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 > 白月光贵女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最快更新!无广告!


    “宓儿?”卫长陵见她面容苍白,僵了僵,声音低了下来,捏紧袖子不知所措,“是我失了分寸,不该拿你寻开心,你,我,我这几日不来扰你清静了,你放心养病就是……”

    少年恹恹地转身,低着头,浑身丧气,像只被主人丢开的猫儿,一步三回头。

    温宓虽不忍,却不得不冷下心肠。

    她想起恍惚间听到的那句话:

    亲爱的鉴定师,请找到真正的男主,并把他带回总部

    而长陵、宁二哥、还有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魏大人,就是男主的三个选项。

    按那道声音的解释来看,他们三个中只有一个是真正的男主,另外两个都因身负大气运而干扰了天道的判断。

    她需鉴出真正的男主,然后找机会将其带回总部。

    至于总部是什么,怎么个带回法,她问了,那声音却不说。

    她生怕是要对他们几个做不利的事,故而狠心将长陵赶走,只期他不要怨她才好。

    ……

    到了第三日,温宓的身子堪堪养好,任由喜鹊杜鹃梳洗打扮一番,然后进宫赴宴。

    嘉辰妃邀请各家贵女悉数入宫,又与满园宫妃共赏美景,如此荒唐之举圣上也能允准,可见其受宠之甚。

    放眼望去,只见是红飞翠舞,环肥燕瘦,衣香鬓影,点翠盈眸,抱着猫的,挥着罗扇扑蝶的,脂香粉腻,莺莺燕燕,昔日王母的瑶池仙会也不过如此了。

    待妃嫔贵女入座,东道主方才姗姗来迟,笑着赔礼道:

    “本宫原以为你们巳时三刻到,不想辰时便来了,是本宫的过错,让姑娘们、妹妹们久等了。”

    众女纷纷行礼。

    温宓悄悄望去,并未在嘉辰妃身后看见自家阿姐的身影,不由松了口气。

    阿姐一向不喜这样的宴会,想来又是称病推辞了。

    “哪个是温三娘子?”

    嘉辰妃笑着扬声,目光在如云的美人间穿梭着,只见席间一妙龄女郎盈盈起身,“回娘娘,正是臣女。”

    她倏然凝神,只见那美人着长裙,披云肩;飞天髻,粉白脸;细弯眉,含情眼。

    云鬟雾鬓,娇靥生辉,柔荑细腰,莲步翩翩。

    笑则云散日出光**人,凝则温情脉脉典雅娇柔。

    好一个美人!

    嘉辰妃挪开目光,胸口蓦然疼痛起来,仿佛一根细针将隐秘的情绪刺破,心中酸涩满胀,险些喘不过气来。

    魏郎、魏郎就是被这个女子牵动心神的么?

    像她,真的很像她。

    她强撑着皇妃体面,艰难地扯出一抹笑来,“早就听闻温三娘子才貌出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温宓垂首轻声道:“娘娘过誉了。”

    她心中也有些诧怪,这嘉辰妃娘娘与她面貌竟有五六分相像,旁人不知道的还当是亲姐妹一般。

    怪哉,怪哉。

    嘉辰妃笑了笑,请她坐下,只是话音刚落便传来一道洪亮的唱声:

    “皇上驾到——”

    席间众女大惊,纷纷起身行礼。

    只见那抹明黄走近,朗声笑道:“都平身吧!今日嘉辰妃设宴,朕不过是路过,顺道来讨口酒吃。”

    哪里是顺道呢!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分明是给嘉辰妃捧场来了!

    嘉辰妃迎上前道:“妾身备了好酒,就等陛下来了。陛下,请快快入座罢。”

    此话一出,众位贵女更是坐立难安、忐忑不已。

    皇帝落座后便端起酒杯饮了一口,笑着赞道:“好酒!好酒!爱妃是将宫里的珍藏都拿出来了吧?”

    他目光在席间不经意扫过,倏然一动,落在一人身上。

    嘉辰妃顺着他眼神望去,眸光微闪,笑道:“这是梅子酒,妾身亲手所酿,陛下若是喜欢,赶明儿就让人采些饱润香甜的梅子,妾身再酿几坛就是。”

    说罢,自顾自叫来安排好的舞姬献舞,宴会顿时热闹起来,皇帝看得兴致缺缺,片刻后起身道:“朕还有折子要批,先回启明殿。”

    “摆驾——”

    众人忙起身恭送。

    皇帝悠悠迈步,行至碧水亭后拐了个弯,倏然偏头问一旁的大太监:“那位肖似嘉辰妃的,是哪家姑娘?”

    大太监心中了然,低声回道:“那是温大人家的幺女,温宓。其姐已入宫两年有余。”

    皇帝闻言诧异,实在想不出她姐姐是哪号人物。妹妹有如此姿色,姐姐也不该差了,可他竟毫无印象,真是怪哉。

    太监见状忙道:“陛下您忘了,淑仪娘娘病弱,这两年鲜少出门,陛下只召幸过一回。”随即又小心翼翼地说,“陛下若是瞧上,何不召进宫来……”

    “此女美貌犹在嘉辰妃之上,见者心猿意马,朕也不能免俗。”皇帝暗叹可惜,摆了摆手,“只是让姐妹共侍一夫,就是天子也要为人耻笑。温伯安效忠社稷碧血丹心,朕又不是昏君,怎可寒了忠臣心?”

    说着摇摇头,抱憾离去。

    再看宴上,皇帝刚走,温宓就被三公主派来的人请去了荷花池,说是赏花,可谁不知三公主宁萱珠最恨温宓假清高,幼时便放过狠话:谁敢与温宓交好,她第一个不放过!

    正因为这句话,整个京城没哪个贵女敢与温宓走动,是以温宓从小到大只跟宁樟宁桦、还有卫长陵有来往,三家父辈交情深,小辈们便也情谊深厚。

    等几个孩子再大一些,宁萱珠又因宁桦的缘故对温宓恨之入骨。

    温宓对她是能避则避,可没想到今日还是躲不过,宁萱珠派人指名道姓地请她去,她总不好再找借口推辞。

    她随宫女来到荷花池,果然看见身着紫金软缎裙、头簪珠翠步摇的宁萱珠。

    她立在池边,凝神望着池中簇簇盛开的菡萏,身后侍候着许多宫人。身旁还有个宫妃打扮的娇艳女子。

    温宓上前行礼问安。

    宁萱珠蓦然回神,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听闻你在丹青会上大出风头,一副《红梅图》惊艳四座。然本宫不喜红梅,故邀你来见见世面,这世上有万紫千红,可不单单只有……”

    话未说完,只听噗通一声,池中水花四溅,打眼望去,只见一人落水,正拼命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