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五十七章:城区暴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伊好歹来过几次下城区,对这里的街道还算有印象,不一会儿便寻到了一处烟花店,那里果然还售卖着一些数十响的大规格礼炮。

    这家烟花店的地理位置不错,店门前的大道直通城门,毗邻佣兵公会,来往的人流量非常大,生意也很兴隆。

    罗伊吩咐车夫把马车停到一边,把已经采购来的年货放在车上,随后拉住艾莉亚的手往人群里挤去。

    这家烟花店售卖的烟花种类特别齐全,大大小小的都有,但在店里忙着张罗的居然只有一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店员还是老板娘。

    过了一会儿,艾莉亚便选好了烟花礼炮,有些因为体积比较大,不方便拿过来,罗伊便走到小姑娘跟前,指了指艾莉亚的方向,问道:“一共多少钱?”

    “啊,请稍等。”

    那姑娘正在给其他人找零,她礼貌的回了一句,这才看向艾莉亚,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确认道:“您要买的那款礼炮,是红色款的,还是金色款的?”

    罗伊微微一愣,转过头重新确认了一遍。

    那款礼炮通身被醒目的金色纸皮包裹,有什么再次确认的必要吗?

    “金色款的。”

    罗伊一边说道,一边仔细打量着她。

    这是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女,有着一头秀丽的碧色长发和一双大大的灰色眼睛,但若是仔细望去,就会发现这双眼睛虽然看向他的方向,眼神中却没有焦点。

    这是一双精致却毫无生气的、人偶一般的眼睛。

    盲人?不,但她确实又看得见东西,否则怎么可能承担店里的收银工作?

    还是说,她是色盲?

    “啊,那一共是一百零七索尔,我给您抹个零,就一百索尔吧!”

    少女轻快熟络的应道。

    “还挺便宜……”罗伊扬了扬眉毛,将心中所想抛到脑后,爽快的付了钱。

    下城区的物价确实比上城区便宜好多,要是放在上城区,恐怕单单这款金色礼炮就不止这个价格了。

    “哟,这不是罗先生吗?”

    身后突然传来粗犷的声音,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

    罗伊抬头一看,不由露出一丝笑容:“真巧啊,鲍勃,竟然在这里也能遇见你。”

    “可不是吗?上城区的老爷居然来下城区,真是难得。”

    鲍勃拍了拍他的肩膀,“来买烟花?”

    罗伊点了点头:“你呢?”

    “哈哈,这家店就是咱们黑旗开的,我们没事的时候也会过来帮帮忙。”

    鲍勃爽朗的笑道,朝那名碧发少女招了招手:“夜莺,该换班了,你快去吃饭吧!”

    被叫做夜莺的少女同样回以一笑:“辛苦你了,鲍勃大哥,对了,咬狼大哥呢,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咬狼?他说他午饭没吃饱,估计是到路边摊上买烧饼去了吧……”鲍勃回首扫视了一下人群,嘀咕了一声。

    “哎,不管他,话说我们家的团长已经回来了,她还挺想见你一面的,但快过年了嘛,最近也忙,一直找不到机会。

    “高文那家伙也加入我们团了,他不是你朋友吗?最近你约个日子,大伙一起聚聚呗。”

    “行啊。”罗伊点了点头。

    他正想着接下来还有时间,既然已经来到了下城区,要不要顺便去拜访一下高文和那位神秘的黑旗佣兵团团长。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

    好像是有人在吵架,而且声音越来越大,鲍勃顿时竖起眉头,拨开人群,大踏步走了出去。

    “谁敢在我们地盘闹事?”

    他瞪圆了眼睛,随后看到了其中一名当事人。

    “咬狼?”鲍勃愣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

    烟花店附近的一处小吃摊上,咬狼正抓着一个年轻人的衣领,一脸怒不可遏的凶样。

    他穿着一身佣兵皮甲,背着一把砍刀,脸颊上的那道延伸至脖子的疤痕在此时显得狰狞可怖。

    “你他妈,再说一遍。”咬狼盯着年轻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家都是在这里吃饭的,我凭什么不能坐在你旁边?”

    那名年轻人衣着得体,看起来是家境不错的城区人,虽然被咬狼抓住衣领,脸色涨得通红,嘴上却也毫不示弱,一边挣扎一边破口大骂道: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一个地下城贱民还想坐我旁边?怕不是想偷钱吧!你们这帮贱民除了犯罪以外还能做什么?现在你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人吗!”

    “你他妈!”

    咬狼怒目圆睁,举起沙包大的拳头。

    作为一名正值壮年的现役佣兵,若是他全力一拳砸在普通人的脑袋上,哪怕不死,估计也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

    放在城区,自然是毫无疑问的犯罪行为。

    “咬狼,怎么回事?”

