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六十章:暗巷阴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日上三竿,终于把烟花店打扫完,罗伊长出一口气,拍了拍手:“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和鲍勃他们会合吗?”

    夜莺把店门关好,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有些急促的说道:“我接下来还有些事情要做,罗伊同学,你下午再来吧。

    “我先走了!”

    望着她走远的背影,罗伊皱起眉头,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方才在店里一起打扫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聊天氛围也算融洽,本来打算在打扫结束后,顺势和夜莺一起去佣兵团的据点里见见鲍勃他们的。

    鲍勃和咬狼姑且也算是和他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好歹也得去看望一下。

    谁知这夜莺突然“翻脸不认人”,立马就溜了。

    “有鬼。”罗伊眯起眼睛。

    ……

    穿过昏暗幽深的通道,夜莺回到了地下城。

    她的脚步逐渐加快,呼吸开始急促,在巷道内来回穿梭着。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无处不在的流动着的气流却在指引着她,告诉她前进的方向。

    小巷内,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从气流中感知到的情报数据在她的脑海里形成了一张“雷达图”,此时在“雷达图”的显示下,正有多个光点飞速朝她靠拢。

    她明白,自己被包围了。

    这群人从城区开始就一直在暗中跟踪着她,她知道这是冲着她来的,所以她才和罗伊与艾莉亚匆忙告别。

    几名黑衣人挡在了她的前面,有人冷哼一声:“一个小丫头片子,值得我们使用那个?”

    “不要大意,她是传承者。”又有几名黑衣人堵在了她的身后,“迅速解决掉她!”

    他们亮出手中的刀尖,齐齐朝夜莺扑去。

    只身来到城区打扫店铺,身为射手精灵的夜莺并没有携带弓箭,但她拔出随身的匕首,脸上并无太多慌张神色。

    她曾和同学一起去世界树里经历过试炼,也曾与瞳恩一道直面过荒野上的天灾与兽潮,对战斗并不陌生。

    敌人从四面八方朝她逼近,这时候就体现出精灵探测能力的强大之处了。

    在一阶技能流向感知的侦查下,即使是常人视野所不能及的身后,夜莺也能轻松掌控。

    躲开面前敌人的当头一刀,她迅捷的挥出匕首,被灵力灌注的匕首拉出了一道银月般的残影,轻而易举的撕破了敌人的衣甲,在对手的胸口划出深可见骨的伤痕。

    同时,探知到身后的敌人冲了上来,夜莺站在原地,连头也没有回,身侧陡然涌起了强烈的气流波动!

    一道淡青色的风环以她为圆心迅速扩散开去,猛烈的气流刮得众人睁不开眼,甚至将两百斤的壮汉吹飞开去。

    精灵二阶技能:抗拒风环。

    趁着敌人节节后退的空隙,夜莺跳了起来,单手一撑,就要翻过身旁的矮墙,逃离敌人的包围圈。

    只要跑到黑旗佣兵团的地盘,她就安全了。

    然而下一刻,一道身影无视强大的风压,如同炮弹一般冲了过来,伸手一抓,握住夜莺的脚踝,将她从半空中直接拽了回来!

    那是最开始被她划伤胸口的黑衣人,可现在,那深可见骨的伤痕已经完好如初。

    他的力量、速度较刚开始增长了三倍有余,眼瞳中一片猩红,嘴角还残留着深红色的液体。

    “咚!”

    黑衣人抓住夜莺的脚踝,将她狠狠的摔在地上!

    夜莺发出一声闷哼,这一摔震得她五脏六腑几乎移位。她咬牙屏住这口气,腰腹陡然发力,卷起身来,手中的匕首朝黑衣人的眼窝里刺去。

    黑衣人的反应能力亦是得到了提升,他的脑袋一偏,及时躲过刺击。

    一击不中,夜莺的匕首顺势向下,扎中他的手臂,随后再次发动抗拒风环,这才逼迫他松开了手。

    夜莺一瘸一拐的向后退去,那黑衣人这次只是被风环吹得微微后退两步,手臂上的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与此同时,其他黑衣人也从怀里掏出一管药剂,咕嘟咕嘟的喝下了肚。

    空掉的药剂试管掉落在地上,溅起地上的尘土,试管内几滴残留的药液将沙土染成血色。

    黑暗中,缓缓亮起几双殷红的眼睛。

    “就这?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传承者看来也不过如此。”

    黑衣人缓缓逼近,赤红的眼眸里满是残暴。

    夜莺被逼到墙角,双手紧紧握住匕首,身体发冷。

    望着迫近的黑衣人,她不禁有些出神。

    “早知道该把弓带来的……”

    “嘭!”

