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仆骑士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真正的强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的女仆骑士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她自己领悟的力量?”罗伊细细品味着这句话的意思。

    在看到那无双的一剑后,他想当然的以为秦柳也是神使,然而神之心的回答却让他倏然一惊。

    这让他开始反省自己,在与神之心融合后,自己是否变得有些盲目自大,太过于依赖于外物了。

    “并不是只有神使和律使才能成为强者,人类的意志和潜力比你想象得更加强大。”

    神之心笑道,“你和她其实是同一类人,哪怕没有我,你未来的成就也不会比她低……唔,我从你的记忆中找到了很贴合此情此景的典故。

    “说是有一人名叫项羽,那年尚且籍籍无名。恰逢秦始皇游会稽度浙江,所有人都低头拜服,可他却指着始皇帝说了这样一句话——”

    罗伊盯着赛场内的那道身影,此时看台上人声鼎沸,无人不在为秦柳的这场胜利而欢呼。

    她是今年的学院三冠,所有人都叹服于这直冲云霄的无双一剑,这些欢呼与赞美她受之无愧。

    “彼可取而代之。”沉默了一会儿,他接过神之心的话轻声道。

    如果说这就是秦柳昨天对他所说的“真正强者的战斗方式”的话——

    他也将用自己的力量夺下学院三冠。

    哪怕不使用神之心的力量,他相信自己同样也能做到!

    “没错,就是这股觉悟。”神之心悠然道。

    “没想到能在这里听到前世的典故,真是令人怀念。”

    罗伊表情感慨,“总感觉你从沉睡中苏醒后,说话方式都变化了好多。”

    “那个世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新奇。”

    神之心声音一顿,“我在尝试着用你们的逻辑来理解另一个世界,或许从模仿你们说话入手会更加容易一些。”

    现在的罗伊还理解不了神之心这句话的含义,他一边思索着自己未来的规划,一边和艾莉亚一起往主赛区出口走去。

    赛场上开始了颁奖仪式,观众们都没有离场,想要见证今年学院三冠卫冕的那个历史性时刻。

    他们反倒成了最早离开观众席的那一批人。

    身后,主赛区热烈的欢呼声还没有停歇,受此等气氛影响,艾莉亚回头望了一眼,神情中也带着一丝兴奋:

    “这场决赛真是精彩呀,没想到他们只比我们大上三岁,就已经修炼得这么强了,看来我还得继续加油才行!”

    罗伊莞尔,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一起加油吧。”

    感受到少年的手掌摩挲着自己的长发,艾莉亚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她顺势将头靠近罗伊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轻轻呢喃:

    “在我心里,少爷永远是最强的哦……”

    耳边传来少女有意无意的温热吐息,罗伊打了个激灵,随即抓住她的手,“恶狠狠”的说:“走,今晚我要你助我修行!”

    艾莉亚被罗伊牵着跑,发出银玲般的笑声,引发旁人艳羡的目光。

    两人来到传送台,罗伊将传送目的地设置为废墟矿山,艾莉亚看在眼里,脸色微红而带着些期待,期期艾艾的说道:

    “今晚要住庄园吗?我没带换洗的衣服呀。”

    “你在想些什么啊,现在大白天呢!”

    罗伊没好气的敲了敲她的脑门,“明天就是卡塞尔初等学院的毕业典礼了,我得把哈维接回来。

    “一晃四个月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特训得如何?”

    观看这场决赛使他更加坚定了接下来的目标,他不仅要赢下学院三冠,还要赢得漂亮——

    不是用他“神使”的力量,而是用他“罗伊”的力量。

    而拿下学院三冠的第一步,就是在入学的第一年中拿下第一冠新生大比的优胜。

    新生大比是一场团队赛,为此,他需要能跟得上他脚步的可靠队友。

    本来在队伍中,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位纨绔好友哈维·鲁道夫,也不知道经过这四个月的历练,他的实力长进了多少?

