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七十一章:不会近战的法师不是一名好战士(五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即使说出自己旁系的身份,姜簌簌的语气也十分平淡,似乎这个问题她已经对其他人回答过无数遍了。

    罗伊决定换个话题:“在欢送会的时候,克莱恩曾经跟我提过你,只不过当时我没找到你。”

    “原来如此,你应该是七点之后才来的。”

    姜簌簌点了点头,“你来晚了,那场欢送会六点开始,我参加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回实验室继续研究课题去了。

    “之后,克莱恩也跟我提起过你,他说你是和我同龄的非常厉害的传承者,但因为没有亲眼见识过,我对此持保留态度。”

    “你还……真是严谨。”

    罗伊有些哭笑不得,“看起来你和克莱恩关系很好。”

    “我的父母是姜家与佛罗伦萨家族联姻的牺牲品,从血脉上来说,克莱恩是我的远房表舅。”姜簌簌回道。

    牺牲品……

    罗伊噎了一下,感觉这天又聊死了。

    他自诩算是个闷葫芦,但姜簌簌更是重量级,不会聊天的程度还在他之上。

    不过,姜簌簌和克莱恩应该只差三岁,居然辈分都隔了一辈,这也算是大家族的特色了。

    哪怕这一代大家是同龄,但每个人的结婚时期和要孩子的岁数都不一样,时间久了,到了后面几代,偶尔也会出现舅舅和外甥岁数差不多的情况。

    之后一路无话,马车开到了下城区,在罗伊的指引下停靠在了葬仪馆的门口。

    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罗伊伸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肌肉。

    这辆马车的车厢倒是宽敞,但里面摆满了克莱恩准备运送给黑旗的物资,反而没有多少落脚的地方。

    他还得防备自己不要压到物资,使得自己在车厢里坐得很是变扭。

    推门走进葬仪馆,屋内的隔间探出一个地中海脑袋:

    “有人?”

    “格林店长,新年快乐。”罗伊点头致意。

    “这不是罗先生吗,新年快乐呀!”

    格林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随后回头使唤道,“艾琳娜,罗先生来了!”

    “来了来了!”

    艾莉娜快步迎了过来,为罗伊端茶倒水,“罗先生是来找鲍勃大哥的吗?”

    “对,我有个朋友约好了要和他见面。”

    罗伊指了指身后的姜簌簌。

    艾琳娜面露难色:“可是,鲍勃大哥在神启日的那天就跟团里的人一同去荒野了。”

    罗伊一愣:“他没有提过有人会来找他吗?”

    她迷茫的摇了摇头。

    罗伊沉吟片刻:“那我去地下城的据点里再看看吧。”

    “好,还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没了,谢谢你的关心。”罗伊起身,在桌上留下一枚银币。

    格林看在眼里,笑得合不拢嘴:“哎呀罗先生,都多熟的人了,还跟咱们气。艾琳娜,还不快谢谢罗先生?”

    “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帮衬是应该的。”

    罗伊起身,“对了艾琳娜,我帮你把那瓶纸花交给克……夏洛克了,他说他很喜欢。”

    “是吗?那就好……”

    艾琳娜的脸蛋红扑扑的,朝他深深鞠了一躬,“谢谢罗先生!”

    走出葬仪馆,方才没有说话的姜簌簌这才开口道:“夏洛克应该是克莱恩的化名吧?”

    “你很了解嘛。”罗伊笑道。

    她抿了抿嘴:“……他曾经也在我面前用过这个假名。”

    为了防止她把天聊死,这次罗伊没有轻易接话茬,而是说道:“接下来我们得去一趟地下城,黑旗在那儿的据点里应该还有人在。”

    他曾经与瞳恩一起去过黑旗位于地下城的据点,因此并没有太废功夫,来到地下城后,很快便循着记忆来到了据点门口。

    “哒哒哒……”

    罗伊敲响了大门。

    “哒哒哒……”

    “哒哒哒……”

    四周静悄悄的,清脆的敲门声在沉闷的气氛下显得格外寂寥。

    罗伊皱起眉头:“不会人全走了吧?你们交接环节没沟通好?”

    这时,他突然听到屋里传来脚步声,门的另一头有人问道:“谁?”

    罗伊扬声道:“瞳恩应该跟你们提到过,我们是来给黑旗送物资的。”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旋即门被拉开了一丝缝隙,一位佣兵打扮的中年男人朝门外瞅了两眼,最终将审视的目光落在二人身上:

    “就你们两个人?”

