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我的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罗伊叫上了艾莉亚一起,前往学院领观看这一届“西德尼亚奖章”的决赛。

    一直以来,神殿世家象征着西德尼亚的最高权力以及武力,其直系子弟无不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之辈。

    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些天才们到底有多强,以及如秦柳昨天所说的——

    “真正的强者,到底是如何战斗的?”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装逼,但如果秦柳今天真的赢下了“西德尼亚奖章”的优胜,取得了学院三冠的成就的话……

    那她说这种话,便没有人会不服气。

    ……

    传送到学院领,此时聚集在这里的人群比昨天要多出不少。

    传承者学院门口人山人海,以至于学院派出一队警卫在门口架起了护栏,引导人群有序的排队入校。

    这届“西德尼亚奖章”光是神殿世家直系就有四人参赛,大家都想见识一下,谁才是其中最强的那一个。

    排队了一会儿,在门口验明了传承者身份后,罗伊和艾莉亚终于进入传承者学院,随着人流来到了学院内的比赛区域。

    传承者学院的比赛区域里设有四个分赛区和一个主赛区,每个分赛区大概有足球场这么大,众星捧月般的围绕着主赛区。

    主赛区的面积比分赛区还要大上一圈,拥有传承者学院最高规格的比赛设施,这次决赛便是在主赛区进行的。

    这里的占地面积如此之大,即使有学院外的人进入观赛,容纳所有人也是绰绰有余。

    罗伊和艾莉亚寻了一处视野开阔的位置坐好,他们的正对面便是主赛区的主席台。

    主席台上走动的都是负责管理这场赛事的工作人员,左右两边还设有封闭的贵宾包厢,估计里面坐着的都是神殿世家级别的大人物。

    正因如此,那边成了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罗伊这块位置稍显冷清,他也乐得清静。

    “上一次来人那么多的地方,还是以前去大剧院欣赏音乐剧的时候呢。”

    艾莉亚坐在罗伊身边,轻抚胸口,“看到那么多人过来看比赛,即使坐在观众席上,我都感觉有些紧张起来了。”

    “那你得慢慢习惯。”

    罗伊莞尔,“再过几年,站在台上的就是我们了。”

    “嗨,二位要来一份最新的决赛情报吗?”

    一旁走来了一位与他们年纪相仿的少年,手里捧着一叠报纸,笑吟吟的搭讪道。

    “决赛情报?”罗伊感兴趣的看向他。

    “我叫杜克·史汀,来自传承者学院的新闻部,我们的情报绝对可靠。”

    少年熟稔的介绍道,“每年大赛的时候,我们新闻部都会整理情报,将参赛选手和比赛简介制作成报纸,售卖给对此感兴趣的人,顺便赚取一些经费。”

    说着,他用手一指,果然不只是他,还有一些人同样也在向观众席里的其他人兜售大赛情报。

    想必他们都是新闻部的人吧。

    “行。”罗伊点了点头,“给我们来一份。”

    “一千索尔。”杜克笑眯眯的说道。

    “一份报纸一千索尔,你认真的?”罗伊愣了一下。

    他倒不是付不起这个钱,只是觉得这种定价未免太过暴利了。

    这种面向大众的报纸,最多就是简单介绍一下参赛选手的大致实力、过往战绩和身世背景,不可能出现过于详细的情报。

    对于专攻此道的新闻部来说,每年撰写这类报纸甚至不需要多花什么精力,印刷报纸的成本也低到可以忽略。

    就这还要一千索尔,怕不是这杜克看出他们是第一次来传承者学院,想要狠狠的宰上他们一刀?

    似是看出了罗伊眼神中的怀疑,杜克摊了摊手:“你去问其他人,只会问到同样的价格,这是统一定价。

    “如果你觉得我坑了你,欢迎来新闻部投诉。

    “而且报纸是可以传阅的,就好像你们有两个人,但只买了一份情报一样,我们实际上卖得并不多,只是赚点外快而已。”

    “好吧。”罗伊点了点头,懒得在这种细枝末节上纠缠不清,一旁的艾莉亚递出一张一千索尔的银票。

    杜克接过银票,递来一份报纸,随后笑道:“看你們对传承者学院的行情并不太清楚,莫不是即将要入学的新生?