    鲍勃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捉住咬狼的手腕,低喝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要冲动。”

    马上就要到神启日了,而且地下城的犯罪风波才刚过去,现在打人怕是会惹上不小的麻烦。

    咬狼喘着粗气,但他终究放下了拳头,抓住年轻人衣领的那只手也松了一分。

    那年轻人一直挣扎着想要甩开咬狼的手,这时突然觉得衣领上的压力一松,想也不想的,左手摸到一个还盛着面汤的碗,将那碗狠狠拍在咬狼的脸上。

    “啪!”

    那碗在咬狼的颧骨上磕出一道红印,碗里的面汤不仅洒在他的脸上,也连带浇湿了咬狼身后鲍勃的衣服。

    趁这个机会,年轻人终于甩开了咬狼的手,起身退回到人群里,随后怒喝道:

    “连上城区的贵族都敢杀,现在还有什么是你们这群暴徒不敢做的?

    “野蛮的地下城贱民,给我们滚出城区!”

    这声怒喝后,人群略微安静了几分,随后竟然响起了应和声。

    “对,地下城贱民都滚出城区!”

    “滚出城区!这里是我们的家!”

    “滚出城区!”

    “滚出城区!”

    咬狼被那猝不及防的面汤烫伤了眼睛,他一抹脸上的污渍,暴怒的站起身来,手往背后的砍刀上摸去:“你他妈找死!”

    “杀人啦,地下城的歹徒要在城区杀人啦!”

    年轻人在人群里声嘶力竭的喊道。

    “喂,喂,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小吃摊离旁边的佣兵公会不过几步之遥,如今这声势越闹越大,终于把在佣兵公会里喝酒打诨的各路佣兵们吸引出来了。

    做佣兵的人有八成都是地下城出身,他们出门后,听到人群里有人喊“地下城贱民”和“地下城的歹徒”,火气立马就冒了上来。

    一些性情暴躁者,甚至直接拔出了身上的武器。

    “城区佬,你们找茬是吗!”

    “我忍你们很久了!”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在人群中点燃了烟花爆竹,朝佣兵们身上丢去,同时还混杂着难听的咒骂声。

    “滚出城区!地下城的贱民!”

    “就是因为你们,城区的犯罪率才那么高,一群未经开化的野蛮人!”

    “你们就该永远呆在地底下,别在城区里丢人现眼!”

    噼里啪啦的烟花爆炸声以及人群的咒骂声成了引燃佣兵怒火的最后一根导线,他们愤怒的冲入人群,与城区人扭打了起来。

    “大家冷静,大家冷静!”

    鲍勃高举双手大喊,但很快就被淹没在混乱的人群中。

    直到有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位脸上挂彩的佣兵明显上了头,竟是抽出腰间的弯刀,将与他缠斗在一起的城区住民的手直接砍断!

    断手在空中飞舞,那人倒在地上,创口处血流如注,人群安静了一瞬间,随即而来的却是更大的疯狂与混乱。

    “佣兵杀人啦!”

    “我们跟他们拼了!”

    “守护我们的家园,把他们赶回地底!”

    当有人的刀先染上了红,场面就已无法阻止。

    “完了。”鲍勃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空气里漂浮着烟花爆炸的火药味与鲜血飞溅的铁锈味,罗伊站在门口,愕然的看着眼前混乱的乱斗景象,喃喃道:“怎会这样……”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一出有预谋的恐怖袭击,但他看得清清楚楚,就连那些看起来完全没有接受过战斗训练的一般路人,此时也义愤填膺、一脸狂热的加入到了这场乱斗中去。

    他们似乎是真的认定对面的佣兵是自己的敌人,是十恶不赦的歹徒,而自己,便是守卫城区的勇士。

    “鲍勃大哥,咬狼大哥!”

    那名叫做夜莺的少女也挤到了门口,急切的喊道,“你们没事吧!”

    然而她等到的,却是众人那一道道意味难明的眼神。

    “这家店好像也有地下城背景。”

    “错不了,这里就是佣兵的地盘。”

    “哼,霸占了城区最好的一片地段,我们的生意都要做不下去了,地下城的贱民就是只会吸我们城区血的寄生虫!”

    “砸了它!”

    “……”

    在极端情绪的裹挟下,一群人悍然冲进了烟花店,开始毫不讲理的打砸起来。

    “少爷!”

    艾莉亚在人群中发出惊呼,四周全是人,她与罗伊断了联系。

    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手从人潮之中伸了出来,将她一把拉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