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 > 白月光贵女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说过!听说过!”喜鹊忙不迭点头,“老爷说起过呢!”

    “为人如何?”

    “此人素有贤名,老爷赞其大材堪用,斗南一人也。人人敬他爱他,圣上也十分倚重,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官!”

    “原任、原任……”喜鹊费劲想了想,“哦,想起来了,魏大人原任户部尚书,后被圣上钦点为内阁大学士!”

    “那么说,原与父亲是同袍。”温宓抬手拔下珠钗,任由喜鹊为她篦头,垂眸道,“他今日问我姓名,我却不好说与他。此人看着温雅,其实不过狂风浪蝶,孟浪之人罢了。”

    说罢拢好几支珠钗放入奁盒内,问道:“差去王府回话的使仆回来了么?”

    喜鹊道:“还不曾回来。”

    “去问这一遭,势必生出事端。只盼太妃奶奶明白我心意,不要连累无辜才好。”轻轻叹了这么一句,温宓闭上眼睛,继续道,“你从我私库里取些银子给受累的下人补上,只是不给颂春,让她长长记性也就罢了。”

    喜鹊道喏。

    与此同时,魏府。

    魏昀进门便问:“表小姐呢?”

    下人回道:“方才随陈侍郎的妹妹去听曲儿,还不曾回来呢。”

    话音刚落,堂外传来一道甜蜜的呼喊:

    “魏郎,你今儿回来得好早,都叫我没个准备!”

    接着,一抹倩影急急走来,手中捏着帕子,杏脸桃腮,白皙的额上覆着一层薄汗,可见回来时匆促,连气息也不稳了。

    这位正是魏昀安置在自己府中的“表小姐”,周茹。

    要说这周茹,原也不是什么官家小姐,不过是运气好有个在宫里当宠妃的好姐姐,这才求着把自己塞进了魏昀府中。

    魏昀甩开杂念,端起茶笑问:“温府三姑娘温宓,你与她可有来往?”

    周茹面色微变,笑容僵硬,“魏郎问这个做什么?”

    “她无愧才女之名,丹青犹在我之上,我心叹服。”

    周茹闻言默了一瞬,忽又抬头冷笑:“表哥究竟是叹她的才,还是叹她的脸?”

    魏昀竟然沉默。

    这还是周茹第一次唤表哥,往日不论他如何训斥,都要甜腻腻地唤他魏郎。可见眼下她怒气之深。

    “表哥是瞧那温家三娘子的容颜肖似故人,才多此一问的吧?”

    魏昀紧紧攥着茶盏。

    “你若忘不掉故人,何必将我日日放在眼前?人人都能像阿姐,偏只有我这个亲妹妹不像,你早想撵走我了吧!”

    周茹激动起来,话音未落,脚下竟蓦然砸碎一只茶杯,清脆的碎声狠狠扣在她的心头,滚热的茶水溅入绣花鞋。

    “放肆!”

    魏昀罕见地动了怒,这么一摔,竟真把周茹唬住,眼中水雾四起,呆呆地僵立着。

    “魏郎?你、你……”

    说罢,捂着脸转身小跑出去。

    魏昀的心腹阿尘急了,连忙道:“老爷,我去把表小姐劝回来……”

    “不必管她。”魏昀揉着眉心,挥手低声道,“若不让她吃个教训,早晚祸从口出。”

    而耍性子跑出去的周茹见没人出来寻自己,心中嫉恨暗生,一咬牙心一狠,直接赶在宫门下钥前进了皇宫,去求见自己的姐姐,嘉辰妃周暮。

    这个嘉辰皇妃与魏昀颇有渊源,昔日两人订立过婚约,若非周暮被圣上强纳为妃,如今他们二人应当是恩爱夫妻。

    周茹见到阿姐便扑进她怀里一通哭诉,骂魏昀薄情寡义,又骂温宓不知廉耻水性杨花,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活像被恶狼追咬了一般。

    周暮安抚地拍拍她的肩,怅然道:“才子佳人,理应相配。”

    “魏郎对姐姐还是有情的,”周茹眼珠转了转,紧接着捂住脸泫然欲泣道,“若非如此,魏郎怎会愿意把我养在府上?那温宓不过长相似你几分便入了魏郎的眼,可见在魏郎心里,姐姐还是更重一些的……”

    周暮一怔,犹豫道:“可我已是宫妃,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

    “那姐姐就要眼睁睁看着别的女子占据他的心?”周茹瞪大眼睛,双手颤抖着盯着周暮,“姐姐贵为皇妃,只消略施手段便能让温宓吃到苦头…何乐而不为?”

    她知道自己过于迫切,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魏昀的视线分给其他人。

    她会疯掉的。

    周暮挪开目光,道:“此事我需仔细想想,让婢子先带你下去歇息。”

    周茹再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听姐姐的,先下去休息。

    等她一离开,寝宫内便全然静了下来,针落可闻。片刻后响起宫女兰若愤愤的声音:

    “娘娘,这魏大人怎能见异思迁呢!”

    周暮已经没了在妹妹面前纯良的姿态,靠在贵妃榻上将护甲摘下,捏在手上轻轻转动,不紧不慢道:

    “不过是个脸像我的女子,那蠢货便巴巴地跑进宫哭诉。魏郎的心在我这儿,别的女子纵是千般万般好,也不过是我的影子,翻不出浪花来。”

    “可是娘娘,那女子是刑部尚书温伯安之女温宓,蕙质兰心,冰雪聪明,容貌恐怕也不在您之下,若是,若是…”

    “魏郎不会变心。”周暮蓦然眯了眯眼,“不过……我是该会会这个温宓了。”

    ……

    六月初,温府发生了一件大事——二姑娘温容不顾反对硬要下嫁一个刘姓小县丞,一问才知道二人早已私相授受私定终身。

    温老爷温夫人一气之下不再管她亲事,只把当初给姊妹三人备好的嫁妆划出她那份给她。

    那刘家日子定得匆促,终归是小门小户,良时一到便派轿子来接人,不说聘礼,就是八抬大轿都没有。

    明明是成婚的大好日子,温府门口却冷冷清清门可罗雀,敲锣打鼓的倒是有,敢出来看热闹的却没几个——谁都知道这婚事温老爷看不中,这不,一大家子人,就只有三姑娘出来送新娘子,还真是令人唏嘘。

    新郎官下马牵住新娘子的手,笑得憨厚老实,不住冲温宓点头,“三妹妹只管宽心,日后我只待她一人真心,绝不辜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