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五十九章:瞳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烟花店里,罗伊和艾莉亚正在帮夜莺收拾屋内的残骸。

    在这过程中,他们也打听到了守城军赶到之后发生的事。

    离这里最近的守城军虽然及时赶到,但是面对已经陷入暴走状态的人群,他们人手不足,无法在第一时间控制现场。

    因为毗邻佣兵公会,这条街上的店家大多是佣兵势力的资产,多多少少有些地下城的背景,所以同样被憎恶地下城的愤怒人群盯上。

    当守城军的援兵赶来支援时,大多数店铺都已经被砸烂,同时,地下城和城区的两方势力也彻底杀红了眼。

    最后,还是军方的传承者出手,才将这场暴乱镇压了下去。

    因为性质极端恶劣,守城军抓走了现场的所有人,若不是夜莺趁着守城军四处抓人的空档侥幸逃脱,她也会像鲍勃和咬狼一样被暂时拘留起来。

    “我原本想拉着鲍勃大哥和咬狼大哥一块走的,但是来不及……”夜莺低声道。

    看着她低落的神情,罗伊也有些愧疚,或许昨天他应该留下来帮帮鲍勃他们的忙。

    可当时事发突然,谁也不知道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聚众斗殴,亦或是一场杀机四伏的、有预谋的埋伏?

    所以当时他的脑海里,除了第一时间保护艾莉亚的安全外,别的什么也没有去想。

    即使现在罗伊已经知道了,这场暴乱的双方都是普通人,艾莉亚作为已经觉醒的传承者,自身拥有不逊于成年男性的身体素质,就算不保护她应该也没有大碍——

    但他依然不敢去赌,也不会后悔当时自己做出的选择。

    而且,就算去帮了,又能帮什么呢?帮地下城的人一起打城区住民吗?

    这无法解决问题,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

    “对了,你说鲍勃和咬狼被暂时拘留起来了?”罗伊突然想起来这一茬,“我去把他们保释回来吧。”

    夜莺连忙摆了摆手:“不用麻烦您了,瞳恩姐姐已经过去了。”

    她很相信瞳恩的办事能力,在她的印象里瞳恩就是一个超人——

    不仅将整个黑旗佣兵团打理的井井有条,在荒野上建起了小有规模的聚集地,而且还左右逢源,即使是跟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守城军也能谈笑风生。

    毕竟佣兵常年出入城墙,跟守城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处理好和他们的关系,佣兵团就能省下很多麻烦。

    “瞳恩……我记得是黑旗佣兵团的团长,她出面或许更合理一些。”

    罗伊点了点头,“话说回来,你也是黑旗的佣兵?”

    看夜莺的身材挺单薄的,不像是浑身肌肉的暴力女郎,最开始还以为她只是被黑旗聘来的店员,并不是什么佣兵。

    现在却发觉她的语气仿佛和鲍勃、瞳恩这些佣兵团“高管”非常熟络,如同佣兵团的核心成员一般。

    “我是黑旗的佣兵哦,我还有佣兵团的挂牌。”

    夜莺小心翼翼的从衣领里拉出脖子上的佣兵挂牌。

    这是由黑色细绳串起来的两张半个巴掌大的铜制挂牌,证明她是有佣兵团所属的编制佣兵。

    一张挂牌记录身份信息,另一张挂牌记录所属佣兵团。

    “我看你跟我们岁数差不多,还以为你在上学呢。”罗伊讶然。

    “我过年后就十五岁了,瞳恩姐姐供我在上城区念书,学校的名字叫霍德沃格初等学院。”

    夜莺解释道,“我平时借住在同学家,在放暑寒假的时候,才有空回来帮帮佣兵团大家的忙。”

    霍德沃格罗伊是知道的,在上城区,这是和卡塞尔初等学院齐名的贵族学校,瞳恩不愧是传承者,果然有能力给夜莺最好的教育资源。

    “原来我们同岁,你就别对我们说敬语了,我们现在也不是你的人。”

    罗伊笑道,“你说你会帮佣兵团的忙……那你去过墙外吗?”

    夜莺点了点头。

    在知道鲍勃和咬狼不需要他操心后,罗伊也放下心来,索性和夜莺聊了起来:“墙外都有些什么?你们的聚集地是怎样的?”

