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五十八章:暗流涌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伊伸出手,一把将艾莉亚拉到怀里,表情凝重:

    “抓紧我,这里要出大事,我们赶紧离开!”

    “嗯!”艾莉亚抓住罗伊,与他逆着人潮冲出烟花店。

    少年的身形并不算强壮,但他此时张开的臂弯就是少女最安全的避风港。

    两人回到马车旁,车夫伸出好长一脖子看着烟花店的方向,啧啧道:“打起来好啊,早就看地下城的人不爽了。”

    “把她送回去。”罗伊将艾莉亚抱上马车,然后朝车夫叮嘱一声,抬脚就要往烟花店那里走。

    艾莉亚却抓住罗伊的手不愿松开:“你要去,我也去。”

    罗伊看了看艾莉亚,又望了一眼烟花店。

    这时,街道的尽头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哨响,一队西德尼亚守城军火速朝这边赶了过来。

    军队出动了,暴乱应该很快会被镇压下去,罗伊心中稍微有了点底,于是也跟着上了马车。

    “那就等下再去看望他们吧,现在就先不过去添乱了。”

    ……

    世界历994年12月28号,下城区三区发生了性质恶劣的持械聚众斗殴事件,统计截止到当晚,死者十二名,伤者八十余名。

    事后,这场城区暴乱被定性为地下城与城区之间的帮派斗争,守城军一口气逮捕了在场的一百多人,才把这场暴乱镇压了下去。

    这是西德尼亚百年来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城内暴乱事件,而它注定会连同接踵而至的某项计划一起,被载入西德尼亚的史书,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时针指向晚上七点,西德尼亚神殿的最高楼层,神殿议事厅的灯光还没有熄灭。

    “吱嘎——”

    直到议事厅的大门从内往外缓缓推开,十数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是议事团的议员,而他们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各个神殿世家的家主。

    他们便是西德尼亚真正的掌权者,由他们组成的议事团,掌握着西德尼亚乃至伊甸大陆全人类的命运。

    这群人大多已有些岁数,或是双鬓微白,或是皱纹初显,而在这帮中年人当中,有一位黑发年轻人分外引人注目。

    克莱恩·佛罗伦萨,作为神殿世家佛罗伦萨的继承人,他是以提案者的身份参加这次神殿会议的。

    而他的提案,便是曾经被议事团搁置了三百余年的卫星计划。

    会议开始之前,其实他对这份提案能否通过并没有十足的信心,唯一让他宽慰的是,他的好友薇拉·艾尔兰已经答应他,艾尔兰家族会在会议上对提案投赞成票。

    艾尔兰家族作为裁决一席的代表,同时是议事团的首席,拥有投两票的权力,并且在议事团中声望也很高。

    有它支持,或许就能在这场议会上通过这项计划。

    但克莱恩没想到,这一切竟然发展得如此顺利,以至于完全偏离了他的预想轨迹。

    就在神殿会议开始的一个小时前,议事团接到了一份警报:下城区三区发生大规模的城内暴乱,并且已经出现了人员伤亡!

    而根据调查,这场暴乱的导火索,正是地下城住民与下城区住民常年积累的摩擦所致。

    维护西德尼亚的和平乃是议事团的第一要义,无论神殿世家之间的利益倾轧有多么暗潮汹涌,但在大是大非上,它们心里自有一杆秤。

    地下城的问题,确实已经到了不可再拖的地步。

    于是,在这场突发事件的推动下,以安置地下城住民为目的的卫星计划终于以大多数赞成票顺利通过。

    然而,身为这项计划的提案者,此时克莱恩却阴沉着脸,显得心烦意乱。

    “泰隆阁下,令郎在方才会议上的表现真是出色,我在这般年纪的时候,连议事厅的大门都还没迈进去过呢!”

    会议散场的时候,一名西装革履的金发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对克莱恩身边的一名中年人搭话笑道。

    泰隆·佛罗伦萨,月影一席代表佛罗伦萨家族的家主,现年五十六岁,中年得子,如今两鬓已有些斑白。

    他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里昂阁下,我家这小子好高骛远,前不久还犯下大错,你可别老夸他,把他惯得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哪里哪里,单这份敢在议会上侃侃而谈的气魄就值得我的称赞。”

    里昂看向克莱恩,赞许道,“对于卫星计划一事,我还有不少疑问,克莱恩,不如随我一同吃个饭,为我答疑解惑?”