    就在这时,一道烟雾突然从黑衣人的脚下爆开,罗伊从阴影中显形,拉着她冲出包围圈。

    “能自己跑吗?”罗伊确认道。

    夜莺连忙点了点头。

    “那就快跑,去搬救兵来。”

    罗伊回过身,朝那群黑衣人迎去,“我帮你拖住他们。”

    夜莺停在原地,迟疑了一会儿,罗伊瞥了她一眼:“你连个趁手的武器都没有,留下来也只是拖后腿罢了。”

    “我马上就来!”夜莺这才下定决心跑远了。

    “快追!”面前的黑衣人怒吼道。

    罗伊横在巷道中央,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抱歉,此处禁止通行。”

    在黑衣人的眼皮底下,他的身形缓缓透明。

    进入潜行状态后,他竟是不退反进,如同幽灵般悄悄的朝黑衣人靠近。

    “人呢?”

    为首的黑衣人揉了揉眼睛,见四处没有动静,便吼道:“不管他了,赶紧追,不追上那个小鬼,我们怎么交差……”

    话音未落,他只觉得心口一凉,一把匕首从身后刺穿了他的心脏。

    “什么时候……”

    再强大的自愈能力也救不了心脏被开洞的致命伤,黑衣人摔倒在地上,猩红的眼眸迅速黯淡了下去。

    “就这?我还以为是不死之身呢。”

    罗伊拔出匕首,表情冷漠,“看来你们的底牌也不过如此。”

    或许是药剂的副作用,即使是同伴当着他们的面被杀,剩余的黑衣人表情也没有丝毫动容,眼眸中只有越来越强烈的杀戮渴望。

    他们接二连三的朝罗伊扑去,罗伊的眼眸染上一层金色,一边闪躲着进攻,一边冷静的做着评估。

    单就身体素质而言,他们恐怕已经达到三阶狂战士的水平了。

    狂战士可是所有传承中对肉体强度增幅最大的传承,月影就算升到五阶,身体素质可能都没有三阶的狂战士强。

    不仅如此,那帮黑衣人就连变态的恢复能力,都和狂战士的被动技能自愈的特征如出一辙。

    可他们并不是传承者,在喝下那管红色药剂之前,他们还只是一群普通人而已。

    那么,普通人突然之间获得了足以匹敌传承者的力量,代价是什么呢?

    目前,他能看出来的副作用便是理智明显降低。

    刚开始喝下药剂的时候,他们还尚存一丝理智,能发动有组织的进攻,但随着时间越拖越久,他们最后的理智也开始逐渐崩坏。

    明明处在狭窄的巷道中,那几名黑衣人的进攻却大开大合,没有丝毫顾虑,还没等伤到他,就已经给自己的友军平添了几道伤痕。

    现在的他们,已经成为了被杀戮欲望支配的人形野兽。

    “……还剩五人。”

    罗伊眼眸一扫,“试探结束,留下一个活口,剩下的,全杀了。”

    在经历过地下城一战的洗礼后,对于该杀之人,他不再有丝毫的犹豫。

    大步迎向黑衣人,这次他没有留手。

    在疾行与意识加速的加成下,黑衣人那被药剂强化过的速度在他看来依旧与普通人无异。

    洞察之眼看到了即将发生的未来,罗伊微微一晃,和迎面而来的砍刀擦身而过,随手将匕首插在了那人的心口。

    只靠蛮力和本能的野兽式攻击,连他的一根毫毛也碰不到。

    那黑衣人的赤瞳迅速黯淡下去,但即使如此,他也死死抓紧了罗伊的匕首,不让他轻易拔出来。

    其他黑衣人的攻击随后便至,罗伊当机立断的松开匕首,脚步一晃,鬼魅一般绕到了另一名黑衣人的身后。

    随着微不可查的“咔嚓”一声,他的左手手腕内侧弹出了一把精致锐利的袖剑。

    在经历了城区暴乱后,这次前往下城区,他稍微留了个心眼,带上了一些便携的武器以供防身,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左手向前一送,袖剑精准刺穿心脏。同时,罗伊抵着这名黑衣人的尸体,将他狠狠撞向其他黑衣人。