    重生在这个世界那么久,在这将近十五个年头里,他一直生活在西德尼亚城内,即使游历过世界树,也不曾迈出城墙一步。

    对伊甸大陆,对墙外的世界,他只能通过书籍中记载的寥寥数语去想象,所以一直对此抱有莫大的好奇心。

    “墙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夜莺仔细的回想着,“跟世界树里的风景一样,有的地方是草原,有的地方是森林,还有的地方是山谷、河流,有珍稀的资源,也有凶猛的魔兽。

    “但是跟世界树较为稳定的气候比起来,墙外会不定期的席卷各种天灾,比如黑龙卷、沙尘暴、甚至是瘟疫……每当出现天灾,便是我们最难熬的时候。”

    “你去过世界树?”罗伊微微一愣,随后恍然大悟,“怪不得……原来你是传承者。”

    难怪瞳恩要花大力气让夜莺入学上城区的贵族学校,这是方便她以后打通传承者学院里的人脉啊。

    被说中传承者的身份后,夜莺并没有流露出骄傲的神色,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在陈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我是精灵。”

    原来如此,罗伊盯着她漂亮却无神的灰色双眸。

    一切都说得通了。

    夜莺的眼睛大概确实看不清东西,但是射手职介的精灵传承赋予了她驾驭风的能力。

    她便是通过感知风的流动来观察事物的,但气流只能描绘形状,不能显现色彩,所以她识别不了物体的颜色。

    夜莺停顿了一下,继续往下讲:“虽然佣兵的存在已有百年的历史,但是在墙外建立根据地,尝试着在荒野上自给自足,却是最近十几年的事,瞳恩姐姐算是这方面的先驱。

    “只是荒野上的魔兽和天灾让我们防不胜防,为了守护聚集地,瞳恩姐姐常年定居在墙外,很难得有回来的时候……”

    夜莺握紧拳头,语气坚定,“我也想帮上她的忙。等我再强大一些,我就能帮她分担更多的压力了。”

    “是吗……”

    罗伊感叹道,“看来她真的是一个受人爱戴的好团长。”

    “嗯!”夜莺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瞳恩姐姐是最棒的!”

    ……

    下城区的另一边,坐落着西德尼亚六大特种机关之一伊甸守望的支部。

    伊甸守望的核心成员由射手职介的传承者组成,负责城区与荒野的巡逻及守卫。西德尼亚守城军就是其中的一支下属部队。

    脚步声惊起了树梢上栖息的乌鸦,瞳恩拾阶而上,来到支部的一间办公室门口。

    一枚老旧的铜索尔在她的指缝间灵活的跳着舞,她将铜币高高抛起,随后接住放回口袋,这才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请进。”

    屋内传出中年男人的声音,瞳恩推门而入,露出灿烂的笑容。

    “前天才刚刚聚在一起聊过天,没想到今天又见面了,维克多大人,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呐。”

    维克多是守城军的军官,也是一名传承者,他坐在办公桌前,拿着烟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悠长的吐出呛人的灰色烟雾。

    “瞳恩,你这次可惹上了大麻烦。”他缓缓说道。

    紧身的棕色皮甲将眼前这个女人傲人的身材完美的衬托了出来,二十六岁的瞳恩早已褪去了少女的青涩,眉宇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是独属于成熟女性的妩媚与诱惑。

    如同一朵已经完全盛开的玫瑰,只待有缘人一亲芳泽。

    维克多喜欢这个年纪的女性,这种类型的女人不像年轻的少女一样对爱情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能明白双方想要什么,会踏踏实实的做他的情妇。

    成熟的经验与技巧也能让双方在短暂的约会中相处的更加愉快。

    作为拥有实权的军官,一名从上城区来到下城区赴任的传承者,维克多的身边从不缺这样的女人,他也乐得享受其中。

    而瞳恩在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里,样貌和身材都是最顶级的,即使皮肤因为常年奔波在荒野上显得略有些粗糙,但无伤大雅。

    这段荒野的经历反而给她平添了一丝桀骜不驯的野性,城内的那些女人可没有她这样独特的气质。

    如果可以的话,维克多不介意像往常对其他人那样,利用职务之便跟她做一些成年人之间的交易。

    但他明白,眼前的这朵玫瑰,是带刺的。

    这位黑旗佣兵团的团长,不仅是一名身手了得的传承者,而且深谙人情事故,软硬不吃却又无比圆滑。

    跟她聊天,最好别把她当无知的女人去哄,否则会吃大亏——

    这便是维克多跟她相交多年的经验之谈。

    至今为止,他还从未从这个女人身上讨到什么好处,也早就放弃了这个心思,只把她当做纯粹的黑道伙伴。

    “冤枉啊,维克多大人,你是知道我家黑旗的。这场斗殴明明是对面先动的手,我们只是正当防卫,何错之有!”

