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学院三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把灵力狙击炮改二的单发射击威力只有四阶强度。

    虽然比他预想中的要低一点,但仔细一想,其实也不低了。

    最开始觉得威力低是对于他这个传承者而言,这四个月下来,在神之心的洗练下,他已经成功突破至三阶。

    算上律剑咎瓦尤斯的庇护,那便拥有四阶的传承者实力。

    而他的黑狙是正儿八经的灵器,它所射出的灵力箭矢威力,会根据使用者的传承等阶上升而提高。

    届时,他的黑狙同样也拥有四阶的射击强度,而且射速还要比这灵力狙击炮快上很多。

    而灵力狙击炮,无论使用者是多少等阶的传承者,甚至可以是普通人,它的射击威力永远恒定在四阶强度。

    因此对于高等阶的传承者来说,这种设计是鸡肋;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把灵力狙击炮却强到逆天。

    毕竟,这把枪给了普通人射杀低阶传承者或者魔兽的机会——

    当然,前提是你能命中。

    此时,罗伊一脸纠结的看着这把灵力狙击炮改二,随后轻轻叹了口气,将它放回到玻璃柜中。

    可惜了,难得他一眼相中了这把“狙击枪”,无论是外形还是攻击手段都完美命中自己的好球区。

    只是以自己的修炼速度,很快,这把恒定四阶强度的狙击炮就只能成为他的玩具了。

    也就只有姜簌簌曾用过的那把攻城级别的攻城炮,其射击强度能入他的法眼。

    那把攻城炮的射击威力起码在六阶以上,可貌似性能还不太稳定,所以被PASS掉了。

    估计其他高威力武器也是这个道理。

    于是,罗伊把注意力放在了剩下的那件手套形武器上。

    似是知道罗伊叹气的原因,姜簌簌在一旁解释道:“一直以来,我们研究院针对武器装备的研究一直存在两个方向。

    “其中第一个方向,便是像灵力狙击炮这般,以外置的能源引擎作为动力,制作连普通人也可以使用的泛用武器。

    “而第二个方向,则是在灵器的道路上继续钻研,以传承者为主要群体,制作适合他们使用的强力灵器。

    “这第二件武器名叫玄色三式,它是传统意义上的灵器,论其素质,足以达到超品的标准!”

    她打开玻璃柜,罗伊拿起这件灵器,仔细端详起来。

    这是一件黑色手套,当他的左手套入其中时,手套会自动收紧成贴合他手型的形状。

    手套的表面绘有玄奥的幽蓝色纹路,巴掌大的地方集成了不少灵力机关,但是整只手套的重量和厚度却控制得刚刚好。

    戴在手上有稍许坚硬感,但是灵活性尚可,只要习惯后并无大碍。

    “玄色三式目前一共存在两种形态。”

    姜簌簌介绍,“这件装备最初的构想,是将其制成一件微型的盾牌,它的材料本身就极为坚韧,当你灌注灵力的时候,玄色三式还会凝出一面灵力盾牌进行防御。

    “它的第二种形态则是第一种形态的变种,在改变灵力机关的运作方式后,灵力盾牌将会收束成灵力拳刃样式,成为一件进攻武器。

    “玄色三式的用法还不止如此,或者说,只要为玄色三式的灵力机关编入预设,你可以随意控制灵力的生成样式,将它变成你所期望的武器形态。

    “轻量化、自由变换形态,玄色三式的微型可变式灵力机关是研究院近年来攻克的最重要的一项技术,也是它足以被评定为超品灵器的理由!”

    说到这里,姜簌簌的眼睛里也不由流露出兴奋的神采。

    作为研究院的研究员之一,能亲眼见证西德尼亚的研发技术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越来越强大,她也与有荣焉。

    罗伊心意一动,左手的玄色三式表面顿时凝聚出了一面幽蓝色的灵力盾牌。

    随后他触发灵力机关,盾牌快速收束成锋利轻薄的拳刃形状,附在他的手背上。

    在他的感知中,玄色三式能做到的变幻还不止如此,这值得他研究好长一段时间。

    “不愧是研究院,这般设计,确实是我从没见到过的。”罗伊赞叹道。

    以往的灵器,即使是超品品阶,它们的功能往往也十分单一,例如刀剑类武器便是强化攻击性能,盾类武器便是强化防御性能。

    虽然剑也能用来抵挡攻击,盾也能用来抡人,但这毕竟只是附带功能。

    而玄色三式则真正做到了攻防一体,并且将体积压缩到了极致,不需要再随身携带大件武器,完全不会影响自己的灵活性。

    虽然换个角度来说,“攻防一体”就代表着论攻击力它比不上剑类超品灵器,论防御力它比不上盾类超品灵器……

    但这就要看其使用者的战斗风格了。

    在双传承以及神之心的加成下,他的攻击手段繁多,战斗方式也可以很多变。

    这种万金油类型的灵器,或许比一件单纯的攻击型武器更适合他。

    他看了一眼玻璃柜里银白色的灵力狙击炮改二,又看了一眼穿戴在左手上的玄色三式,没有多作犹豫,拍板道:

    “我选择玄色三式。”

    姜簌簌点了点头,将一沓文件递给他:“那么,请在上面签字。

    “这些是对实验武器的保密协议和各项条款,是每个研究员在进行测试前都要走的常规手续。”

    罗伊接过文件,粗略的扫了一眼。

    里面提到,研究员对实验武器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同时,研究院有权随时回收实验武器。

    这款条约放在平常自然是合理的,但对他来说就不一样了。

    他毕竟又不是真过来为研究院打工的,所谓“临时编外人员”只是个幌子而已,这件武器是里昂送给他的礼物。

    既然是礼物,自然没有送回去的道理,如果以后用着用着,研究院突然脑子一抽要回收实验武器,岂不是搞了个天大的乌龙?

    他继续往下翻,当看到条款末尾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实验武器测试员:罗伊·阿诺德。

    测试期限:未定。

    负责人:里昂·帕拉丁。

    一般情况下,负责人的署名都是研究院的高层,可现在签名却变成了里昂。

    也就是说,只要身为负责人的里昂不叫停这场期限未定的武器测试,他罗伊就可以一直永久“测试”这把武器。

    果然,这只老狐狸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在签完文件后,这件名为“玄色三式”的超品灵器手套便正式归他所有。

    公事办完,姜簌簌将他送到研究院门口,犹豫着说道:“其实我本来还应该告知你,测试武器也相当于外勤任务,每天是需要写外勤记录的。

    “这些外勤记录要上交给负责人检查,但是以你的情况来看……或许也不需要了吧。”

    之前看到负责人的签名那栏并不是研究院的任何一位博士,而是院外的其他人,她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尽管之前同行过一段时间,但这位黑发少年的身份依旧让她有些捉摸不透。

    “你去忙吧。如果以后有装备上的问题,我会向你请教的。”

    罗伊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再送。

    即使是双休日,姜簌簌还要呆在研究院里,告别之后她便回到自己的实验室,而罗伊则朝隔壁的传承者学院里走去。

    掐指一算,下周二就是卡塞尔初等学院的毕业典礼了。

    “日子过得真快啊……”

    罗伊轻哼着小曲,慢悠悠的朝传送台走去。

    这四个月来,卡塞尔初等学院不少同届的传承者们都相继翘了课,或是在家闭关修炼,或是外出游历实战。

    作为卡塞尔扛把子的秦翔更是如此,他和他的队友几乎一整个学期都没有在学校露面几次。

    所有人都在为下半年入学传承者学院做准备。

    在开学之初,罗伊倒是按时的去上学,但哈维还在废墟矿山特训,学校里少了一个活跃气氛的死党,他也觉得有些无聊起来。

    再加上他本身成绩又好,初等学院教导的知识他早已学会,没过多久,他也便翘了课,只打算等到毕业典礼的时候再去露一次面。

    不过跟寻常传承者们闭关苦修不同,他翘课纯粹是享受生活去了:

    白天看看闲书,晒晒太阳,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琢磨一下机关零件,去骑士团总部看看艾莉亚,偶尔修炼。

    晚上和艾莉亚聊天、逛夜市、卿卿我我,偶尔修炼。

    有律剑和神之心这两件BUG级别的外挂傍身,他们两人的修炼速度一直处于飞快增长的状态,根本不需要特别为实力担心。

    有了余裕,每天的生活自然不需要处于时刻紧绷的状态。

    如今得到了玄色三式这把超品级灵器,罗伊也是心情大好,他来到传送台边上,正想着晚上钻研钻研这件灵器的使用方法。

    这时,传送台上亮起了一道白光,紧接着一道人影从传送台上走了下来。

    世界树里的人流量很大,传送台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罗伊走上前去正准备传送回西德尼亚,刚好和这位从传送台上下来的人影碰面。

    她大约十八九岁,有着深紫色的长发和湛蓝色的眼眸,右眼的眼角点着一颗泪痣,不是秦柳又是谁?