    白光闪过,两人的身形消失在了传送台中。

    ……

    传承者学院里的主赛区,热闹的气氛持续了很久,直到颁奖典礼结束,观众们才心满意足的陆续退场。

    秦柳推开秦家所在贵宾包厢的房门,她头顶华冠,身披彩带,胸配奖章,如同一位授勋凯旋的将军。

    她站在门口,目光扫过秦祝和秦翔,那是她的父亲和弟弟。

    “恭喜你赢得比赛,我为你感到骄傲。”

    秦祝站了起来,走到秦柳面前,张开双手,想要拥抱自己的女儿。

    秦柳的表情有些踌躇,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感受到了她的抗拒,秦祝垂下手,表情略微有些苦涩。

    是啊,上一次拥抱自己的女儿,恐怕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这些年来,他们之间从未促膝长谈过,父女二人的关系已经疏离了很多。

    身为西德尼亚最顶尖的剑修,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女儿是如何能使出那招无双的一剑的,他发现自己已经几乎看不懂她了。

    秦柳的神色亦是复杂。

    秦祝不再指导她剑术之后,她心里一直憋着口气,发誓总有一天,要让父亲对自己的剑术刮目相看,让他后悔当初居然有眼无珠的放弃了自己。

    当时的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如今执念已了,她也已经长大了。

    她凝望着眼前的这位中年人,纵使他的修为再强大,地位再崇高,也敌不过岁月在他脸上刻下无法抹去的皱纹。

    事到如今,还要对他放那些狠话吗?

    “就算你放弃了我,我的剑依然是最强的!”“取得胜利的是我的剑,而不是秦家的剑!”这类的……?

    如今她攀上了山巅,这些逞强的话已经没有必要说出口了,种种往事,从今以后就让它随风散去吧。

    半晌,她低下头说道:“我准备加入世界树的攻略组,过几天就走。”

    “不回来多休息几天吗?”

    秦祝挽留道,“也抽空去看看你母亲吧,她一直很关心你,得知你获胜的消息,她也很高兴的。”

    秦家家主秦祝和姬家家主的妹妹姬怜是政治联姻,两人之间的感情极淡。

    姬怜在为他生下秦翔的五年后,秦翔顺利觉醒剑修传承,她自认为已经尽到了自己作为妻子的职责,便开始与秦祝分居。

    相比秦祝重视秦翔,姬怜更疼爱自己的大女儿秦柳,或许这也是因为秦柳长得更像她的缘故。

    多亏童年还有母亲的关爱,她的性格和对家人的态度才不至于走向极端。

    想起自己的母亲,秦柳的脸上柔和了很多,点头道:“我会去的。”

    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解释道:“我曾经与别人有个很重要的约定,我必须得尽快赴约……所以,我不会在家里呆太久。”

    秦祝点了点头。

    秦柳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他并不擅长在子女和亲人面前流露自己的感情,于是转身道:“那我走了,学院里还有些事要我处理。”

    “等等!”

    这次开口的是秦翔,他走上前问道,“姐,可以把那一剑教给我吗?”

    “怎么,你想学啊?”

    谷伈lt/spangt  秦柳乜斜着瞥了他一眼,忍着笑说道,“去请教咱的父亲大人啊,他可是西德尼亚数一数二的剑修,哪还有什么剑术是他不会的呢?”

    “咳咳……”秦祝用力的咳嗽起来,尴尬的转过头去。

    “真不教?”秦翔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眼神却带着些失落。

    “你以为这是什么人都学得会的么?”

    秦柳轻哼一声,突然想到些什么,便说,“想学也可以,你得先向我证明你的实力和天分。”

    “我的实力和天分?”

    秦翔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他可是剑修一席代表秦家的直系,论剑术天分,同龄人之中还有人能比他更强么?

    更别提实力,经过这半年来的刻苦历练,就在前不久,他的修为已经突破至四阶!

    他的实力和天分还需要证明和检验?

    “只有比较,才能区分出一个人的实力和天分究竟如何。”

    秦柳淡淡的说,“所谓比较,即是与强者对战。

    “如果你能拿下今年新生大比的优胜……不,只要你能赢下学院三冠的任意一冠,我就会考虑把这一剑传授给你。”

    秦翔愣了一会儿,随即闷闷不乐的说道:“你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

    跟秦柳神仙打架的这一届不同,他所在的这一届只有他这一位神殿世家的直系,竞争压力非常小。

    哪怕后来艾莉亚成为了律使,但根据情报得知,那把律剑咎瓦尤斯只是一件辅助型律器,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尤其是最近的历练使他的等阶升至四阶,以他这个年纪达到如此实力,即使是一向严苛的秦祝也对他十分满意。

    他一直把这一届的学院三冠视作自己的囊中之物,区区新生大比的优胜,对他而言又有何难度?

    秦翔一时有些摸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姐姐真的看轻了他,还是想要教导他,所以才给他定了个非常轻松的小目标?

    看着他疑惑中带着不服的眼神,秦柳轻笑一声,也不多做解释,摆了摆手便离开了。

    竞争压力非常小?