    克莱恩看向泰隆,泰隆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好好表现。”

    表现?表现什么,表现如何为家族争取利益,戴罪立功吗?

    克莱恩垂下眼眸,露出一抹意味复杂的苦笑。

    帕拉丁家的马车已在神殿门口等了许久,回到帕拉丁府邸后,里昂和克莱恩相继就坐,面前是一桌美酒佳肴。

    “怎么,有心事?”

    里昂举起酒杯,“说起来在克里斯蒂安家族的案件中,我也算是承了你一次情,如果你有什么为难的,不如让叔叔我帮你参谋参谋。”

    克莱恩与他碰了碰酒杯,象征性的放在嘴边抿了一小口,叹道:“人算不如天算,我开始后悔今天在会议上提案卫星计划了。”

    “哦?这是为何。那突如其来的城区暴乱使得所有人都不得不重视你的提案,解决地下城的问题已是迫在眉睫,这难道不是天赐良机?”

    克莱恩摇了摇头:“里昂大人,你应该明白,卫星计划的初衷是让地下城住民不必活在暗无天日的地底,能在荒野上开拓自己的家园,过上更好的生活。

    “可在城区暴乱的节点下推行这一计划,在外人眼里看来,就好像变成了是我们神殿偏袒城区住民,排挤地下城住民,把他们驱赶到荒野上一样。

    “出发点从帮助地下城住民开拓新的家园到将地下城住民赶出西德尼亚,这当中的区别可太大了。”

    “你考虑得太多了。”里昂平静的说道,“无论他人如何想,我们要做的依然是推行卫星计划,这一点不会改变,最后不过是殊途同归罢了。”

    “里昂大人,这可不是殊途同归。”

    克莱恩站起身,走到窗前,凝望着这座古老悠久的城市。

    “是什么让全人类团结凝聚在一起,建立了这座西德尼亚?是团结,是归属感,是人心所向。我们凭此抵御恶魔,最终抵达了世界树的脚下。

    “所谓西德尼亚,不代表领土和财富,它是人类信仰与意志的化身。

    “可现在,城区暴乱引燃了人与人之间矛盾的火花,人心散了,若是他们就这样带着对城区人民的误解和怨恨离开西德尼亚,您觉得,他们未来还会对西德尼亚有归属感吗?还会服从西德尼亚的安排吗?

    “而西德尼亚,却是绝对不会允许卫星城脱离自己的掌控的。

    “当地下城住民把偏见和仇恨带往卫星城,届时,摆在议事团面前的,可就不止是城区住民与地下城住民之间的矛盾,而是西德尼亚与卫星城之间的战争了。”

    克莱恩把“战争”二字咬得分外清晰。

    “是吗?我倒是不这么认为。”里昂依然安稳的坐在座位上,慢悠悠的品茗着杯中的美酒。

    “你以为西德尼亚的根基是那群普通人?错了,是传承者。”

    他的眼神凌厉起来,“有我们在,卫星城永远只会是卫星城,我们可以扶持它,也可以毁灭它,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误会都会迎刃而解。”

    “就好像曾经的艾尔兰家族,如果它再强大一点,或许西德尼亚现在还是君主专制,哪还有什么自由与平等?”

    克莱恩倏然回过头:“里昂大人,你可知道这三百年来,地下城住民与城区住民之间的矛盾为什么好巧不巧的,偏偏在这个时候就爆发了?”