    待其他黑衣人愤怒的将这具尸体劈成两半,原本躲在尸体身后的罗伊已经再次失去踪迹。

    来无影去无踪,一出手便是必杀一击,仿佛他才是地下城真正的死神。

    这幅光景被任何一个正常人看到,心中都会发怵胆寒,但剩下的黑衣人已经被药剂彻底的支配,只是红着眼四处寻找敌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降临在他们身上的一场屠杀。

    昏暗的巷道中,罗伊每一次从阴影中现身,就会有一名黑衣人倒下,直到只剩下最后一名黑衣人。

    这一次,罗伊没有继续潜行,而是踩着刚刚倒下的尸体,掏出一面手帕,站在原地旁若无人的擦干了袖剑和匕首上的血迹。

    最后一名黑衣人红着眼冲了过来,这时,一道身影带着凛冽的破空声从天而降。

    方才艾莉亚爬上了一旁的矮房楼顶,一直站在高处观察着局面,在得到罗伊的暗号后,她跳了下来,将手中的板砖狠狠的砸在黑衣人的天灵盖上。

    “咚”一声闷响,黑衣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罗伊眼睁睁的看着那板砖碎成几块,眼角微微抽搐:“你怕不是把他给拍死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刚才仿佛听到了颅骨裂开的声音。

    只能祈祷黑衣人喝下的红色药剂可以为他续命吧。

    “对不起对不起,第一次做这种事,没把握好力道。”

    艾莉亚连忙对着僵直在地上的黑衣人连声道歉。

    这时,不远处传来呼喊声,夜莺带着黑旗的一众人奔了过来。

    “罗伊,你没事吧?那帮人呢……”

    夜莺弯弓搭箭,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当她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黑衣人尸体时,表情瞬间呆住。

    “嗯,来得正好,我刚刚把他们解决,还给你们留了个活口……大概。”

    罗伊指了指那个被艾莉亚拍在地上的倒霉蛋。

    “罗伊同学……你真是太厉害了!”夜莺有些不敢置信。

    嗑药后的黑衣人有多厉害,她是亲身体验过的,虽然自己是因为没有趁手的武器而吃了亏,但就算有,她也做不到像这样快速的把所有黑衣人都干趴下,自己还毫发无伤。

    她之前与罗伊的聊天中可依稀记得,他们还是同龄人来着……

    在她的学校里,恐怕就连战斗力最强的姜簌簌和佐恩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罗伊笑着摊了摊手,“没什么厉害的,在这里站着也不是事儿,我们换个地方聊吧。”

    夜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看向身后:“对了,罗伊同学,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的团长,你之前说你还是第一次见她吧。”

    罗伊微微一愣,顺着她的目光锁定了人群中的一个人。

    刚刚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瞳恩一直在旁边静静观察着罗伊和他身后的艾莉亚,直到这时她才走了过来,朝罗伊伸出手。

    “久仰大名了,罗先生,我的团员们一直对您称赞有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她把“罗先生”三个字咬得很重,眼里露出一丝笑意,像是知道罗伊的本名,但是却故意拿这个开玩笑一样。

    罗伊毫不怯场的与她握手道:“萤火小姐,我也久仰大名了。最近一直想找机会见您一面,没想到择日不如撞日,居然通过这种方式偶遇,也算是缘分。”

    两人相视一眼,随即都笑出声来。

    瞳恩是地下城出身,这个名字自然不是她的本名。夜莺早上跟他聊起过,瞳恩的原名叫做萤火,现在的名字是她去城区上学时自己取的。

    夜莺也是,她由瞳恩供着在上城区上学,在同学面前她也有另外的名字,叫做利兹。

    这倒不是她们想要故意隐瞒自己的地下城出身,而是因为地下城住民取的名字原本就不是正式的名字,只是类似于“二狗”、“小花”之类的小名。

    如果要办理城区居住证明,就需要换一个更正式的名字。

    两人的初次见面就在这一场小玩笑中结束了,瞳恩缓缓收起笑容,郑重的弯下腰,朝罗伊鞠了一躬:

    “月见坊的事先不说,感谢你刚才救了夜莺一命,这份恩情我们黑旗会记在心里。”

    “佣兵有佣兵的准则,我们做佣兵的,最讲究一个有恩必偿,有仇必报……”

    她抬起头,眼眸中燃烧着一团火焰,“我会让那群人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