    到时候可别哭着鼻子来找姐姐撒娇哦。

    ……

    世界树二层,废墟矿山。

    在那位四阶神射克劳德的指引下,罗伊和艾莉亚循迹来到了哈维平常训练箭术的地方。

    据克劳德所述,哈维在两个月前就已经不需要他在旁边指导和担当护卫了。

    他现在所在的训练场所,也比之前练习射箭的地方更加的靠近废墟矿山深处。

    此时正好是中午,克劳德带着罗伊和艾莉亚走进树林里,正好闻到了一股烧烤的香味。

    走上前去,便看到有人正支着烧烤架娴熟的做着烧烤,不是哈维又是谁?

    只是他现在的模样十分邋遢,满身都是尘土不说,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仿佛一个野外求生的拾荒者。

    他的身后扎着一个小帐篷,也证明了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

    视线往下移,可以看到他的脚边零零碎碎的散落着一些动物的皮毛,一旁还有一把染着血迹的小刀。

    他一边哼着歌一边翻转着手中的木枝,木枝上串着的似乎就是一只被开膛破肚、剥皮洗净的啮石鼯鼠,上面洒满了各类香料和调味品。

    方才那股烧烤的香味正是从这里飘过来的。

    罗伊忍不住舔了舔嘴角,朝克劳德问道:“他现在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现在的哈维活脱脱就是一个野外求生高手,这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想。

    “有两个月了。”

    克劳德的表情亦是感慨,“即使你们离开之后,他对自己也没有丝毫懈怠,很快就逐渐掌握了射击的要领。

    “后来,他更是提出要住在树林里感受‘大自然的气息’,当然,这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会过来看看他的情况。

    “不过似乎并不需要我出手,偶尔有几次遭受魔兽袭击,他也非常漂亮的进行反击,击退了敌人。

    “作为一名神射,我敢说他现在的能力已经很优秀了。”

    “哦?”罗伊扬了扬眉毛,正要走上前打招呼,突然看到哈维警觉放下烧烤,朝他所在的方向望去,同时握住了身旁的弓与箭。

    “是我……”

    罗伊的话还没说完,哈维已面无表情的快速射出一箭。

    “倏——”的一声厉响,箭矢与罗伊擦身而过,没入了他身后一棵大树茂密的树冠中。

    下一秒,从树上扑腾掉下一只啮石鼯鼠,方才它一直隐藏在树冠中,借着茂密树叶的掩护企图偷袭众人。

    现在它被箭矢贯穿了飞膜,掉落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好箭术!”罗伊抚掌。

    “你们来了。”哈维的表情很平静,似乎如果罗伊不来,他还能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

    他放下弓拾起烧烤,折出一只烤腿递给罗伊,罗伊毫不气的接过在他面前坐下,大口的吃了起来。

    “味道不错。”罗伊眼睛一亮,“看来你在这里生活的挺滋润的。”

    “来到这里我才发现,快乐不只有城市里的那片灯火酒绿。”

    哈维一边用小刀熟练的将烤鼯鼠大卸八块,分给克劳德和艾莉亚吃,一边回答道。

    “只要静下心来,不管在哪里都能找到生活的乐趣。”

    众人很快将烤鼯鼠分食,哈维这才问道:“这次找我来,是有什么新的历练在等着我么?”

    “你别这样,我害怕,从前的哈维去哪里了?”

    罗伊“噫”了一声,像往常一样捏了捏他的胸脯。

    然而,入手的却不是胖子独有的那种柔软的胸部触感,虽然依旧有少许脂肪,但他摸到的更多的是结实的肌肉。

    仔细端详,哈维的脸型都瘦了下来,整体身材看上去虽然没有变化得那么明显,不过现在的他与其说是肥胖,更应该说是壮实。

    “独自一人生活在这里,我不用再去跟别人作比较,只需要默默的提升自己,仅此而已。”

    哈维看着自己长着厚茧的手掌,“每天早上起来,我都能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昨天的锻炼下变得越来越强建,这让我感觉到充实,仿佛生活都有了目标。

    “或许让一个天才过来这里待上同一段时间,他会提升得比我更快,但我已经满足了,因为我已经收获了许多。”

    “你能这样想就好。”

    罗伊点头,“收拾一下行李吧,我是来接你回去参加毕业典礼的。”

    “是么,时间过得可真快……”

    哈维嘟囔一声,站起身来,随后炯炯有神的看着罗伊,“现在的我,或许不会再拖你的后腿了。”

    “那可太感谢你了。”

    罗伊抱拳,“三年之期已到,恭请箭神归位!”

    两位损友相视一眼,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