    罗伊点了点头。

    “进来吧。”他打开门,“最近局势比较紧张,大家都挺小心谨慎的。”

    “确实谨慎一点好……”

    罗伊往屋内看了一眼,“你们黑旗还剩几个人留在城里啊,荒野的局势有那么紧张吗?”

    “没有几个人。”中年男人随口说,“荒野上各个佣兵团都打起来了,哪里都需要人手。”

    “为什么打起来了?是因为要争夺卫星城的选址吗?”

    “因为……我怎么知道!?”

    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了,“你们到底进不进来?”

    罗伊和姜簌簌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动。

    “你也闻到了?”罗伊问道。

    姜簌簌点了点头:“房间里的血腥味,很浓。”

    中年男人变了脸色,他吹了声口哨,街道两旁顿时涌现出数名佣兵,堵住了两人的去路。

    屋内同样走出几人,衣着看上去跟印象中黑旗佣兵的穿着并不一样。

    罗伊心中一沉。

    “原来如此,你们捣毁了黑旗在地下城的据点,看来你们是北鸦佣兵团的人。”

    姜簌簌看着为首的中年人,平静的说道,“燃烧之血就在你们手里吧?我是研究院的研究员,请把它交还给我,然后去认罪自首吧。”

    “研究院的人?她是传承者!”佣兵们用眼神迅速交流了一下,接着退后一步,从怀里掏出一管红色药剂。

    这一边,姜簌簌的表情不变,语气则显得有些无奈:

    “我劝你们不要喝它。燃烧之血的副作用极大,不仅会让你们精神萎靡、食欲不振、肌肉酸痛、记忆力消退,还会透支你们的生命力,让神志变得疯狂,同时具有非常强烈的成瘾性。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你们喝了,也打不过我……”

    “啪!”

    空试剂管被狠狠的砸碎在地上,中年男人猩红着眼,露出残酷的冷笑:

    “别把大叔看扁了啊,小鬼!

    “该让你们这些目中无人的传承者们尝尝苦头了。”

    罗伊耸了耸肩,拔出腰间的匕首:“他们其实挺可怜的,一辈子没有见过真正的强大,以为磕完药后自己就天下无敌了。

    “而在得到了力量后,他们也只会用更大的暴力来欺压同类。所以不需要劝解他们,也不需要怜悯他们……

    “只需要让他们血债血偿,仅此而已。”

    “欺压同类?荒唐!”

    中年男人感受着体内喷薄而出的力量,微微甩了甩肩膀,身上传来一连串爆豆般的响声,“我们北鸦只招收城区人,地下城贱民怎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同类?”

    见所有佣兵都无视了自己的劝告,统统将药剂喝完,姜簌簌不由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随后看向罗伊:“交给我吧。

    “燃烧之血被盗是研究院的失职,至少这些人,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罗伊点了点头,放下匕首。

    姜家是唤流一席的代表,他还没见识过唤流的战斗方式,同时也好奇姜簌簌的实力水平。

    “狂妄!”

    将她的话听在耳里,为首的中年男人瞪着猩红的眼睛,拔出腰间的砍刀就要朝她挥去。

    谁知上半身是动了,下半身却一时没法跟上,头重脚轻的落差感让他身体前倾,向前跌去。

    眼看就要摔倒,他下意识的用手撑地,这个时候才发现,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滩沼泽。

    这摊沼泽如同强力胶水一般牢牢抓住了他的双脚和手掌,即使以他三阶狂战士的身体强度,一时半会也很难挣脱。

    唤流三阶技能:沼泽术。

    胜负在瞬间就已经分了出来,在中年男人挣脱沼泽束缚的这几秒,姜簌簌高举双手,一把寒冰巨锤在手中迅速成型。

    唤流三阶技能:冰魄凝结。

    兵无常道,水无常形,利用这个技能,唤流可以凝结出任意形态的武器辅助作战。

    一锤砸爆了那人的头颅,剩下的佣兵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姜簌簌松开巨锤,右手伸出,凝聚出一根由寒冰长矛。

    扔出长矛,命中远处的敌人,同时手中再度凝结出一把寒冰大剑,朝蜂拥而至的佣兵们挥扫而去。

    由冰魄凝结而成的武器不仅锋利无比,而且附带了冻伤效果,被寒冰大剑砍伤的佣兵创口处凝出点点冰晶,极大程度上限制了他们的恢复能力。

    对于远距离目标,她会投掷冰矛;对于近距离群体目标,她会挥舞冰大剑;而如果有漏网之鱼近了身,她则会凝聚冰锤,或是召唤冰盾进行作战。

    同时用沼泽术等其他辅助技能拉扯战场。

    一个法师职介的唤流,战斗方式居然如此的丰富和多变。

    罗伊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现在才知道原来法师也可以这么玩。

    不对,在此之前他接触到的另一位法师是唤雷传承的秦柳。

    她好像也是近战法师来着……

    近战系传承已经那么卷了,你们法爷就不要再来抢饭碗了好吗!

