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七十二章:不得不去的理由(六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开始,北鸦的佣兵只是紧闭着嘴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但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罗伊给他大腿来上了两刀,他便很痛快的什么都招了。

    罗伊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你们北鸦是下城区人组建的佣兵团,明明和黑旗井水不犯河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老大说了,雇主出了大价钱,要我们捣毁荒野上的地下城势力。”

    佣兵咬紧牙关,大腿处传来的剧痛使他看向罗伊的眼神中夹带着恐惧,“荒野上的地下城势力中,就数黑旗佣兵团最厉害,所以我们才会针对它。”

    “为什么要捣毁荒野上的地下城势力?”

    “当然是看上了他们在荒野上的产业!尤其是黑旗,在荒野上占据了一块宝地,在那里建立起来的聚集地听说连神殿都想要收购它,我们也想把这块地给抢过来。”

    罗伊眼神一凝。

    他知道在卫星计划中,神殿会优先选择荒野上一处地理位置最好、周边资源最丰富的聚集地,将其扩建成卫星城。

    看来卫星城的理想选址就是黑旗建立的那块聚集地了。

    如果西德尼亚真准备把黑旗的聚集地扩建成新的卫星城,作为聚集地的原主人,黑旗佣兵团一定会得到西德尼亚的奖励和优待。

    甚至还会在神殿的授意下,继续管理卫星城周边一部分的产业,这其中的权力和利益可大了去了。

    而现在,有人希望摧毁黑旗的势力,夺走黑旗苦心经营多年的聚集地,成为这块地盘的新主人,代替黑旗获得神殿的奖励和优待。

    “还有一个问题。”

    姜簌簌在一旁问道,“是谁把药剂送到你们手里的,是你们的雇主吧?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我哪知道啊……”佣兵有气无力的呻吟道。

    罗伊又给他的大腿插上一刀:“我建议你仔细想一想,还是说,你希望我以牙还牙,把你的骨头也捏碎?

    “对于你们这种施暴者,我可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我真不知道!”佣兵浑身颤抖,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不打听雇主的来历是我们这行的规矩!您就放过我吧……”

    罗伊和姜簌簌对视一眼,知道他应该没有说假话。

    看来已经问不出什么了。

    “我不知道北鸦的手里还剩多少药。”姜簌簌蹙着眉头,“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研究院连燃烧之血的制作配方都泄露出去了。”

    罗伊沉吟:“指望一个小喽啰回答所有问题也不现实,想要知晓这种情报,看来必须得抓住副团长级别以上的人物才行……喂,你怎么了?”

    他的余光突然发现这名佣兵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佣兵身体的颤抖突然变成了癫痫一般的抽搐,他的眼神发直,嘴里也开始溢出鲜血。

    “糟了。”

    姜簌簌脸色一变,来不及解释,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企图喂到他嘴里。

    但为时已晚,药丸在佣兵的嘴里还没来得及吞咽下去,他就已经倒在地上,瞳孔迅速扩散开来。

    “这是?”罗伊眼瞳一缩。

    “应激性猝死,长期服用燃烧之血的后遗症之一。”

    姜簌簌叹了口气,“燃烧之血并不是什么神药,作为一定时间内拥有强大力量的代价,便是在疲软期间身体素质的大幅下降。”

    “在这段时间里,如果再次遭受剧烈的创伤与疼痛,就会令身体机能完全崩溃。”

    “早点说嘛。”罗伊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看来是我下手太狠了。”

    “这不怪你。”

    姜簌簌摇摇头,“当选择服用燃烧之血后,他的结局就注定会变得十分凄惨。

    “哪怕已经察觉到了这幅药剂的危险性,强烈的成瘾性依旧会迫使他一次次的服用燃烧之血,在这个过程中,他会逐渐变成一个丧心病狂的杀戮机器,最后在剧烈的疼痛中死去。

    “而能引发应激性猝死,就证明了燃烧之血已经将他的身体破坏的千疮百孔,就算放着他不管,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了。”

    她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罗伊:“正因如此,我们才必须要将这种药品回收和销毁。

    “研究院研究这个项目的最初目的是为了造福人类,让更多普通人能在恶劣危险的环境下拥有自保的能力,而不是让他们变成现在这种无法善终的杀戮机器。

    “无论是服用它的人也好,还是被服用者杀害的受害者也好。作为研究院的一名研究员,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更多的人因为我们研发的药物而死去。”

    “目的是造福人类……么?”罗伊默然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可外面一片沉寂,连些微的风都没有。

    “我相信西德尼亚确实有造福人类的初衷,可眼前的地下城,却是对这个初衷最好的讽刺,给人们带去浩劫的往往是一些高尚的东西。

    “一个卫星计划居然拖了三百多年,直到现在拖无可拖,才极不情愿的开始推行。

    “即使这样,中间还要出幺蛾子,研究院的药品泄露,黑旗被人买凶,很难说跟卫星计划没有关系。

    “那些上位者为了在荒野上争取到主动权,攫取更大的利益,甘愿把所有人当做用之即弃的棋子,姜簌簌,你会是其中的棋子之一吗?”