    两眼相对,秦柳有些诧异的扬起眉毛:“没想能在学院领见到你,罗伊。”

    她穿着紧身的黑色皮甲,皮甲上血迹斑斑,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怕是刚刚从高层世界历练回来。

    “过来处理一些事,已经忙完了。”罗伊应道。

    克里斯蒂安家族冤案平反后,他与秦柳、克莱恩曾在一场欢送会中短暂碰过面,之后秦柳就去了世界树里,一晃也有半年没见了。

    还记得秦柳和克莱恩都比他大三岁,算起来今年也是他们即将从传承者学院毕业的时候。

    “是吗?”

    秦柳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罗伊一眼,突然说道,“真是奇特,你的身体强度居然比你等阶的提升还要快。”

    听到这句话,罗伊倏然一惊,旋即苦笑道:“你看人的眼光还真准。”

    其实他的心中一直抱有一个疑问:那天晚上他与秦柳初见的时候,为什么秦柳会断言他一定隐藏了实力?

    她近乎不讲理的猜出了他的底牌,当时他只把原因归结于自己不够小心。

    可现在看来,当时她看出自己的不凡,或许并非偶然。

    自己这具经由神之心淬炼过的身体,甚至在她面前还没有显露出实力,就被她一眼看破了?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反而开始好奇秦柳的真正实力起来。

    在之前参与秦家的晚宴时,他也曾听说过这位秦家长女在传承者学院里的一些光辉事迹。

    不仅身为传承者学院首席,还曾击败过那位裁决一席代表艾尔兰家族的“圣女”薇拉·艾尔兰,粉碎了同阶之下裁决无敌的传说。

    期间更是赢得了包括往届新生大比在内的无数优胜。

    秦柳……她曾经经历过什么,这个女人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罗伊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体强度,秦柳却也一语带过,没有深究的打算,一如她曾经对待双传承这个秘密的态度一样。

    她只是轻笑道:“你和秦翔是同届,以你现在的实力,我想一定不准备将今年新生大比的优胜拱手相让吧?”

    罗伊同样微笑,眼神毫不退让:“自然,我势在必得。”

    “不错,新生大比的优胜是所有新生都应该去争取的嘉奖。”

    秦柳淡淡的说,“无论结果如何,这份信心值得肯定,总比无谓的谦虚要来的真诚。

    “不过,对于你们这帮初入传承者学院的菜鸟来说,新生大比只是个开始。

    “我很期待你们当中有人能取得学院三冠,无论是你,还是秦翔……”

    学院三冠指代传承者学院每年举办一次的三场大型赛事,分别为第一学年的“新生大比”,第二学年的“学院缎带”,以及第三学年的“西德尼亚奖章”。

    在入学传承者学院的这三年生涯中,若是囊获了每一年的大赛优胜,即是达成了学院三冠的成就。

    这三场赛事中,有团体赛也有个人赛,因此最后获得学院三冠称号的学生,每一届只会出现一个人。

    那个人便是该届传承者学院学生中的最强者。

    事实上,也并不是每一届的传承者中都会有人能获得学院三冠的。

    如果一开始有人赢了“新生大比”,赢了“学院缎带”,但在最后一学年的大赛“西德尼亚奖章”中遭遇了滑铁卢——

    这种情况下,可以说这届学生中没有一人获得学院三冠的荣誉。

    换言之,能连续三年夺得大赛冠军、获得学院三冠的人,必然是在硬实力上傲视所有同龄人的最强者。

    罗伊心里一动,不由问道:“莫非你已经获得了这一届的学院三冠?”

    “我已经拿下前两场大赛的优胜,而最后一场大赛‘西德尼亚奖章’的决赛就在明天,这也是我从上层世界回来的原因。”

    秦柳语气轻松,模仿着罗伊方才的语气,“自然,我势在必得。”

    “我能去观战吗?”罗伊勾起了兴趣。

    秦柳这一届的学院三冠含金量极高,因为“西德尼亚奖章”是个人淘汰赛,决赛的所有人全部处于一个场地,最后混战至一人取得最后胜利。

    而秦柳的最大对手,来自于她昔日的队友克莱恩、薇拉和巴顿。

    他们同样来自神殿世家,若放在往届,每个人都足有拿下学院三冠的实力。

    若是他们彼此联手针对秦柳,执意先将她淘汰——

    双拳难敌四手,她未必能敌得过众人的围追堵截。

    “当然可以,你们是传承者,自然有资格进入传承者学院围观大赛。”

    秦柳扬起嘴角,看向罗伊,“如果要来观战,你可要看仔细了。

    “我会告诉你——真正的强者,究竟是如何战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