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七十八章:星空下的火光(二更,为盟主交织织织织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簌簌指着红鬃竖睛猿的后背,说道:

    “尸体的后背上有一道程度极深的创口,且创口糜烂而无法自愈,初步鉴定为是被黑暗属性的力量所腐蚀,它可能是被什么东西追赶着逃到这里来的……”

    作为研究员,她一直以来都有分析和总结的习惯。

    罗伊也看到了这具尸体的蹊跷之处。

    红鬃竖睛猿背后的伤势他极为眼熟,艾尔兰平原的狼王就拥有类似的能力,这的确是黑暗属性力量的一个明显特征。

    他的其中一个传承月影,就是能使用黑暗力量法则的传承,其三阶技能影子球,同样能给目标附加腐蚀效果。

    “被什么东西追赶着逃到这里来的……”

    罗伊想了想,回首问道,“摩根,你知道这附近荒野上的魔兽中,有哪些是黑暗属性的魔兽?”

    “大人,你这还真把我问倒了。”

    摩根摊了摊手,苦笑道,“我并不是战斗专家,也没有人对荒野上的魔兽做过详细的调查和分类。

    “因为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我们要做的只是记住这些魔兽大概有多危险,在哪里出没,然后远远的避开它们,仅此而已。”

    “好吧……”

    罗伊按下心中的疑惑,“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出发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谓艺高人胆大,有辛西娅在,他并不特别担心队伍会遇到什么危险。

    在律剑咎瓦尤斯的庇护下,辛西娅拥有人类巅峰的九阶神圣骑士实力,任何魔兽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稍作整备后,车队再次启动。

    这一次并没有经历太大波折,在夜晚降临之前,车队如预期般抵达了天空山脉。

    据摩根介绍,天空山脉是这片平原的尽头,它犹如隔绝天灾和魔兽的最后一道屏障。

    跨越天空山脉,就相当于走出了安全区,脱离了哨塔的监视和保护范围。

    同时,魔兽和天灾的出现也会更加频繁。

    所幸现在是冬天,山上的蚊虫并不算多,一行人下马步行,吭哧吭哧着爬到了山顶。

    “这条路真难走。”

    罗伊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想要翻越这片山脉,只有这一条路可选吗?”

    摩根摇了摇头:“这是最近的路。我们虽然可以从山势较低的山谷处趟过去,但这样会绕得很远,并不会比走这条路更快。

    “更何况……”

    他抬眼望了望天色,此时已经可以看到夜空中的点点星光。

    “你们是第一次来荒野,我也想让你们体验一下荒野上的美景。这片大地上并非只有天灾和魔兽,也有不少美好的东西。

    “看看这片的夜空吧,各位大人们,对于你们来说,这或许是早已看了千百遍的日常。

    “但对于荒野上的人们来说,他们大多来自于不见天日的地下城,眼下的这片星光,就是这片荒野对他们最好的馈赠!

    “每一个从地下城走出来的拓荒者,都会爬上这座天空山脉,然后,他们就会被这番大自然的奇景所震撼,自愿在荒野上奉献自己的一生。”

    罗伊扫了他一眼:“你明明是城区人,却很感同身受嘛。”

    摩根摇头一笑:“在西德尼亚看到的夜空和在这里看到的夜空是不一样的,我第一次来到天空山脉的山顶上时,也同样有类似的感受。”

    说话间,众人已经寻到了一个适合扎营的避风处,开始安营扎寨,生火做饭。

    摩根将之前从红鬃竖睛猿身上割下来的肉用削光滑的树枝串起来,撒上一些调料,放在火堆上熟练的烧烤着。

    不多一会儿,营地里就洋溢着浓郁的肉香味。

    在这段时间里,罗伊则在营地附近转了一圈,将自己以前研制的驱赶蚊虫野兽的粉末均匀的挥洒出去。

    这玩意儿管不管用他不知道,但是味道真的很刺激,他才把这东西放在车厢里保管了一天,车厢里的气味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必须得赶紧用掉。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带着这种东西出门了。

    “啊哈,肉烤好咯!”