    眼前的女人果然开始了表演,她凑了过来,顺势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毫不把自己当做外人,耷拉着眉眼,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维克多叹了口气:“我跟你也打了好几年的交道了,平时也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次不一样。

    “这次的城区暴乱性质恶劣,已经引起了神殿的高度重视,不关几个人,我可没法交差。”

    瞳恩笑道:“你已经关了那么多人,也不差我家那几个。”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巴掌大的橙色水晶,推到维克多面前,装模作样的惊叹道:

    “我刚刚进屋的时候,突然发现踩到了这个,维克多大人,你真是太不小心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你可别扔得到处都是啊!”

    灵力水晶是传承者之间的硬通货,维克多的眼睛微微一亮,他轻咳一声,衣袖在桌上一抹,那块橙色水晶已经消失不见。

    “要不,晚上我们再吃顿饭,加深一下感情?”瞳恩乘胜追击。

    维克多笑骂道:“少来这套,又不给我碰,还想蹭我一顿饭是吧?”

    似是想起了他们刚认识时发生的某段趣事,两人相视一笑。

    “这件事确实闹得不小,但你很幸运,已经有大人物帮你撑腰了,你的人我也已经全放了。”

    维克多收敛笑容,正色道,“或许你马上就会知道,神殿已经准备着手将地下城的人全部安置到荒野上去了,其中的机遇和危险,你自己把握好。”

    瞳恩微微一顿,点了点头。

    寒暄了一会儿后,她离开维克多的办公室。

    走到门外,瞳恩的笑容迅速收了起来,呸了一声,肉疼的嘀咕道:“狗日的维克多,那我的水晶不是白给了?”

    调整了一下心情,她准备回佣兵团的据点看看情况,说不定这个时候鲍勃他们已经回来了。

    瞳恩向前迈步,随后身体一僵,表情倏然凝固。

    迎着阳光,她身后的影子突然活了过来,化作蠕动的黑色触手,死死的缠住了她的双脚,与此同时,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她身后袭来。

    下一瞬间,瞳恩的身形消失不见。

    一枚老旧的铜币掉落在了她原来站立的地方,叮叮当当的跳了几跳,随后骨碌碌的滚到了一名黑发男子的脚下。

    “替身术……资料上还说你是四阶猎人,没想到已经晋升到五阶了。”

    克莱恩弯腰拾起了那枚铜索尔。

    “哈,这是多老的情报了。”

    瞳恩从不远处的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看似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警惕,“您又是哪位大人?跟踪女士可不是绅士所为哦?”

    影缚,月影的五阶技能,这证明了面前的年轻男人起码跟她同一等阶,而他是否用了全力还犹未可知。

    “或许你应该先谢谢我。”克莱恩微笑道。

    “是你帮忙放走了我的人?”瞳恩似有明悟,“前段时间清洗月见坊,也是你的手笔?”

    克莱恩摇了摇头:“那是罗伊的功劳,你还没见过他吗?”

    罗伊……

    瞳恩已经听鲍勃和咬狼说起过这个名字无数遍了,但眼下的情况并不适合闲谈,于是吹了个口哨,轻笑道:

    “那么,我的恩人大人突然从背后给我来了个惊喜,是有什么指教呢?”

    “指教不敢当,只是想提醒你,从现在开始,你的身边已经不安全了。”

    克莱恩缓缓说道,“不仅是你,还包括你们佣兵团的所有人,最近的西德尼亚可不太平,尤其是在地下城。”

    听到这番告诫,瞳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表情逐渐严肃起来:“说起来,夜莺早上一个人打扫店铺去了,那边不会有问题吧……”

    “我得赶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