    你当然应该知道,因为你就是这场暴乱的幕后推手。

    为了赢得骑士团大选,为了衬托出克里斯蒂安家族冤情昭雪的悲情,为了宣传神圣骑士的不屈和英勇,拔高神圣骑士团在群众心中的地位。

    就势必需要一种邪恶与光明的神圣骑士相抗衡。

    而这个反派角色,里昂选择让地下城买单。

    这一个月来,他不留余力的鼓动报社向民众宣传地下城的黑暗与肮脏,借此炒作神圣骑士艾莉亚对抗地下城犯罪的光辉事迹。

    这使得大多数城区住民对地下城住民的成见越来越深,最终在新年到来的前夕,这份矛盾达到了临界点。

    如今发生的这一切,都远非克莱恩所愿。

    他帮助克里斯蒂安家族平反,一方面是出于对正义的恪守,对家族龌龊之事的叛逆,另一方面也是想借此让议事团正视地下城的问题,重新启动卫星计划。

    仅此而已。

    他从来没想过这会导致地下城与城区的对立。

    “你太看得起我了,地下城与城区的矛盾素来已久,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事情。”

    里昂淡淡的说,“我很感谢你帮了我的忙,但克里斯蒂安家族的冤情昭雪就代表着神殿曾经做出了错误的判决,神殿也是需要一个台阶下的,事情发酵到这一步,或许也是必然。”

    克莱恩露出讥讽的笑容:“这个台阶……就是把所有地下城住民抹黑成无恶不作、胆大包天的罪犯?

    “然后,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说:看,不是我们失误了,要怪就怪歹徒太凶恶,太狡猾?”

    “克莱恩!”里昂用指关节敲了一下桌子,提醒道。

    “抱歉,是我失言了。”克莱恩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来,“那么,里昂大人,这次您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呢?”

    “我了解你父亲泰隆阁下,他是一个很会审时度势、极端冷静的人。”

    里昂重新看向克莱恩,“你能说服令尊帮你在会议上提案卫星计划,想必,佛罗伦萨家族已经展开了一系列行动,使自己能在卫星计划中占据主导地位。”

    这才是这场晚宴的正戏,两大家族会在这场晚宴中分食卫星城的大蛋糕。

    克莱恩垂下眼帘:“这种大事,您直接与我父亲商量岂不是更好?我才刚刚卸职,现在的身份不过是传承者学院的一名学生而已。”

    “即使你已经被守夜者除名,你也是泰隆的独子,未来依然会继承佛罗伦萨的家业。”

    里昂轻笑道,“令尊在培养你。下午,他让你在议事厅内亮相,将卫星计划全盘托付给你,就是在考察你是否拥有成为下任家主的魄力。”

    “你应该有很多想做的事吧?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会帮你向令尊证明,你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家主。”

    他站起身,朝克莱恩伸出手,“西德尼亚的变革就在今日,而帕拉丁家族,将决定与佛罗伦萨家族共进退。”

    ……

    第二天清晨,西德尼亚晨报刊登了昨日城区暴乱的新闻。

    吃完早饭,罗伊放下报纸,和艾莉亚一起驱车前往了下城区。

    在拜访了葬仪馆,发现门关着后,他们又回到了昨天发生了暴乱的地方。

    昨日守城军这块区域拉起了红线,直到今天早上,封锁才被解除。

    事故发生地,佣兵公会门口的这条街道依然是一片狼藉,街边随处散落着各种垃圾和被拆得七零八落的椅子腿,碎碗,甚至是崩了刃的武器……

    足以见得昨日的暴动有多么疯狂。

    罗伊缓缓向前走去,那家烟花店还开着门,只是门口的招牌被劈成了两半零落在地上,一旁到处散落着烟花礼炮的残骸,不知被哪帮暴徒给通通砸烂了。

    那名碧发少女正拿着扫帚低头清理着屋内的一片狼藉,听到脚步声后,她犹如惊弓之鸟一般肩膀一抖,迅速抬起头来,警觉地望着门口的方向。

    昨日那热情活泼的神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警戒的神色和憔悴的脸庞,万幸的是,身上倒没有发现明显的伤痕。

    “你叫夜莺,是吗?”

    罗伊停下脚步,说道,“我是鲍勃和咬狼的朋友,昨天在这里和鲍勃聊过天的,还记得吗?”

    少女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那么,能告诉我他们去哪了吗?我刚刚去了葬仪馆,没见到他们人,我很担心他们。”

    “他们……”少女咬着嘴唇,“他们被守城军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