    摩根吹了声口哨,将烤得肉汁四溢的烤肉串举起来,“这可是红鬃竖睛猿身上最为鲜嫩的肋骨肉,各位大人,谁想先尝一尝?”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说话,随后辛西娅率先打破了沉寂。

    她从包裹里掏出干粮,坐在篝火旁若无人的啃了起来,“咔嚓咔嚓”的咀嚼声在此刻尤为刺耳。

    罗伊走了过来,轻笑道:“今天你也辛苦了,这烤肉你就自己吃了吧。”

    “不辛苦,不辛苦。”

    摩根耸了耸肩,将烤肉塞入嘴里,“罢了,这口福我就一个人独享吧。

    “这野外烧烤,多是一件美事啊。”

    他知道,众人之所以不吃他烤的肉,是因为还未对他真正放心。

    毕竟才相遇一天,如果有选择,谁也不放心吃陌生人递来的食物。

    罗伊坐回艾莉亚身边,一起吃完晚饭后,提议道:“难得来到这里,我们去外面赏夜吧。”

    艾莉亚点了点头,她卸下了自己身上的甲胄,两人随后一起步行到营地外面,在山顶寻了一处空旷的位置,席地而坐。

    摩根没有骗人,在西德尼亚看到的夜景和在荒野的山顶上看到的夜景确实是不一样的。

    没有了夜明灯的霓虹,没有了众人推杯换盏的喧嚣,更没有世界树那遮天蔽日的阴影,有的只是远在天边、浩瀚无比的璀璨星空,和近在眼前、触手可得的俏丽佳人。

    山顶上的寒风呜呜的吹了一吹,连带附近的树林也发出哗哗的响声,罗伊感觉到身旁的艾莉亚往他怀里悄悄靠了靠。

    “少爷,冷吗?我去拿一件外套给您吧。”

    她仰起头,眼眸里倒映着点点星光。

    “没事的,不冷。”罗伊将她搂紧。

    他不想打破此刻宁静的氛围。

    很久以前,在他刚重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也曾像今晚这般久久的仰望过星空。

    但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他能感受到的,唯有身处异乡的彷徨和寂寥,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独自一人欣赏夜景的心情了。

    可现在多了一位少女陪伴在身边,自己的心境又有所不同,连带着眼前的夜色也变得美好了起来。

    “少爷,您会识星座吗?”

    怀中的少女伸出一根白净的手指在空中比划着,“您看到那九颗明亮的星星了吗,那是骑士座,也是我最早认识的星座。

    “父亲告诉我,无论四季,骑士座会一直镇守在这片星空的北方,那颗最明亮的一等星就是它的剑刃,它永远指向正北,只要看到它,走夜路的时候就不会迷路啦。”

    罗伊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了那颗最明亮的星星,但他绞尽脑汁发挥所有想象,也没法将这颗星星和一旁的星星一起拼凑成骑士的模样。

    为繁星编排星座的占星学士们……一定都是抽象派画家吧?

    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以前他觉得占星术之流都是玄学,里面的门道也十分晦涩难懂,便没有仔细研究。

    如果当时能把这项学问研究入门了,此情此景,岂不是可以指着天上的星星和眼前的佳人互诉衷肠?

    然后把知识科普与情话混着讲,在艾莉亚听得入神、情意绵绵之际,顺势加深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岂不美哉?

    罗伊的思绪发散开去,艾莉亚则在他的怀里静静的仰望着他。

    安静了一会儿后,她鼓起勇气,伸长脖颈,嘴唇迅速往少年的脸颊上轻轻一点。

    亲完,她便立马低下头去,双手抱头躲在罗伊的怀里,好像要把自己缩成一个圆滚滚的穿山甲。

    罗伊愣了一下,随后揉了揉她的脑袋,微微笑了起来。

    是啊,他俩之间还需要什么情话吗?

    语言是非必要的,陪伴便是最长情的告白。

    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出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辛西娅走了过来,声音低沉:

    “罗伊,艾莉亚……”

    这就有些过分了吧,辛西娅大人。白天要做正事可以理解,晚上是私人时间,你何苦做这一只不解风情的电灯泡?

    罗伊心中涌起一股怨念,他叹了口气,刚准备说话,就听见辛西娅继续说道:

    “……你们看远处。”

    罗伊微微一愣,他和艾莉亚站起身,一同朝远处望去。

    今夜的天空非常清澈,月光和星光将大地映照得朦胧,方才两人一直在仰望星空,所以忽略了大地上的细节,现在仔细望去,果然发现了端倪。

    在天际线的尽头,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火光在微微跳动着。

    由于夜晚的能见度实在太差,距离又太远,这丝亮光近乎细微到不可见,亏辛西娅能够察觉得到。

    “这是什么?”