    “如果你们想要任何情报的话,都可以来新闻部找我。

    “不管是世界树的攻略情报还是某位传承者的身份信息,我们新闻部都有,以后你就会明白的,和新闻部打交道是传承者学院学生的必修课!”

    这位名叫杜克的新闻部在校生走远了,罗伊收回目光,和艾莉亚一起看着报纸里的内容。

    “西德尼亚奖章”的决赛一共有八名选手,这八名选手会在封闭的主赛区中进行混战,击败所有人、坚持到最后的那位选手将取得优胜。

    无限制的淘汰赛,非常简单易懂的规则。

    这八名选手无不是该届传承者学院三年级生中的佼佼者,虽然年仅十八岁,但所有人的实力最低也在五阶水平。

    而这八名选手中,又有四名选手被报纸着重标记,不惜耗费大量笔墨和版面详细介绍。

    这四人来自学院里的同一支队伍,分别为:

    剑修一席代表秦家的直系:秦柳,六阶唤雷。

    月影一席代表佛罗伦萨家族的直系:克莱恩·佛罗伦萨,六阶月影。

    裁决一席代表艾尔兰家族的直系:薇拉·艾尔兰,六阶裁决。

    守护骑士一席代表亚伯拉罕家族的直系:巴顿·亚伯拉罕,六阶守护骑士。

    别看五阶和六阶只有一阶之差,其中的沟壑却犹如天堑。

    即使是不世出的天才,在低阶的时候一路突破、高歌猛进,但是在五阶进阶六阶的时候,也一定会有所停顿。

    这是一个坎,可以说传承者在六阶以前,还处于打基础、进行量变的阶段。

    而在六阶以后,传承对力量法则的领悟将达到质变,实力较之五阶上升不止一个档次。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六阶以上的传承者才有资格被称为“高阶传承者”。

    相较往届的学院大赛经验而言,一般只要有学生能在毕业前突破至六阶,便能稳稳的赢下“西德尼亚奖章”,甚至是学院三冠。

    即使遭到所有五阶传承者的围攻,六阶传承者也会将其正面击溃,即所谓的实力碾压。

    可放在今年,大赛的情况又有所不同……

    因为这届“西德尼亚奖章”的决赛中,突破至六阶的高阶传承者不止一个,而是足足有四个!

    毕竟,神殿世家的直系子弟数量稀少,大多数都为一脉单传,能刚好将四位直系子弟凑在同一届大赛里决出胜负——

    也算是传承者学院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了。

    就在这时,他们正对面的观众席上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罗伊眯起眼睛,他看到一个女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主席台边上的一间贵宾包厢里。

    她一头银发,身着金边白底的长袍,即使是惊鸿一瞥,依旧能窥得她如少女般白皙美貌的侧颜。

    “那是‘圣女’希琳·艾尔兰!”

    艾莉亚认出了那个女人的身份,低呼道,“圣女大人也过来观赛了!”

    希琳·艾尔兰,她是西德尼亚的现任圣女,也是艾尔兰家族的现任家主,往年包括今年年初的神启日祭典都是由她主持的。

    只不过当时罗伊和艾莉亚正好要参加圣地巡礼,没能在今年的祭典上见到这位圣女大人。

    “薇拉是她的女儿,过来观战也合情合理。”罗伊点头道。

    随着大人物相继到场就座,决赛即将开始。

    最先入场的是十八支整齐的仪仗队方阵,每支仪仗队的手里都高举着一面旗帜。

    旗帜上绘有象征着传承的纹章,十八面不同的旗帜象征着西德尼亚十八种不同的传承。

    仪仗队入场,一旁的乐队也奏响了开赛的鼓点,随着仪仗队环绕赛区一圈后,震天的锣鼓响彻云霄,激荡着在场众人逐渐高昂的情绪。

    “那么,95届的‘西德尼亚奖章’决赛现在开始!”

