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 > 正文 第1章 初见月夜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myenblog.com暗卫死后才知道她是我白月光最快更新!无广告!


    深夜,摄政王府。

    月色斑驳,院子里竹影晃动,地上的汉白玉石砖泛着冰冷的光。李墨坐在一旁,看着跪在皇帝旁边的一排人,神情冰冷。

    “陛下深夜前来。就为了给臣送个玩意儿过来?”,他有些不耐烦得开口。

    李玄面对自己这个摄政王弟弟的冰冷语气似乎是早就习惯了,他丝毫不在意李墨对他的不尊敬,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们都是暗卫营出来的,可不是个普通的玩意。”

    “去,给你未来的主子看看你们的本事。”他不咸不淡的说道。

    跪在地上的身影们并不结实,甚至可以说是单薄。他们静默的站起来,如出一辙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眼睛漆黑,如同古潭,身旁配着统一的佩剑,腿上还绑着一把匕首。

    “是。”

    李玄的声音刚落,就见剑光满天。

    所有人都毫不犹豫的拔剑刺向身边的人,几招过后院子里好端端的竹子,顿时就折了一半。

    “够了。”李墨冷冷的开口,他坐在凳子上,看了一眼破碎的竹子,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皇帝的身上。

    他们两个之间,只论长相的话并不相似,可那份过于薄情的眉眼,却几乎一模一样。

    暗卫们听着命令,乖顺的停了下来,能挑到这里的都是暗卫营的好手,身上甚至连衣服都没乱上多少。

    “陛下,这是臣特意从南方移植回来的紫斑竹,杀了他们都不值这些竹子。”

    皇帝凉薄笑了笑,“那就杀了他们,再给你换一批新的人,让你挑。”

    李墨看着自己的哥哥,俊秀的面容上闪现着怒气,他沉默了片刻,然后什么也没说转头看见了那些暗卫。

    月色下那些人的脸色都十分苍白,这份白色让李墨有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既然皇帝想要往他的摄政王府里按探子,那么他就只能顺着皇帝的意思,至少明面上是只能顺着。

    “就她吧。”

    月光落在地上像极了雪花落在地面上的模样。

    这勾起了李墨记忆深处的回忆,他看向那个暗卫,这是这批人里头唯一一个女暗卫。

    皇帝露出了一个富有深意的表情,他看向自己的弟弟,“摄政王挑得倒是有趣。”

    李墨同样富有深意的笑一笑,似乎刚才的愤怒都是幻觉一般,“臣只是觉得她长的好看罢了。”

    “有她在这里,朕也放心了。”皇帝看着李墨的腿,眼里明明灭灭,看不出任何情绪,“毕竟皇帝不良于行,有暗卫照看朕也放心了些。”

    不良于行。

    这四个字好像针一样刺透了李墨的心,他冷笑了起来,“皇帝百忙之中还能想着臣,臣倍感荣幸。”

    他这个哥哥从小就和自己在一起养,皇帝什么样子,他这个做弟弟的可太清楚了。

    为了皇位他能够不惜一切,怎么会真的想着自己这个摄政王的腿。

    “臣有疾,就不送陛下了。”

    他不冷不淡的开口,声音里没有多少恭敬,皇帝往他府里按探子他没有办法拒绝,可同样的,皇帝也无法轻易动他这个皇后嫡子,先皇亲封的摄政王。

    皇帝面上也没有多在意,摆了摆手,带着御前太监走了。

    他写一走,跪在地上的暗卫们也瞬间散了个干净,只留下来那个女的。

    李墨等了一会,半刻钟后见小厮从门外向他点头示意,他才看向一直跪在女暗卫。

    已经是秋天了,地上正反着凉,那人一动不动跪得笔直,脸上什么神情都没有。

    早就听说暗卫营出来的人都是没个感觉的怪物,如今看来果然是如此。

    “你起来吧。”,李墨冷淡的开口。

    “是。”

    女暗卫站了起来,似乎是不常说话的原因,声音有些嘶哑,听上去像是冷冰冰的武器,有些寒人。

    李墨权衡了一下,感受着瑟瑟秋风,为了自己这双腿,他给这个女暗卫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带本王回东苑。”

    女暗卫点了点头,还未等李墨反应过来,直接扛起来飞向了东苑。

    风从李墨耳边略过,他还是第一次以这个角度来看自己的王府。花草房屋闪过,正当他感慨这女孩子轻功了得时已经到了东苑。

    东苑院里摆放了个木头做得椅子,椅子上安了轮,方便有人推动,女暗卫一看就知道这是为摄政王特意准备的,稳稳地把他放了上去。

    李墨肚子里一阵翻涌,他看向身边的女暗卫,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下命令时一定要说清楚了。

    他堂堂摄政王,像个麻袋般被人扛来扛去,他的颜面何在。

    “王爷,已到东苑。”

    “呵。”他皮笑肉不笑的一声,直接下了命令,“推本王进屋子。”

    秋风落叶,夜晚更是充满了寒意,摄政王腿不行,越是冷越是疼的厉害,所以虽未入冬,却也早早烧了地龙。

    进了屋里,李墨才感受好了些,他将身上批的大氅随意扔在了地上,喝了壶热茶,才转头看向这个没命令就站在原地的暗卫。

    这个皇帝送过来的探子,他还是要处理的。

    “你叫什么名字?”

    “无名无字,排名辛。”女人微微低着头,没有了月色的照应脸色还是没有月色的惨白。

    “辛?”,李墨重复了一句,玩味的笑了起来,“据说你们后面没有数字的都是暗卫营里响当当的人物?”

    “有几分天赋而已。”,辛脸上没有任何天赋。

    “皇帝也真舍得。”,李墨不知怎么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他又喝了口水,“那其余回去的人呢,他们排名多少。”

    “和辛一样。”,辛应了一句,眼里一片漆黑,“陛下挑的十个人都是暗卫营里身手最好的。”

    李墨喝茶的手顿了顿,他的神色有些复杂,随后将杯子往地上一扔,脸上又是那副冷漠的样子。

    他这个哥哥,一方面做出兄弟阎墙的事,一方面又是这样,反反复复总叫人猜不透他心里。

    “辛太难听了。”,李墨有些恶意的开口,似乎在朝着某个已经离开的人发泄着怒气,“你以后叫做柳西好了。”

    “是。”

    辛没有任何反应,良好的接受了这个命令。

    李墨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挥了挥手让她过来。

    黑色的靴子踩在碎瓷上,发出细碎的声响,在这个月色正好的夜晚,生出几分绮丽的感觉。

    “你说你有些天赋,在哪方面有天赋?”

    他上下打量着柳西,以她一介女流能在暗卫营出头,肯定有某种过人的手段,他虽然有些挑剔,可毕竟现在柳西是自己的人,李墨也不太介意。

    “是弑术。”,柳西的声音十分安静,波澜不惊的回答着李墨的话。

    李墨:……

    他觉得自己有些失算。