    罗伊叫来了摩根,“是荒野上的天灾吗?”

    “哪儿呢,哪儿呢?”摩根快步走了过来,眯着眼使劲观察了半天,终于看到了那隐隐约约的光亮。

    倒不如说是这丝光亮在逐渐变大。

    “嘶……”

    摩根倒吸了一口气,有些不确定的说:“可能是荒野上的某个地方着火了,或许是森林,或许是聚集地,但离我们太远了,我看不清楚。”

    “不会是黑旗聚集地遭重了吧?”罗伊喃喃道,做出了最坏的假设。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说到底北鸦是想要抢夺黑旗的聚集地,没必要把它一把火烧了。”

    摩根摸着下巴,“在这里瞎猜也无济于事,等明天中午,我们去离这里最近的聚集地打听一下情报吧。”

    今天肯定是要留在这里过夜的,且不说半夜赶路的效率和危险性,马匹在经历了一整天的长途跋涉,也需要好好的休息。

    罗伊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压下心中的不安,点了点头。

    遇到了这么一个突发事件,众人也失去了继续赏夜的兴趣,很快便回到营地,准备休息。

    摩根和辛西娅在外面轮流守夜,罗伊、艾莉亚、姜簌簌则在帐篷里入睡。

    临睡前,姜簌簌从自己的行李中掏出一本手记,借着帐篷内昏黄的烛光,正在一丝不苟的写着些什么。

    这不是个人日记,而是研究员出外勤时所必须的每日记录。

    方才在山顶上,她也看到了远处那道火光,此时,她将这一现象也一并记录了下来:

    “995年1月7号晚9点左右,于天空山脉山顶,观察到远处出现火光,推测距离一百公里以外。

    “具体原因不明,待明日前往就近聚集地调查……”

    写完之后,她重新阅览了一遍,将之前在营地里写下的信息逐一对应。

    白天那头异常的红鬃竖睛猿,和晚上远方燃起的火光,几种异样凑在了一起,这当中会有什么联系呢?

    现在手头上的情报还太少,没法做出符合逻辑的推测。

    她将手记放回包里,准备入睡,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瞥到包中的一个物什。

    那是一个迷你的玩偶,只有少女的手掌大小,外面是由各色粗布织成的小鸟形状的布套,里面填充着柔软的棉花。

    姜簌簌停顿了一下,随后把玩偶从包里拿了出来,放在手上静静的端详着,发了一会儿呆。

    烛光照亮了小鸟玩偶底下用针线缝出来的一行小字:

    簌簌生日快乐!

    “利兹……”

    姜簌簌喃喃了一声,又甩了甩头,像是要把心中的杂念给甩出去,随后将玩偶塞回包内,熄灭了烛灯,平躺下去。

    没事的,明天就能见到她了。

    ……

    第二天一早,罗伊三人被辛西娅叫醒。

    吃完早饭后,众人马不停蹄的越过天空山脉,朝C区赶去。

    A区和B区的范围都在那片平原里,由西德尼亚哨兵巡逻监视,危险性较低,也被称为安全区。

    而跨越天空山脉后就来到了C区,这里不在哨塔的监控范围内,因为更加远离了世界树,遭遇凶兽和天灾的可能性也更高。

    而黑旗所在的C4聚集地,就在C区,距他们还有大概八十公里远。

    这八十公里只是直线距离,实际的行程远远不止如此,再加上姜簌簌的运货马车本身速度就不快,一个上午是别想一步到位开到那里了。

    所以在摩根的建议下,他们会在中午左右,在离这里四十公里远的C2聚集地落脚,休息和获取完情报后,再接着赶往黑旗的C4聚集地。

    翻越天空山脉后是一片树林,路上并不好走,待得终于走出树林,在远处,罗伊一众人终于发现了一个村庄模样的聚集地。

    “这就是C2聚集地了。”摩根扬鞭指道。

    此时临近中午,聚集地的上空已经漂浮起了几缕炊烟,但随着马车离聚集地越来越近,大家终于发现了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不是炊烟,这是……

    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