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被虐后,我与渣总生死不见沈安白傅萧衍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慈善晚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被虐后,我与渣总生死不见沈安白傅萧衍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愿之后不要在见傅萧衍了,她不想在和他有任何接触。

    翌日。

    手机上突然来了一通未知电话,接通后,话筒那边传来傅萧衍的声音。

    他有些抱歉地说:“苏小姐,实在对不住,那个女人自杀了。”

    他呼出口浊气,“其他的我也在调查,一旦有什么线索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千万不要着急。”

    苏晚晚倒抽口冷气,脸也变了一个色。

    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绑架她的孩子?

    目的是什么?

    苏晚晚感觉那个女人背后有人,不然她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到底是谁?

    挂断电话,苏晚晚感觉心情很沉重,她感觉自己的胸口处好像堵了一块儿石头,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

    如果真的有幕后主使,那么那个人一定会进行第二次绑架。

    苏晚晚只觉得头疼,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柯墨珩温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他推开一条缝隙,看到苏晚晚沉郁的脸,不由得关切地问:“怎么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晚晚闷闷地说:“没有不舒服。”

    她捏着手心,声音粗哑,“傅萧衍给我打来电话,他告诉我,绑架苏瑜的女人自杀了。”

    她紧接着又说:“我好害怕。”

    “如果那个幕后黑手还会对苏瑜下手怎么办?”

    柯墨珩抱紧苏晚晚,郑重道:“放心,我会保护你。”

    “三天后有一场慈善晚会,我们一起去吧。”

    苏晚晚对宴会并不感兴趣,但是她为了柯墨珩还是要去参加。

    她点点头,“好。”

    慈善晚会是沐家人举办的,沐家在青城地位虽说不如傅家,但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势力,而且黑白通吃。

    这次慈善晚会的拍卖的是各种珠宝,为的是给留守儿童捐款。

    而且每一年的慈善晚会,青城的名流都会去参加。

    可以说参加沐家的慈善晚会已经是青城所有名流都会去的地方了。

    这就说明,傅萧衍也会去。

    宴会当天,苏晚晚挑选了一条黑色的鱼尾裙晚礼服。

    礼服到腰身恰好收紧,将她的腰线勾勒的玲珑有致。

    “这样穿真的可以吗?”

    柯墨珩挽着她的手笑着说:“这有什么不可以?”

    苏晚晚深吸口气,和柯墨珩走上红毯。

    红毯两侧有许多记者,对着苏晚晚和柯墨珩就是一顿狂拍。

    柯墨珩在青城也是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如今公开带着一个年轻女人出席这么重要的场所,大家都感觉很惊奇。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

    “没听说过柯先生重新找了一个女友。”

    “也许又是新欢呢?柯先生他不都是三分钟热度吗?”

    听着熙熙攘攘的讨论声,苏晚晚笑容不减。

    进入宴会场地后,苏晚晚因为不会应酬,就选择在角落里坐下来,静静等待慈善拍卖会召开。

    “你就是柯墨珩的新女友?”

    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苏晚晚冷冷地看向对方。

    女人扎着丸子头,肉眼可见的地方都带着璀璨夺目的宝石,穿着的裙子也是最耀眼的。

    苏晚晚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女人用侮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眼里尽是讥讽和嘲弄,“长得也不怎么样,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和他在一起?”

    “和你有关系吗?”

    她不想和女人浪费口舌,端起香槟就要离开。

    女人故意堵住她的路,扬起下巴,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晚晚冰冷的视线毫不气地从她脸上略过,声音冷的就跟淬了冰似的。

    “我不知道。”

    她从女人身边走过,紧接着就感觉胸口一凉。

    苏晚晚拧着脸看着胸口稀稀拉拉往下落的酒水,眼中盛满怒火。

    她举起手里的香槟将里面的液体如数倒在女人的头上。

    女人尖叫出声,立刻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啪的一声,苏晚晚把香槟砸在桌子上,眼里泛着寒意,“对不起,我不小心。”

    女人气得浑身发抖,一副要把她撕吃了的架势。

    “墨珩。”

    苏晚晚脸上立刻挂上笑,上前挽住柯墨珩的手臂。

    女人浑身一颤,惊悚地看向身后的男人。

    柯墨珩视线冷的仿若刀子,恨不得生生从她的脸上刮开。

    她倒抽口冷气,勉强在脸上扯出一抹笑,“好久不见。”

    柯墨珩盯着女人看了片刻,视线又冷了一个度,“你是谁?”

    他对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印象。

    女人不可置信,向前走了两步,“我是茱莉亚呀,你忘记了吗?”

    “上半年我们有谈过几天的恋爱……”

    她以为自己钓到金龟婿高兴的不能行,结果柯墨珩直接把她甩了。

    过了半年,茱莉亚对柯墨珩还是念念不忘,得知他要参加这个宴会,就想办法弄到了门票,不成想柯墨珩带着另一个女人出席了宴会。

    两个人的举止看起来格外情迷,就好似是一家人一样。

    这让茱莉亚很嫉妒。

    “保安,把这个疯子驱逐出去。”

    柯墨珩声音冷冷的,根本不给茱莉亚任何眼神。

    茱莉亚吓得浑身哆嗦,脸色变得惨白,很快保安就冲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她拖拽了下去。

    茱莉亚还不甘心地大喊大叫,“凭什么要带我走!”

    “快点把我放下来!”

    很快,茱莉亚就从宴会厅消失了。

    柯墨珩把外套脱下罩在苏晚晚身上,“我让其他人再买一条裙子。”

    苏晚晚无所谓地说:“只是湿了一点,我去卫生间擦擦就行了。”

    她快步走向卫生间,用纸巾擦拭衣服上的酒水。

    等到她擦完,想要从卫生离开的时候,卫生间的门传来砰的一声。

    她吓了一跳,眼睛瞪得跟核桃一般大。

    也许是风吹的,她也没多想。

    等苏晚晚要拉门离开的时候才发现门是紧锁着的,根本打不开。

    怎么回事?

    苏晚晚用力拍门,想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冯婉倩眼底闪过一抹阴冷,直接在厕所外面放上禁止入内的字眼。

    让这个贱人还出来勾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