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逃荒路上当地主 > 正文 第191章 最糊涂的任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我在逃荒路上当地主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洛闻赶紧低声应“是”,垂低头来到书案边,手伸向茶盏、还没挨上,先察觉不对!

    斛律城主审视、且隐有怒气的盯着她。

    坏了!对方根本不是叫她换茶!

    果然,府兵队长斛律戒进来,也纳闷瞪眼王洛闻,斥责她:“杵这干嘛?让开!”

    “有东西掉了。”她怯声解释,幸好地上有张纸,她拣的时候,手微松,纸更溜向案底。

    她跪伏、趴进书案下,将头微侧,飞速把顶棚扫了一眼,排除密函粘在此处的可能。却不知,在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时,斛律城主和斛律戒迅速的对视了一眼。

    她将纸拣起,放到桌上。

    斛律戒对她不满道:“快些打扫离去!”

    “是。快打扫完了。”王洛闻背对二人,去擦窗子,每条框格都细细拭灰。

    后方响起换水动静。斛律戒换完茶水,并没出去。只听斛律城主问道:“怎么还没探听到消息?”

    “回将军,应该就在这两天。”

    “蝗情怎样了?”

    “比前些时候更好些,但今年是没法耕种了。”

    “那个乞儿的线索呢?”

    “属下把马市附近、石槽巷都问遍了,那乞儿平时就在那边讨饭,没什么疑点。”

    王洛闻知道,对方讲的“乞儿”,肯定是她上次刺杀什长时,寄生的乞儿!窗子擦无可擦,她再去擦角落里的脸盆架。

    “喂!”斛律戒嚷道:“你一块抹布擦了多少东西了?都不洗吗?”

    废话,洗抹布不得离开书房吗?走好走,万一不再让她进来咋整?她算看出来了,这个斛律戒,绝壁是她刺什长的常驻绊脚石!

    “回大人,抹布常洗易烂。”她以卑微姿态解释完,把抹布脏的这面叠起来,别说,反面确实还干净。

    脸盆架也擦完了。剩下的,就是斛律城主的书案,以及书案右侧一个稍矮的窄案了。

    书案上全是铺展开的文书信件,一眼就能扫清,没有红印封缄的信封。

    窄案上整齐罗放两堆书籍,红封密函倒是有可能被压在这些书籍当中。

    此时斛律城主又和斛律戒商议起府兵营武力大比事项,王洛闻微躬腰背,从斛律戒身后绕过,蹲到窄案前擦拭案的四脚。

    她肩膀倾斜,右手擦案脚最下端的灰,左手装成无意识的放到了上方书籍中。

    这个时候王洛闻自己都能听到紧张的心跳声,她现在的举动,其实已经不对劲!但没办法,临时系统刚刚预警,通知任务时间过去一半了!

    半小时内,她再找不到密函,一万五就又打水漂了!

    王洛闻不知道,她左手上的小动作,斛律城主二人全清楚看到了。

    但这二人很不正常!他们商议府兵大比的语气还是那样平稳,当王洛闻满头大汗,啥也没翻着时,斛律戒还鄙夷的翻了个白眼,同时,他的视线从城主侧后方墙壁上,那幅山水图上扫视一眼。

    窄案上怎么也没有?王洛闻白忙活一场,更焦急了。漏掉哪里了?

    屋内已经没什么可打扫的,她再滞留,自己都觉得掉马甲了!

    通通通...

    她心跳更厉害,装着很累的样子擦汗,眼珠在袖子遮掩下重新打量四周。

    画!

    墙上那幅山水画!

    以前的电视剧真是白看了,她早该怀疑这个地方的!

    但是无缘无故拿抹布擦珍贵的画?不是找死吗?

    忽然,她直勾勾盯住画下方墙壁,竟有块指甲盖大的污迹!真是天助也!

    她不紧不慢过去的时候,斛律城主二人全都嘴角一勾,舒了口气的样子。

    王洛闻感觉这辈子的谨慎,都用在这个任务里了。她擦这块污迹之前,左手先在抹布最脏处按了下,待右手擦拭墙面时,左手并没有贸然摸画,而是在画卷左边的墙面上轻按,按下新的脏污。

    同时,她迅速瞭了对过儿的“常驻绊脚石”一眼,跟斛律戒得逞的贼光正好对上。

    她心剧烈一跳,心道:糟了!险些上当!所以切莫轻视古代人的思路,这张山水图是陷阱!

    糟了!斛律戒瞬间晓得自己暴露了心思,他立刻冲城主扬眉歪嘴。

    正襟危坐的斛律侯一看这厮的熊样儿,就知道戏演不下去了。

    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自东周国入侵北域,斛律侯管辖的邺城,并不像王洛闻想的,因他是斛律部落首领,就那么受拓跋帝信任。斛律侯下令封城,只能防灾民百姓和流匪,却防不住东周顶流贵族对邺城的觊觎。

    这些势力堂而皇之入城的同时,潜伏在邺城的细作们也一一冒头,令城主府防不胜防!

    最危险、也是最不引人注意的一个细作,竟是在城主府外院负责打扫的一个仆役。此细作最近频频靠近书房,才引起斛律侯警惕。

    斛律侯现在最信任的,唯有府兵队长斛律戒!因此让斛律戒暗暗调查这细作仆役,终于逮到对方跟城中一商人经常接头。

    而后又查到,商人跟入城不久的某鲜卑贵族的仆役来往频繁。

    一切都对上了。

    就差捉贼捉赃!

    所以原本打扫书房的仆役,开始腹泻染疾。奸细仆役果然上当,主动找到生病仆役,愿意帮对方顶书房打扫的差使。

    鱼上钩了!

    奸细仆役既然那么想进书房,肯定要盗取公文或信件!

    马上鱼要咬钩!

    被沾沾自喜的斛律戒破坏了!简直前功尽弃!

    斛律城主气的微阂眼,深呼吸,谁叫他手下缺人呢!忠心的少根筋,伶俐的又靠不住!他劝自己不生气,没办法,少根筋是斛律部落的传统基因!

    “滚出去!”斛律城主压制着怒火,只能放奸细仆役离开。

    这回鱼不咬钩,只能等下次!

    斛律戒却以为城主让他滚。

    王洛闻也是这样想的,以为让她滚。

    “是。”

    “是。”

    俩人同时应,但都不想走。

    临时系统再次发出预警:“嘟嘟!警告,警告,任务倒计时还剩十分钟。”

    斛律戒磨磨蹭蹭走到门口,越来越自责!多完美的诱敌计划,如果放奸细走了,以后对方不咬钩了咋整?

    斛律戒越自责越肯定,换他是奸细,肯定说啥也不咬钩了!

    不行!绝不能前功尽弃!

    然后,他在城主惊诧、王洛闻更惊诧的目光中,折返,将墙上那幅画扯下!因动作粗鲁,画背面粘着的红封书信掉落。

    这正是斛律戒目的,必须装着没发现。他卷起画,背对目瞪口呆的王洛闻,跟更目瞪口呆的城主大声说道:“属下忘了,梁主簿要属下拿回他的画!”

    斛律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刚还琢磨使个啥新计策,让奸细第二次咬钩呢,这回还咬个屁哩!

    这条鱼,废了!

    他站起,刚迸发杀气,但见奸细仆役蹲身,拣起了密函。

    王洛闻“哈哈”,失心疯般大笑,没想到,她刚拣起这信封,临时系统竟然告知,任务完成!

    大爷的!

    这是她迄今为止,完成的最糊涂的一次任务!

    不行,她太好奇了,趁量子传输通道打开的时间差,她必须要看看,信里到底有何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