会走,别拽我妈妈!”小女孩看着女人胳膊上的红印,眼睛瞪出了泪花。

    守卫却是无动于衷,他上下打量着女人的身体,那件轻薄的连衣裙不仅起不到遮盖身体的作用,反而因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感让他觉得饥渴难耐。

    女人的身材并不算丰满,不过被拐到月见坊的女人大多是这样,都是无依无靠而且吃不饱饭的穷鬼,当然丰满不到哪里去。

    也正因如此,即使糟蹋她们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心里的邪火一旦被点燃,他也便无所顾忌,哈哈笑道:“楼上的大人物看不上你,那就来陪老子乐一乐!”

    说着,他直接把女人连带着小女孩一起推进了一旁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随后反锁上门。

    这里并不是招待人的地方,因此也没有亮堂的夜明灯,桌上只有几根蜡烛发出橙黄色的光芒。

    因为猛烈的开关门带起了一阵气流,屋内的烛火被吹得几近熄灭,但最后又顽强的直立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密闭的房间,还有男人与女人,谁都能猜到接下去会发生些什么。

    那守卫将女人推倒在地,同时朝小女孩凶神恶煞的瞪了一眼:“别打扰老子的兴致,否则宰了你!”

    小女孩露出绝望的神情,她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双手用力的捂住嘴巴,眼泪止不住的流。

    生在地下城,她从来没有见过天上的太阳,只觉得世上发生的一切疾苦都是向来如此。

    明明应该是已经习惯的事,为何当绝望再次来袭的时候,内心深处依旧感觉到无比的悲伤呢?

    小女孩蜷缩在角落啜泣着,而身下的女人早已认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守卫满意极了,一股强烈的兴奋伴随着征服感席卷全身,他以最快的速度解下腰带,然后俯下身去——

    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陡然睁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

    女人就在他的身侧唾手可得,可他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一把长剑从背后刺穿他的胸膛,然后将他钉在了地上。

    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影站在他的身后,没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或许她原本就藏在这间昏暗的休息室里。

    她背着一个黑匣子,昏黄的烛光将她的背影打在墙上,拉得斜长。

    她拔出那把长剑,然后竖起食指,朝小女孩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女孩依旧捂着嘴巴,忙不迭的点着头。

    她充满泪水的眼眸中,倒映着摇曳的烛火,以及那个此刻比谁都高大伟岸的黑色身影。

    ……

    三楼,包厢内。

    阿瑟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所有的女人都看不上,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刚才老鸨叫的那批姑娘,罗伊竟是统统把她们打发走了。

    他又看了看罗伊面前的菜肴和美酒,直到现在都没有动过一口。

    “我喜欢什么类型的?这是个好问题。”

    罗伊摸着下巴,玩味的看着他,“我喜欢艾莉亚这样的,你能给我找一个来吗?”

    阿瑟面沉如水,眼角直跳,沉声道:“你是在玩我?”

    “话怎么说得那么难听,我可不玩男人。”

    罗伊微笑,“我只是听说月见坊的老板手眼通天,在地下城凡是他想要的,就没有他得不到的。让他找个女人,不困难吧?”

    阿瑟的嘴唇抖了抖,心里忽然想起父亲和罗曼对他嘱咐过的话。

    现在还不能招惹是非,不要急着跟罗伊作对。

    等风头过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于是他按捺住心中的焦躁,随口说道:“好啊,到时候我让他留意一下。”

    就在这时,外面的声音陡然嘈杂了起来。

    “什么玩意儿,有人闹事?”

    他不由皱起了眉头,刚想站起身去窗前看一眼,门口闯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服务员。

    “不好了少爷,有人来这里砸场子,要不我送您从后门先走?”

    “有人砸场子!?”

    阿瑟惊疑不定的望向罗伊,他可是知道月见坊在地下城的名声有多响亮,怎么可能有人来砸月见坊的场子,还是在他刚来不久。

    这真的只是偶然?

    罗伊看上去没有半分震惊,身体微微前倾,好整以暇的说道:

    “怕什么,月见坊的老板号称地下城的死神,又是四阶亡语,背后还有骑士团的某些家族在暗中支持,怎么可能搞不定这种小场面?”

    阿瑟的背后倏然冒起冷汗,罗伊居然对罗曼的身份知晓得那么清楚,即使是他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他的手连忙伸向腰间的长剑,就要站起身来。

    罗伊的动作更快,他几乎与阿瑟同时出手。

    阿瑟的右手才刚刚握住剑柄,罗伊已经擒住了他的手腕,令他的剑再也拔不出来半寸。

    同时,罗伊的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脑袋,一把拉了过来,狠狠的朝茶几上砸去!

    “啪——”

    玻璃制的茶几跟阿瑟的脑门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直接被砸穿。

    右手被按住,脑袋被压在地上,阿瑟下意识的左手撑地,想要借力站起来。

    罗伊突然松开手,迅速从腰间拔出匕首,朝阿瑟的左手刺去。

    被灌注了灵力的匕首毫无阻碍的刺穿阿瑟的手掌,嵌入木质地板,将他的左手死死钉在地上。

    “啊!!!”

    阿瑟趴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被贯穿的手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制服他只是一瞬间的事,对罗伊来说,现在的阿瑟连向他拔剑的机会都没有。

    罗伊从他身旁经过,顺手拔出他腰间的长剑,没有多作停留,就这样持剑消失在了房间里。

    阿瑟快要疯了,他哪有精力管罗伊去了哪里,他用仅存完好的右手颤颤巍巍的伸向那把匕首,想要把它拔出来。

    对剑修来说,用剑的手就是他的命,就算贯穿的只是左手,这也把他吓得肝胆欲裂。

    但他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

    一个黑色斗篷走到他眼前,手里明晃晃的剑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

    更令他心惊胆战的是,这把剑的剑身上居然还残留着不知道是谁的血迹。

    当他看到黑色斗篷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是罗曼来救他了,但他很快醒转过来,他从来没看过罗曼用剑。

    他如丧家之犬般狼狈的趴在地上,甚至不敢抬起头与那黑色斗篷对视。

    可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阿瑟。”

    这个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却没有往常那股温柔的感觉,反而像是带着压抑着的怒火与丝丝的冷意。

    “看着我!”

    那道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阿瑟的身体微微一颤,抬起头来,看不到她隐藏在阴影中的姣好面容,只看得清那抹鲜红的薄嘴唇和精致的下巴,以及从兜帽底下漏出来的几缕淡金色长发。

    她平静的问道:“为什么要陷害我的父亲?”

    这句话看似是疑问句,却并未寄希望于让他回答这个问题,仿佛这只是她的喃喃自语。

    阿瑟挣扎着用力仰起头,想看清楚她此刻的表情:“不是的,艾莉亚,你听我说……”

    “不要乱动。”

    她将剑插在阿瑟的面前,闪烁着寒光的剑锋离他的鼻子不过咫尺,语气没有丝毫的迟疑。

    “否则,我不会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