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 > 白月光贵女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着捏紧衣角,强撑仪态转身往外走,脚步却不自觉加快,想要快快离了这压抑的屋子。

    喜鹊在门外守着,见她出来诧异不已,“主儿这是怎么了?”

    “快别说了,”温宓拍拍她的手,面容苍白,“咱们回家去。”说着脚步一,眸光扫视,“怎么不见颂春?”

    喜鹊也蹙起眉,“刚才还见着人呢,这会子怎么没影了?”

    温宓心头沉惴惴的,思绪纷飞,没有多想便与喜鹊回了温府。

    本想再将画润色润色,可没成想打开画轴时,那画面上竟糊着一团漆黑的墨!

    墨渍下隐隐看得出红梅花样,却已经被毁得不成样子。

    喜鹊见状大惊,哎呀一声,连忙捧起画卷,伸手一擦,果然沾了满手的墨,不禁喃喃道:

    “完了,这可全完了。”

    温宓轻轻握住她的手安抚,撇开心头杂念,温声问道:

    “除了你,可还有别的人碰过?”

    喜鹊回神,想起一事,脸色渐渐僵硬,噗通跪了下来,磕头道:“颂春……是颂春!她说仰慕主儿的美名想打开一看,奴婢有心炫耀便……没想到她竟如此胆大妄为!奴婢没保管好画,还望主儿赎罪!”

    温宓扶她起来,摇头道:“此事是我疏忽,没听那小丫头的劝,怨不得你。”

    “可是,主儿,难道这口气咱们就要生生咽下吗?”喜鹊脸颊通红,眼中淌出泪来。

    温宓拿帕子为她擦去眼泪,柔声道:“这样的事情,若真去讨个公道,只会叫人觉得咱小气。且颂春有故去王妃的情分在,不论是我,还是宁二哥,都会让她几分。”

    喜鹊呆愣愣地盯着温宓。

    世人都道她家主儿是天底下最柔最软的性子,典雅温柔,修持端方,活脱脱一尊玉菩萨。

    可她却见过不少回,主儿为了晋王妃、晋王世子灯下垂泪,手写经文,眼都哭肿。

    主儿是最重情重义之人,念着晋王妃的好,无论如何也不会跟颂春计较,所以这气,她们只能生生忍下了。

    温宓轻轻道:“去歇会吧,哭花脸可不俊了。”

    喜鹊擦着眼泪出去,杜鹃便推门进来了。

    她性子直,说话不爱拐弯抹角,张口便道:

    “主儿,喜鹊哭了!”

    “没事,”温宓抬头笑笑,“过来帮我研墨吧。”

    “这画怎么黑糊糊的!”杜鹃咦了一声,凑近一看,大惊,“这不是主儿明日要拿去丹青会的画么,脏了可如何是好?”

    温宓道:“我失手打翻砚台,再画一幅就是。”

    说着铺开宣纸,提起了笔。

    …

    丹青会在每年五月初举行,参加者皆是对丹青颇有造诣之人。温宓妙手丹青,才名素显,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她昨夜熬到半夜才画完新的《红梅图》,甚至比原先那幅要好许多,一拿出来便得到了水墨名家张琰大师的赞叹。

    “三娘子果真名不虚传!”张琰捧着她的画凑近观摩,“勾勒处中锋用笔行云流水,着墨处浓淡参差意蕴绵长,好个红梅!好个凛冬!”

    周围人也都啧啧称叹,盯着温宓的眼睛都要冒光。

    温宓刚要谦逊几句,一旁忽的穿进一道含笑的声音:

    “张大师,您在这儿,叫我好找。”

    温宓循声望去,只见那人将一只长长的画轴放在书案上,并慢慢打开。

    张琰哎哟一声,对那人作了一揖,满口谢罪道:“原是我给忘了,老头子忘性大,贤弟饶过则个。”

    温宓见二人似乎熟识,便笑了笑,想要卷起画轴往别处去,刚拿起却被叫住:

    “姑娘且慢。”

    这声音温润醇厚,令温宓不由停下动作,抬眼望去,见那人正笑着着自己,心中一怔,出于礼节回了个礼。

    “我看姑娘红梅画得妙,想斗胆请教一二。”

    温宓道:“虚名罢了。”

    对方拿起自己的画走到她近前,颇为恭谨地向她展开,笑道:“鄙人也作了红梅一幅,望姑娘不吝赐教。”

    温宓细细看来,只觉神目清明,倦意顿消,一簇红梅从雪枝中钻出,雪之将融,花瓣上犹带滢滢水色,好一幅光耀舒朗之景。

    温宓不由看痴,想要拿起仔细观摩,却不想碰到对方的手,肌肤挨烫一般烧了起来。

    她连忙回神,自觉失礼,收手垂目道:“阁下丹青妙手,境界非凡,非小女能比,更遑论赐教?”

    二人说话间,张琰被另一人拉去,人群便也渐渐散开。

    那人笑道:“姑娘过谦。鄙人姓魏,单名一个昀字,原金陵人士,五年前举家迁入京城,可否请教姑娘芳名?”

    温宓觉得这名字耳熟,像在哪里听过一般,饶是如此也不曾卸下心中防备,轻轻摇头道:“君子之交淡如水,你我萍水相逢,问姓名,岂不落了俗套?”

    说罢行个礼,领着喜鹊去了。

    魏昀捧着画立在原地望着她袅娜纤柔的倩影,见她折进一间画坊才回头问道:“这是哪家的姑娘?”

    “那就是京城里素日称道的那位温家三娘子,温宓!怎么着,贤弟相中了?”

    魏昀淡淡笑道:“哪里,只是觉得有几分像故人罢了。”

    …

    当日,温府一小厮到晋王府传话,“我家姑娘差奴来回话,问问太妃娘娘凤体可好些了,姑娘明日再来拜见。”

    老太妃笑了,在使仆走后笑问众人:“可是什么人让宓丫头不痛快了?我待宓丫头如亲孙女,若是有人欺负了她,我可不会饶过。”

    宁桦也在,闻言垂眸,以为是自己昨日的态度惹得温宓不快,遂起身谢罪道:

    “是孙儿不好。”

    老太妃面上无虞,只是摆手道:“南洋才贡上了一方宝砚,明儿个你就带去给宓丫头赔礼。再者你院里那些人——挨个问上一遍,若无人招供,一律罚俸三月。”

    另一头温宓回到府中,也是惊魂未定。

    因为在她离开丹青会时那道诡异的声音又出现了,说什么锁定楠竹……二号?

    楠竹是什么?二号又为何意?

    怪哉,怪哉。

    定是她这些时日思虑忧甚,才致神思恍惚,出现幻觉了。

    这么想着,她唤来喜鹊,惴惴地问:“你可听说过魏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