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 > 第9章 白月光贵女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快穿:当白月光捡起渣女剧本最快更新!无广告!


    “脚抬高。”宁桦一拽马缰,马儿便蹬蹄飞奔了出去。

    温宓被马一颠,身子难以抑制地后倾,整个人撞入了他坚硬的胸膛。

    后背泛起尖锐的疼痛,还没反应过来,肩头就被一只大手扶住,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这样就受不住,何时才能到温府?”

    温宓垂眸,初秋萧冷的风生生刮过她娇嫩的面颊,将她本就凌乱的发丝吹得蓬松缭绕,甚至有不少轻轻扫过宁桦的面。

    她尽力挺直身子,不让自己贴上他,强撑出笑容回道:“二哥不知我身子疼痛,就只管取笑我,赶明儿娶了二嫂子,二嫂子一蹙眉,你都要心疼地哄她许久。”

    宁桦闻言登时收紧马缰,将速度慢了下来,皱紧眉头,“愈发纵着你了,连这样浑话都敢说。”

    温宓却突然沉默,抿了抿嘴,神情郁郁起来。

    宁桦漆黑的双目直视前方,不冷不淡的一句:“疼就吭声,我再慢些。”

    温宓轻轻摇头,“我只是觉得世事无常,从前二哥不会这样待我。”

    “如何待你?”温宓仔细听,发觉他冷玉般的声音似乎凝滞了一瞬。

    她低低道:“二哥从前也会与我玩笑,教我骑马,教我作画,从不会这样严肃。自从…”

    自从宁大哥战死后,二哥就仿佛变了个人,待旁人还一如往昔,只是待她不同。

    每回见面,他都冷言少语,更遑论对她笑一下。

    “你既已定亲,还说这些做什么?”

    宁桦声音冷淡,修长的十根手指却不自觉收紧,骨节有力地凸起,蜿蜒出淡青色的筋络。

    若只听他的声音,还真当他心中毫无波澜,连他自己都险些被骗过去。

    温宓一怔,一时没搞明白两者的关系。

    “二哥,我们还能如从前那般吗?”

    宁桦一言不发。

    温宓深吸一口气,眸光黯淡了几分,撑起笑容道:

    “如此也好,有些情谊就如烹茶煮酒,滚热则烫口,久置则凉透,无冰无雪,总不能更冷了。”

    她笑靥盈盈,连身上的痛仿佛都忘了。

    宁桦不断攥紧缰绳。

    两人沉默着行完这段路,温宓从没觉得与他在马上的时间竟是这么的漫长。

    恍惚一低头,她瞧见马缰上沾染了星星点点深红色的血迹,已经泛了黑。

    她手心虽然有血,可并未触碰过马缰,这血从何来?

    回到温府,温老爷亲自来接待宁桦,宁桦最后深深看了眼温宓,然后转身上马,头也不回地离去。

    …

    温夫人因这一遭飞来横祸吓得魂飞魄散,回府后便一病不起。

    温宓一边养伤,一边照顾温夫人,一刻也不曾懈怠;为此,温伯安不得不跟魏家商议将婚期延后,又准备了丰厚的谢礼亲自到晋王府酬谢。

    老父亲到底是刑部尚书,底下巴结奉承的人多。温夫人与温宓母女前脚才出事,后脚就有人把作祟之人报给了温伯安。

    原来是朱家长子朱成义捣得鬼。

    自三月前朱家提亲被退回,朱成义便怀恨在心,一早让人埋伏在母女俩礼佛的必经之地,找准时机丢出一只癫狂的野猫,这才惊了马,险些酿成大祸。

    可温伯安却是心生疑窦,“说亲不过是一个说字,成与不成都是造化,若因这等小事怀恨在心,实在没有缘由。”

    随即派人去朱府细细查问,却得到长子成义已失踪两日的回复。

    本来只是怀疑,现下便已分明了:这不就是畏罪潜逃吗?

    温伯安虽然心中气怒,可为了不被人说是以权谋私,不能拿朱家怎么样,只好将此事暂且搁置,只等捉住朱成义再作发落。

    温夫人这一病,最先来探望的是卫长陵。

    他带来十三支上品人参,还有许多补药,大箱小箱,流水似的往主院里搬,把温夫人乐得合不拢嘴。

    “替我们谢过你父亲,让他也好好保重身子,这入了秋啊,天儿凉!”

    卫长陵作了一揖,轻笑道:“那是自然,父亲早念叨着换掉那身旧道袍呢!”

    他身着红袍,窄细的腰上系着一根陈旧的穗子,随着弯腰穗子也在晃,给他添了几分随性俊俏。

    此话一出,几人都笑了起来。

    温老爷叹道:“正巧我明日便要去拜会你父亲,与他有事相商。”

    卫长陵眸光微亮,“不如带宓儿去?”

    温家夫妇面面相觑,温老爷摇头笑道:“宓儿是个姑娘家,又已定下婚约……”

    他们主要还是忧虑温宓与卫郎君的关系。毕竟卫家也提过亲,不过被拒了罢了。

    卫长陵耷拉下肩膀,眸光黯淡了几分,随即抬起头问:“那您去找我父亲,所为何事?”

    这是十分无礼的问话。

    温老爷叹气,只当少年是一时低落才失态成这样,沉吟片刻说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去找你父亲,正是为了商议如何处置朱家。朱成义固然可恨,可若无朱家纵容,他也不敢这样放肆。”

    卫长陵剔透的眼眸微闪。

    “已经查明是朱成义搞鬼了么?”

    “有人报给我,蛛丝马迹都对得上,我不得不信。眼下朱成义杳无音信,我得去寻你父亲商量个万全之策。”

    卫长陵笑道:“区区商贾之流,也敢肖想宓姐姐,当真是心比天高。”

    “谁说不是?”温夫人叹息,“你宓姐姐眼下正在屋里绣嫁衣呢。她要侍候我,我不肯让她辛苦,三令五申才让她安心待住。”

    卫长陵听罢眸色微动,笑吟吟地辞去,说是给回家禀告父亲,让父亲早做准备。

    少年走后不久,宁桦便带着宫中太医登门探望,温老爷连忙让人去请温宓出来。

    “这位是常太医,祖母的身子都由他调理。”

    说着,宁桦身边的书童把药方拿出来递给温老爷,宁桦道:

    “这是祖母常服用的药方,颇见成效,故而让我拿来相赠,盼望夫人早日痊复。”

    温夫人嗽了两声,微微笑道:“替我多谢太妃,劳驾她老人家惦记着。”

    话音未落,外头响起低低的通传声:

    “老爷,夫人,三姑娘来了。”

    “快让她进来。”

    喜鹊打起帘子,温宓随即走进,莲步轻移,唤了声父亲母亲,又低垂着眉眼对宁桦行礼。

    “见过二爷。”

    温夫人一听诧异,“怎么不唤二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