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 > 白月光贵女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宓紧紧握住二姐的另一只手,垂眸柔声道:“我会再劝劝父亲母亲,日后你好好过日子,若是惦念,便常回家里来,父亲母亲到底记挂着你。”

    温容鼻酸不已,抬手去拭温宓脸上的泪水,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见一旁刘坤使眼色,连忙抽手转身往花轿里走,只留下一句:

    “小妹放心,二姐记住了。”

    迎亲队伍走远,温宓还呆呆地立在府外,眼神一瞬不瞬地望着。

    大姐姐入了宫成了皇妃,二姐姐也下嫁离开,这府里就只剩下她一个姑娘了。

    今日父亲母亲虽然没有出来相送,可他们心里得多伤心啊。

    倏然间,耳边响起一阵疾疾马蹄声,温宓神情恍惚,怔然地抬眼望去,只见一抹翻飞的青影御马而来,如翩翩惊鸿跃入眼帘。

    “吁——”

    骏马在温府门口停下,马上之人与立在台阶上的她遥遥相望。

    “宓儿!宓儿!”

    “卫长陵,”温宓喊出了他的名字,“你来晚了。”

    马上少年面色一变,随即从马上跃下,三步并作两步跃上台阶,飞奔到她面前。

    “二姐已经被接走了。”

    “这么快?”卫长陵喃喃一声,低头扫了眼自己,“亏得我今日为了送她换了身体面衣裳。”

    温宓被他逗乐,艰涩的情绪仿佛被撞出了一个窟窿,里面冒出丝丝欢喜。

    “你不是总爱穿红袍?今儿怎么换成青的了?”

    “我这样的气度容貌,若在容姐姐大婚当日穿得一身喜庆,岂不是喧宾夺主?”少年微微俯身与她四目相对,漂亮剔透的眼珠荡漾出笑意,“我还特意系上了你亲手为我缠的流苏穗子,如此乖巧,还不夸夸我?”

    温宓最受不住他拿这丑穗子说事,脸颊酡红,转身慢慢往府里走,边走边道:“人人都有的东西,怎么到你手里却成个宝贝了?”

    况且,这穗子是她八九岁新学女工闲来无事时缠得,磕磕歪歪,比个蜈蚣还不如,她给每个玩伴都编了一条,偏只有他像个宝贝似的揣到现在也不肯丢掉,还时不时拿出来逗弄她一番……

    卫长陵连忙跟上,委屈地将穗子解下放进袖口,低声道:“容姐姐最疼我,她才走,你便这样不给我好脸,还有宛姐姐,若是知道你趁她不在欺负我,定不会饶了你。”

    “你若也肯叫我一声宓姐姐,便是十条穗子我也编给你。”温宓噗嗤笑道,“打小你就偏心,叫谁哥哥姐姐都不乐意叫我,偏学我爹娘喊我小名儿,真个被你占了好大的便宜!”

    “好宓儿,再给我编一条吧。”卫长陵扯住她衣袖撒娇,“这条模样不新了,颜色也褪了许多,我都不敢戴出去,生怕风一吹就化了……”

    两人有说有笑,一路往温府前堂走去。

    只是走到半路,温宓的步子忽然一僵,小脸唰地苍白起来,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一阵接一阵地泛晕。

    卫长陵立马扶住她,心急唤道:“怎么了,宓儿?宓儿?”

    ——没有回应。

    温宓脸色恍然,魔怔了一般,嘴里喃喃着什么,他却一个字也听不清。

    “宓儿?宓儿!”

    卫长陵心焦不已,顾不得许多,当即对热锅蚂蚁一般的喜鹊杜鹃二人道:

    “你去请老爷夫人,你去请郎中,要快!”

    紧接着一把将温宓横抱起来,往她的院子飞奔而去!

    …

    温宓这病来势汹汹,连号称全京城第一的郎中都束手无策,说不出缘故。

    正当众人急得团团转时,温宓自己醒来了。

    众人连忙上前关怀,她却只说身子倦乏,别的一概不提,连卫长陵去了何处她也不问。

    温夫人见她面容憔悴,摒退其余人后心疼地搂住她宽慰道:“卫家郎君见你病倒,急忙进宫请太医去了。”

    听见这句,温宓面色愈发惨白,浑身瑟瑟起来,一把握住温夫人的手,眼中含泪,“母亲,母亲,我不想再见他,更不想再见宁二哥,我、我……”

    典雅端方的温氏贵女,还是头一次露出这副仓皇无措的姿态。

    温夫人虽觉诧异,但她向来以女儿为先,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劝哄道:

    “不见就不见,日后母亲不让他们进家来了。你且好好将养身子,别的事等过了这段日子再说……”

    “那可不成。”温老爷拿着一个帖子慢慢走进来,脸色复杂,“宫里来人送帖,你瞧瞧。”

    说着把帖子递给了温夫人。

    温夫人打开一看,脸色也跟着变了,双眉紧蹙,“嘉辰妃?宓儿与她从无交集,什么沉鱼宴,请宓儿做什么?不如不去,让你父亲明日下朝后向圣上禀明就是。”

    温宓闻言接过帖子,见下方落款果然是嘉辰二字,轻轻拭去泪,摇头道:

    “这帖子是嘉辰妃亲手所书,听闻她圣眷优渥,我若不去,恐怕拂了她的面子,她若计较起来,牵连到姐姐身上可怎么好?”

    温老爷温夫人面面相觑,都叹气起来。

    “沉鱼宴定在后日……”

    说话间,卫长陵催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大人快些!快些!”

    听见这一声,温宓面色微变,惊恐般依偎进温夫人怀里,不住地摇头:

    “母亲,我不想见他,我不想见他!”

    温夫人拍拍她,回头使了个眼色,温老爷便赶紧走了出去,拦下了卫长陵。

    卫长陵强耐着迫切行个礼,不住往里张望,“宓儿可好些了?我已将太医请来,马上就可以为宓儿看病……”

    “贤侄有心,宓儿已经好多了,劳烦邢太医跟着走一趟。”温老爷让奴才拿出银两塞给邢太医,作揖赔礼道,“我送您出去。”

    卫长陵呆愣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紧接着温夫人也出来了,冲他摇头低声道:“这段日子宓儿见不了人,她正病着,恐将病气过给你,首辅大人怪罪。”

    卫长陵忙道:“不妨事,不妨事!我想进去瞧瞧宓儿,若亲眼见她好一些了,我就走……”

    “不必了。”柔和的声音倏然从门里传来,他的视线越过温夫人,直直地落在那抹出现在门边的身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