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 > 白月光贵女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将宿主投放至第一个世界

    宿主不会得到任何剧情和提示,抹去全部记忆,以原住民的身份在男主身边生活

    请宿主找出真正的男主并将其带回总部,如果失败,即刻抹杀

    …

    温宓是名满京华的贵女。

    玉软花柔,雅人清致,是刑部尚书温伯安的三个女儿中最典雅出挑的。

    从记事时起,她眼前总时不时闪过这几句话,脑海深处还会伴随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今日用过午膳,那道声音又响起了,她问丫鬟,丫鬟们皆面面相觑,茫然摇头。

    温宓稍稍定下心,将此事抛之脑后,转头吩咐喜鹊、杜鹃把新干的《红梅图》装好。

    时值五月,晋王府老太妃久病未愈,温宓奉祖母之命常常前去探望。不过今日再登晋王府,是有事求宁二哥,宁桦。

    晋王膝下共有六子,嫡长子宁樟,嫡次子宁桦。

    温家的三个女儿与宁樟、宁桦、还有首辅独子卫长陵一块长大,几人感情甚笃,只是去年宁樟战死沙场,温宓与宁桦便疏远了许多。

    前些日子去探望老太妃时,太妃就让她去瞧瞧宁桦,只是一直不得空;正巧明日便是丹青盛会,她要作一副腊月红梅图,宁桦技艺犹胜于她,若能求他指点一二,便是挨多少冷脸也值了。

    温宓是个慢性子,想着笔墨干得快,便在丹青会前一日将画作好,带着喜鹊杜鹃再登晋王府。

    先去给老太妃请了安,出来以后才让下人引她去宁桦的映雪院。

    温宓见引路丫头脸色愁苦,问道:“怎个哭丧着脸?”

    引路丫头曾受过温宓恩惠,闻言当即凑到她身边小声道:

    “前两日太妃发卖了一个婢子,说是打碎果碟惊了主子,可王府上下谁不知道老太妃最恨狐媚子,那贱|婢长了张狐媚脸,早晚也待不长!”

    温宓一下就想起了那日当她的面打碎碟子的婢子。

    她垂眸,抿嘴笑了笑。

    引路丫头继续道:“那婢子还有个妹妹,姑娘原也认识,就是映雪院的大丫鬟颂春,奴婢嘴拙不会说话,就是提醒姑娘千万别吃亏,那颂春一肚子坏水,心眼可多着哩!”

    说着,几人转了个弯,走进一个四方大院,几个秀气的丫鬟迎了出来,“是三姑娘吗?奴婢们已等候多时了。”

    领头的丫鬟扎着两个垂髻,面庞白皙清秀,眼尾上挑,眉间颇有凌人之势,正是王妃生前给宁桦留下的丫鬟,颂春。

    只见颂春上前一步,福身垂目道:

    “问三姑娘好,二爷眼下正忙,叫奴婢来请姑娘进去。”语气生硬冷淡,并不见热络之色。

    温宓扶她起来,面上含笑,“有劳你。”

    这颂春因先王妃的缘故当上映雪院的大丫鬟,对温宓从不屈膝讨好,也因此温宓对她高看几分,愿意给她好脸。

    颂春引着主仆二人进去,果然在廊下看见正俯身浇花的宁桦。

    只见他风骨俊秀,容貌极佳,眉浓而黑,唇薄而淡,玉冠高束,简衣玄服。

    一眼望去,冷冷清清,丝毫没有晋王嫡子该有的奢华风貌。

    温宓没有上前打扰,而是立在几步之外等候。

    宁桦偏过头,把花壶交给颂春,声音如环佩相撞,清冽冷淡,从廊下随风递到她面前:

    “来都来了,为何不说话?”

    温宓随即上前,让喜鹊将画轴展开,指着画上红梅笑道:

    “我今日叨扰,一来是探望二哥,二来是求个指点,二哥别小气,快帮我瞧瞧,还有什么地方需要增色的?”

    宁桦接过巾帕将手擦净,转而仔细观摩起这幅画:

    只见画上白雪晶莹,红梅艳艳,不论着色还是留白都恰到好处,意境极妙,一注目顿有寒凉之气渗透衣物,可谓妙不可言。

    只是,仍有不足之处。

    他越过她往屋里走,嗓音如冷玉般,只撂下一句,“进来。”

    温宓顺从地跟上,命喜鹊在屋外候着。

    她进来时,宁桦已拿出一只画轴展开,上下打量着,余光见她脸有诧异,便道:

    “你且来看。”

    温宓上前几步,见那画上也有红梅几点,栩栩如生,似乎只要风一吹,红梅就要颤巍巍从枝头飞落似的。

    这画虽好,却有几分眼熟。

    温宓眉尖微蹙,刚想问出自谁手,就听见宁桦淡淡道:

    “你可熟悉?”

    他眼神平静,温宓却猛地反应过来,一时间羞赧不已,“原是我幼时所作,二哥竟还留着。”

    “两幅作比,哪个更好?”

    “我……”温宓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终摇头,“我分辨不出。”

    宁桦道:“幼时梅花各有性情,大了却浑然一片死寂,道是灵……”

    还没说完,他目光忽然凝固在她碗间的老东珠金镯上,一拧眉,捉起她的手劈头问道:

    “这是祖母给你的?”

    温宓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他冷冰冰的声音又响起:

    “这是祖母给你的?”

    温宓想要抽回手,却没拗过男子的力气,不得已无奈道:“前几日我来探望太妃奶奶,这是她老人家补给我的及笄之礼。”

    宁桦沉默半晌,收回手道:“你不该收,这镯子原是祖母要送给第一位孙媳的。”

    温宓垂下头,缓缓将镯子褪下,转而又开始收拢画卷,片刻后唤来喜鹊,把金镯和画轴一并递给她,轻轻道:

    “收起来吧。”

    喜鹊面上疑惑,却仍旧听话地收下,然后退了出去。

    屋内两人都沉默不语,宁桦手指蜷缩了一下,转身对着窗,目光不知看向何处。

    温宓觉得十分不自在,脸上火辣要烧起来一般。就在这时,一道诡异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凭空响起:

    叮。已锁定一号候选男主。

    温宓眉心猛地一跳,不敢置信地四处扫视,面上血色褪去,苍白如纸。

    “二哥?”

    宁桦嗯了一声。

    “你方才说话了么?”

    宁桦偏了偏头,淡淡道:“未曾。”

    温宓按下心头惊涛,眼见这次又要不欢而散,只得勉强笑笑:

    “二哥有事要忙,宓儿就不叨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