    不过,罗伊敢肯定,正如同秦柳是唤雷中的异类,也并不是每一位唤流都能像姜簌簌那样,面对那么多的敌人还能游刃有余的。

    她之所以可以驾驭那么多的武器,可以拥有那么多的攻击方式,可以应对那么多的战况,不是因为她是唤流,而是因为她是姜簌簌。

    或许也只有唤流一席代表的姜家,才能将这个传承的战斗方式研究得如此透彻,并且培养出姜簌簌这种实战高手。

    她行云流水,甚至可以说是赏心悦目的战斗方式背后,代表着她对战局的掌控和对刀枪棍棒十八般武艺的精通,以及姜家深厚的传承底蕴。

    不仅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三阶实力,实战能力更是高到吓人,怪不得她有自信独闯荒野。

    随着寒冰大剑掠过眼前最后一人的脖颈,街上再也没有站着的佣兵,空气中的血腥味也被刺骨的寒意所覆盖,冻得人鼻头发酸。

    姜簌簌低下头,手里的寒冰化为淡蓝色的星星点点消散在空中,她垂眼望着满地的尸体,微微叹了口气。

    “没事吧?”罗伊走过来问道。

    姜簌簌摇了摇头:“我们去据点里看看吧,里面应该会有一些线索。”

    其实方才在门口闻到血腥味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黑旗的联络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走进据点,在里屋,他们果然发现了三具蜷缩在墙角的尸体。

    这三具尸体被绳子捆住,身体已经严重变形,从手到脚的所有骨头都被捏成粉碎,好像是被一头巨象碾压过一样,身下的地板上满是鲜血。

    可想而知,他们在生前遭到了多么残酷的严刑拷打。

    罗伊蹲在尸体前,从他们的领口处翻出佣兵挂牌,确认道:“他们确实是黑旗佣兵团的人。

    “也就是说,负责接应的联络人已经被杀了。”

    “罗伊,看这里。”姜簌簌来到隔间,发现了一位幸存者。

    他全身上下倒是没有严重的伤势,手臂上有一道比较粗的划痕,但是伤口已经愈合,只是人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罗伊走了过来,同样从他的领口处翻出佣兵挂牌。

    “这是北鸦的佣兵。”

    他深吸一口气,“看样子是进入了嗑药后的疲软期,应该就是他拷打的那三名黑旗的联络人。”

    之前北鸦想要暗杀夜莺的时候,考虑到她是传承者,行动还算谨慎,参与暗杀的人都没有携带能证明身份的佣兵挂牌。

    而这一次清剿黑旗的据点,他们就没有做任何的掩饰,因为磕了药的佣兵对付普通人,战况是压倒性的。

    如果他们来得再晚一点,北鸦的人就已经在得手之后溜之大吉了。

    亦或者是把案发现场从容的收拾完毕,然后换上黑旗佣兵的衣着和挂牌,以此欺骗找上门的人。

    姜簌簌掏出一管淡蓝色的药剂,走上前去,喂给那昏迷的北鸦佣兵喝。

    “这是?”罗伊有些好奇。

    “燃烧之血的对策药,如果及时服用,能稍微减轻燃烧之血给身体带去的副作用。”

    姜簌簌回答道,“只不过,即使是喝了对策药,燃烧之血带给人体的伤害依旧是严重且不可逆的,所以它才会被我们废弃。”

    服下蓝色药剂后不久,北鸦佣兵悠悠转醒,当看到眼前陌生的两人时,脸色不由一变。

    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已经被牢牢绑死。

    而就算没有绑住,他知道自己也逃不掉了,在嗑完药之后,他现在虚弱至极,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更别提反抗。

    “醒了?”

    罗伊蹲在他面前,手中比划着匕首,淡淡的说道,“把你知道的一切,统统交待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