    “我不是。”姜簌簌坚定的说,“我是自愿接下这趟外勤的,除了想回收燃烧之血外,我还有另外一个不得不去的理由。”

    “什么?”

    “你认识黑旗佣兵团的一个人吗,她的名字叫利兹,或者说……夜莺。”

    “我认识。”

    “她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室友,每年假期她都会回去帮家里的忙,今年也是如此。”

    姜簌簌低声道,“我知道她的家就是黑旗佣兵团,她现在应该正和黑旗的其他人在一起守在荒野上,而北鸦盗走我们的药品,想要对付的就是她所在的黑旗,我无法坐视不管。”

    “原来如此。”

    罗伊摸了摸下巴,“恕我冒昧,我想问的是,为什么研究院只派出一名见习研究员来追查被盗药品的下落?”

    姜簌簌沉默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我的实力不够?其实我还有防身的底牌,只是我没用而已。”

    “这跟你本身的实力没有关系,只跟你的身份有关系。”

    罗伊强调,“你只是一名见习研究员,如果真按你所说,药品泄露是件严重的事,那么研究院绝不该只派一名见习研究员来处理这件事。”

    “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

    姜簌簌蹙着眉头,“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研究院先发现了药品泄露,而是克莱恩调查到了燃烧之血出自研究院,研究院经过核查,这才发现药品泄露了……

    “但即使如此,也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是研究院故意把药品泄露出去的吧?”

    罗伊摊了摊手:“我们无从得知药品泄露的真相,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研究院对此次药品泄露事件并不重视。

    “它们只派了一名见习研究员去摆平这件事,它们似乎从不怀疑你可能完不成任务——不,或许它们本来就不希望你完成任务。

    “或者说,等你最后完成任务的时候,它们的事情也已经办完了。”

    姜簌簌呆了一下:“如果真要拖到那个时候,燃烧之血又会害死多少人?”

    “比起这个,难道你不先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吗?”

    罗伊反问道,“如今黑旗的联络人被杀,你恐怕只能一个人去荒野了。可谁知道你会在荒野上遇到什么?比起天灾,可能人祸会更多一点吧。”

    这同样也是他疑惑的一个点。

    是克莱恩给线索让姜簌簌去追查这起药品泄露事件的。

    但在之前与克莱恩短暂的相处中,他相信克莱恩的为人。

    这位善良的前守夜者,如果不是托他的福,艾莉亚家的冤情绝无平反的可能。

    连对待艾琳娜这样素不相识的地下城住民都如此温柔,他不可能将姜簌簌的安危置之险地。

    更遑论姜簌簌与他有血缘关系,如果此行去荒野凶险异常,克莱恩明明应该第一个警告她不要掺和这件事才对。

    可现在,克莱恩不仅给了姜簌簌燃烧之血的线索,还把他也卷了进来,这是否意味着,一切都在克莱恩的计划之内?

    “可能是我之前说得不够清楚。”

    姜簌簌解释道,“研究院那边确实只派了我一个人来调查这次事件,但克莱恩却为我找了两位帮手——你是其中之一。

    “在我找你之前,他还让我送了一份信到帕拉丁家族的府邸。

    “据他所说,帕拉丁所执掌的神圣骑士团会协助我调查这件事。

    “只是,帕拉丁府邸的守卫告诉我,神圣骑士团团长里昂大人现在正在骑士团处理要事,脱不开身,我实在等不及,便先过来找你了。”

    原来如此,罗伊心中了然:“我知道里昂大人现在在忙什么。”

    如果说骑士团今天有什么要事需要里昂亲临主持,那必然就是律使艾莉亚的入职一事了。

    西德尼亚还真是小。

    “有这么一位大人物愿意协助你,难怪克莱恩如此放心。”

    罗伊颔首,“虽然黑旗的联络人不在了,但我知道他们聚集地的地址,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等明天你见了里昂大人,就跟神圣骑士团的帮手一起前往荒野吧。

    “姜簌簌同学,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