    主席台上,主持人的声音透过传音设备的增幅在主赛区里回荡着,“有请以下参赛选手依次登场——

    “一号选手:秦柳。

    “二号选手:薇拉·艾尔兰。

    “三号选手:克莱恩·佛罗伦萨。

    “四号选手:巴顿·亚伯拉罕……”

    在主持人的播报下,赛场的选手通道中出现了几个人影,秦柳一席黑色皮甲,率先走到赛场中央,后面依次跟着她昔日的三位队友。

    他们便是这场决赛的真正主角,随着他们的入场,观众席上陡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潮水般的欢呼。

    看台上大多数人还是传承者学院的在校生,能有幸和这四位西德尼亚未来的掌权者们同校,共同见证这一历史性的决赛时刻,他们也心潮澎湃。

    若是以后出去吹牛,也能说说“这位神殿世家的家主以前就跟我同班”、“他参加大赛获奖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这类与有荣焉的话。

    主席位上,主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另外,五号、六号、七号、八号四位选手选择弃权……

    “请场上选手做好准备,决赛即将开始。”

    面对剩余四位选手的弃权,观众席上略微安静了一会,随后恢复如常,没有嘘声,也没有人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面对四名已经达到六阶的传承世家直系,这场决赛成了不折不扣的神仙打架,再没有任何普通人插手的余地。

    既然已经明知自己必输的结局,也没有人期待着自己能获胜,又何必在赛场上挨一顿打,沦为衬托他人强大的垫脚石呢?

    如此,决赛进入倒计时,赛场上只剩下秦柳在内的神殿世家直系四人。

    耳边传来观众席上嘈杂的呼喊声和喝彩声,无数双眼睛遥遥注视着她,站在赛场的正中央,秦柳的脸色没有丝毫动容。

    她清冷的目光遥遥注视着主席台边上的一间贵宾包厢,仿佛能透过反光的玻璃窗,与包厢内的观战者对视。

    “父亲,姐姐在看着我们。”

    包厢内,秦翔一席白衣坐在座位上,凝望着赛场,低声道。

    他的身旁坐着一位棕发褐瞳的中年人,一旁的秦翔和他对比,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秦家的现任家主秦祝,亦是秦翔和秦柳的父亲,他默默与场上的女儿对视,眼神复杂。

    他和秦柳的父女关系,其实并不好。

    秦柳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曾经把秦柳视作秦家的继承人,亲自教习她剑术。

    可随着秦柳越长越大,他逐渐发现,这个女儿长得越来越像自己的妻子,也就是说,她继承姬家的血脉更多一些。

    姬家是神殿世家唤雷一席的代表,当年秦姬两家联姻,作为秦家家主的秦祝,迎娶了姬家家主的妹妹姬怜。

    两家的血脉都十分强大,因而生下来的孩子到底继承哪边的天赋和模样多一点,也是说不准的事。

    而从结果上看,秦柳除了姓秦以外,无论是觉醒的传承还是外貌都不像是秦家的人,而更像是姬家的人。

    尔后秦翔出生,他不仅继承了秦家的剑修传承,长相也像极了父亲。

    于是秦祝放弃指导秦柳剑术,开始全心全意教导秦翔修炼。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就不爱女儿了,只是他认为,既然女儿觉醒的传承是唤雷,那么苦修剑术自然是不必要的。

    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当他把精力集中在培养秦翔身上的时候,自然便对秦柳疏远了很多。

    直到后来,他听说秦柳刚入学传承者学院的时候,竟然在和下任“圣女”薇拉·艾尔兰的对决中取得了胜利。

    而且取胜的时候,她用的是剑。

    他这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女儿了。

    “让我看看现在的你,究竟成长到了何种程度吧。”

    秦祝俯视着她,喃喃自语道。

    “你会看到的,父亲。”

    仿佛感受到了那道审视的目光,赛场上,秦柳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微笑。

    “我将用手中的剑取得胜利,但这把剑,不是秦家的剑。

    “而是我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